下拉阅读上一章

你可以教教我,如何偷人!

  这个男人转身顺着福德的视线,看向林欣雅,不知为何,他觉得这个女人像一团迷雾,看不透!

  “都是雅琴的不是,本来想要来拜谢岳伯伯的恩情,没想到闹出这么一出。”

  “都说了,不关你的是!青山,别动不动就踹破我的门,这门和你又没仇,才一个月,又要换!你先带肖丫头先下去吧,困啊!”岳将军打了个哈欠!

  岳青山满眼疑惑送着林欣雅离开,他又询问来下人一圈,却问不出什么破绽,似乎一切都是爹爹自己不小心弄的?可是为何她偏偏在这个时候送药?

  “大夫,你看这药可有问题?”岳青山将药给大夫看!

  “这可是千金难买的金创药,老夫活了大半辈子,也只是第二次见到,这个,止血绝对是上上品!”大夫觉得岳青山小题大做,将药瓶还给他!

  “可是为何我父亲昏昏欲睡,萎靡不振?”

  “将军伤口深三分,入肉伤骨,最忌讳动!这伤口上似乎有极其贵重的一位药材,养肉疗伤的一味药,也是养伤最好的药,只是这个药极少有人用,一则是因为药材贵重,千金难求,二则,它会让人昏昏欲睡,只有静下来,伤口才能好得更快,所以,将军昏昏欲睡也是正常!”大夫点点头。

  岳青山看着手中的瓶子,难道是自己多虑了?

  “青山,别乱想了,这是纯属我一时起了好胜心,险些让丫头丧命,你在这里瞎琢磨也没用,给我写一份折子上交,这次只能另请他人上战场了!”岳将军一声长长的叹息,他好不容易有机会出征,又泡汤了!

  “爹,肖雅琴也是肖家的人,若是她故意设计陷害你上不了战场,最有可能出征的就是她的哥哥,肖霸天,她终究姓肖!”

  “呵呵……我还担心你被肖琼华那小丫头片子利用,看来你心如明镜,我也就不担心了!至于肖丫头,不是她的错,以后记得多多照付她!把她当作自己的亲妹妹对待!”岳将军两眼无神,说完又睡了!

  岳青山闷闷吸一口气,只好先照顾爹爹。

  回到院子里,青儿终于忍不住问:“小姐,今天你吓死我了,你是故意的?为什么不让岳将军上战场?”

  “此战必败,他对我有恩,就当作还他一份情,救他一命!”她洗漱干净,便上了床准备入睡!

  看着她又睁着眼睛看着帘子,可是又觉得她的目光很遥远很遥远!

  突然翻身下床,鞋子都没有穿便飞出墙,到隔壁院子!

  院子里极其安静,里面黑灯瞎火,她站在他屋内寻找着什么,这个家伙明明是一个武将,可是他的房中却满是书籍,似乎所有东西都是他的,可是又像是都不是他的,没有一件属于他!因为没有一件有他的痕迹,就连他平日握着的利剑,没有任何装饰,没有任何雕刻,普通到了极点,却能削铁如泥!

  院子外传来细细的声响,她立马躲到帘子后!

  “主人,您回来了!”

  “嗯!”

  “今天太夫人……”

  “全都退下!”他突然打断了那个人的声音,那个人一头雾水,却不敢违逆,只好退下!

  稳健的脚步声渐渐变得清脆响亮,门开了,月光在他俊朗的容颜投下一道阴影,显得那双眼睛格外好看和明亮!

  “你想要的我都已经给了你,如果你想要我,我也不介意把自己顺便送给你!”他的声音带着几分邪气,居然边说还边宽衣解带?

  林欣雅在帘子后看到他修长的手将那金色的腰带丢在木板上,发出清脆的响声!她立马转过身,这个家伙平日一副庄严的将军模样,私底下这么不要脸?动不动就想要脱光给她看吗?

  “我只想问你一个问题!”

  “哦?不是要我?还真是庆幸!”

  什么意思?他嫌弃她?庆幸?庆幸什么?不对,又被他带歪了!

  “慕容玉书的尸首是不是你偷了?”

  “偷?你可以教教我,如何偷人?”他突然走到她身后,脊背感觉到他炽热的气息,仿佛一个烙印,压得他喘不过气!

  她可是堂堂皇朝嫡公主,平日谁敢在她面前如此放肆?更没人有这个胆子,靠她这么近,心中一股恼怒,一转身,一个巴掌稳稳打在他脸上,那张俊气的容颜有一些变化,却没有发作!

  “偷倒是没有,不过是我请走了!他如今在雪山之巅,你若想去看,让阿武带你去!”他转身离开,轻轻揉了一下火辣辣的脸颊!该死的女人,出门穿这么撩人做什么?

  雪山之巅?她立马飞身离开。

  只是院子里的暗卫不淡定了!

  “主人居然没有发怒?”

  “第一次看到有人敢这么对主人,居然还能活着离开?”

  “主人是不是中邪了?你说,计划离开,他一拖再拖,如今还要司徒大人出使天泽国为他选妻?”

  “兴许起了凡心!只要不是六根清净,出家当和尚,就万事大吉,他爱祸害谁祸害谁去,他喜欢被谁祸害都任由他!这可是司徒大人的原话!”

  “可是司徒大人也说过,他若再不回去,皇上就要脱下龙袍做太上皇,你说,主人这是作的什么妖?三年之期已满,如今迟了足足四十五天!”

  “是啊,以前从未出现过这种情况!”

  “算了算了,就连阿武大人都被隔壁那丫头使唤得成了一个苦力,青儿郡主都成了丫头,你们还没看明白?”

  黑暗中几个人不该在议论,只觉得隔壁院子里住着一个神,谁也不敢去得罪,深怕主人将他们碎尸万段!

  林欣雅坐在桌前许久,她终于拿起毛笔,最终换成了左手,写了一张纸条,上面全是密语和符号,塞进一枚小竹筒内!就算信件落入贼人手中,他们也无法破解这里面的内容!

  她看了看天色,天边已经泛起鱼肚白,天亮了!她捏紧小竹筒,喃喃自语:“是时候放手一搏了!”

  就算边关告急,但是经常的达官贵族依旧该享乐的享乐,该做恶的作恶,丝毫不受影响!

  “小姐,今日庙会,天泽国一年一度的庙会,很有很多人去洪福寺祈福,夜公子也一定会出现,好想看看啊!”青儿倒是兴高采烈,她最喜欢热闹,早已经喜出望外!

捏花一笑说
仙儿留步,记得带走我……收藏我,我什么时候更新和成长,你立马知道!

你可以教教我,如何偷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