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白冥的身份

  “小姐,这些日子以来,都没有添置新衣,这些衣服都皱巴巴的,可如何是好?今天庙会,大家都穿着靓丽,只求能遇到有缘人,虽说你是安王待选的妃子,但是,若是安王不选你,你也得有一条后路。”刘婆婆在嘀咕着,衣柜里就几套衣服,她怎么挑选都挑不出能穿出去的!

  她倒是不在意,只是看着自己陌生的小手,心中嘲讽一笑,她何时开始变得畏首畏尾了?

  如今找回一层内力,她似乎寻回十分底气,天泽国,你迟早是我皇朝的囊中之物!

  “小姐,你什么时候有这么一套衣衫?”刘婆婆从底部掏出了一套衣衫,对此她很诧异,从未见过这套衣服,它就像凭空出现在这个衣柜里的!

  她斜睨了那套衣裙,用脚丫子也能想到,是青儿这个内鬼干的!不过她很好奇,这个白冥,做事还真是低调!一想起昨晚他说的,偷人?她的脸颊不自觉地有些发烫!这个人平日里冷峻不羁,严肃无比,可是一旦流氓起来,还真是……

  她微微磨牙,将衣裙拿起来,穿在身上居然像是量身定做的?款式很简约大方,没有琐碎的装饰,她喜欢这样干净利落!

  “还好,这件衣服就当作你昨夜出言不逊的赔礼了!不过,我似乎还从未如此缺钱!”她喃喃自语,看着自己的梳妆台,就一把玉簪!要是不小心落难了,也就只有这个玩意能换几顿饭钱!

  “小姐,您在说什么?”刘婆婆没听清,为她梳头:“小姐,你的秀发越来越柔顺,像绸缎一样。”

  每日三餐都是大补,只有这个老婆婆没看出来这些看似普通的饭菜,其实都是大补的食材,别说秀发变得柔顺光亮,皮肤变得水嫩有光泽,就连她的身体都长了不少,特别是,她低头看了一眼胸前那二两肉,翻了个白眼!

  到时候她要女扮男装都要费劲了!这个白冥,到底想对她做什么?有何目的?在她身上花这么大的心思,非奸即盗!

  她在心里暗骂着,若是隔壁那人能听到,兴许撞墙的心都有了吧?

  “小姐,今天大小姐一定会去,因为太子爷每年都会去寺里,听闻他想要说服夜公子步入庙堂!大小姐去,那么霓裳公主也会去,你可要小心一点,如今二公子当场出征兵马大元帅,她们的气焰只怕是更加嚣张,我们能躲就躲!”

  这还真是刘婆婆的做法,被这对母女虐得闻风丧胆,小心翼翼!不过,她们得意不了多久,肖霸天当元帅,是在她的计划之中,要不然她也不会去岳将军府让岳将军受伤,故意为他争取这个送死的职位!

  刘婆婆千叮咛万嘱咐,一路走出去,大门口一抹月牙白,他扶着门框站在门口,看着门口稀稀落落的人,那张完美到天地共愤的脸没有一丝血色,那双眼睛,仿佛包括天地万物,美得不可方物,那一张精致到迷惑人心的脸成了这双眼眸的装饰,凸显出这双眼睛的美好!

  只是,她似乎见过他,他那双美丽的凤眸应该是犀利锋芒的,可如今却异常沉静,像湖面没有一丝涟漪!

  她的头一阵阵剧痛,想起自己的确见过他,曾经三万人马围剿单枪匹马的他,他却逃出她的掌心,她来过这里,乔装打扮的她夜袭安王府很多次,那柱子上的拳头引子,是他打的!

  “啊……”她捂着头吃疼冷哼一声,原来很多感觉不是肖雅琴要回来了,而是,她一穿越就被庸王府的家奴伤得封住了部分记忆!

  “小姐,你怎么了?”刘婆婆和青儿大惊,看她的模样十分痛苦,连忙将她扶起来!

  她闭上眼,深深呼吸着,可是再次睁开眼,眼里的锋芒毫不掩饰,她眼中的惋惜也好不避讳!曾经,她视为最强的对手,如今成了一个废人,空留一张好皮囊,可惜,在有生之年没能和他好好较量!不过如今,她似乎也好不到哪儿去,修了两个月,才一层功力!

  “王爷,这是要出府吗?”她站到他面前,眼中的清冷仿佛雪山上的冰雪,那么干净!

  他低眉看着近在咫尺的小人儿,他不是没有见过肖雅琴,可是这样的肖雅琴,倒是第一次见到!

  “三年了,母妃在山上的桃花林埋了一坛桃花酿,不知道味道如何?”他的凤眸满是挥之不去的哀痛和绝望!

  “既然想知道,我带你去取!不用担心,谁作妖,我让他和妖作伴!”她转身对青儿说:“青儿,去去把工具!”

  青儿犹豫着,看了一眼那抹绝美的月牙白,不知在想什么!但是还是转身去找了把锄头!

  车内,她为他端了一杯水润润喉:“王爷,跟你商量一件事!”

  他没有说话,只是接过水杯,默默饮尽,凤眸似乎闪过什么,看着那空空如也的茶杯,不知在想什么!

  “关于皇上说,让你在我和兰郡主之间定夺,你可不可以……”

  他依旧沉默,若是旁人,他会觉得,求他选择她,可是这么灵动的眼睛,却未必!

  果然,她继续道:“不要选择我?”

  他的眼中似乎有很多言语,却没有开口,只是闻了闻那空空的茶杯,还残留着茶香味!

  “香山龙井!”

  她微微蹙眉,他似乎没在听她说话,她当然知道这是香山龙井,既然没法商量婚事,她索性不谈,靠在软枕上:“楚世子送进来整整一箱,都放你的库房之中,你若喜欢,让钟叔为你取!”

  他剑眉微微飞扬,余光扫过她,却什么都没有说!

  但是她似乎也意识到了哪里不对,一箱?香山一年也就是产十包,她翻了个白眼,知道又是白冥送的,她居然没有注意到这个细节!

  “王爷,你可知白冥到底什么来历?为何他一身金色盔甲?这可是你们皇族才有的荣誉!”她终于忍不住问了!

  “他本就是我族的人,他的祖父是太子,由于因年早逝,后来又逢叛乱,他父亲又年纪尚小,之后便是祖父继位。之后他父亲战死沙场,太夫人便将家族改了姓!皇上便禁止世人再提白家的是非!”

  皇上?他称呼自己的父皇为皇上?难怪他一直没有自称本王,原来,他恨这个身份,恨皇上毁了他的所有!

  至于白冥,她在官吏民生册内查不到任何关于白家的事情,就连在皇族册子里也没有,原来他身为皇族,却不能列入皇室,身为百姓,却也无法纳入民册!但是……这个人就像一匹黑马,这几年仕途平步青云,实力惊人!

捏花一笑说
仙女们留步,请收藏带走……

白冥的身份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