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突入其来的吻!

  这个能比吗?就像昼夜,昼的美好,夜的神秘迷人,无法比较!

  “这算是你的咨询吗?”她轻轻勾画着他的墨发,这个男人长得真是好看,都不知道要女人做什么,要是他只是一个普通人,她还是前世的林欣雅,她一定将他关起来,没事就欣赏他的模样!

  “难道你还要收钱?”他轻笑,那一笑,天地为之黯然失色。

  “为人解惑,如同诊断治病一样,我治的是心,郎中治的是身,自然要收钱!”她漫不经心地回答,虽然心中早有答案,但是她也不回便宜了这个妖孽!

  “收了钱的回答,都开始怀疑你的答案失真,不买也罢!”

  哟,这个家伙倒是精明,要是她,她也不会花钱买一个不实的答案!

  “画好了!”她放下毛笔,突然意识到了一个非常严峻的问题,那个侍卫为她摆放的毛笔位置在右边,她刚才被他盯得有些心烦意乱,居然用右手?

  不过看他的模样,似乎没看出来,只是那神情很奇怪,将画小心翼翼卷起来,放进锦盒之中!

  “突然想知道答案,你倒是说说我与安王,谁更得你心!”

  谁更得你心?她一脸奇怪地看着眼前这个人,真是奇怪,刚才问的明明是谁更好看,这样的问题,多少钱她都不想回答!

  “两颗夜明珠!”她摊开手心。

  他却突然俯下身,一把扣住她脑后,深深一吻,仿佛夹杂着太多的情绪,融入其中!

  “唔……”她一怔,窒息般的酥麻让她喘不过气,咬了他一口,他却突然抽身离开,没有看清他的神情,只见他大步离去,戴着面具掩藏住所有的情绪!隐隐觉得如此凄凉和心疼!

  她往后推了好几步,狠狠擦拭着一个陌生男人的气息,就算这个味道如此好闻,如此诱人,但是她不接受这样毫无预兆的强吻!

  愤怒地瞪着眼前的人,这个人的眼眸像极了白冥,不知为何,她突然谋生了这么奇怪的念头!

  “这是你的报酬!”他没有回头,只是将一个锦盒放在桌上,离开了!

  奇怪的人,似乎心事重重,连走路的变得沉重!她狠狠擦拭唇角,有点火冒三丈,拿起锦盒便气鼓鼓离开!

  可是那个吻却像烙印一样印在脑海中,挥之不去,气得她抓狂,走出门口才恍然发现,居然已经是深夜?外面寂静无声,繁星布满天际,倒影在这如镜的湖面,美不胜收,但是她丝毫没有欣赏的心情,一脚踢开旁边的玉石,打破湖面的平静!

  踢踢踏踏离开,如今的她着实很饿,揉着肚子往山下走,要是知道最后会是这样的局面,她应该让青儿留一匹马的!

  旁边的寺庙却还有人在念经,她安抚了一下咕噜噜叫嚣的肚子,走进洪福寺!

  金碧辉煌的庙堂,烛影摇晃,那香火的香味倒是好闻,只是跪在佛前祈求的,居然是兰郡主?

  她那虔诚的姿态,倒是出乎她的意料之外,她走到佛前,看到供奉的糕点,拿起几块就说:“佛祖,我帮你试一试,看看味道如何?”

  她吃了几块,喃喃自语道:“这个有些干,甜味不够!”

  说着她将那盘糕点退下,再吃一块!

  “这个还勉强可以,不过,佛祖,你喜欢吃甜的吗?”她瞄了佛主那圆溜溜的肚子:“想必你想要减肥,这个你就不用吃了,吃点粗食,有利健康!”

  兰郡主目瞪口呆,看着她居然吃了祭坛上的食物和水果!

  “姐姐,快下来,不可以这样!神灵会怪罪的!”兰郡主倒是害怕极了,上前来拦住她!

  “怕什么?我都不知道吃了多少次祭品,要是怪罪,我早死八百次!这个好吃,你要不要来一块!”她将怀中的盘子递过去!

  兰郡主哪里敢冒犯神,摇着头不敢去碰!

  “姐姐,你要是真的饿了,我那里有些吃的,你不妨垫垫肚子!”兰郡主立马吩咐身边的丫鬟把自己备的食物拿出来!

  “有肉吗?”这一刻,她突然好想吃肉,分不清是不是饿坏了!

  兰郡主下巴几乎掉了下来:“啊?这可是佛门禁地,姐姐,你就将就一下!”

  看着兰郡主篮子里的馒头包子和点心,她打了个饱嗝!

  “算了,我下山去找些吃的。”她倒是随意洒脱。

  兰郡主见下山,立马跟上:“白天你送我一程,这次,我也送你吧!我的马车在外面!”

  马车?太好了,意味着不用走路!她现在又累又饿!

  “姐姐,今日你问我的事,在王爷面前,我不敢说,可是,姐姐,你若真不记得了,我得告诉你,地方霓裳公主。”兰郡主小声地开口,还让丫鬟后退,怕偷听到她们的对话!

  “怎么说?”林欣雅早就怀疑过这个问题,要么是霓裳公主想要借她的手杀了安王,要么就是芳郡主毒杀兰郡主,陷害她!

  “我们去安王府劝说你离开,一则,怕安王府不安全,经常有恶人出入,盗取钱财,二则,王爷无法与你完婚,也不可能和你完婚!你却执意要敬酒,芳姐姐说的对,我之前是被太后指婚,算是准安王妃,便提安王接了那杯酒,希望你离开,谁知便中毒了!”

  她看着兰郡主,见她不像是在说谎!

  “酒是芳郡主递给你的?”

  “你还记得?”兰郡主脸上一喜,以为她响起以前的事情。

  “那你自己也要小心,霓裳公主是可以公然毒杀那时的安王,也许是恨,但是,这样的可能性极小,更何况交给一个心智不全的人毒药,她应该不会放心!酒居然经过芳郡主的手,那就不好说,两个都有嫌疑,你自己也好自为之!”她言尽于此,兰郡主听得明白与否,只看她自己的造化!

  “你是说……”兰郡主的脸色一白,眼里满是热泪,却摇着头说:“不可能,不可能。”

  “那你就当作不可能吧,自己心里清楚几分,总比被人利用好!”她走出寺庙,看到一辆马车停在桃花树下,可是那不是兰郡主的马车,而是她的马车!

  “小姐。”青儿开心地跳到她跟前,手里拿着一堆玩具木偶。

  “还没有走?”她微微蹙眉,看向桃花林内,一盏琉璃灯亮着!

  “王爷还没有找到,如今一棵树一棵树都挖一遍,这才完成了一大半!”

  她闷闷吐了一口气,不过也能理解,想当年她丢了母后留下的一只狸猫,也是着了魔一样寻遍了宫里每一个角落,之后才查到,那只狸猫惊扰了父皇正盛宠的妃子,被那妃子活活打死了!

捏花一笑说
仙女们,求收藏,求带走,求拥抱……

突入其来的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