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这眼神,像是在捉奸!

  一幅妖怪图?某人轻咳了好几声!

  兰郡主的下巴几乎掉了:“夜公子?姐姐,你见到夜公子了?”

  “有问题吗?”她倒是不以为然!

  但是兰郡主的表情却极其夸张:“你可知,这个夜公子能号令天下英才和身怀绝技之人,这几年来天泽国,太子每次想请他出山,高官厚禄相供奉,可是却未曾一见。而且,这个夜公子,每年只出现一次,之后便毫无踪迹可寻!”

  “不就是一个故弄玄虚的人而已……糟糕!”她突然站了起来!

  白冥见她这幅模样,终于开口问道:“怎么了?”

  “答应了太子,让他能和夜公子见个面!”

  “哦?你替太子当说客?”白冥抬眼看着她!

  “唉,看他头顶上那颗红宝石好看,要是放在我的鞋子上,应该很好看,算了,下次吧!”她像是丢了极好的发财机会!

  白冥无奈笑了!

  兰郡主则一脸错愕,觉得现在的肖雅琴就是一个怪物,居然敢惦记太子金冠上镶嵌的红宝石?她居然想要装饰她的鞋子?要是太子知道,岂不是要雷霆大怒?似乎在说,你天天顶着的宝贝,也就只适合给我的鞋子!她倒地是傻,还是太嚣张?

  只是一旁默不作声的安王一直没有任何表情,他的目光落在白冥身上,却不知在想什么!

  似乎感觉到安王异样的目光,白冥这才注意到一只沉默的安王,他倒是大方地接受安王的眼神,走到林欣雅身边,与她坐一张长凳上,为她递了一只烤鸡,嘴里喃喃道:“王爷,如今雅儿还不是你的王妃,别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我们,像是在捉奸!捉奸这个词听着很不舒服,不过若对象是她,我倒是觉得很自在!”

  雅儿?这个名字一出,多少人的眼眸微微一怔,有的差异,有的疑惑,有的惊讶,林欣雅却只是蹙眉?肖雅琴?和林欣雅,的确都有一个雅,不过这倒是他第一次称呼她!平日不是你你你,就是嗯!从未交过她的名字!不过他的话倒是让林欣雅听着顺耳,她还不是他的王妃,没有半丝关系!

  只是看着安王刚才的颜色,似乎不是愤怒,倒是有些吃惊,这倒是奇怪!

  兰郡主捏紧拳头,只能坐到对面去,不敢去看安王的表情,她能感觉到,安王的奇怪的情绪在翻滚!

  “白将军说的是!我已经不是安王,何来的安王妃?”他突然自嘲一笑,低眉看着手中的酒坛子:“既然白将军献上美食,我便奉上美酒助兴!”

  “来,取四个碗!”白冥一招手,士兵拿了土碗:“城墙之上,没有好的器皿,王爷将就着用,至于王爷是否是安王,谁说了都不算,但是她!是不是安王妃!我敢保证,她不是!”

  一双美丽的凤眸猛地闪过一抹寒光,看着白冥那双漆黑如夜的深眸!白冥眼中似乎在传达着某种信息!

  “白将军这些年还真是我天泽国难得一遇的奇才,三年前,便开始崭露头角,一路平步青云,真不知你在出战灵境国有何奇遇?”安王倒了一杯酒递给他,可是那双凤眸似乎能看穿他!

  “对啊,白将军,三年前你带兵镇压边关骚乱,有人来报,你被俘,全军覆没,可是为何?你为何带着二十几个人杀了出来?还斩首了当是的马贼?”兰郡主好奇地问,可是她又突然觉得自己多嘴了,不好意思地捂住嘴巴!

  白冥漫不经心地取下烤鸡,撕了一大块先递给林欣雅,终于开口:“奇遇倒是没有,不过,我这一生从无败绩,岂能输给小小的马贼,不过是禀报的士兵没弄清状况,白白吓得我们家小老太太几天几眼没合眼!”

  兰郡主抿嘴偷笑,一想到白府太夫人,她就忍不住笑出声:“太夫人也是关心则乱,岂能安心?不过,太夫人最近没少为将军的事操心。”

  白冥递一块鸡腿给兰郡主,可是兰郡主却摇摇手不敢吃这么油腻的食物,怕长胖!

  “我家小老太太没少惊动你们这些京城名门闺秀吧?不过接下来她会安分一点!”

  安分一点?这么说,白将军要向白太夫人摊派?虽然肖雅琴算是高攀了,不过,看着眼前这模样,这个冷面白将军,以为很冷傲,没想到,脾气这么好,他对肖雅琴的时,目光极其温柔,也十分细心!

  她也没少被白老太太拉着一个劲追问生辰八字,还夸自己的孙子如何优秀,品行极好,绝对是个好丈夫,如今看来,白老太太说的似乎没有错,看来姐姐算是找对人了,不过,看着姐姐对他不理不睬的模样,似乎毫不在意!

  林欣雅饿得狼吞虎咽,她根本没空观察白冥的举动,反正这个人就想这夜空,包罗万象,根本看不透,也看不穿,她可不像费神去猜!很快,那正只鸡全部下肚,满手油腻不知往哪儿擦时,一张手绢已经递到她跟前,她白了白冥一眼,觉得这厮要是做个贴身丫鬟,绝对比青儿贴心百倍,虽然黑了点,她勉强能接受!

  又是一碗酒递过来:“夜里凉,喝两口暖暖身子!”

  “白将军,前世你的主人一定很喜欢你!如此贴心!”她调侃说着,没想到白冥的眸子闪过眸中极其复杂的情绪,却只是笑了笑,没有生气!

  “前世我有没有主人我不知,我只知道,我前世的妻子很喜欢,这就够了!”

  她抬头看着那双美丽的眼眸,里面闪过太多奇怪的情绪,让她不敢去猜想,只是调侃道:“连前世的妻子都记得,看来孟婆汤对于你这种黑面神不起作用!”

  兰郡主一听,缩缩脖子,不敢去看白将军的脸色,怕他一怒之下真的挥剑杀人,可是当她悄悄抬眼是,却没看到白将军愤怒的脸,而是奇怪地看着林欣雅,似乎,像是在看他失而复得的宝物一样,那种深情十分复杂!

  “这酒芬芳犹如身在桃花林之中,闻着便是是好酒!”兰郡主立马打断这个沉默的气氛:“谢谢王爷的美酒!”

  林欣雅也闻了一下,这味道怎么那么熟悉?

  “梁贵妃的酒还真是一绝,这个桃花酿,入口苦涩,却回味甘甜,还有淡淡的桃花香,这酒倒是像是他的杰作!”林欣雅将一碗酒一口饮尽!

  兰郡主一怔,这是梁贵妃埋的酒?难怪他一直在寻找,原来对他如此重要,她突然有些舍不得喝!

  他的真传?谁?但是兰郡主不敢再开口!只看到不知天高地厚的肖雅琴又向安王要了一碗酒!

  突然一怔头疼,她手中的碗被白冥一把夺走,她依旧扶着头,一阵阵剧痛!

  “姐姐,你怎么了?”兰郡主也急了,追问道!

  “没事,只是额头上的伤,虽然已经好,却让我偶尔疼痛!”她只是敷衍过去,并没有说是脑部瘀血消退,丢失的记忆也零零碎碎找回来一点!

捏花一笑说
哦?这就走了?不收藏打赏两个铜板,这空落落的破碗放在人潮拥挤的仙女街上,居然还是空的?要不给点仙气,养养神吧~

这眼神,像是在捉奸!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