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皇朝嫡公主?

  她看着白冥夺走的酒,这酒的味道,是舅父的醉生梦死!她想起来了,她低低笑着,没人知道她在笑什么,像是醉了,却又像是在嘲讽自己什么!

  “姐姐,你喝醉了!”兰郡主立马放下手中的酒,坐到林欣雅身边!

  她摇摇手,似乎在说自己没有醉,却意味深长地指着安王,摇摇头笑了,却不点破!

  “也罢,念你突遭变故,不想和你计较,不过,这世上有的是比你凄惨的人!比如说,那个皇朝嫡公主!”

  “皇朝嫡公主?她不是好好的吗?”兰郡主歪着脑袋疑惑地问!

  “呵呵……连你们都认为那个人就是你们口中的嫡公主!”她自嘲苦笑!

  安王至始至终都没有一丝表情,直到她笑他时,他终于蹙眉,将一碗酒一口饮尽!解释道:“皇朝嫡公主确实早在半年前却香消玉殒,皇朝秘而不宣,而如今的嫡公主,是林欣璇!”安王解释道!

  “既然王爷都知道,又何须如此自暴自弃?要知道,我父……那个皇朝皇帝,可不及你父皇!他偷换了嫡公主的救命药引子,给林欣璇治脸伤,呵呵……就连嫡公主要死了,他却冷着脸斥骂嫡公主,说她就是一个没人要的废物,每天只会打打杀杀,只会阴谋诡计!若她不是嫡出,她什么都不是!她就是一个没用的废物,死了还能给他省点口粮!给皇朝省些银两!”

  林欣雅自嘲苦笑,她想起来了,想起父皇冷酷无情的表情,似乎自从她杀了他的爱妃那一刻,他就再也没有关心过她!她努力地帮他拆除奸臣,匡扶国政,辅助皇兄,夸大我皇朝领地,稳定根基,国富民强!

  她那么努力,那么想要证实他是错的,他是错的,可是为何他还要这样对她?那个女人表里不一,白日耀武扬威,不知残害了多少人,杀了母妃最爱的狸猫,她的家族更是猖狂,就像皇朝的一个毒瘤!而这个毒瘤就是父皇养的!她倒地哪里做错了?

  她低眉看着碗中的美酒,又是一口饮尽:“好酒!”

  “怎么可能?姐姐,大家都知道你说的嫡公主是皇朝人人供奉的女神,如果你说现在的嫡公主不是之前的嫡公主,那么之前那个……不就是给现在的嫡公主做嫁衣吗?”兰郡主觉得好委屈,好冤枉,那个嫡公主穷尽一生打下的名声和威望,最后竟然只是给她人做嫁衣?

  “呵呵……为她人做嫁衣?只怕她身板太薄,扛不起!”她夺走白冥手中的那碗酒,白冥不知为何,突然没有阻拦她,看着她苦闷地一口饮尽!

  “林欣雅在世时,在江湖和朝堂的势力都盘根错节,林欣璇未必拿得下,比较,这天下只有一个林欣雅,没有第二个!”安王终于开口,对着她举杯,一口饮尽!那个女人的确可怕,只可惜死得极其冤屈:“然而,林欣雅是皇朝皇帝换药救治林欣璇的事情,从何而来?”

  林欣雅低低笑着,身子有些摇晃:“谁?”

  当然是我亲身经历,但是这个秘密当然不能让你们知道!她摇了摇脑袋:“当然是你们口中的夜公子。他不是无所不知吗?这等宫廷秘史,他当作饭后谈资,随口说起!”

  夜公子,只能拿你背黑锅了,也算是助长你的影响力,不算拜拜冤枉你!

  某人轻咳一声,却没有表态,单手扶住她摇摇欲坠的小身子!

  “我好缺钱!好缺,真的好缺……我要大赚一笔,大赚一笔……不过,快了!呵呵……”林欣雅喃喃自语,身子一歪,便倒了下去,幸好白冥一把揽住她,要不然就真的扑进火堆里!

  “青儿,带她回去休息!”他将她交给青儿。

  “姐姐的酒量这么差?”兰郡主放下碗:“王爷,将军,我去照顾姐姐。”

  “嗯!”安王终于开了口,又倒了一碗酒递给白冥!

  “都退下吧!”白冥挥一挥手,侍卫都退下,只留下他们两个人!

  “看来什么都逃不过你的双眼!”安王无奈一笑,摇摇头苦笑!

  “慕容醉生梦死!王爷还真是会利用雅儿的善心!还这般算计她!”白冥浅浅一笑,与他碰了碰杯,两人一口饮尽!

  “醉生梦死喝了忘忧也能宣泄,让人放松戒备,袒露心声!她两碗才倒,的确不容小觑!白将军这么笃定,她便是太傅的义女?”安王抬眼看着白冥,两人的目光如电光火石般交错着!

  白冥笑而不语,但是他眼中的坚定却毫不掩饰,最后才开口道:“她还是我的!”

  安王自嘲一笑,摇头道:“我如今这局势,无心儿女情长,如今边关大乱,朝中有意要选择一批秀女前去皇朝和亲,若在选秀女之前,我没有开口,她的路很明显!”

  “无论如何,她最后依旧是我的!”

  “呵呵……虽然你我曾经是死敌,不过,看在同门情份,我不与你争!”安王无奈笑了,难道看到白冥像此刻这般认真,重复了两遍,她是他的,不!他说,她依旧是他的!雅儿?难道她真的是……不可能,他见过她们同时出现过,肖雅琴不可能是雅儿!

  心中莫名一阵心慌,可是又觉得不可能,既然白冥觉得她是,随他吧!可是一想起她早上说的那句话,不要选她,她并不想做他的妻子,心中莫名失落,自嘲一笑说:“她帮过我,我自然不会为难她!但是你!已经超过你约定的期限,师弟!”

  “呵……我还以为你会说,再不离开这片国土,你将会如何围剿我!”白冥将酒与他对饮,两人明明水火不容,火焰照样着他们,将他们的影子印在城墙上,一个英勇,一个洒脱,天人之资,各有千秋,难分胜负!

  安王低眉一笑,“如今有心无力,更何况,我已无心,就算你拿走整个天泽国,在你的统治下,不会差到哪儿去!这里已经是我不愿意踏足的地方,借着太傅的酒,算作践行!”

  白冥只是抬眼看着他,与他再次对饮一杯!他比谁都清楚,能力比性命更重要,心,比权更珍贵,在安王心中,他的家在他被皇上和太子合力击倒他那一刻,已经破碎,他唯一的家人,在刑场那一天已经失去,他所爱的人,全都失去了!这里的一切,只会勾起他不堪的回忆,放下也不是什么坏事,只是,他决定离开,对他和她却是一件坏事!但是他不会强人所难,不会强留他!

  “要去何处?”白冥放下酒杯!

  安王抬头看着那轮明月,笑了,却笑得那么凄冷:“天下之大,还没有我的容身之处?”

捏花一笑说
如果累了,顺便收藏一下,给点仙气……

皇朝嫡公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