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这个伤痕很独特!

  门外的她冷笑一声,凯旋?战死还会得一个英雄的名声,她岂会让那个嚣张跋扈的肖霸天死得如此美?

  她轻轻推开那扇木门,发出刺耳的声响!

  “我可以给你二十车粮食,今晚你便可以将粮食送去前线,但是我要你腰间玉佩!”林欣雅缓缓走到她面前,看着她腰间的玉佩!

  “你要着玉佩做什么?”霓裳公主蹙眉!

  “喜欢,就想我喜欢要太子头上的红宝石,没有理由!”她站了起来!

  霓裳公主蹙眉:“我可以以十倍的价格向你购买!”

  她转身缓缓离开:“你没有资格和我讨价还价!”

  “好!”霓裳公主见她生气准备走,立马取下玉佩,交给青儿!

  “西郊破城隍庙,你自己去取!”她只丢下这句话!

  霓裳公主半信半疑,战战兢兢走出门时,难民居然无声无息离开了?这个小丫头片子,居然以行善的方式收纳了那么多人?看日后她怎么收拾她!哼!

  青儿见霓裳公主含恨离去时,有些不放心:“小姐,你真的要放过她吗?”

  “杀人诛心!给她一点希望,到时候才会更绝望!更何况,我需要有人帮运送军粮!”她不慌不忙地掏出一张锦帕,递给阿武!

  “阿武,派个可信之人,快马加鞭,将玉佩和这张锦帕送给肖霸天!”

  阿武一看,脸色大变,终于明白她为什么要霓裳公主的玉佩,看着她,阿武的眼神又不自觉地多了几分佩服!他立马合上锦帕,点头离开!

  她从袖中掏出一个小竹筒,上面有封条,还有一个精致的记号:“青儿,将这个交给天一阁!”

  “是!”青儿虽然好奇,却还是照做,只是她没有想到,这个看似平凡的小姐,居然和天一阁有牵扯?

  只是青儿刚出门,就急匆匆回来:“小姐,刚才我看到主人……”

  见青儿的脸色十分不好,她突然紧张起来:“他怎么了?”

  “主人浑身是血,被抬回白府。”青儿急得脸都白了,却还带着几分奇怪的喜悦!

  “你先去天一阁,我去看看!”她吩咐完,连忙回自己的院子,飞上那高高的院墙!

  隔壁院子人来人往,手忙脚乱,还有一个老太太撑着拐杖神情紧张极了:“怎么了?我的孙儿……太医,我的孙儿……”

  太医走出来,安慰道:“太夫人莫急,白将军这只是皮外伤,虽然伤在心口,却只是皮外伤,只是剑上有毒,将军才会昏迷,太夫人切勿着急!”

  那白发苍苍的老太太这才定了定神,带着太医去抓药:“有劳太医了,我就这么一个孙子,可不能再出事了!”

  “哪里。白将军救驾有功,我们自会竭尽全力,找到解毒的法子,太夫人切勿担心!”太医安慰着老太太!

  院子里的人渐渐变少了,小恩带着剩下的人也离开了院子!

  她才跳下高墙,轻轻推开那扇木门,里面扑面而来的血气和药味,他,静静躺在那里,看神色,似乎真的昏迷了?

  什么毒?她悄悄握住他的手腕,为他把脉,再检查一下他的伤口,这个人还真是抠门,上次随手就丢给自己止血良药,自己却没有用?只可惜都给了岳将军,要不然现在可以派上用场!

  她拿起手中的银子,认真为他祛毒,直到所有的黑血都逼出体外,可是当她发现他身上居然有一个旧伤疤,那伤痕的纹理,居然是她特制的弯刀所致?

  她的记忆中,没有和白冥交过手,如果逼她抽出弯刀,他不可能还活着!必然是她刀下的亡魂!怎么回事?

  她并没有注意到,昏迷的人儿不知何时已经睁开眼睛深深望着她,眼中明暗不定,夹杂着复杂的情绪!

  “雅儿……”那一声,暗哑到了极点,仿佛再叫另一个人,林欣雅一怔,秀眉紧蹙,不知为何,他每一次叫雅儿,她总有一种错觉,他叫的是她,林欣雅,而不是肖雅琴。

  “苦肉计演完了,太子可信你了?”她冷哼一声,刚才的担心和紧张,现在化作愤怒!

  “雅儿真聪明!”他眸光温柔如月光,薄唇带着浅浅的笑容,却十分好看,迷人!

  “不是见血封喉的毒药,看来你为了保住白家故作的苦肉计!太子就算再想除掉你,也不会选择在这个时候!”她白了他一眼,目光移向他肩膀上的伤痕:“你左肩这个伤痕很独特!”

  他知道她想问什么,可是他没有回答,反而说别的事情:“苦肉计是为了保住老太太的晚年!”

  林欣雅微微挑眉,能理解,只是,他故意避开那个伤疤,她并不记得和白冥交过手,若真的交手,他们之间,是否能分出个胜负呢?她只是挑挑眉,嘲笑自己,是不是太喜欢打打杀杀?

  “要是小老太太知道深夜还有美人前来探望,一定竭力促成你我的婚事!”他突然又调侃一笑,可是他的话音刚落,她也听到门外有人走过来的声音!

  小恩在门口拦着说:“太夫人,这等粗活,还是小的来吧!”

  “就你们?一个个不让人省心,院子里都是一群偷懒的,没一个人守着!”老太太蹒跚着脚步,两个丫鬟在旁边搀扶着,她亲自端着药碗,谁都不让碰!

  林欣雅准备破窗而出,可是那样,会不会又吓倒老太太?还惊动白府的护卫?

  见她着急地到处藏,却无处可藏,居然准备钻他床底?

  大门打开那一瞬间,他一把将她拉入床内,大手一挥,被子严严实实将她盖得严严实实的!

  老太太蹒跚着脚步,走进来:“孙儿,你醒了?来来来,吃药!”

  白冥看了小恩一眼,小恩觉得浑身一冷,立马将太夫人身边的丫鬟带了出去!

  “以后这种粗活全部丢给小懒虫便好,别折腾自己!”他伸手拿了药,一口饮尽!

  “小恩是爱偷懒,他油光满面,面色红润,只怕是没少偷吃,没少偷懒,是该多动一下!不过,你今天真是奇怪,平日让你吃个药,你推三阻四,就是不肯,怎么?今天太阳打西边升起了?”老太太颤抖着身子,吃力地坐在床边,锤锤腿!

捏花一笑说
宝宝们,记得收藏,踩一脚,留个脚印……么么哒……谢谢新来的粉丝,谢谢你们的礼物,耐你们……

这个伤痕很独特!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