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肖霸天的头颅

  “你对他感兴趣?”安王笑了笑,没有回答她的问题,不知从何处拿出一把箭,绕到林欣雅身后:“来,本王教你如何捕杀猎物!”

  他将弓箭放在她手中,亲自教她拉弓,对准林玉的心口!

  他是在试探她吗?安王嘴角带着危险可怕的笑意,让人不自觉地畏惧!

  “一个被困的猎物,雅琴没有兴致!”她突然松手,挣脱他的臂弯,转身便走!

  “哦?雅琴的提议倒是新鲜,不过眼下,这个猎物还有用,先留着,等时机成熟,本王会再放了他,那时,你想如何射杀他,随你。”

  他突然收起弓箭,凤眸中的神情却让人猜不透,不知他会做什么!

  这样的安王,和她认识的安王截然不同,以前的安王心怀天下,可如今的安王,她能感觉到他的怨气和戾气!

  不过,他的变化也并非毫无缘由,谁能经历如此大的变故还能不改初衷?

  他低眉牵着她的手,低眉看着那只纤细的小手,凤眸中满是她的身影:“雅儿,还喜欢什么?”

  他的称呼,从姑娘,变成雅琴,最后成了雅儿,他眼中的光芒也渐渐明亮起来,眉眼带笑,仿佛他的双眼,只容得下她!

  在他最艰难的日子里,所有人都背弃他,却唯独只有她,站出来,为他出头!无论她的目的是否单纯,他都不想去计较,只想留住她,一个人!

  她的手微微挣扎了一下,却无法挣脱他,只好干笑一声,不敢去直视他的眼神:“王爷,您抓疼雅琴了。”

  他这才松开手:“以后别住西苑了,住在东苑,你是先帝亲封的安王妃,不必委屈自己。”

  安王妃?她无语翻了个白眼,摄政王给她扣上一个帽子,摄政王妃,如今安王也如此,男人,真是奇怪的生物,占有欲如此之强,都想在她身上刻上他们的名字?

  “雅儿不愿意?”

  东苑?离这里最近,也好,等待时机成熟,救出玉儿!虽然他很混账,有时候特别坑人,但终究是血脉相连,是她的亲弟弟啊!

  “一切听从王爷安排,只是……”

  “雅儿还有什么别的要求?”她答应了,他突然之间喜上眉梢。

  “只是我身边伺候的人……”

  “本王自会安排,雅儿不必忧心!”安王微微一笑,打断了她的话。

  她微微蹙眉,暗暗咬牙,却不动声色,因为她很清楚,安王之所以让她看玉儿,无非是想要知道,玉儿和她是否有关系?刚才玉儿的反应,似乎排除了他的猜测,但是她更清楚,如今的安王经历过一场人间浩劫,信任二字,十分难得,背叛,成了他不可触碰的逆鳞。

  “随你!”她突然收起笑容,转身离开!

  黑暗中,一个火红的身影渐渐浮现出来,一张妖媚的脸蛋,目光却极其危险,他眉眼如桃花盛开,美丽中透着不可察觉的致命危险,他,便是唐门大公子,擅长用毒!

  “王爷,我怎么看,都看不明白这个女人,说不喜欢你,又为何在你最危难的时候出手帮你?说喜欢你,呵……她眼中没有半分柔情,倒是十足的冷傲,我倒是第一次看到有你这么对你,没有趋炎附势,没有半分献媚讨好,更没有卑躬屈膝的态度!倒是与众不同!”唐大公子边说着,边打开手中的白骨扇子,那骨架向一直巨大的白骨手,狰狞而可怕!

  安王唇角微微扬起,丝毫不介意她方才甩脸子的模样:“安排两个可信的人,取代白冥的眼线!”

  唐大公子微微扬起眉梢:“那就安排云儿和彩霞。”

  第二日,京城门口高悬着肖霸天的头颅,引来无数人围观,霓裳公主连跑带爬冲了过去,一看到那狰狞的头颅,肖霸天表情极其恐怖吓人!

  “我的儿……啊……”霓裳公主仰天大哭,哭声撕心裂肺,震耳欲聋,却无济于事。

  士兵立即将她押了下去,上城墙取下肖霸天的头颅,一并离开!

  宫里闹得沸沸扬扬的,仿佛翻天覆地的变化,林欣雅在云儿和彩霞的带领下,她穿过血洗过的地板,她面无表情,踏着红色的血迹缓缓前行,她很清楚,安王觉醒了,醒来的不只是救世的王,同样是饮血的魔!

  曾经伤害过他,欺压过他,他都不会放过!

  那些尸体侵泡在鲜血里,个个面目狰狞,死相凄惨,她的神情没有一丝动容,步入庙堂,那鸦雀无声的大殿,居然有几百个人,但是他们都不敢发出一点动静,安静得几乎可以听到他们畏惧快乱的心跳声和安奈着的喘息声!

  高高在上的,不是新皇,而是安王,他依旧一身月牙色,像一轮美好的月亮,原本纤尘不染,可是衣襟却沾染了一滴滴刺眼的血迹,他手持白玉剑,那把剑被鲜血染红,还在不断滴着血迹,每一滴,都那么刺耳,那么动听!

  “皇弟……”皇上吃力地开口着,满口鲜血,他艰难地喘息着,却跪在跟前,痛苦地哀求:“皇弟……如今皇朝兵马一路南下,势如破竹,你不能袖手旁观,你要什么,朕都可以给你!”

  安王嘴角勾起一抹冰冷而讽刺的笑意,用剑勾起皇上那张脸:“皇兄,你是不是忘了,如今天泽国,谁说了算?”

  皇上一怔,立马低下头,往后爬几步:“皇弟……皇位可以给你,可是……天泽国不能改姓!”

  这幅模样,倒是让他鄙夷!当初他还是太子时,那狂妄的气焰,当初在父皇镇压他时,他暗地里出剑,刺伤他,对外却谎称说,皇上和太子合力,废了安王的武功?

  这样的人,坐在那龙椅上,真是对皇家的奇耻大辱!低眉看了一眼倒在血泊中的太后,太后在痛哭中挣扎着,奄奄一息,但是他眼中的恨意并未削减半分!

  这些年,她一直明里暗里找母妃的麻烦,欺压母妃,杀了母妃身边多少贴心的人?害母妃在多少个日夜里惊醒?如今,就算她死了,他依旧无法消除心中满腔的怒火和恨意!因为他的母妃,再也回不来了!

捏花一笑说
求鲜花鲜花,这个季节最爱鲜花,美丽而芳香,每一朵都是给我打鸡血,让我夜半三更都能蹦起来,爱你们……帮我收藏,推荐,分享,么么哒……

肖霸天的头颅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