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祭奠慕容太傅

  安王面色依旧冷漠如一座冰山,让彩霞畏惧,她感觉她似乎错了,但是却不知自己错哪儿,就这样,被拖了下去!

  “云儿见过王爷。”云儿气喘吁吁追了上来,眼睁睁看着彩霞被抓走,她也不敢问为什么。

  安王只是扫了云儿一眼,从容地上前,俯下身:“走吧,回府!”

  她早已经找到一千个说辞辩解,可是他却不需要?霓裳公主和太后设计陷害他母妃和舅父,其实,最终的受害者,是他!他恨这些人,想要手刃仇人,这些她都能理解,可如今,假象告诉他,是她杀了霓裳,他却丝毫没有责怪的意思?

  “王爷不问我,为什么杀了霓裳?”

  他浅浅一笑:“不问!”

  她倒是希望他质问,甚至将她关起来,可是他偏偏不问,算了,给自己省事不是挺好的吗?可是,她在脑海中想出了一百条理由辩解,却瞬间好无用武之处,心中难免有些失落!

  “如果你想说!”见她有些恼怒,他只好低眉认真看着她,似乎准备好听她的辩解!

  她无语翻了个白眼,辩解无非是谎言:“算了,不想说!”

  他宠溺一笑,揉揉她的脑袋,有时候,他真的不知道她这个小脑袋里都在想着些什么。

  “雅儿,饿了吗?”

  每次他叫雅儿时,她都不由自主地一颤,感觉像是在叫她本尊!曾经,她十万兵马围剿他不成,只好取下面具,扮演舅父的义女,来见见安王,那时,她用的名字,便是雅儿,慕容雅儿!

  “不饿!”她闷闷吐一口气,扫了跪在地上的云儿一眼,虽然知道她居心叵测,但是毫无证据,逼问只会打草惊蛇,倒不如顺藤摸瓜!

  “你为什么把彩霞抓起来了?”她深吸一口气,还是忍不住问了,因为所有的证据都指控她杀了霓裳,然而他却抓了第一个见证者!

  “若是不能忠心护主,不要也罢!”他说得云淡风轻,可是她知道,曾经,他被世人遗弃时,有几个是忠心护主的?他身边只有忠叔几个人,然而,忠叔死了,他感觉很孤独!

  可是她注定要背叛他,因为她不可能不救玉儿!

  “王爷若真的想要忠心护主的人,我想要几个人。”

  安王的眼眸中闪过一抹杀意,难道是青儿和阿武他们?他不想伤她的心:“除了白冥的人!”

  原来他忌讳白冥?正如白冥忌讳他一样!男人,真是一种可怕的生物,他们两个人的府邸,只有一墙之隔,真不知道这些年是怎么过来的!难怪那墙围比正常人家要高出一倍!

  不过,白冥!他的真实身份,又是谁?

  “青儿和阿武的确很贴心,不过,希望王爷能放过他们,因为他们只听从我一个人!如今白冥已经死,王爷又何必计较?”

  那双凤眸闪过一抹嘲讽的笑意,低眉看着眼前的人:“白冥的确已经死了!”

  从那双凤眸中,她看不到他眼中的快意,倒是有几分恨意,难道他也知道,那个假白冥金蝉脱壳了?

  “王爷可还记得那个哑巴?无双!”

  那双凤眸的双彩浅浅明亮起来,那个哑巴?

  “无双?世间奇才贵在稀有,无双是个好名字!”

  “还有,最近刚买下来的一个丫头,知音。”她抬起头,目光璀璨夺目,带着几分笑意!

  “好!”他怔怔看着她,却无法说出一个不好!

  “还有……”她嘴角微微勾起,那笑容十分迷人,倾国倾城说得兴许就是眼前的场景吧!

  他突然逼近,小心翼翼将她圈在怀中,下巴轻轻摩挲着她的额头,这突如其来的举动,让她瞬间僵住,不知所措,一时间,竟然忘记了自己要说什么!

  “还有呢?”

  “还……还……还有……一个隐卫。”她一时间,竟然有些慌乱了,也许是他身上好闻的药香味,那种感觉,干干净净,十分清新。

  “好。”他的声音很轻,轻得让人心疼。仿佛他的世界,只剩下她,所以,他对她,无限宠溺,仿佛要将天底下最美好的一切送给她!

  她微微挣扎着,他也不强留,松开她,只是那双凤眸中的光彩那般暗淡,毫无光彩,想给失落的孩子,嘴角挂着苦涩的笑容!

  “本王带你去一个地方。”他拉住她的手,带着她离开着阴暗潮湿的天牢。

  云儿微微抬头,那双目光冷冷盯着林欣雅,小手慢慢握紧,成了一个拳头!

  唐大公子缓缓走过来,他打开白骨折扇,漫不经心地煽动着:“这姿色,的确配得上王爷,难怪王爷为了她,宁可不要天下!云儿,好好伺候,以后王爷不会亏待你!”

  “是!”云儿俯首,可是在看不见的地方,那双水眸带着七分怨恨,十分隐忍。看着安王和林欣雅离开的方向,她暗暗咬牙!

  雪山上,安王的马车终于停了下来!

  她的眼眸微微一眯,雪山?她原本想要杀了霓裳之后,便来此祭拜舅父,之后就回皇朝!可如今玉儿被擒,完全打乱了她的计划!

  随着他一步一步走入那机关重重的雪洞。

  “太傅早已经为自己部署好了长眠的计划,这里,没想到,本王竟然也是太傅计划中的一部分!”他自嘲一笑,任由那苦涩的味道蔓延,直到心底!

  一道道承重的石门打开,里面躺着一个一身雪白的人儿,冰霜染白了他的发丝!那张如玉般的容颜,如此平静!

  “太傅终究更加偏爱师弟!”他轻轻抚摩着那玄冰棺材,心,早已经和这玄冰一样冰冷!

  师弟?舅父不是只有一个徒弟吗?那便是安王!师弟?他居然还破例收徒?到底是什么样的人,竟然让他破例?

  “雅儿……”他伸手轻轻搽拭她眼角的泪痕。

  她才发现,自己居然还是没有控制住,哭了!虽然知道他的死是他一手策划的,但是,这个人如父亲,教导她,还记得第一次见到他时,母后病危,她被父皇关进黑屋子里,他温柔的笑容,像一道彩虹!

捏花一笑说
求鲜花,求收藏,求礼物……

祭奠慕容太傅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