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雅儿,还疼吗?

  看着他紧张的模样,她不忍再刺激他:“王爷,这灵石只是保存尸身的灵石,不是下一世的约定!”

  “雅儿,还疼吗?”他的思绪全然不在灵石上,而是她的手,值得他悉心呵护!

  她微微扯扯嘴角,疼?这点伤对于她根本不算什么,不过有人心疼,不知为何,居然矫情起来,觉得很疼!看着他小心翼翼包扎,却还是很快染红了他的手绢!

  他一把撕开自己的衣服,再次为她包扎。

  “嘶……”她倒吸了一口冷气。

  他的动作猛地一停,小心翼翼为她系上一个结!

  看着他认真细心的模样,十分迷人,倒是很符合万千少女心中梦寐以求的如意郎君!有权有势,有品有貌,还贴心!只可惜,她是林欣雅,不是万千少女!

  “太傅有一个徒弟?”她小心翼翼地询问,生怕一句话说漏嘴,他会突然暴怒起来!

  他的眼神微微沉下来,却没有回答!

  不过可以猜到,那个徒弟就是白冥,所以,舅父的易容术也教给他!他,还活着,只是他是谁?还不知而已!

  “回府。”

  一夜的颠簸,她全身骨架都快散了,下车时,已经是清晨,门口的墨子弦脸色极其难看,一看到林欣雅那一刻,他悬着的心总算是落下!

  “主上!”

  “这便是你说的,影卫?”安王的凤眸十分犀利,上下打量着墨子弦。

  “让王爷见笑了。”她低眉一笑,在她有求于他时,她总会露出这样的笑容,十分好看,让人看不够!

  “既然如此,那随你!”他无奈摆手,明明看出墨子弦是皇朝的人,更清楚皇朝的人潜入安王府的目的,但是,他不想让她失望!

  见墨子弦欲言又止,安王只是一笑而过,便先进府。

  墨子弦在她耳边低声说道:“庸王的权杖被人抢走了!”

  她整个人如同打了鸡血,瞬间精神起来:“可查到去向?”

  墨子弦摇摇头,但是看了一眼安王府,他低声说道:“太子传来密信,要拯救玉皇子!”

  “皇兄这么快便得知消息,玉儿一定要救,但是王浩志也不能留!查一下唐门一个叫唐云,俗称云儿,她到底什么身份?”

  墨子弦微微蹙眉:“唐云?”

  “你知道她?”

  墨子弦回想一圈,终于想起什么:“唐云是唐门的三门小姐,只可惜三门没落,唐云也不得唐门看重,只是,唐公十分喜爱唐云,故而身份不一般。不过……”

  “什么?”

  墨子弦不知该不该说,看了林欣雅一眼,最终还是开口说道:“云儿这个名字,倒是和新建的玄门有些关联,璇公主笼络你之前遗落的势力,组建了玄门,而玄门的五门主,曾听王浩志私底下叫她,云儿!不知是不是同一个人!”

  林欣雅眼中的迷惑瞬间散开,这遍能说得通,云儿为何暗示她去天牢,而天牢内的杀手,十有八九是王浩志!九转夺魂针,是他亲创的独门秘术!

  “追查王浩志的下落,若他拿来权杖,一定会将权杖拿去玄铁真人那里打造兵器,派人伺机更改图纸!暂时没有必要与他正面冲突。”她闷闷吐一口气,一想到王浩志,她心中难免有口恶气难出!但是王浩志死了,换下一个人掌控玄门,她又要浪费光阴去掌握那人的习性!算了,等玄门被灭之时,便是王浩志的死期!

  “你们墨门眼线遍布天下,帮我查一下摄政王在何处?”

  摄政王?灵境国?

  “摄政王闭门修炼三年,如今出关,便带兵征伐天泽国,如何,鹤蚌相争,渔翁得利,他们不费一兵一卒,便占据了天泽国十几个城池!”

  她闷闷闭上眼,她所图的不过一个天下归一,免去连年边关战乱和边境匪患!看来,天泽国的气数未尽!

  “朝政上应该会有不小的动静!”她闭上眼都能想象到那一群老臣的言辞和主张!

  “确实,太子亲征,比公主想象的还要凶险,可谓内忧外患,大皇子的毒手不断伸向太子,朝中老臣们都不主战,就连圣上也是如此,这次玉皇子为何突然出宫,并且被安王俘获,只怕其中也和宫中的人脱不了干系!”

  “算了,他那么笨,既然被人算计,倒不如让他死了干净!”她暗暗咬牙。

  墨子弦轻笑,低声说道:“看来玉皇子还是能逃过此劫!”

  她狠狠瞪了他一眼!

  的确,每一次,她都说狠话,不管玉皇子,可是每一次,她都会帮他解围,这一次,也不例外!

  “现在的安王不再是以前的安王,残暴,凶狠,喜怒无常。更何况,玉儿如今这状态,的确需要历练,先关着!我正愁在安王府没人陪我戏耍!”

  墨子弦一听她这话中之意,为玉皇子感到难过,还真是亲姐弟,戏耍?每一次她说戏耍,都会要玉皇子半条命,折磨得他苦不堪言!

  “回去跟青儿和阿武说,他们立刻离开天泽国,至于楚世子,放了吧。顺便将知音和无双叫过来!还有,帮我查一下肖易的去向,婆婆也失踪了,只怕是和肖易在一起!告诉他们,离开京城!”

  “你还要去安王府?”墨子弦眼中闪过一抹担忧。

  她浅浅一笑:“暂时没有性命之忧,住在安王府,伺机给玉儿一个逃生的机会。”

  一亮黑色的马车缓缓而来,从里面下来的老人一双锋芒的眼眸,扶着一根檀木拐杖,在众人的拥护下进了安王府!

  “那是谁?”

  “梁公,安王的外公,自从上次梁贵妃的案件,梁公一家就被贬至边关苦寒之地,如今安王振作起来,和梁公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身后几辆马车也停下,下来的都是一身布衣女眷,一个女人和梁贵妃有三分相似,应该是安王的姨母,她一儿一女,看到安王府那一刻,他们满意地互看一笑,仿佛苦尽甘来。

  “娘,我们终于回京了。”一个男人眉飞色舞,两手一叉腰,又对着旁边的女子笑道:“春儿,以后你再不用看别人的脸色,只要王爷在,这天泽国没人再敢欺负我们兄妹!”

捏花一笑说
求鲜花,求收藏,求礼物……

雅儿,还疼吗?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