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安分一点

  “哥哥,安分一点,别惹事,如今王爷喜怒无常,嗜杀成性,若是得罪了他,我们好不容易盼到的好日子就会付之东流!”王永春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四周,深怕别人听到哥哥口出狂言,传到安王耳边,她们会失去眼下的好日子!

  梁姨母却握紧王永春的手,自信一笑:“春儿,永辉说的没有错,只要日后你成为王爷的女人,才是我们王家立足的资本!”

  “看,娘都开口了,春儿,别怯懦,眼下光景不同,你不必再事事小心翼翼,只管放手一搏!做了王爷的妾室,这样,我们不就亲上加亲?就春儿这姿色,不比那兰郡主差!”

  三个人便挺直腰杆,径直走进去,王永辉那下巴扬得高高的,恨不得鼻孔朝天,丝毫不将这些人放在眼里!也许卑躬屈膝时间长了,恨不得一步登天,当那一天来临时,他早已经忘记自己几斤几两,其嚣张的程度远胜楚世子当年的气焰!

  “姐姐……”一个甜美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一张甜美灵动的容颜,那不就是兰郡主吗?

  “兰郡主?”她很疑惑,兰郡主为何此刻出现在安王府门前?难道是来兴师问罪的吗?

  “姐姐,我此次前来,一则是为了拜见王爷,二则是来看望姐姐,姐姐可知,父王的权杖被贼人抢了?”

  “所以,你是来看那贼人是不是我?”她微微挑眉,倒是不怕!

  “不,只是那人也使用姐姐擅长的银针,父王认定是你,正想方设法联合各位大臣参你一本。可是,如今局势动荡不安,朝政更是不稳,谁才是天泽国的皇,还未曾可知,所以,父王这才咽下这口恶气,但是,暗地里,姐姐还是小心为妙。”兰郡主关切道。

  “谢兰郡主关心!一,权杖我没有偷,不过我也志在必得。二,我猜到那个人是谁!三,庸王想要对我不利,最好不要让我抓到把柄,要不然他承担不起这个后果!”

  兰郡主低眉苦笑一下:“是,如今姐姐正得王爷欢心,若王爷知道,只怕王府都要遭殃!”

  她没有显摆的意思,可是兰郡主却听成了她要安王为她出头?“兰郡主……”

  她想要解释,可是一时不知如何解释,只好说:“罢了。帮我给你父王带句话,别惹我,论起根源,还是你们庸王府有错在先!至于楚世子,我已经派人放他回府,至于回不回去,那是他的事情!”

  兰郡主脸上依旧挂着笑,可是眼眸中的泪却那么明显:“姐姐,其实我不在乎王爷会有多少个女人,只要是他喜欢的,兰儿也会喜欢。兰儿自知配不上王爷,也深知在他最艰难的时侯,兰儿没能陪在他身边,兰儿不奢求王爷原谅,只求多看王爷一眼,便心满意足了。”

  爱一个人,爱得如此卑微,似乎这天下的女人对男人的要求都非常低,男人可以有三妻四妾,但是女人却甘愿等待,和其他女人分享一个男人?

  母后不就是能容忍父皇后宫佳丽三千吗?就算她再爱父皇,可最终还不是抵不过岁月的侵蚀?

  梁贵妃不也是嫁给了天泽国先帝吗?但是天泽国先帝最重还是背弃了他们的爱情,虽然最后他幡然醒悟,后悔莫及,但是,伤害和背叛早已成为定局!

  她可不喜欢自己的男人坐拥美人无数!她的男人若做不得只她一个,那就不必浪费彼此的时光,更不必继续纠缠,最后作茧自缚!

  “姐姐,梁公一家是王爷仅存的亲人,梁公没有儿子,只有两个女儿,梁贵妃的事情,王大人为了救梁公一家,死在路上,才保全了梁公和王夫人,以及王永辉和王永春,所以,王家在王爷心中,也非常重要,我担心,若是王永春真的进了安王府,她嚣张跋扈,目中无人,手段狠辣,姐姐只怕是要多防着点!”兰郡主提醒道。

  这个兰郡主,对安王的一切倒是了解得十分彻底,似乎只要有关他的事情,都能成为她每一天最重要的部分!甚至连王永春的性格都打探得如此详细!

  “好,我知道了!”她笑了一下,若不是玉儿被关押在里面,她才不进安王府这趟浑水,以安王现在的状态,对梁公一家子自然是绝对的好。

  兰儿跟着管家去了前厅,她百无聊赖地一个人走回东苑,心里默念着,墨子弦快把知音带过来,她好想睡个安稳觉!

  “云儿见过小姐。”云儿温顺极了,可是低头那一瞬间,眼中的怨气难以掩饰!

  她可没有忘记天牢霓裳公主被杀一事,不过,眼下她还不想打草惊蛇!她揉揉额头,一路颠簸,她好想洗洗睡一觉吩咐了一句。

  “我想要沐浴更衣。”

  “是!”云儿依旧温顺退下,只是转身之际,她眼中闪过一抹阴狠的冷笑!

  烟雾缭绕的房中,云儿倒完热水,准备为她宽衣解带,却被她制止了!

  “你先退下吧!”

  “小姐,奴婢在旁边伺候着,要是有什么需要,奴婢……”

  她冷冷扫了她一眼,云儿猛地低下头,不敢再说话!她并非卑微的丫头,怎么说也是唐门的小姐。但是这样冷咧地眼神,云儿只在安王眼中看过,仿佛能号令天下的君主,不可违逆的威严!

  云儿虽然心中一震,可是更狠,她捏紧拳头,克制着内心的嫉妒和怨恨!

  不一会儿,一个老婆子前来,正好遇到云儿。

  “王爷传话,请肖姑娘前去正堂,拜见梁公!”

  云儿依旧温顺微笑着:“是,云儿这便去通报!”

  进去一会儿,云儿喊着热泪,捂着微微发红的脸庞哭着出来,却又强忍着,笑了笑,笑得令人心疼:“还请婆婆回话,说肖姑娘连夜赶路,疲惫不堪,眼下已经睡了,不便见客!还请梁公改天在见。”

  那老婆子的脸色十分不好,气得那肥肥的胸前,一鼓一鼓,一把拉着云儿的手:“云儿姑娘,你的脸怎么了?”

  “没……没事……是云儿自己不小心,自己抓伤的。”云儿含着泪委屈地回答!

捏花一笑说
求收藏,求鲜花,求礼物……么么哒……

安分一点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