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孤村异客
  • 戳下方气泡,看书友讨论
  • 去客户端看更多精彩讨论
朝为田舍郎在线阅读

朝为田舍郎

历史 / 两晋隋唐

230.25万字|完本

更新时间 2021-11-15 16:03

书籍摘要: 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大唐天宝,顾青身着布衣从烟尘里走来,在长安皇城的大道上,看着鳞次栉比的华丽殿宇,一步,两步,步步生莲。他渐渐握住了这个强盛王朝的脉搏,也看到了饱受挫折打击的李隆基那张灰败阴暗的脸。俯下身,顾青微笑着对李隆基说:“陛下,您是否该禅位了?做个太上皇多好,天下事,臣愿为陛下分忧决断。”
展开更多作品相关
完整设定请至起点读书APP体验
收起 展开

书友榜

我的头像

  • 书友第1名:逝去-独舞.
    书友等级: 盟主
  • 书友第2名:长沙老回.
    书友等级: 盟主
  • 书友第3名:一了班长.
    书友等级: 盟主

书友还看过

相关标签

两晋隋唐小说推荐

大唐无敌赘婿在线阅读
【免费新书《大唐:怒揭皇榜:李二偷听我心声》求支持!】 书迷群:5451663. 梦回大唐, 竟然成为了赘婿。 身怀无敌系统, 看秦子川如何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
独醉
日更千字
两晋隋唐
谢安传奇在线阅读
描写东晋军事家、政治家谢安的传奇人生,尤其是淝水之战的过程中谢安的表现,谢安与东晋书法家间的交流的故事。
写侠马
日更千字
两晋隋唐
带着系统来大唐在线阅读
大唐开元年,这是一个本应该带领华夏开始冲向巅峰的时期,可结局却是安史之乱。 皇帝李隆基,大唐第四次玄武门之变的主角,开元年间,他带领大唐抵御住吐蕃、突厥、契丹所有外邦。 可最后又因他而让大唐一蹶不振,是武惠妃的原因,还是杨贵妃的原因?不,有一个女人的生死才是关键。 知道历史的李易来到了开元二年,他想看到一个繁荣的大唐,那么改变,就从灞水畔的一个庄子开始。 开元盛世几流传,铁血边关将不还。 沙场刀光心未灭,城池箭雨血难寒。 男儿一怒天为暗,弱女千愁地有晗。 流水潺潺说壮志,青山历历誓成峦。
农家一锅出
日更千字
两晋隋唐
初唐:开局告诉李二我是穿越者在线阅读
贞观元年,百废待兴。 “请问,你为什么要开局就自爆呢。” “没办法,前面不是说了吗,百废待兴。自己都养不活自己,只能是自爆了。” “那为什么你不能踏踏实实地一点点地往上爬,凭你穿越者的能力,一点点地往上爬其实也一样。” “能一步到位,我为啥要一步步地往上爬,你这话说得,就忒没有意思。”
摆烂11
日更千字
两晋隋唐
唐柱在线阅读
顶天立地者,则为柱! 公元755年,12月16日,安史之乱正式爆发。 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昔日繁华的大唐即将迎来史无前例的至暗时刻。 即使穿越回去,又能改变什么呢?历史会因为个人改变吗? 李瑱不知道,他只知道,自己既然能来,那我就赌自己是下一个李二凤又如何? …… 马嵬驿前,三千禁军的中央。 身着道袍的李瑱坐在属于帝王的銮驾上,迎着身边将士们那希冀的目光,他的眼神也越来越坚定。 朕,带你们回家! …… 书友群:******* 口令:山河一统,再造大唐!
灰心饼干
日更千字
两晋隋唐
活隋在线阅读
新书发布!《唐姝》!  简介:静女其姝,俟我于城隅。  爱而不见,搔首踟蹰。  大唐盛世,灯月交辉、笙歌彻夜。  千古风流是李唐,九分在平康。  本书又名《我在平康坊里的那些日子》   ==================  穿越成为了高颎的女婿。  本以为会是赘婿的受气剧本,但没想到老丈人却对我还不错,带着我一路高歌猛进,似乎走向了人生巅峰。  杨勇、杨广、李渊都是我的好兄弟,带着我喝酒吃肉。看来当赘婿的日子并没有想象中的糟糕!
金钩钓
日更千字
两晋隋唐
大唐面首开局在线阅读
新书《唐朝大侦探》,请支持! ………… 天宝九年,乱世将至。 陈子墨来到这个世界,从低等仆役一跃成为杨家女婿,杨贵妃成了大姨子,杨国忠成了大兄。 凭借杨家的身份地位,陈子墨在朝堂混的风生水起。 认识了“李杜”,与他们交朋友;被李林甫一党视为眼中钉;被李隆基视为生财童子。 然而,他没有忘记,安史之乱即将来临。 罪魁祸首安禄山到底该不该杀? 腐败的唐玄宗到底该不该救? 平庸的太子李亨到底该不该扶? 杨玉环能不能避开马嵬坡的命运? 凭借一已之力应该如何在乱世自保? 历史的进程是否应该用蝴蝶翅膀煽动? ………
隐剑迟
日更千字
两晋隋唐
隋末之大乱世召唤在线阅读
新书《三国:从落凤坡开始》已经发布,还请各位捧场支持。 现代人穿越回隋末大乱世,却是发现成为被灭国的皇室后裔,正在高麒苦苦思索之际。 奇迹再现,一块能够召唤史上猛将的“召唤石”从天而降,一路伴随着高麒征战天下,横扫四方,建立大一统王朝。 PS:已有完本书《扶蜀》,书荒的可以借步看看。
凤溪凰跃
日更千字
两晋隋唐
东晋逆流在线阅读
东晋时期,八王之乱后,晋朝已偏安一隅,在这个血火纷飞的年代,面对神州大地的沉浮,是随波逐流,还是力挽狂澜
轩辕爱吃瓜
日更千字
两晋隋唐
当前位置: 历史 两晋隋唐 朝为田舍郎在线阅读
章节试读
第一章 孤村异客

  大唐天宝九年八月,剑南道蜀州,青城山下,石桥村。

  中午时分,万籁俱寂,青翠的山林里伴随着一声声的鸟叫蝉鸣,在寂静的山谷中回荡,闻之令人愈发心情烦闷。

  村口山道的一株大槐树下,七八个村民聚集在树荫里,神情凝重地注视着不远处一间茕然而立的茅屋,目光敬畏且兴奋。

  一位挑着货担的货郎从山道尽头缓缓行来,见到大槐树下聚集的村民们,货郎清了清嗓子,大声吆喝起来。

  “黍米稻米换布头,换陶壶,换针线……”

  话音刚落,一名村民叱道:“你龟儿喊个锤子嗦!给老子爬开。”

  货郎顿时像一只正在打鸣忽然被人掐住脖子的公鸡,一肚子的吆喝词儿生生被憋住,憋得脖子都红了。

  没人搭理他,七八名村民的注意力全都放在不远处那间简陋破烂的茅屋里。

  货郎走南闯北,青城山附近的村郭乡野他都烂熟于心,甚至他能记住每个村民的名字和模样,他每天挑着货担,用一些陶罐布头针线之类的小物件跟各个村庄的乡亲换取粮食,多年下来,很多村子的村民都跟他混成了朋友。

  眼前这七八个村民货郎自然也是认识的,被村民斥责了货郎也不介意,见众人的眼睛仍注视着那间茅屋,货郎好奇地凑了上去,用鬼鬼祟祟的语气悄声道:“你们在看啥子嘛?”

  没人理他。

  货郎仍然不介意,无论多小的买卖人,脸皮都是很厚的,习惯了多年被人冷落无视,也学会了给自己一个温暖的抱抱。

  眯着眼打量那间平平无奇的茅屋,货郎皱眉道:“咦?那不是顾家的屋子吗?顾家的娃儿啷个了嘛?”

  一名村民实在受不了货郎的唠叨,没好气地解惑道:“顾家只剩了顾青一个娃儿,以前的顾青胆小怕事,被人欺负了屁都不敢放一个……”

  货郎连连点头:“没错,我记得那个娃儿,太老实喽,谁都可以欺负他似的,好几次我都看见你们村的娃儿追着他打,造孽啊。”

  村民冷笑道:“顾青老实?那是昨日以前的事了。”

  “哦?啷个说法?”

  “昨日下午,顾青不知啷个了,忽然间性情大变,我们村的小霸王丁二郎追打他,顾青边躲边跑,不小心绊了一跤,脑袋磕在一块大石头上,流了很多血,趴在地上半天没动静,没多久他爬了起来,然后整个人就变了……”

  货郎好奇道:“他变成啥样了?”

  “他变得像一只被逼急了的兔子,反过来追着丁二郎打,先是抓了把沙子迷了丁二郎的眼,然后骑在他身上,一拳又一拳,打得丁二郎哭爹喊娘,后来丁二郎哀求饶命,顾青才停了手,停手了还没完,顾青先问他服不服,丁二郎的脸被揍成了猪头,自然不敢不服,这还没完,顾青逼着他高声喊了两个奇怪的字,丁二郎喊完以后,顾青才放过他……”

  货郎饶有兴致地问道:“哪两个字?”

  村民斜睨了他一眼,用冷笑掩饰自己其实根本没听清楚那两个字的尴尬。

  货郎嘿嘿干笑,环顾四周后又道:“那你们今天这么多人聚在这里盯着顾青的屋子,还有什么热闹看吗?”

  村民鬼祟环视一圈,压低了声音道:“丁家俩兄弟,大郎和二郎,二人是咱们村有名的恶霸,无理也要蛮缠三分的人物。昨日二郎挨揍时大郎在县城里,今日中午回村得知兄弟被揍,大郎怎能咽得下这口气?刚刚大郎放话了,誓要为弟弟报此大仇,看这光景,估摸热闹快来了……”

  正说着,村子西南角忽然一阵人声鼎沸,一名魁梧汉子当先走向顾家的茅屋,后面跟着一名鼻青脸肿个子矮小的少年,这二人显然就是丁家大郎二郎俩兄弟了。

  俩兄弟身后相隔两丈,一群看热闹的村民远远缀着,惧于俩兄弟的淫威,可这么大的热闹不看更可惜,于是像一群盯上了猎物的犯罪团伙,鬼鬼祟祟地跟了一路。

  大槐树下,村民甲满是担忧地叹气:“今日顾家的娃儿怕是讨不了好,丁大郎出了名的狠,当年废在他手里的同乡已有好几个了……”

  话音刚落,前方丁大郎已然站在那间茅屋前,指着那扇弱不禁风的柴扉开始叫骂了。

  “顾青,老实出来受死!今日若不废了你,对不起我兄弟挨的揍!”

  身后的围观村民一阵喧闹后马上安静下来。

  那间简陋破烂的茅屋仍然静静伫立在炎夏的烈阳下,茅屋的门始终关闭,里面没有半点动静。

  丁大郎在柴扉前来回踱步,神情越来越凶戾,目光里杀机毕露。

  “顾青,你莫逼我,自己主动走出来,我可饶你一死,若被我逮出来,我必杀你!”丁大郎嘶哑着嗓子吼道。

  茅屋内仍无动静。

  良久,丁大郎越来越不耐烦的时候,茅屋的门忽然开了一条缝,从缝隙里伸出一只手,食指向上,朝柴扉外的丁大郎勾了勾,停顿了一下,又勾了勾,然后里面传出一道极尽挑衅的声音。

  “你过来啊!”

  围观村民倒吸凉气一脸惊艳,丁大郎神情一呆,接着勃然大怒,一脚踹开了柴扉,大步蹬蹬走进顾家的院子,脸上带着残忍的狞笑。

  “好,是条汉子,今日若不废了你,我丁某何颜在石桥村立足,等着!”

  身后的丁二郎见兄长带头,赶紧亦步亦趋跟上,兄弟二人走进院子,刚往里走了几步,兄弟二人忽然一愣,觉得脚下怪怪的,接着面色大变,最后“哎呀”“哎呀”两声,二人从院子的地面上凭空消失了半截。

  围观村民还没反应过来,便听到丁家兄弟二人凄厉的惨叫。胆大的村民好奇地凑上前看了一眼,赫然发现顾家的院子中央不知何时竟挖了一个大坑,坑内倒插着无数根削尖的树枝,坑面再铺上稻草和尘土掩饰,看起来跟寻常的地面没有区别,丁家兄弟一脚踩空落进坑里……

  削尖的木枝上沾满了丁家兄弟的血,不幸中的万幸,木枝没有刺穿他们的腹部,只是刺穿了脚掌,二人半截身子陷在坑里,痛得浑身发抖,叫得惊天动地。

  围观村民们的脸色也变了,坑是新挖的,显然昨日揍了丁二郎后,顾青很有预见性的在自家院子里挖好了坑,坑里布上了削尖的木枝,气定神闲地在家等着丁氏兄弟的报复。

  那些削尖的木枝是捅破丁家兄弟的腹部,还是只刺穿他们的脚掌,显然全靠兄弟二人的运气了。

  顾家的娃儿何时变得如此狠辣?以前那个人畜无害的顾家乖宝宝呢?

  不知过了多久,顾家茅屋那扇摇摇欲坠的门被轻轻打开,从里面走出一位穿着麻衫赤着双足的少年郎,少年郎的手里还握着一根胳膊粗的木棍,走近朝丁家兄弟冷笑。

  “借用一句你们的原话,今日若不废了你们,我顾青何颜在石桥村立足?”

  话音落,少年郎手中的木棍夹杂呼啸的风声,狠狠挥向丁大郎,一声非人类的惨嚎过后,丁大郎的一只胳膊软软地耷拉下来,显然骨折了。

  少年郎又举起了木棍,丁二郎吓得魂飞魄散,尖着嗓子大叫道:“废了!我兄弟二人已然废了!顾青,饶我们这一遭,以后万万不敢惹你!”

  丁大郎捂着骨折的胳膊,脸色铁青咬着牙一声不吭,目光怨毒地盯着少年。

  少年郎若有所思,然后缓缓放下木棍,朝丁二郎微笑,两排洁白的牙在阳光下森森发光。

  “求饶要有求饶的诚意,丁二郎,你昨日是怎么求饶的,给你兄长提示一下。”

  不远处的大槐树下,看热闹的村民和货郎同时直起身子,村民甲兴奋地道:“来了来了!又要喊那两个字了,都好好看着,长见识嗦!”

  久久寂静之后,石桥村的上空忽然爆出一声撕心裂肺的大吼,字字饱含忍辱偷生的血泪。

  “爸爸——(破音)”

  …………

  茅屋虽小,能避风雨。

  顾青百无聊赖坐在门前的石阶上,仰头望着碧蓝的天空发呆。

  空气真好,天空也很干净,但顾青的心情并不是很好。

  刚才只对丁大郎挥了一棍子,胳膊就有点抖,身体虚到一定境界了。

  果然还是不太适应这副新身体啊。

  石阶旁有一个缺了口的大水缸,顾青扭过头,看着水缸里自己的倒影皱眉。

  “怎么长成这样?啧!”

  水中的倒影微漾着波光,水面上映出一张年轻的脸庞。十七八岁的年纪,难看倒不至于,多看两眼甚至有点小帅,眉毛眼睛鼻子嘴唇,五官有一种说不出味道的俊秀。昨日与丁二郎干了一架,脸上还有些许淤青和伤痕,然而脸上的器官组合在一起,却形成了一个很古怪的风格,如果要用一个词来形容的话,莫过于“不高兴”最贴切。

  居然天生长着一张不高兴的脸。

  目光无神,一对杂乱的眉毛懒洋洋地趴在眼睛上方,唇角向下耷拉,英俊里透出一股“全世界欠我钱但都欠债不还,所以我心情很不好”的负能量气质,任何人见了这张脸都会情不自禁觉得人间不值得。被不同的女人甩过十八次以上,最后相由心生才能长成这副模样。

  顾青的身后站着一个少年,名叫宋根生,他静静地站着,双手摩挲着衣角,乖巧且局促。

  据他自己介绍,是顾青从小到大的玩伴,算是发小,很铁的那种。这个土得冒烟的名字有个深邃悠远的典故,——宋根生的爹叫宋根,所以他叫宋根生。

  劳动人民的智慧就是这么耿直。

  顾青忍不住为宋根生将来孩子的名字操心,想来想去,只能叫“宋根三世”最合适了,不仅省事,还有非常严谨的辨识度,只要后代的智商能从一数到一百,理论上宋家子孙传到21世纪时辈分还是那么的清晰明白。

  不过如果宋家任何一代出现当今天子李隆基和儿媳杨玉环这种情况,辈分算起来就比较复杂了……

下一章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