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孤村异客
  • 戳下方气泡,看书友讨论
  • 去客户端看更多精彩讨论
朝为田舍郎在线阅读

朝为田舍郎

历史 / 两晋隋唐

230.25万字|完本

更新时间 2021-11-15 16:03

书籍摘要: 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大唐天宝,顾青身着布衣从烟尘里走来,在长安皇城的大道上,看着鳞次栉比的华丽殿宇,一步,两步,步步生莲。他渐渐握住了这个强盛王朝的脉搏,也看到了饱受挫折打击的李隆基那张灰败阴暗的脸。俯下身,顾青微笑着对李隆基说:“陛下,您是否该禅位了?做个太上皇多好,天下事,臣愿为陛下分忧决断。”
展开更多作品相关
完整设定请至起点读书APP体验
收起 展开

书友榜

我的头像

  • 书友第1名:逝去-独舞.
    书友等级: 盟主
  • 书友第2名:长沙老回.
    书友等级: 盟主
  • 书友第3名:一了班长.
    书友等级: 盟主

书友还看过

相关标签

两晋隋唐小说推荐

陛下,朕是大唐的忠臣在线阅读
天宝元年,皇帝懒政,藩镇渐大。  李长安从遥远的安西逃进长安城中。  他成了李林甫的门生魁首,杨国忠的最佳搭档,安禄山的同道好友,高力士的送葬子侄。  时过境迁,李长安持血刃站在皇帝李隆基面前,真诚道:“陛下,朕是大唐的忠臣啊!”
风味饮品
日更千字
两晋隋唐
签到大唐在线阅读
李世民:“张凡,世上究竟有没有神仙?” 张凡:“陛下说笑了,哪有什么神仙!” “系统,我要签到!” “恭喜宿主连续签到100次,获得民用直升机一架,额外奖励原子弹一枚!” “这,是让我开着直升机表演扔原子弹?!”
小木玩火
日更千字
两晋隋唐
大唐天下在线阅读
铁骑纵横,狂飙万里,马蹄踏处,皆为大唐天下!  这是个英雄辈出的时代:李白、杜甫、郭子仪、李光弼、李隆基、杨贵妃、高适、岑参、王维、高仙芝、哥舒翰、封常清……
殷扬
日更千字
两晋隋唐
南北朝打工皇帝在线阅读
阴差阳错间,陈唱回到了四分五裂的南北朝末年。 这是一个多姿多彩的时代! 后梁小朝廷在北周卵翼下仰人鼻息。 周武帝宇文邕韬光养晦、族灭权臣宇文护,霸业未成英年早逝。 花样美男兰陵王高长恭大破敌阵,却抵不过北齐禽兽王朝的一杯鸩酒。 陈文帝陈蒨旰衣宵食、励精图治,经略江左。 杨坚还在一心捧着铁饭碗过着朝九晚五的日子,毫无创业单干的念头。 隋炀帝杨广、唐高祖李渊、齐后主高纬、陈后主陈叔宝还是阳光少年…… 为了不浑浑噩噩活着,八面玲珑的陈唱不得不抓住身边每一个机会,周旋于这些历史风流人物之中。 陈唱很忙,不是打工,就是在打工的路上,后梁、北周、北齐、南陈都有他打工的身影…… 江山如画,美人如诗,这个缤纷的世界会不会因为这个打工人的出现改变原来的轨迹呢?
39号楼主
日更千字
两晋隋唐
我就是秦王在线阅读
杨广组成三面围堵的战线,完全不顾兄弟之间的亲情,意图灭亡最后一个封国。 杨轩发动一场并州起兵,改太原为龙城,国号大秦,崛起北国分治天下,疆土面积不断扩张。 征战高句丽不再失败,颉利可汗跪地求和,倭国女皇贴身伺候,李秀宁鼎力相助。 南北双帝,谁主天下,帝国辉煌,只看今朝
艺璇101
日更千字
两晋隋唐
逍遥初唐在线阅读
游戏设计师李牧,加班过劳,魂穿大唐。 请看一个不相信命运的家伙,如何凭借还没完成的游戏副职系统,嬉闹贞观,逍遥初唐! 【新书《这太子不当也罢》,轻松欢快的剧情,绝无添堵的人物!恳请大家移步支持,多多收藏,多度推荐,多多评论,多多打赏啊!!!】
扬镳
日更千字
两晋隋唐
大唐神朝:李元霸睥睨八方在线阅读
见义勇为,错手杀人,被判死刑。 转世隋末李元霸。 四明山,锤杀反贼无数,凶焰滔天。 雷雨天,前世真灵觉醒。 我是谁? 我在哪? 我该做什么? 天外来客入侵,本就天下大乱的隋末,乱上加乱。 天地间第一条好汉,当有所作为。 …… 拳法通神,以拳代锤! 拳就是权,握拳就是握权,出拳有力就是权力。 男人不可一日无权,我只相信我的拳。 拳压天下! 权倾天下! …… 背景取自演义、评书,跟历史差别较大!
强中更有强
日更千字
两晋隋唐
大唐第一军火商在线阅读
李世民一脸肉疼的看着路承说道:“路掌柜,给朕再来一千支98K!朕要去灭了突厥!这价格还能不能在低点?” “概不讲价,不过可以友情赠送你一支手枪,谁让你是我老丈人呢?”
负荷速度关系
日更千字
两晋隋唐
唐朝专业养老在线阅读
一个杀手被老板猜疑被杀后穿越到唐朝成了一名小乞丐,看乞丐如何变成一个每天只想养老的爵爷。
种粮的村里娃
日更千字
两晋隋唐
当前位置: 历史 两晋隋唐 朝为田舍郎在线阅读

听书

章节试读
第一章 孤村异客

  大唐天宝九年八月,剑南道蜀州,青城山下,石桥村。

  中午时分,万籁俱寂,青翠的山林里伴随着一声声的鸟叫蝉鸣,在寂静的山谷中回荡,闻之令人愈发心情烦闷。

  村口山道的一株大槐树下,七八个村民聚集在树荫里,神情凝重地注视着不远处一间茕然而立的茅屋,目光敬畏且兴奋。

  一位挑着货担的货郎从山道尽头缓缓行来,见到大槐树下聚集的村民们,货郎清了清嗓子,大声吆喝起来。

  “黍米稻米换布头,换陶壶,换针线……”

  话音刚落,一名村民叱道:“你龟儿喊个锤子嗦!给老子爬开。”

  货郎顿时像一只正在打鸣忽然被人掐住脖子的公鸡,一肚子的吆喝词儿生生被憋住,憋得脖子都红了。

  没人搭理他,七八名村民的注意力全都放在不远处那间简陋破烂的茅屋里。

  货郎走南闯北,青城山附近的村郭乡野他都烂熟于心,甚至他能记住每个村民的名字和模样,他每天挑着货担,用一些陶罐布头针线之类的小物件跟各个村庄的乡亲换取粮食,多年下来,很多村子的村民都跟他混成了朋友。

  眼前这七八个村民货郎自然也是认识的,被村民斥责了货郎也不介意,见众人的眼睛仍注视着那间茅屋,货郎好奇地凑了上去,用鬼鬼祟祟的语气悄声道:“你们在看啥子嘛?”

  没人理他。

  货郎仍然不介意,无论多小的买卖人,脸皮都是很厚的,习惯了多年被人冷落无视,也学会了给自己一个温暖的抱抱。

  眯着眼打量那间平平无奇的茅屋,货郎皱眉道:“咦?那不是顾家的屋子吗?顾家的娃儿啷个了嘛?”

  一名村民实在受不了货郎的唠叨,没好气地解惑道:“顾家只剩了顾青一个娃儿,以前的顾青胆小怕事,被人欺负了屁都不敢放一个……”

  货郎连连点头:“没错,我记得那个娃儿,太老实喽,谁都可以欺负他似的,好几次我都看见你们村的娃儿追着他打,造孽啊。”

  村民冷笑道:“顾青老实?那是昨日以前的事了。”

  “哦?啷个说法?”

  “昨日下午,顾青不知啷个了,忽然间性情大变,我们村的小霸王丁二郎追打他,顾青边躲边跑,不小心绊了一跤,脑袋磕在一块大石头上,流了很多血,趴在地上半天没动静,没多久他爬了起来,然后整个人就变了……”

  货郎好奇道:“他变成啥样了?”

  “他变得像一只被逼急了的兔子,反过来追着丁二郎打,先是抓了把沙子迷了丁二郎的眼,然后骑在他身上,一拳又一拳,打得丁二郎哭爹喊娘,后来丁二郎哀求饶命,顾青才停了手,停手了还没完,顾青先问他服不服,丁二郎的脸被揍成了猪头,自然不敢不服,这还没完,顾青逼着他高声喊了两个奇怪的字,丁二郎喊完以后,顾青才放过他……”

  货郎饶有兴致地问道:“哪两个字?”

  村民斜睨了他一眼,用冷笑掩饰自己其实根本没听清楚那两个字的尴尬。

  货郎嘿嘿干笑,环顾四周后又道:“那你们今天这么多人聚在这里盯着顾青的屋子,还有什么热闹看吗?”

  村民鬼祟环视一圈,压低了声音道:“丁家俩兄弟,大郎和二郎,二人是咱们村有名的恶霸,无理也要蛮缠三分的人物。昨日二郎挨揍时大郎在县城里,今日中午回村得知兄弟被揍,大郎怎能咽得下这口气?刚刚大郎放话了,誓要为弟弟报此大仇,看这光景,估摸热闹快来了……”

  正说着,村子西南角忽然一阵人声鼎沸,一名魁梧汉子当先走向顾家的茅屋,后面跟着一名鼻青脸肿个子矮小的少年,这二人显然就是丁家大郎二郎俩兄弟了。

  俩兄弟身后相隔两丈,一群看热闹的村民远远缀着,惧于俩兄弟的淫威,可这么大的热闹不看更可惜,于是像一群盯上了猎物的犯罪团伙,鬼鬼祟祟地跟了一路。

  大槐树下,村民甲满是担忧地叹气:“今日顾家的娃儿怕是讨不了好,丁大郎出了名的狠,当年废在他手里的同乡已有好几个了……”

  话音刚落,前方丁大郎已然站在那间茅屋前,指着那扇弱不禁风的柴扉开始叫骂了。

  “顾青,老实出来受死!今日若不废了你,对不起我兄弟挨的揍!”

  身后的围观村民一阵喧闹后马上安静下来。

  那间简陋破烂的茅屋仍然静静伫立在炎夏的烈阳下,茅屋的门始终关闭,里面没有半点动静。

  丁大郎在柴扉前来回踱步,神情越来越凶戾,目光里杀机毕露。

  “顾青,你莫逼我,自己主动走出来,我可饶你一死,若被我逮出来,我必杀你!”丁大郎嘶哑着嗓子吼道。

  茅屋内仍无动静。

  良久,丁大郎越来越不耐烦的时候,茅屋的门忽然开了一条缝,从缝隙里伸出一只手,食指向上,朝柴扉外的丁大郎勾了勾,停顿了一下,又勾了勾,然后里面传出一道极尽挑衅的声音。

  “你过来啊!”

  围观村民倒吸凉气一脸惊艳,丁大郎神情一呆,接着勃然大怒,一脚踹开了柴扉,大步蹬蹬走进顾家的院子,脸上带着残忍的狞笑。

  “好,是条汉子,今日若不废了你,我丁某何颜在石桥村立足,等着!”

  身后的丁二郎见兄长带头,赶紧亦步亦趋跟上,兄弟二人走进院子,刚往里走了几步,兄弟二人忽然一愣,觉得脚下怪怪的,接着面色大变,最后“哎呀”“哎呀”两声,二人从院子的地面上凭空消失了半截。

  围观村民还没反应过来,便听到丁家兄弟二人凄厉的惨叫。胆大的村民好奇地凑上前看了一眼,赫然发现顾家的院子中央不知何时竟挖了一个大坑,坑内倒插着无数根削尖的树枝,坑面再铺上稻草和尘土掩饰,看起来跟寻常的地面没有区别,丁家兄弟一脚踩空落进坑里……

  削尖的木枝上沾满了丁家兄弟的血,不幸中的万幸,木枝没有刺穿他们的腹部,只是刺穿了脚掌,二人半截身子陷在坑里,痛得浑身发抖,叫得惊天动地。

  围观村民们的脸色也变了,坑是新挖的,显然昨日揍了丁二郎后,顾青很有预见性的在自家院子里挖好了坑,坑里布上了削尖的木枝,气定神闲地在家等着丁氏兄弟的报复。

  那些削尖的木枝是捅破丁家兄弟的腹部,还是只刺穿他们的脚掌,显然全靠兄弟二人的运气了。

  顾家的娃儿何时变得如此狠辣?以前那个人畜无害的顾家乖宝宝呢?

  不知过了多久,顾家茅屋那扇摇摇欲坠的门被轻轻打开,从里面走出一位穿着麻衫赤着双足的少年郎,少年郎的手里还握着一根胳膊粗的木棍,走近朝丁家兄弟冷笑。

  “借用一句你们的原话,今日若不废了你们,我顾青何颜在石桥村立足?”

  话音落,少年郎手中的木棍夹杂呼啸的风声,狠狠挥向丁大郎,一声非人类的惨嚎过后,丁大郎的一只胳膊软软地耷拉下来,显然骨折了。

  少年郎又举起了木棍,丁二郎吓得魂飞魄散,尖着嗓子大叫道:“废了!我兄弟二人已然废了!顾青,饶我们这一遭,以后万万不敢惹你!”

  丁大郎捂着骨折的胳膊,脸色铁青咬着牙一声不吭,目光怨毒地盯着少年。

  少年郎若有所思,然后缓缓放下木棍,朝丁二郎微笑,两排洁白的牙在阳光下森森发光。

  “求饶要有求饶的诚意,丁二郎,你昨日是怎么求饶的,给你兄长提示一下。”

  不远处的大槐树下,看热闹的村民和货郎同时直起身子,村民甲兴奋地道:“来了来了!又要喊那两个字了,都好好看着,长见识嗦!”

  久久寂静之后,石桥村的上空忽然爆出一声撕心裂肺的大吼,字字饱含忍辱偷生的血泪。

  “爸爸——(破音)”

  …………

  茅屋虽小,能避风雨。

  顾青百无聊赖坐在门前的石阶上,仰头望着碧蓝的天空发呆。

  空气真好,天空也很干净,但顾青的心情并不是很好。

  刚才只对丁大郎挥了一棍子,胳膊就有点抖,身体虚到一定境界了。

  果然还是不太适应这副新身体啊。

  石阶旁有一个缺了口的大水缸,顾青扭过头,看着水缸里自己的倒影皱眉。

  “怎么长成这样?啧!”

  水中的倒影微漾着波光,水面上映出一张年轻的脸庞。十七八岁的年纪,难看倒不至于,多看两眼甚至有点小帅,眉毛眼睛鼻子嘴唇,五官有一种说不出味道的俊秀。昨日与丁二郎干了一架,脸上还有些许淤青和伤痕,然而脸上的器官组合在一起,却形成了一个很古怪的风格,如果要用一个词来形容的话,莫过于“不高兴”最贴切。

  居然天生长着一张不高兴的脸。

  目光无神,一对杂乱的眉毛懒洋洋地趴在眼睛上方,唇角向下耷拉,英俊里透出一股“全世界欠我钱但都欠债不还,所以我心情很不好”的负能量气质,任何人见了这张脸都会情不自禁觉得人间不值得。被不同的女人甩过十八次以上,最后相由心生才能长成这副模样。

  顾青的身后站着一个少年,名叫宋根生,他静静地站着,双手摩挲着衣角,乖巧且局促。

  据他自己介绍,是顾青从小到大的玩伴,算是发小,很铁的那种。这个土得冒烟的名字有个深邃悠远的典故,——宋根生的爹叫宋根,所以他叫宋根生。

  劳动人民的智慧就是这么耿直。

  顾青忍不住为宋根生将来孩子的名字操心,想来想去,只能叫“宋根三世”最合适了,不仅省事,还有非常严谨的辨识度,只要后代的智商能从一数到一百,理论上宋家子孙传到21世纪时辈分还是那么的清晰明白。

  不过如果宋家任何一代出现当今天子李隆基和儿媳杨玉环这种情况,辈分算起来就比较复杂了……

下一章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