识于薇时

识于薇时

霜沐玲 著

现代言情
类型
2019.04.18
上架
93.39万
连载(字)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章 梦

  流火的盛夏黄昏里,那大片连绵的火烧云平铺在辽远的天边,一眼望去,是壮丽辉宏之景。

  霞光给大地渡了一层薄薄的金色,校园的景物朦胧诗意。此时,炎热气息正从地表层褪去,吹来的风,也柔和起来。

  宁静里,一阵放学铃从广播里响起,惊起在树枝栖息的几只小鸟,是首令人愉快的卡农。

  不多时,大批莘莘学子从教室涌出。又熙熙攘攘的聚集在校门口的打卡通道,接着纷纷走出光影斑驳的【林江畔实验中学】大门。

  小镇古道边上,陆陆续续地布着或成群或独身的中学生。那个还在认真思考课堂题目的马尾女生,她边走边凝神,嘴里嘟嚷着,“难道不是开根号吗?还是我把负数都算错了?”走着走着,前面有一个影子挡住了她的路。

  她往左,想让他先过去,那个影子也往左,她往右,他也往右,如此胶着几次。

  嗯?女生轻哼,抬起头,如一眼望进一口深邃的井里。

  挡在面前的少年,一对剑眉,一双漆黑皓亮的眼,如星辰如浓墨。近乎寸板的高难度发型,却将他衬托丰神俊朗。简单的白衣灰裤装束,仿佛刚从哪个电视节目上下来,真正是仪表堂堂。

  少年比她高了一个头,她看他时需要仰面。那微张的小嘴毫不掩饰内心的惊讶。心里惊叹道:这长得也太好看了吧!

  “不好意思!”明朗好听的声音传入耳中,女生顿了一下,急忙收回视线,她快速把脸侧到一边,借由这个小动掩饰内心戏。

  “麻烦问一下735部队怎么走,手机”少年略微局促的扬了扬手里黑屏状态的手机,“没电,无法导航了!”

  “735?”女生有些害羞的垂了垂首,皱起眉想了想。很快,又抬头,探身指了指,“要先走到这条路的尽头,然后右转,过两个红绿灯,前行500米左右然再左转就可以看到军医社区。”她边说着,眼里映着少年微薇蹙眉,努力记忆的表情。

  她忍不住又多看了他两眼“这样吧!”女生红了红脸,小声道“我要去到第二个红绿灯那里,你跟我一起过去。到那里后我把剩下的路线告诉你,这样你比较好记忆。”

  “嗯!”少年清晰的听到了,抿嘴点点头。

  就这样,两个人一前一后的走着。女生时不时回头看看他,好像在确认他在不在,偶尔眼神撞上的时候,她会不好意思的冲他笑一笑,青涩、微甜。

  就在走到第一个路口的时候,光线忽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下降,狂风卷着飞沙忽袭过来,吹乱了女生的长发,掀起校服的衣摆。

  她眯起眼,焦灼的望了望黑云聚集的天空,翻转掌心,试图挡住扬起的沙尘,脚下一个踉跄,将要跌倒。

  “小心!”少年快速扶住她,女生则下意识抓住他的手。

  举手间,飞沙真的进了眼睛。她只好停下来,转身背风,揉了揉,再揉了揉,嘟嚷一句“唔...讨厌!”

  少年低头关切问,“还好吗?”女生微闭着眼,点点头,再用力眨了几下眼睛来缓解。

  这时,豆大粒的雨点毫不留情的砸了下来。

  顾不上眼睛微红不适,女生焦急道“看来我们要跑快一点了!”

  “好的!”少年伸出双手,很自然的遮在女生头顶,两人在无处躲雨的街边奔跑起来。

  跑着,跑着,跑着...天好像又亮了起来,时空顿时交错,在明暗相叠看不真切的光影里,女生忽然回身看着少年,她逆着光倒退,在慢镜头里对他微笑,轻轻说“我到了!”

  轰..!!!巨大的雷声劈醒陈年旧梦。

  *

  “滴~滴~滴滴滴滴~~~~”尖锐的警报声从病房里传出,打破夜的宁静。

  靠在沙发上的淳于谦惊醒,一跃而起,飞快打开房门,箭步冲到走廊上。

  隔着来不及放下窗帘的病房玻璃,他木然的看着他心爱的女孩,静静的躺在那里。心电监护仪上,线条挣扎了几下,慢慢拉直。他心电除颤仪从护士手里转到秋繁手里,看着女生瘦弱的身体,高高弹起的又重重的跌落。

  一下,一下,一下...

  忽觉到剧烈的疼痛,似有双无形的手紧握他的心脏,那痛感,使他发不出声音,淳于谦捂着自己的胸口,靠着墙,痛苦的弯下腰。这似曾相识的痛感,让他意识一片混沌,硬朗俊挺的面容因痛苦而萧瑟。

  长长的病房走廊那端,飞奔而来一个身影,高跟鞋发出由远及近,急促的脚步声,是秦薇识的发小林优旋,她慌张的扑到病房前。

  3个小时前,在出差回来的途中,她接到医生男友秋繁给她的电话,只说了句薇薇出事了。

  此刻,她目睹这一幕。隔着玻璃不管不顾的大声痛呼“薇薇,薇薇!”泪水飞出眼眸,模糊了她精致的妆容,染成了栗色的波浪长发,披在脑后,随着身体动作摆动。

  来不及换下警服的渠城,严肃站在一旁,林优旋发现了她,顾不上抹去泪水问他,“发生了什么事?”。

  他抬了一下头,两条粗浓的眉毛蹙着,灯下,眼神暗淡。一时间,不知如何回复,只得低头沉默。

  得不到回答的人失重般的往下跌去,自言自语道:“昨天还好好的,这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渠城铁青着脸,将她扶坐在长椅上。

  今夜无星月,走廊的路灯投下苍白的灯光,时光好像静止一般,不知过了多久。病房内,心电监测仪的光显平稳下来,在场的医护人员都松了口气。

  门打开,有些许暖空气流出来,秋繁从里面走出。

  雨还在下,一夜之间,天气竟然这样冷了?他摘掉口罩,脱下手套,惯性的推了一下架在鼻梁上的眼镜,似叹息般呼吸一声。

  淳于谦恍惚了一下,马上起身,他透过玻璃瞥见恢复起伏的心电图。

  回头,秋繁朝他点点头。

  他又将头低下,夺眶而出的泪水砸在坚硬的地面上。

  “秋繁!”林优旋抹泪奔来,秋繁张开手搂住她,在她耳边安慰道“会没事的”。

  *

  昏暗的走廊尽头,只有手机发出盈盈光亮,“谦少”那端传出严谨的男声。

  “查到了吗?”淳于谦站在深秋的夜里,冷面肃目,风吹起细雨迎面倾来。

  “嘉茂的大少爷,动手的是他身边拿了好处的四个人,”

  握手机的指关节因为用力而突起,聚怒的眼眸急剧收紧,气息急促。他挂掉电话,环顾一下四周,努力平复了一下情绪,在手机上点出一个快捷数字。

  “少谦,”电话刚响一下就被接听,从容的女声传来。

  “娅婷”他冷漠吩咐“把嘉茂所有合作项目全部停掉!合股全部抛出,所有在嘉茂的投资悉数撤回!”

  阎娅婷惊讶的从办公桌前站了起来,“什么?可,现在是我们和嘉茂合作的关键时期。新项目进行刚过半,这个时候出问题,双方损失都会很大!”

  做为在淳于谦身边见证他一手创造观煌集团的人,她脑海里马上分析着事情的利弊。忧虑后,提议道“要不,我们先开个董事会?”

  “马上执行!明天下午开董事会,我会亲自给所有懂事一个交代!”黑夜隐去了他的表情,但是语气不留半点商榷的余地。

  淳于谦挂掉电话,抬头望了眼漆黑的夜空。这夜空像个可怕的大口袋,像要把整个世间都装进去,他站在那里,仿佛轻轻的叹了口气。

  只片刻,马上又拨通了金律师的号码。

  电话很快接通,恭敬问候“淳于总,您好!”

  “把席嘉送进去,永远不要让他出来!”淳于谦视着不远处的病房,锁起眉,眯起寒光四溢的眼,慢语道“其余人...”

  “明白!”没有说完的话,在电话那端的人立刻会意。

  雨又逐渐下大。

  片刻后,他拂掉肩头的寒意,回到病房。静坐在病床前,修长优美的手指,带着温度,温柔的轻抚着躺在病床上,睡得无知无觉的秦薇识的脸,轻抚过她额前的发,眼角,嘴角的淤青。

  他因自责痛苦而艰难的动了动喉结,喉间发出沙哑的声音,重复这句“对不起!对不起!”。

  那是8年前,羽翼未丰的年纪。他握着母亲留下的资源,跌跌撞撞的挤身复杂的商场。但商场如战场,又因为和季家决裂,失去了庇护,几度维艰。

  熬过困难重重的前期,他创立观煌。

  历经这些年的磨砺,他以为他可以了,可以放松下来去拥有尘世的幸福,可以好好的,去呵护那个他心心念念不能忘怀的女孩。

  但是,但现在觉得有些后悔了。

  *

  林优旋吸着鼻子,疲惫的坐在沙发上,秋繁已经换掉了白大褂,端着杯热牛奶到她面前,看她抬手擦了下脸上干枯的泪痕。

  她生得活波,偏圆润的脸型,精巧的鼻子,一双大眼里期盼,张开因哭泣而微颤的花瓣唇问“出了什么事?”

  秋繁放下杯子,在她面前蹲下,仰起俊朗的面孔,温热的手掌握住她不安交握的十指。镜片后的墨色眼里盛满不忍,艰难的解释道“我进去的时候,薇薇已经,失去意识了。”

  时间线拉回到今天早上,他刚到办公室,就接到渠城言简意赅的电话。诧异中他跟着警车赶到那个破旧报废的地下车库。

  那时,渠城已经到了,他站在门口神情凝重,一言不发的看了他一眼。

  他冲进去的时候,保镖易龙易虎同手下已经将那四个暴徒控制在地。

  淳于谦双膝跪在地上,正脱掉自己的外套盖在已经休克过去的秦薇识身上。

  那个娴静温柔的女生,嘴角淌着血,白皙的脖子上留有用力勒过的指痕。脸上和露出的肌肤上都是淤青,从撕裂得几乎不能摭羞的衣着看,他们,还险些强暴了她。

  那个画面,不是见惯生死的他可以麻木的,那一刻,震撼之余他气愤到颤抖。现场,警车声,急救车声响成一片。他来不及对失魂落魄的淳于谦说什么,来不及做出多余的举动,就随着医护人员跳上120车一路到急救室,手术做了几个小时,转到ICU病房。

  就在大家以为她会醒过来的傍晚,那颗鲜活年轻的心脏骤停。

  “有一根断裂的肋骨,插到了心脏”他哽咽的拥紧哭到不能自已的女友。

  温暖的手掌轻抚她后背,一下一下安慰着。

  

霜沐玲说
加油吧!不需要说服自己!

第1章 梦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