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7章 匆匆那年

  持续多日的阴霾,随着秦薇识身体的好转慢慢明朗。

  公寓内,已沐浴好的林优旋散着一头卷发,盘腿坐在床边。手指着10分钟前被推送到热搜的头条问“这个人是谁?”

  秋繁穿着浴袍,探过擦了一半还湿漉漉的脑袋,看到屏幕上淳于谦和阎娅婷的合影。

  “阎娅婷,圈子里的朋友。只是我和她没有太多交集,她一直在观煌上班。”秋繁继续用毛巾擦着头发老实的回答。

  林优旋撮着手机屏幕,咬着嘴唇,半信半疑“只是上班这么简单吗?”

  “不然呢?”他反问。

  “要是有个这么优秀的男人,跟我朝夕相处的共事,嗯!是个正常人都不会无动于衷”林优旋拧着眉“这个阎娅婷,藏的太深!”

  秋繁丢掉毛巾,双手撑在她身旁,将她囚住,没有干透的头发让他看上去多了几分邪魅,他低头,盯着她慢条斯理问“难道,我就不优秀吗?”

  空气中带着淡淡的沐浴露和洗发水香味,“干,干什么。”她被他盯的浑身不自在。

  他拿掉眼镜,如画般俊逸的眉目在林优旋瞳孔里渐渐放大,温润的唇,覆住她的不知所措。

  她永远都逃不了他含情脉脉的桃花眼,只得茫然的任他撬开唇,柔软的舌尖探进来,是带有一点薄荷味,和属于他气息的吻。

  她被这突如其来的柔情醉倒了,秋繁欺身上来,她感受到他挑开自己脸上的发丝,听到他低沉的嗓音在耳畔责备“我会吃醋的”。

  从医院回来的路上,到刚才。这个女人一直捧着手机刷着微博,并且一脸崇拜着。

  浴袍的腰带被轻轻解开,他觉得他该好好的宣誓主权了。

  一个枕头不小心掉落到地毯上,砸起一室春光。

  *

  次日清晨,林优旋穿了白色高领毛衣,洗漱后,红着眼,头重脚轻的靠坐到餐桌前,秋繁的咳嗽声从洗手间传来。

  咳咳......

  咳咳咳......

  两个人,你咳过来我咳过去,剧烈的咳嗽声要窜出窗外。

  片刻,秋繁单手掩着嘴,边咳边走出来,“啊,难受!”他仰头瘫坐到对面,眼睛干涩,鼻子堵塞,头晕脑胀,浑身无力。

  林优旋放下手里的面包,骂他“~你活该!咳咳~我请不了假,今天董事长要来。”

  他摸了把鼻子,眨眨眼,用力叹了口气。“我也请不了假,咳~有个教授的研讨会,必须去!”

  “噗~”林优旋盯着他镜框后面比自己还红的眼睛,望着望着就没忍住,噗呲一声笑出来。

  “干嘛呀?”秋繁端起温牛奶,莫名道。

  “哈哈~~咳~咳咳~~~咳咳咳~~~哈哈~~~”他这一问,笑得林优旋弯下腰捂住肚子,笑声加剧咳嗽。

  他立即放下牛奶来到她身边,关心的扶着她。

  “哈哈~~~咳~~~”林优旋抬起头,一张憋得通红的脸,笑得停不下来。

  “咳咳~有什么事这么好笑?”秋繁一手拍着她的背,一手握成拳放在嘴边,转头咳了咳。

  早餐是吃不下去了,林优旋看了看时间。勉强憋住笑,拿起包,秋繁取过外套,两人一起走出玄关。

  “到底在笑什么啊...”车上,秋繁望了一眼她红扑扑的脸,不明就里的又问。

  “咳咳~~”林优旋收起笑一本正经,“嗯,咳~~听好了!”

  林优旋盯着他兔子一样红的眼,带着鼻音的调皮女声唱起,“如果再见不能红着眼,是否还能红着脸~哈哈~~~咳~~”

  “就像那年匆促刻下

  永远一起那样美丽的谣言

  如果过去还值得眷恋

  别太快冰释前嫌

  咳~~......

  谁甘心就这样彼此无挂也无牵”

  ......

  咳咳~~

  哈哈~~

  瞬间get到笑点的秋繁,爆笑到要握不住方向盘。歌声,笑声伴着咳嗽声从半开的车窗飞出去,天空中一群大雁正在赶往温暖的南方去过冬。

  “咳咳~~我们要互相亏欠!”

  下车前,林优旋假装恶狠狠的盯着他,压低声音,

  “我们要藕断丝连~~”

  阴森森唱完最后一句,她愉快的打开车门,咳着嗽下去,转身朝他摆了摆手。

  秋繁目送女友进了公司大门,把车往前开到路口,掉了个头,一直朝医院行驶。

  他一脸意气风发,噙着笑意的嘴里哼起~~

  不怪那吻痕还没积累成茧

  拥抱着冬眠也没能羽化再成仙

  不怪这一段情没空反复再排练

  是岁月宽容恩赐反悔的时间

  如果再见不能红着眼

  咳咳~~

  是否还能红着脸

  就像那年匆促刻下

  永远一起那样美丽的谣言

  *

  以高级灰为主,辅以黑白色装修的办公室内,亮着明灯,落地窗户点缀着一盆绿植。这里大气严谨,时刻让人头脑清醒。

  白衬衣,深灰色西装马甲,腕表在灯下熠熠发亮。淳于谦坐在办公桌前,凝着眉刷微博。

  【观煌董事长】

  【淳于谦女友】

  这两个话题依然置顶在热搜框里,后面标着个红色的“沸”字

  一条他和阎娅婷合影的内容下,转发,评论都是40万+,点赞达到463W。

  随手点开一个评论下都是密密麻麻的回复,看得他头疼。

  他瞥了一眼,发图的是个叫逃之夭夭的黄冠4级大V。

  刷了刷,退出微博,他拿起电话按了个内线数字。

  “淳于总,您好!”

  “查一下逃之夭夭,不管你们用什么方法,中午之前,搞定热搜事件。还有,以后网络上,非集团商业内容,都不可以出现我的照片和话题。”

  “好的,淳于总。”公关部经理在电话那头赶忙点头,又小心嗫嚅道“逃之夭夭是,是我们部门的同事”。

  “那还不把照片撤下来,怎么处理她,你们自己看着办。”淳于谦不悦的放下电话。

  他不贩卖隐私,即使在互联网沸腾,普通人都能不小心出名的当下。他个人对外的信息少之又少,这方面得益于重金打造的公关团队。集团里大大小小对媒体抛头露面的事,有大把人愿意去做。

  而他,只需要隐在幕后,专心致志,不浮不躁,凭着智慧的头脑,保持对市场风向的敏锐度,以及出生金融世家的天赋,好好的,开好这条大船。

  “婷姐,我还是把照片删掉吧。”前挂着观煌集团工牌的女生,站在阎娅婷办公室内低头说着。

  这里光线充足,阎娅婷坐在那端着咖啡,漫不经心发话“去吧!”

  “谢谢婷姐!”她低头至谢,飞快的跑出。

  午餐时间

  淳于谦坐在茶几前,边打开保温盒边问对面的人“乾江项目的事都落实了吗?”

  对面的阎娅婷同步动作,回说“季老先生不接受我们的合同!”

  “他们的合同内容是什么?”淳于谦端起杯子喝了口水,开始吃饭。

  “加入我们,这样一来,就只是我们撤掉嘉茂换成季屾集团。经济上不会有损失,对所有董事也有一个满意的交代,而且,多了一个有力的合作伙伴。”

  “嗯”似乎在意料之中,他放下筷子,起身在办公桌上找到合同,打开匆匆看了下,取过钢笔飞速签字。

  “后面几天我休息,重要的事你给我来电话。”说着把文件递合上。

  “好!”阎娅婷背对着他,神情复杂的应允。

  见他过纸巾擦了擦手,又从抽屉里拿出手绢擦着嘴角。

  做完这一系列动作后他抬起手看了看时间。

  “我先走!”好像很赶时间,收好公文包,跟她告别。

  “好!”

  牛肉很新鲜,鳕鱼煎得刚刚好,老汤很香,阎娅婷看着他只动力过两口的饭菜,脸色越来越难看。

  

霜沐玲说
很平淡,又接地气!

第7章 匆匆那年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