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6章 落叶埋径

  太阳光从森林最高处投射下来,只觉世间万物,都被这万丈光芒笼罩,似幻似真,虚无缥缈。

  几人惬意的享受这片宁静,

  “薇薇”林优旋坐在落叶堆里喊她。

  “你看!”她指着不远处一条蜿蜒曲折的水流。

  秦薇识坐在一块石头上,手肘杵在膝盖上,手掌托腮。她听着溪水潺潺流过,那几片红叶,也随之远去,她轻叹了一声,像是在感慨。

  她想起鸭长明在《方丈记》如是说,

  “南有悬樋,以承清水;

  近有林,以拾薪材,无不怡然自得。

  山故名音羽,落叶埋径,茂林深谷,西向晴空,如观西方净土。”

  淳于谦在她身后,接过话语

  “春观藤花,恰似天上紫云。

  夏闻郭公,死时引吾往生。

  秋听秋蝉,道尽世间悲苦。

  冬眺白雪,积后消逝,如我心罪障。”

  秋风起,枯枝摇曳了一阵,又渐渐恢复平静。

  一只男性粗粝手指,捏起一片深枯的枫叶,捻在指尖,转了转,“好个落叶埋径,嗯,可惜我是个粗人,不懂得把话说的这么柔情。”渠成松开手,叶片重新飘落。

  “那你在学校的情书都是谁替你写的?”秋繁丢了一小截树枝过去。

  渠成精准的接过,嘻笑道“情书嘛,收多了,看多了,把你,我,他改一改,就差不多了。”

  “还有这种操作的么?”林优旋表情是问号黑人脸。

  秋繁乐陶陶的推了一下眼镜,内涵他“看来单身这么久,也不是没有缘由的。”

  渠成长得浓眉大眼,着便服时少了那一身正气,倒多了些玉树临风。被调侃后,他眼里闪过不被外人察觉的深情。

  他凌空抛撒了一把枯叶,坚定道“我这叫不将就!”

  枯黄轻逸的叶片随风吹散在空中,犹犹豫豫的远去,像不舍的枯叶蝶。

  每个无法将就的人,心里都留着一个位置,哪怕那个位置的主人经年累月、多次拒绝过他,但他依然热情不减的喜欢着,等待着。

  “前面的路要陡一些,我们得注意!”渠成朝前探了探路。

  过了半山亭后,溪流多了起来,路也变得泥泞。淳于谦拉着秦薇识的手,一路护着她。

  现在大家都秉息保持体力,不再交谈。一步一步相互扶持着往上。

  登顶的时候接近正午,这里有个大型凉亭,“终于爬上来了!”林优旋喘着呼吸,擦了擦额头的汗。

  凉亭里设置了简易桌椅,外面是个依山形修的眺望台。

  众人坐下来,放下背包,各自拿出食物,小憩片刻,以便补充体力。

  秦薇识吃着一块压缩饼干,伸手接过林优旋递来的VC水。

  淳于谦替她开着瓶盖说“等下温度再升高的时候地表的湿度会被蒸发,形成云深雾罩景象。”

  “那到了晚上肯定会很冷!”林优旋啃着一块巧克力。

  “我们不可能要呆到晚上啊,等下就下去了。”秋繁捧着一块面包。

  “下次公司团建的时候,是不是可以考虑来这里。”阎雅婷喝了口渠成递来的矿泉水。

  “是公司工作太轻松了吗?要用爬山这种体力活来增加负担!”林优旋不对服的反驳。

  “嗯,团建不应该是做为嘉奖,让员工在轻松舒适的体验中度过快乐时光的吗?”渠成也喝了一口水他站队林优旋。

  “渠成,你们公安团建活动都有哪些?”林优旋坐在他对面问道。

  “放假!睡觉!”渠成严肃认真的表情。

  秦薇识站在眺望台边,扶着护拦,看雾气缱卷在山间,森林像进入了沉睡。

  “薇薇,我们来合影吧!我带了相机。”林优旋翻出一个小巧的相机摆弄着。

  “你们不要靠边缘太近,注意安全!”渠成嘴里含着面包含糊不清的关心道。

  “拍一下风景吧!”秦薇识低头望了望看不见底的山沟。

  “薇薇”林优旋端着相机对准她,秦薇识一回头,被拍到镜头里。

  淳于谦放下水杯走过去,他揽住秦薇识,示意林优旋拍合影。

  秦薇识还在看着另一侧。

  “薇薇,你看我!”淳于谦喊她。

  秦薇识一转头,一个吻欺负下来,她立刻躲开。

  蜻蜓点水的一个吻,林优旋成功抓拍到。

  “唯美!”林优旋翻看相册,两人背着光,光线迷离,勾勒出如画般的轮廓线条。

  “你看!”她跑过去拿给淳于谦看,秦薇识害羞的捂了一下脸。

  忽然,林优旋脚后跟位置一空,她脸色一变,身体失控,往后仰去。

  “担心!”淳于谦飞快的拉她回来,并下意识往里推了一把。

  在力量相互的作用下,淳于谦往后退去,年久失修的护杆断裂出一个缺口,他一下子滑了下去。

  就在众人还来不及反应,另一个身影迅速跟着被拖下去。

  “薇薇,少谦!”事情发生的太突然,像一个猝不及防的雷,一下子炸响。林优旋还保留着被推时摔倒的体势,她转过身扑到边缘,惊恐的朝山下呼喊。

  那只原本柔软的小手,正奋力紧紧的抓着淳于谦的手,被他的重力拖得下滑了好几米,慌乱中,秦薇识另一只手抓到了一把枯藤。

  “薇薇!”淳于谦抓住一块凸起的石块,停止了下滑,他的心剧烈的跳动着,因为紧张和用力,声音和呼吸都很沉重。

  坠下来的那一瞬间,她握住了他的手,如此用力。

  “少谦,少谦,我们马上想办法救你们!”秋繁和渠成抓过背包,心急如焚的将物品全部抖落出来。

  阎雅婷焦急惶恐的对着电话喊“派人到山顶援助,赶快,我们遇到危险。”

  “薇薇”林优旋泪流满面,她眼睁睁的看着她的挚友悬在看不到底的峭壁上,而自己无能为力。

  秦薇识聚精会神秉着呼吸,调动全身所有力量,此时此刻她什么也听不见,只有一个声音在心底告诉她,不放弃!

  那块凸起的石块不堪重负突然断裂,她被失重下坠的淳于谦再次拉着滑下几米。

  接触地面的肌肤被粗粝的砂石擦烂,左手掌被藤蔓勒进去,殷红的血慢慢浸出,右手被牵引着仿佛要失去知觉。

  她心无旁骛,林间的冷风吹过来,扬起一阵尘土。

  “薇薇”淳于谦看不到她的表情,但他知道此时此刻她一定,是痛苦的。

  “薇薇,放手!”来至她手掌的力度竟让他松不掉。

  “底下有藤蔓,我可以自己抓住的。”淳于谦冷静下来,他望了望脚底的位置。

  这是深林荒野的峭壁,他们虽然没有直接坠下去,而是在下滑,但如果中途无法抓住牵制物是不可能停下来的,也就意味着有未知的风险。

  殷红的血渗出紧握的指缝,又聚集在一起,再顺着手腕往下流去。

  秋繁和渠已经成固定好绳子的一端,又分别绑了一根在腰间,从山顶放下来。

  渠成先到达淳于谦身边,他用力拉起他,把绳子交给他。

  “薇薇!”淳于谦快速向上,爬到秦薇识旁边。

  此时,耗尽了所有力气的秦薇识,目光涣散着,手臂和脸上都是擦伤,而握着藤蔓满是血的手一下子无法松开。

  秋繁抓紧绳索,四处张望着掰了块石头,用力凿断了藤蔓。

  淳于谦抱着秦薇识与渠成合力,顺着绳子回到安全地带。

  秦薇识连站立的力气都没有,淳于谦抱着她跑到空地上,“薇薇”林优旋跟了过去。

  “薇薇”淳于谦捧着她煞白的脸,呼唤着她“薇薇”。

  秦薇识才反应过来,先是愣了一下,然后扑进他怀里,巨大的恐惧后带来劫后余生与失而复得的剧烈冲击感,让她克制不住的哭了起来。

  她在他怀里,身体因呜咽而颤抖,没有人看得到她的表情,一时间,大家都百感交集。

  秦薇识就这样整整哭了十几分钟,没有人打扰她,她在他怀里,在深秋的山林中,在宽广的天地间,眼泪里有委屈,有难过,有伤心,有对过往岁月的释怀。

  淳于谦一双深邃的眼通红,他正清清楚楚感受到她的情绪。

  过了很久,秦薇识渐渐平静下来,她缓缓抬起头,眉眼鼻尖泛红,眼里还含着泪,看起来柔弱苍白。

  可就是这个体重仅45斤的她,刚才不顾一切的把生命和自己捆绑在一起,与他一起直面生死。

  “薇薇”淳于谦紧紧把她抱进怀里,紧紧的,不留缝隙。

  一滴清泪,无声的从他眼角滑落。

  别问,这个人间到底值不值得。

  我怕你问出来,我会掉眼泪。

  

第16章 落叶埋径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