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9章 并非良配

  餐后,四人商议一翻,决定在客厅用投影仪看部电影,以此打发休闲的时光。

  秦薇识和林优旋在影碟架上选了很久,选了部老旧的瑞典电影《野草莓》。这是秦薇识耳闻很久,又一直没有机会观影的高评分影片,恰好今天有这个机会。

  她窝在沙发上,淳于谦把她圈在怀里。

  黑白的画质,渐渐把大家带入到那个年代,剧情开始,从医五十年,现年八十岁的伊萨克,在儿媳妇玛丽安的陪同下,返回母校接受荣誉颁发。垂垂老矣的他,坐在时过境迁的草坪上,追忆着往昔。白衣飘飘的萨拉,美丽娇俏的模样渐渐浮现他眼前。

  那是他的堂妹,他们曾经有过一段美好的初恋时光,但因他性格孤僻,让别人趁虚而入,导致他们错过。随后他结婚,可妻子受不了他天生理智冷漠的性格,而感受不到丈夫温暖的她,只得寻求外遇。两人的儿子在这样的家庭氛围成长,并且遗传了他的性格,因此,他不愿意生小孩,因而夫妻关系破裂。

  尽管获得了光荣的学位荣誉,但这个行将就木的老者,依旧沉浸在对过往沉重的自省里,仿佛这样对他才是一种心灵的救赎。

  有别于当下色彩明度高清的影片,黑白的投影仪画质给人一种沧桑的历史感,故事徐徐展开,徐徐结束,一个人的一生,就在那短短的几十分钟里。

  四人都没有说话,各自沉默着。

  秋繁起身,打开客厅窗帘,室内光线一下子明亮起来。

  慕代云端着份水果走过来,放在茶几上,林优旋拿起一颗樱桃慢慢吃起来。

  秦薇识还有些沉浸在影片带来的伤感中,淳于谦摸了摸她的头,取了块橙子,喂她。

  几人继续说着话题,秋繁给秦薇识手上换了药,接着就到午餐时间。

  餐桌上,主菜是一道正宗的江苏名菜——鸭包鱼翅,光看色泽光鲜的卖相,闻着香味,就足够激起众人的食欲。

  “看着就很好吃的样子”林优旋赞叹道。

  四人对坐,分别尝一口,汤鲜味美,口感醇厚,让味蕾得到极大满足,一致给予好评。

  午餐在轻松愉悦的氛围下过完,秋繁在花园站了一会,说“没有风,等下我们打一场羽毛球吧!”

  林优旋饭后食困,她伸了个懒腰,拉着着秦薇识一起睡了一个简单的午觉。

  醒来能量满满!

  “薇薇,你的那份我帮你打。”淳于谦拿着羽毛球拍站在跑道上自信的对她说。

  秦薇识看着他潇洒自如的运作着球拍,羽毛球翻飞在空中,划出美丽的弧线,发出有力的呯击声。

  5分钟里,秋繁捡了3次球,换了林优旋来,林优旋换了一身秦薇识的休闲衣服,两个人体型差不多,之前也时常交换着衣服鞋子穿。

  羽毛球是林优旋最擅长的运动,半场下来,淳于谦捡了一次球。

  到后面,体力不支的林优旋坐在地上摆摆手道“少谦,体力我肯定是跟不上你的。”她揉着手臂。

  “优旋”秦薇识右手卷在嘴边朝她喊“手臂放松,不要老惦记着杀球。”还有”她笑起,看了看淳于谦,继续说“少谦假动作有点多,很快就消耗了你的体力,让秋繁上场。”

  秦薇识坐在跑道旁的台阶上,来不及被打扫的落叶四散在她周围。

  “放心,我来替你报仇!”秋繁脱掉外套,接过球拍郑重的对她承诺。

  林优旋跑向秦薇识,两人并肩膀坐下。她拾起一片叶子,“薇薇,我好像又回到我们的学生时代。”

  学生时代的俩人,都酷爱打羽毛球,什么事情都可以拿出来打羽毛球,开心的,难过的,幸福的,几场下来内心就很满足。可是上大学后就没有那么频繁的约打球,特别是实习后,那种忙碌和压力,简直是要赶超高考。

  慕代云在客厅窗边远远的看着跑道这边,见四人有说有笑。她也开心的笑起来,秦薇识的到来,让积压在她心头多年的阴霾,慢慢在消散。

  傍晚,秋繁招架不住的提出下场,拉着林优旋告辞,说是要去个特别的地方,两人也就没有刻意挽留。

  秋风在不经意间又断断续续的吹起。

  秦薇识和淳于谦并排往回走着,淳于谦脸上有一些倦怠的神色,“累了吧?”她问。

  淳于谦活动了一下右手肩颈,暗下来的光线更深刻的加深了他侧脸的轮廓。如同所有少女一样,秦薇识也是个颜控,她笑着对他看了又看,望了又望。

  “薇薇”淳于谦挑起早上未说完的话题“作品改回你的名字,为什么你会不高兴?”

  秦薇识慢慢收起笑意,收回目光,脚步更慢,她想了一会,才对他说道,

  “少谦,我刚刚转正没有多久。并且还要在这个行业呆下去。你帮我处理问题我是乐意的,但是,方式可能欠缺稳妥。”

  “你是怪我没有跟你商量?”淳于谦停住脚。

  “你知道,我是个的新人,以后还是要跟师傅学习的,不管是不是武川渝。这件事情一出,以后还有哪个师傅愿意带我?”秦薇识小心的解释。

  “我可以替你引荐。”淳于谦答得简单直白。

  秦薇识低下头,

  “少谦,”她接着说“我想先靠我自己,或许,我终其一生都不可能达到真正意义上的与你势均力敌。但是,你知道,我会努力。”

  “薇薇,为什么我引荐,就是消弱了你的努力?”淳于谦不赞同她的观点。

  秦薇识不再说话,她调整着自己的情绪。

  听见他的声音又说“好的爱情难道不是互相成全,让彼此成为更好的人吗?”

  秦薇识有些着急,她用坚定的眼神看着他,告诉她“可我还不想站在你的光环下,我不想被人说这是淳于总的女朋友。然后所有人,都只能看到我是你的女朋友,没有人在意我可以做些什么?”

  淳于谦疑惑,不解,又有些难过。

  秦薇识很快冷静下来,“我想,起码我要竭尽所能,不管我能走到哪里,达到哪个程度,但在我这个领域,那都是靠我自己达成的。”

  “薇薇,按你的意思是说不想公开承认我们的关系吗?”淳于谦像明白了一样。

  秦薇识沉着的答到,“是的,最起码不是现在。”

  淳于谦垂下眼帘,伤心的摇了摇头。

  两人都沉默了下来,只有风,不知情的在两人中间穿梭来回。

  “少谦”,秦薇识拉起他的手“我努力考大学,努力工作,不是为了嫁得一个多富裕的人家。而是,我希望,我将来可以有选择的权利。我希望我可以靠自己,在这个世界活的很好。”

  淳于谦没有回握她的手,他的意识还停留在刚才。“薇薇,你是说,我是在干涉你,给你添麻烦?”

  “少谦,你可不可以,好好地听我说话。”秦薇识盯着他,问他“少谦!你有没有想过,这辈子,你需要一个什么样的女子,来和你共度余生。”

  淳于谦认认真真的回答她,“我不希望她像我妈妈那样,做个女强人。我可以提供任何物质条件和精神上的享受,并且,我现在有这个能力。”

  秦薇识站在原地,感到心里有什么地方在往下榻。

  风吹过来,脸颊上是凉凉的感觉。

  秦薇识没有意识到自己在流泪,“很显然”她摇摇头“我并非良配,或许,我只是你曾经年少的一个梦。”

  “我以为你是懂得的”秦薇识松开手,她失望的说完,含着泪,转身离去,直径上了楼梯。

  正想招呼两人吃饭的慕代云,撞见用手试泪跑上楼的秦薇识,她愣了一下,到门口看到淳于谦还站在暗影里。

  慕代云走过去,慢慢靠近他。许久才说“小情侣之间闹别扭很正常,你去哄一哄薇薇。”

  又过了很久,淳于谦问道,“云姨,你觉得,我妈妈,是个怎样的人?”

  幕代云一下子回答不上来,张了张嘴,什么也没说,只能站在夜幕四合里目视着他转身离开的背影。

  

第19章 并非良配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