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20章 贝壳

  淳于谦回到卧室,进了洗手间,打开水龙头,感受冷冷的水流倾头浇下。

  晚餐,秦薇识没有下来。

  淳于谦独坐在餐桌前,微蹙着眉,拿起筷子,随便吃了几口。

  秦薇识一个人蜷缩在二楼平台的椅子上,远处那片灯火依然璀璨温馨。

  她抱着双臂,在想,自己,是不是错了,是太轻率,都还没有好好的了解彼此。

  平台没有开灯,黑暗中,几盏落地灯在景观树脚下,发着萤萤的光。

  她久久的坐在,内心压抑,思绪也有些乱。

  淳于谦离开餐桌,去到书房。文件上一个个方正黑体字,他怎么也看不进去。片刻,他无奈的将它们合上,打算放到抽屉。

  拉开抽屉,一张已经有些发黄的照片出现在他眼前,那是8年前,他凭记忆画下的秦薇识的样子,然后扫描进电脑,再用相片纸打印出来,并刻意没有过塑。

  现在,他问自己,她只是自己年少的一个梦吗?还是自己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爱着的人。

  两人各自独坐了许久。

  许久之后,淳于谦回到二楼,他敲了敲秦薇识卧室的门。

  门没有锁,敲门的力度轻轻将它打开。

  卧室只开了床头灯,秦薇识坐在化妆台边,沐浴后,她穿着一件香槟色真丝连衣裙,手掌的纱布已经拿掉。

  淳于谦在门口看着她,她与他对视。不知为何,秦薇识坦荡的目光让他竟然有些许闪躲。

  秦薇识抬手,拿掉发簪,赤着脚,一步一步走向他,走出那片温馨的灯光,走到他面前。真丝料完美的勾勒出她玲珑的曲线,长发跟在身后随步伐摇曳。

  这像一个美丽的迷梦。

  她掂起脚尖,伸手揽住淳于谦的脖子,属于她的气息立刻弥撒在他四周,将他包围。不同于往日的羞涩,这次,秦薇识主动地吻上他,主动撬开他的唇齿,生涩的学着他的样子索取。

  淳于谦的理智克制一下子瓦解冰消,拥紧住她,热烈的回吻着,两人倒向身后柔软舒适的床上,秦薇识不熟练却努力的配合他。

  暧昧激进里,秦薇识慢慢放开缠绕在他脖子上的手,红着脸,不出声,身体轻轻颤抖,任他索取。

  淳于谦忽然抬头,就着床头的灯光,瞥见她的眼神,她分明很害怕,那眼神里透着冷静,伤心,还有一丝失望。

  他停下来,搭在秦薇识小巧肩膀上的手掌,颓然放下。

  淳于谦起身,目光在暗处看着她,看她胆怯又倔强的样子,他的心狠狠的疼着。

  他缓缓站起来,衬衫的扣子已经被剥离几颗,就那样敞开着,露出结实的胸肌,皮肤下,骨骼肌肉中,跳动着是他对她那颗热忱的心。

  他离开床,转身出去。门被轻轻带上,在寂静的夜里,发出一声锁扣弹响的声音。

  一室的暧昧渐渐散去,徒留清冷孤寂。

  秦薇识发着抖,拿起被子盖住自己的头,像只无助的贝壳,躲回自己的壳里,无声的哭了起来。

  如果,自己,只是他少年时期的一个梦,她也是愿意的。

  哪怕,此后再无交集。

  混沌中哭到沉沉睡去,一觉醒来已经清晨,秦薇识感到很疲惫。

  她走到窗户前,打开窗帘,跑道上没有那个身影。

  有些失落的站了一会,她转身洗漱下楼,慕代云似乎专门在等她,见她走下来就迎上来和她说“秦小姐,少谦要出差几天。让我跟你说,一切事都等他回来再说。”秦薇识心里怔了一下,没有回话。

  她朝餐厅走去,慕代云跟过去“少谦把老马留在这里,叮嘱说要按时带你去换药,让你有想去的地方也尽管跟老马说。”

  秦薇识看到餐桌上,一个小保温屉上温着两只白嫩的鸡蛋。云姨顺着她的目光,赶紧说“这是少谦吩咐煮的,也是他剥好放在这里的。”

  秦薇识眼眶有点热,她克制了一下,故作不在意的坐下,一口一口喝着牛奶。

  云姨在一旁看着她,见她喝着牛奶,轻轻拿起一个鸡蛋,凝神慢慢吃着。

  拆掉纱布的手掌失去束缚,活动时伤口又裂开,隐隐约约渗出血。

  “秦小姐,等下去医院上药,重新包扎吧!”云姨担忧的看着她的手心。

  秦薇识点点头。

  秋繁在路过门诊时,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他倒回来跨进去,见秦薇识一个人坐在那里,旁边的护士正在给她上药。

  “薇薇”他问“好些了吗?”

  秦薇识同他问好。

  “纱布不要自己拆掉,这样影响伤口愈合。”护士叮嘱道。

  “嗯”秦薇识点头,又对秋繁道“已经好很多了。”

  秋繁幌了一下手里的病历资料向她示意道“那就好,我先去忙。”

  秦薇识笑笑朝他摆摆手。

  “你和秋主任是朋友吗?”护士熟练的缠着纱布和她攀谈。

  “嗯,他是朋友的男朋友”秦薇识挽起发丝别在耳后。

  “哇,听说院长女儿马上要回国来了”护士不抬头的说着“还要安排在这里实习。”

  纱布缠好,护士直起腰继续说“秋主任长得又帅,工作也很出色,配院长的女儿那也是绰绰有余。”

  对于她的误解,秦薇识只礼貌微笑,不再接话。

  走出医院的时候已经是中午,手机提示音响了两声。

  她拿出来,忽然微信消息一下子提示个不停。

  她站在纷纷扰扰的医院大门,先是看到提示她被移除公司群,然后见钉钉APP上发布了一封公告,大意是她被辞职,秦薇识疑惑中带着怒意。

  人事部同事单独联系她,告诉她,经过公司高层决定,对她这次休长假做出免职劝退处理。

  同时财务部核对的考勤也发送到她的微信。

  秦薇识握着手机,想了想,拨打人事主管的号码,电话响了很久才被接听。

  “陈主管”秦薇识有话要问。

  “啊,你好,秦薇识是吧!”电话那端装腔拿调的声音。

  “为什么无缘无故单方面解雇我”秦薇识愤愤不平。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下,“那个,这个我也是按上级的意思在办事,具体情况我也不太清楚。”

  一个神色匆匆的路人猛的撞冲过来,手机被撞掉在地上,啪~的一下,发出清脆的响声。

  秦薇识被撞得倒退了几步。

  “不好意思!”那人匆匆道歉,就慌张的跑开了。

  秦薇识蹲下来捡起手机,通话已被那端挂断。

  她站起来,回到车里,沉着了一下。

  接着拨通公司陈董的电话,“陈董您好!我是设计部上个月转正的的秦薇识。”

  “秦薇识”电话那头的人似乎知道她要说什么,淡淡的口吻回她“你要问的我也回答不了,本来公司挺器重你的。可你,你自己想想,你最近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说完就挂掉了。

  秦薇识坐在车里,思绪慢慢的平静下来。她开始意识到这是些都是淳于谦干预的结果。

  

第20章 贝壳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