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22章 听你的

  连日来的愤怒,伤心,在他的话语里慢慢淡化。

  淳于谦握住秦薇识的左手,潮湿黏腻的触感让他心头一跳,他翻转她的手掌。上面,纱布已经浸到饱和,鲜血正在往下滴。

  他高抬起手,一手焦急的拿起手机,用最快的拨打了个号码。对着电话那头的人急切的吩咐“派两个家庭医生,现在,立刻过来。”

  淳于谦看了看地上的狼藉,一把抱起秦薇识到自己的房间,轻轻放她在床上,叮嘱她不要乱动。

  在医生来之前他需要解开纱布,想办法止血。

  他翻出医疗箱,找出一把医用剪刀。蹙着眉,轻轻的剪开已经浸透的纱布,手掌心里,几道皮开肉绽的伤口,刺激着他。

  慕代云带着提着医药箱的医生匆匆上楼,进入到房间。

  “伤口已经发炎了”穿白大褂医生处理着伤口,说道。

  “建议去医院住院观察一下。”

  “不要”秦薇识脱口而出。

  “如果没有发烧的话就还好办,按时服药就好。”医生看了看有些为难的淳于谦,“要是发烧了就要立即去医院。”

  秦薇识抬手摸了摸自己的额头,“没有发烧”她摇摇头,乖乖的说“我会按时吃药的”

  她像个怕医生的小孩,淳于谦看在眼里,疼在心里。看来这段时间,在医院来回已经成为了她的恐惧。

  医生离开后,卧室又只剩他们两个人。秦薇识靠着枕头,连续多日紧绷的神经放松下来,疲惫困顿交加,她缓缓睡去。

  窗外,天边的东方亮着一颗启明星,在离地球几亿光年的距离外,隐隐约约的指引着方向。

  秦薇识一觉睡到中午,再醒来,只觉脑袋钝痛,浑身乏力,她难受的呻吟了一声。她勉强睁开眼睛,环顾了一下四周,发现又是在医院。

  自己的一只手正被淳于谦握着,此时他俯在床边睡着了,她重新看到了他脸颊上那道已经结痂的划痕。昨夜的记忆又重回脑海,令她倍感自责。

  他忽然皱了一下眉头,然后睁开眼睛,那眼里布着点红血丝,脸上也是疲惫的模样。

  “我...”秦薇识开口,才感到喉咙肿痛,声音沙哑。

  淳于谦坐起来,一时间没有回话,他目不转睛的看了看她。

  眼前,她的憔悴,令他眼眶一热,热泪带着潮湿的触感,划过他的面颊,砸落下来。

  这是第一次,他在她面前,不加掩饰的掉眼泪。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

  更何况是他啊!

  秦薇识急忙挣扎着坐起来,“怎,怎么了,”她伸手去抱他,茫然的问“发生了什么事?”

  她不知道自己是在医生离开的一个小时后,高热到休克。起初是冒热汗,再是说冷,随后就彻底失去反应。

  淳于谦抱着他,狂奔下楼。

  他再一次,经历了那种弛魂夺魄的恐慌。

  他环抱着她纤细的身体,一直克制的情绪在这一刻释放,淳于谦情不自禁的潸然泪下。

  听到她的声音说“不难过了,少谦”她安抚的拍着他的背部“我以后,听你的话。”

  淳于谦把头埋在她消瘦的肩膀上,久久的不愿放手。

  人生是一个不断付出,不断救赎的过程,我们要承受多少痛苦,才能活得稍微平静?

  ......

  “什么?高热休克?”餐厅里,林优旋大声问秋繁。

  “他是怎么照顾薇薇的?”气愤的语气。

  秋繁拍拍她手臂,示意她控制情绪。

  “手上的伤口有些感染”秋繁低头吃着面前的午餐,“我出来的时候薇薇已经醒了”

  林优旋顿时无心用餐,她放下筷子,“这个淳于谦,到底是怎么搞的。”

  秋繁推了一下眼镜解释“薇薇身体刚刚受过重创,一下子很难恢复。连小感冒的话都可能比普通人要恢复得慢。”

  林优旋一脸不置可否。

  “我要迟到了,你快点!”她看了看手表,催促秋繁。

  “秋繁哥哥”一个娇滴滴的声音挤进二人世界里,归国的秋简依旧打扮精致,她浑身散发着CHANEL邂逅的香气,手腕上挎着一个小巧的粉色LV限量包,穿了一条米色打底的蕾丝裙,勾勒出丰满的女性曲线,裙外敞开套着一件驼色大衣。

  她很自然的落坐到秋繁旁边。

  饭菜气味和邂逅柔情香味混合在空气中,飘进林优旋的鼻腔,她快速的抽了张纸巾,捂住口鼻,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林优旋吸了吸鼻子,看着那涂着纪梵希小羊皮的红唇里喊着秋繁哥哥,不由自主的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秋简,你怎么来了?”秋繁一口饭没有来完全咽下去,哽在喉咙里,他喝了一大口水去缓解。

  “哥哥,我回来一直约你,你也不理我。”秋简无视林优旋的存在,娇气的怪嗔道,白皙的双手挽上秋繁的手臂。

  秋繁回避了一下“你也知道我比较忙,这是林优旋,我女朋友”他主动介绍。

  秋简这时才充满敌意的盯着林优旋,口气不屑“哦,你就是那个做秘书的呀?”

  林优旋手摸着下巴,忍了一下。

  听她轻蔑的又道“给少董做秘书呀,我可听说你们那个少董的老婆挺凶的。”

  “你几个意思?”林优旋抱起手臂。

  “秋简,好好说话!”秋繁放下筷子擦了擦嘴角。

  秋简不死心继续说“秘书圈那么乱,这是公认的呀?”

  “看你年纪也不小了,说起话来这么不经大脑,你怕是没有经过社会的历练吧?”林优旋站起来怼她。

  “你,我告诉你,秋繁哥哥迟早是会和我结婚的。”秋简气急的拉着秋繁的手。

  “凭什么?”刚想转身的林优旋又侧过头,大眼睛盯着她问。

  “凭...”秋简被她盯得心里发毛,一下子答不上来。

  “凭你脑残?”她耿直又幽默的和她较量。

  秋简气急败坏伸出食指,指着她“你才脑残,凭家世,凭学历,凭长相,我样样比你强。”

  “那你是不是特有优越感?”林优旋逼近她“然后觉得全天下都得是你的?”

  “像你这种人,就应该多吃点亏。”林优旋从她面前的纸巾盒里猛的抽了一张纸巾。

  秋简吓了一跳,耿着脖子大声喊“我告诉你,我爸可以让你在这个城市混不下去。”

  “还有公主病?”林优旋鄙夷的看了她一眼,一字一句的说“你!得!治!”

  秋简憋着脸,一下子气哭了。

  “优旋”秋繁拉着她,“你少说两句,她还不懂事。”

  “行!”林优旋甩开他的手,对他道“我自己打车回公司。”

  秋简在大众广庭下哭的梨花带雨,秋繁手足无措的递着纸巾安慰着她。

  来来往往不知情的人,都以为这是小情侣又闹别扭了。

  林优旋顶着冷风在路边等车,在心里把秋繁骂了无数遍。

  

第22章 听你的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