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24章 故人

  在一个阳光明媚,清风徐来的午后,年少的秦薇识靠坐在窗台上,手里的书被风翻开,她从上面读到一句话,

  人生就是,定性,知事,选梦,遇人,择城,终老。

  那个午后,秦薇识望着天边的流云,认认真真思考着,自己想要过一个什么样的人生。

  她思来想去,都没有得到满意的答案。

  后来,她安慰自己,不管怎样,先去努力,努力,总是没有错的吧!

  再后来,她以优异的成绩考上全国985高校之一,离开了那个相对封闭的小镇,来到了这个城市,选了自己想学的专业,做自己想做的工作,并且努力想要留下来。

  直到他重新找到她,渐渐得,她有些迷失。

  她忽然觉得自己很眷恋他的怀抱,她想停留下来。

  冬天,不约而至。秦薇识站在窗边,看着花园的方向,细细的雨丝飘在路灯下,纷纷扬扬的不知去向。

  淳于谦站在他后面,看着她孤单的背影。

  秦薇识一直是这样沉寂内敛的样子,现在,她停止了与他的对抗,慢慢接受着他的安排。

  淳于谦走过去,从背后抱住她,小心的避开她手上留置针的位置,秦薇识温和的回过身,依恋在他怀里,享受着这样的时刻。

  ......

  林优旋喝了一点酒,秋繁打开门,她一下子扑入到他怀里,细雨濡湿了她的长卷发。

  “谁让你喝酒的?”秋繁生气的扒开她环上来的手臂,林优旋跌坐在玄关的换鞋凳上。她靠着墙,灯光下,醉眼里,望着他。

  秋繁心一软,上前扶她,“不是答应我,在外面不喝酒的吗?”

  林优旋只傻笑,不说话,表情扑簌迷离。

  秋繁调了一杯蜂蜜水喂她喝下,又把浴缸放好水,把她推到浴室,自己靠在门外和她有一句没一句的说着话,以这样的方式确认她的安全。

  林优旋迷迷糊糊洗了个澡,裹着浴袍,顶着一头湿漉漉的头发,跌跌撞撞的走出来。

  秋繁取过一块干发巾,扶她到床边,给她盖好被子。

  林优旋趴在他被子上,酒精让她有点难受,也模糊她的神智,“叶艇”她低低喃出一个名字。

  秋繁停下擦头发的手,盯着她问“谁?”

  “对不起”林优旋断断续续,自言自语“薇薇,对不起”

  林优旋是在饭店瞥见了那个熟悉的身影,她追了出去,看到他上了一辆车,然后扬长而去。她回去后心情低落,饭局上有人起哄,她负气般多喝了几杯。于是,一整晚,她的梦里都是那个身影。

  次日早晨,在车里,秋繁握着方向盘问“优旋,叶艇是谁?”

  林优旋正在涂口红,闻言,心慌的停下手,收起口红。

  “故人”她没有表情,言不由衷的答。

  秋繁专心的开着车,不再继续说下去,他感受到她了的回避。

  ......

  清晨,秦薇识被嘲杂的声响吵醒。她翻了一下身,睡意已经消失,于是索性起坐起来。现在她感觉好了很多,脑袋已经不怎么痛了,整个身体也没有昨天疲惫。

  她穿上鞋子去洗手间,换了一身干净的病服,又梳洗了一番,披了件外套在肩膀。

  桌上的海芋花开得正好,秦薇识走过去,低头轻轻闻着花香。

  拉开了一点窗帘的窗户外,一群人簇拥着一个高大帅气的男子经过。她不经意抬头看了眼,那人也回望到了她。

  只一眼,秦薇识难以置信的震惊在窗下,她不能忘记那个面孔,不能忘记他在她的青春里留下过浓重的那一笔。

  “叶艇”时隔多年,他的名字再度从她的嘴里喊出来。秦薇识怆惶的低下头,按住因心慌而疼痛不已的胸口。

  窗外的嘈杂她已经听不见,只觉脑袋里乱哄哄的,她向前走了两步,跌坐在桌前的椅子上。

  不知道过了多久,病房门被仓促用力的推开。

  秦薇识惊跳起身,茫然失措的望向门口。

  黑色风衣的男子站在那里,他目光专注的盯着秦薇识。

  四年过去了,他依旧是邪恶俊美的模样,周身散发着放荡不羁的魅惑气质,只是眉眼间添了点经事的成熟,他张开手扶在门口,寒风从他身旁吹进来。

  “薇薇,真的是你?”叶艇难以置信,嘴角噙着一抹俊秀温柔的笑意。

  她还是那样,是她记忆中楚楚动人,无公害的纯良。此时,他的心和第一次见她时跳动着同样的频率。

  秦薇识捂着胸口,看着他朝自己走过来,她往后退了退,他再进一步,她依旧退一步。

  “不要过来了!”秦薇识忍着喉间的疼痛,艰难的发出声音。

  “薇薇,你怎么了?”叶艇停住脚步,这才看清秦薇识穿着病服,他关切,担心道。

  走廊上,秋繁正带着人过来查房,远远的,就看见几个陌生人守在打开的病房前,他飞奔过来。

  “薇薇”他撞开叶艇,扶住摇摇欲坠的秦薇识。

  “你是谁?擅自闯入病房要干什么?”秋繁大声质问。

  “薇薇”叶艇欲再度开口。

  “你出去”秦薇识有些激动,喊了出来“请你出去!”

  叶艇忽然感到手臂一麻,双手被人反剪住,他一下子动弹不得。

  淳于谦从易龙身后走出来,他快步上前,护住秦薇识,锁着眉,充满敌意的看着叶艇狼狈的挣扎。

  “薇薇”叶艇咬着牙,挣扎着喊她,走廊上,一片混乱,他的人护主心切和易虎打了起来。好在是特护病房,能够围观的人并不多。

  “请你出去!”秦薇识的声音沙哑着,冷冷的,她俯在淳于谦怀里,不看他。

  没有温度的声音落在叶艇心头,他恍惚了一下,听明白了,续儿,停止了挣扎,又低下头。

  仅几步之遥,片刻,他将目光再次投向躲在他人怀里的秦薇识。

  那双细长的眼里,光明暗淡下去,似有千言万语,却只能止于唇边。

  叶艇失望的转身,然后伤心的离去。

  秦薇识的余光从缓缓关上的门里,瞥见那个背影走远。

  “薇薇”淳于谦想问,秦薇识抬起头,神情复杂,于是,他把问到嘴边的话咽了回去。

  “有没有感到哪里不舒服?”秋繁看她难受的样子。

  “痛!”秦薇识低头哽咽。

  “我马上安排检查!”秋繁快速回到办公室开检查单。

  秋繁离开后,秦薇识依然靠在淳于谦怀里,两人谁也没有说话。

  过了一会,秦薇识才抬起头,面容忧郁,眼神复杂,带着乞求的口吻和他商量“我想自己呆一会。”

  淳于谦抱了抱她,叮嘱了一句,“记得把早餐吃掉!”

  秦薇识点点头,心事重重,低头掩饰内心的慌乱。

  “查一下刚才那个人!”淳于谦关了病房门,吩咐。

  “是”两个有力的声音,简短明确的回复他。

  ......

  入冬的天色,光线很不明朗,让人分不清是夜晚,还是傍晚,

  林优旋心不在焉的结束了一天的工作,走出公司大门,她疲惫的拿掉工牌丢进包里。

  一出大厦,就看见秋繁靠在车门上等她,林优旋勉强对他笑了一下。

  “怎么了?”车里,秋繁疼惜的抚了一下林优旋的脸颊。

  “有点累!”林优旋靠在副驾驶的位置仰头叹息。

  “已经是周末了,这两天好好休息。”秋繁递过一杯温热的奶茶,他记得这是她钟爱的味道,可她却没有很高兴。

  

第24章 故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