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27章 19岁

  “是他先说喜欢我的,轻易的变心是为什么?”说这话时,林优旋的眼里透里悲愤的绝望和不甘。

  安禾来不及回答,病房门就被轻轻打开,秦薇识站在那里。

  “优旋”她走过来,心疼的望着眼前憔悴的林优旋。

  林优旋盯着她,目光越来越凝聚,越来越绝决。

  原来,不管什么样的感情,都是会变的。

  秦薇识在她的眼神里顿悟。

  她放下手里的水果,退出病房。

  秦薇识走到花园,林优旋从后面追了上来,“我为什么要认识你这个扫把星?”她绕到她面前狠狠说。

  “你就是个克星,你看看你身边?除了我,还有谁会理你。你的厉害,现在我终于算是领教了。”那样冰冷的话从林优旋嘴里说出来,像无形的箭,直穿她胸口。

  “难怪你爸妈都不要你,你就是个怪物!”她激动大喊。

  秦薇识难以置信的看着她,目光痛彻,发不出声音。

  啪......响亮清脆的一声,脸颊一阵钝痛麻木,她被林优旋一个耳光扇得侧过了头,嘴角腥咸的液体有一点渗了出来。

  林优旋转身欲走,秦薇识匆匆的跟过去想解释。

  “你疯了?薇薇跟你十几年的感情。不及叶艇一年多时间,在你心中的位置?他给了你什么,值得你这样出口伤人?”安禾皱眉,挡住她的去路,掷地有声的指责她。

  林优旋带着手掌上的麻木感,绕过安禾。

  片刻后,秦薇识跟回到病房,木然的捡起掉落在地上的枕头。平静道,“在这个城市,我们都没有别的亲人。我会来这里照顾到你伤好,确认你平安。优旋,如果以后你还是不想见到我,我可以消失在你眼里。”

  安禾站在一旁,看着她白皙的脸上浮现的手撑印,暗暗叹息了一声。

  那次,恰逢国庆,七天的小长假,足够做很多事情,也足够躲在角落想明白很多事情。

  秦薇识坐在走廊的长椅上,雨后的天空黑得特别早。

  已是深秋了,安禾把自己的外套脱了,披到她肩头;秦薇识一言不发,低着头,像是躲起来的贝壳。

  安禾看了她一会儿,最开始,她只是觉得她气质纯良干净,合作下来,发现这是个水晶般通透的女孩。这几天,又见她沉着处理事情,方知她还是个内心坚定的人。

  “在哭吗?”安禾轻轻在她身旁坐下。

  秦薇识抬起头,眼弯成盈月,对他笑了笑。

  “还是个倔强的小孩哈!”安禾想去揉她的头发。

  秦薇识下意识躲了一下,

  “有没有人说你的眼睛很像一种动物?”他找了个话题。

  秦薇识疑惑

  “像狐狸,明媚的时候很明媚,忧伤的时候很忧伤。”安禾认真的告诉她。

  “你才像狐狸呢!”

  “喏,不信你自己回去看镜子,”

  秦薇识伸手揉了揉眼睛,她眼睛不是特别大,胜在神态,孩童般明媚清澈。眼尾还微微有一丝上翘。

  “要是妩媚起来,嗯,不知道得多迷人。”安禾边说边点头。

  秦薇识埋头不理她。

  “哥哥跟你开玩笑的啦!”安禾开心起来,找下一个话题,“一直想问你,你一纤弱的小姑娘怎么选建筑学专业”

  秦薇识笑笑。

  “你是美术生?”安禾见她不说话又追问。

  “不算,念初二的时候才开始接触美术,有次我偶然见一张很美的建筑图纸,才萌生了想做建筑设计的念头。”秦薇识将双手放在膝盖上乖乖的回答。

  “哥哥”19岁末的秦薇识,甜甜的喊他“能不能把这个季度的广告费先结给我。”

  安禾猛点头,打开微信,给财务发了段文字。

  “谢谢!”片刻后,秦薇识看了看支付宝上的到账数字,握着手机向她道谢。

  “不客气,这是你应得的酬劳。过段时间出新品,有点多,你可能要更辛苦。”安禾有点心疼她。

  “薇薇,你真的不考虑全脸出镜吗?”安禾又问她“我们的直播间要被轰到瘫痪了!”他无奈的摊开手。

  “不”秦薇识摇头,“蒙面已是底线。”

  “是个爱惜羽毛的小孔雀呀!”安禾不勉强她,只笑意盈盈的打趣。

  “以后的样衣,我留几套够穿就好了,不需要给我那么多,都挺贵的。”

  “你随便拿!”安禾大方道。

  那天晚上,秦薇识躺在病房的陪护床上,她半梦半醒,梦到很多往事。

  第二天,安禾没有过来,她拿着一瓶散积血的药油。小心的,轻轻的给睡梦中的林优旋的脸上涂着。

  林优旋没有理她,已经是三天了。

  秦薇识一个人,抱着膝盖坐在长椅上发呆。

  她感知到秋末的气息。

  他仰起头,闭上眼睛。听风过树梢,沙沙作响,静静的,仿佛能听得见树叶与树枝分离时,刹那的不舍。

  天色接近四合,周遭的景物诗意起来,她的身影独立而坚强。

  林优旋靠在病床上,盯着柜子上黄色鸢尾花发呆,脸上的伤已经好了很多。现在,她整个人看上去也没那么憔悴。

  安禾对她友好的笑笑,林优旋礼貌的礼貌的抿了一下嘴角。

  她伸手拿开被子,下床,走到窗口,看到秦薇识独坐在那里。

  天上,一轮月光正慢慢冒出,没有星星点缀。

  她看着凄凉的月光,久久。

  后来,轻轻说“薇薇有一个很严厉的奶奶,有着很严格的家教,我是她唯一的朋友,从小到大,她什么都让我,但是如今,我们...。”林优旋自叹息,唏嘘不已。

  安禾认真的告诉她“能伤害你的,从来不是事情的本身,而是你对这件事的看法。真情,是会自然流露;其实你心里都知道,你也能感受到。傻就傻在你欺骗了自己,你还是不要再固执了,住不进你心里的人,就放他走。林优旋,你可能更多的是不甘心。有些人和事,无需过分强求。”他拿出纸巾,递给她,“反正,离去的都是风景。留下的,才是人生。”

  说得真好,反正,离去的都是风景,留下的,才是人生。

  纵然心里有万般不舍,该放手的时候还是要放手,少一些纠葛就少伤一些伤害。

  林优旋哭得那样伤心,在月光下,冷风拂面,她开始接受和顿悟安禾的劝慰。

第27章 19岁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