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45章 潮汐

  关掉了过度明亮的水晶灯后,浴室的空间只留了一束小小的光照,周遭一片黑暗;温热的水,将秦薇识轻轻柔柔的包裹,她静静地躺在浴缸里,细细的回想刚刚过去的晚宴。

  那张晶莹的脸,在暗处的氤氲水雾中轻轻叹息一声。

  表面平静,心里却有波动的余温。她思考着,该怎么去安慰淳于谦。

  好像感觉到,他好像根本不愿意去解开这个铃,就任它系在那里,时不时警醒自己。

  咚咚...浴室门敲了两下,“秦小姐,我来给您送浴袍。”慕代云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秦薇识犹豫了一下,看了看浴缸厚厚的泡沫,和昏暗的光线才说了声“请进!”

  慕代云捧着一个托盘,低着头走进去,放好浴袍后就要离开。

  秦薇识叫住她,“云姨,我想问?”

  “您只管问!”慕代云停住脚步,背对着她。

  秦薇识嗫嚅了一下,轻轻问“少谦,他,爸爸,在哪?”

  慕代云的心沉了一沉,才说“四年前酒驾,瘫痪了。”

  一时间,五味杂陈涌上心头,她又问“那,他都是怎么过来的?”

  原本故作坚强的慕代云,瞬间眼眶湿润,声音也变得沙哑,“学习,工作,连轴转。”

  “秦小姐”她忽然转过身。

  秦薇识看着她晶亮的泪眼,听见她站在原地说,“有时候,很心疼一个人,却无法分担他的痛苦。就会觉得语言的力量很轻,很无奈。秦小姐,大概在这个世界上,现在只有你,才是少谦最珍贵的。”

  秦薇识有片刻的哽咽,“那他们,也一直都没有主动和少谦来往吗?”

  “少谦很抗拒,或许觉得,一旦原谅了他们,就是对她母亲的背叛”慕代云抹了把泪,继续说,“感情上,他和他妈妈一样,只认一人。他的妈妈,只比我大一岁,如果她还活着,该多好。”

  “她一定会很满意你的,秦小姐”光暗处,慕代云点了点头。

  秦薇识顿觉百感交集,她不再言语。

  慕代云开了一点门,走了出去。秦薇识望着她离开的方向,门关上,挡住了那边辉煌的光亮。

  ......

  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起,圣诞节的场面变得如此壮观,仿佛整个世界都在欢庆。

  林优旋和秋繁流连在璀璨的不夜城,两人在世贸广场大屏幕下,挤在拥堵的人群里,等待一场宣传已久的人工降雪。

  秋繁尽力把林优旋护在怀里,大银幕闪动跳跃。人群忽然沸腾起来,欢呼声,尖叫声,不绝于耳。

  林优旋仰起头,大荧幕上,赫然出现叶艇帅气邪魅的笑脸。

  在寒冬里,掀起一阵热潮。

  “大家好!”屏幕里,他戴着麦,潇洒的挥了一下手。

  “天呐!快看,他在那里!”激动的叫喊声,引得无数目光追寻。

  林优旋跟着人群的目光,望向广场对面,他站在那栋楼宇中一扇大大的落地窗前。

  因为距离远,只能看到一个轮廓;大屏幕的成像就是从那里投影过来的。

  心,还是会有些颤抖。

  “我是叶艇,六天后,元旦跨年,我,在这里等你们!”他潇洒的比了一个手势。

  林优旋感到自己的耳膜要被尖叫声穿破,她压住胸口,好像再晚一点,她的颗心会跳出来。

  往后,他是,要以公众形象出现在她的生活里吗?

  顷刻间,纷纷扬扬的白色雪花降落,将人置身梦幻中。

  “啊~,真的是叶艇啊!”她旁边那个攥紧拳头,尖叫到失声的女孩,激动不已的对同伴大喊,“没想到他真的来了。”

  “对呀!对呀!我好兴奋呀!你有没有看《探案局》第三季,他在里面以助理身份出道了。实力圈粉啊,啊~~~~”

  “就是啊!就是啊!有颜又有才。”

  曾几何时,她也像这些女孩一样,痴迷于他,甚至不择手段,林优旋看着已经换成了宣传片的大屏幕。

  他的样子和其他新晋小生,一起在上面来回轮播。

  忽然想起,在后来的相处中,他在她的世界里好像总是这样,只有了短暂的片刻。

  人声鼎沸的广场上,雪花飘落她一身;林优旋在心里自嘲了一声。

  余浪未息,气氛热烈。

  秋繁搂紧她,带她穿越人海,回到安静的车内。

  林优旋降下车窗,望着马路对面的白色雪花,熙熙攘攘的人群。

  雪花是假的,明明知道,却还是有那么多人甘愿沉醉。

  “旋宝!”秋繁牵起她的手,放在自己手心里“如果,你还是觉得难过想哭,那就哭出来吧!”

  林优旋突兀的笑了笑,又摇摇头。

  “为什么要哭,我已经有了这么好的你。”她投入到他的怀抱。

  秋繁回抱她,在她耳畔说“要是早一点遇到你,就好了。”

  林优旋回他一个深深的吻,秋繁赶紧伸手,按下窗户锁止键,将车窗降下。

  生命可以承载的东西,其实有限。心的空间也不大,重要的位置,要留给值得的人。

  “秋繁,你知道吗?”回来的路上,林优旋无端想起秦薇识。

  “嗯?”秋繁认真的开车。

  “我以前偶尔会觉得薇薇活得有点累,但是现在我好像忽然理解了。”林优旋靠坐着的。

  “理解什么?”车子转过一个圆形转盘,拥挤的交通得到舒缓,他看了她一眼,问她。

  “多些清心寡欲,人生会顺遂一些。简单说,就是活得明白?”

  “你是觉得薇薇活得很明白?”

  “嗯!”

  “可我倒觉得,她的清心寡欲,是在自我保护。”

  “为什么?”

  “克制久了,自然而然就成了习惯,但这很危险。”

  “危险?”

  “是的,我觉得,薇薇有点轻微抑郁症。”

  林优旋一下子坐起来,要不是安全带束缚住她,她可能要弹起来。她解释“薇薇她从小到大都差不多是这样啊,不争不抢,情绪平稳。”

  “那是因为你只看到表像”车停斑马线前,秋繁侧头看到林优旋一脸惊讶。

  “上次事故中,她明显有求生欲低下的表现。”秋繁有些无奈。

  “其实,我很担心她和少谦。”秋繁叹了一口气,“我担心他们无法像正常的情侣那样对待彼此。少谦一个人独当惯了,遇到问题,可能无法采取正确的方式去解决。”

  林优旋似懂非懂,“上次他们闹矛盾,我就感觉是他的问题。”

  秋繁点点头,前面的红灯已经变成绿灯,他握着方向盘,说了句“他太在乎薇薇了。”

  “可我觉得薇薇,就是需要他的在意啊!”林优旋觉得自己还是不懂。

  “去过海边吗?”秋繁问。

  “嗯!”

  “海边的潮水都是往来交替,如果只单向涨潮那叫海啸,最终的结果只能是覆灭。”秋繁一副惋惜的语气和表情。

  

第45章 潮汐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