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62章 火

  依着冬日的暖阳,经过两天的打扫,这古朴的小屋从里到外已经焕然一新。秦薇识买了本新日历摆到客厅电视柜上,她看着那个倒数还只有3天的数字,觉得心里很温煦。

  接着,又清理了院子里的花架,荷花缸,排水沟,忙忙碌碌许久,阳光投下大片植物的阴影。秦薇识感到很舒适,靠着藤椅坐下休息了一会。她心里盘算了一下,接下来,该轮到自己的房间了。

  “嗯”她伸展了下手臂,迈进自己的房间。

  她的房间,与其说是卧室,不如说是小书房,除了一张靠窗户的写字台,一个衣柜,一张小床,其它地方都放了不同尺寸的书架,上面摆满了书籍,仔细看,每本书都已经磨旧。

  秦薇识抽了一本《徐侠客游记》,从缝隙里掉出一只干枯了的蟑螂壳,她吓了一跳;没有专人整理保管的书籍最容易被蟑螂啃蚀。

  还贴着纱布的手又翻了翻其它的书,好在都没有出现这个情况。她站在书架旁想了想,放下书出门就去了超市。

  逛了收纳整理区后,买了几个规格颜色一样的收纳箱,因为就近,所以借了一个推车把它们运回来。

  “买这么多箱子干什么?”秦奶奶在门口看着她往里面搬箱子。

  “把书收起来!”秦薇识撩起衣袖。

  “留着那些也没有什么用!”秦奶奶不满道,“堆那里占地方不说,还招蟑螂。”

  秦薇识的心寒了一下,但她没有理会,继续把箱子从拖车上搬下来。

  她把所有书都拿了下来,打算分门别类。忽然,她发现原本摆在书架上的相框空了,那张她和妈妈的合影不见了,她又跑到衣柜面前,发现之前留着的衣服也不见了。

  “相片呢?衣服呢?”秦薇识走到客厅问,“扔了!”冷冷的声音。

  “那是我的东西!”

  “那些都是无用的东西,她已经不要你了,还留着干什么?”

  秦薇识憋着眼泪,回到卧室,又看到那排原本收藏着小时候妈妈送给自己的一整套《格林童话》也不见了,她继续找了一圈,这次,确定跟妈妈有关的东西都没有了。

  愤怒一下子主宰了她,她跑到客厅,秦奶奶坐到了院子去了,但是她仿佛还能够看到她坐在那里,冷冷的望着自己的样子。

  秦薇识跨过去,硬声质问“为什么要剥夺我的权利?”

  “什么你的权利?这是我的房子,什么东西该放什么东西不该放,我说了算。”秦奶奶威严的于她对视,“她要走,就让她走的一干二净。”

  “她个性那么要强,不还是去给别人做后妈,生孩子!”她严厉的怒道,眼里也透着冷和怒。“你看看你这个样子,你是要跟我起腔吗?”

  秦薇识只觉全身血液沸腾,她握着拳,转身冲到房间,随后把所有书籍都搬到院子外的空地上,爆发的力量让她瘦小的身影不知疲倦的往返。

  秦奶奶始终沉着脸色,不看她。

  等书都搬出来分堆后,秦薇识又跑到厨房,在物品备用箱里拿出一大瓶酒精,再找到一个打火机。

  此时,她心灰意冷,颤抖的手打开酒精盖,浇大半瓶上去;做完这一切,她停了一下,眼里滚落一颗晶莹的泪水。她低头,再抬起来是面无表情,点燃手里的一本薄书,一掷,它就像一只火蝴蝶,飞了过去。

  酒精遇到火焰,一下子就窜腾了起来,借着风,越来越大。

  林优旋在二楼阳台的秋千椅上悠闲的晃荡,秋繁在一旁给她剥橘子。

  她吐着橘子籽,余光瞄到了一缕烟,再仔细一看还带着火光。

  “爸!”她喊了声,老林应声走了过去,“那是起火了吗?”

  “这个季节不太容易有火情,可能是别人家烧什么东西吧!”日暮里,老林望了望那片烟。

  “烧什么东西会有这么大烟?”林优旋继续往嘴里塞了一瓣橘子。

  “那是秦奶奶家的方向!”老林一拍大腿,惊慌的喊了出来。

  秦薇识冷静的望着面前的大火,它正在焚化掉自己岁月的过往,她慢慢一本一本的把那些陪她度过无数日夜的书本丢进去。

  没有一点留恋,也不再有眼泪。

  “你是疯了吗?”秦奶奶终于愤愤的骂了出来。

  “与其让你丢了,不如我自己动手。”火光映着她木然的神情。

  “我丢那些东西是因为她不值得!”她一脸不可理喻的样子盯着她,痛心道“当初她执意要走,我是怎样哀求她的,可她就是那么绝情。”

  “你为什么就是不能承认,错的人是你儿子,这么多年了,你为什么就不能公平一点?”秦薇识失控大声问道。

  以林优旋为首匆匆赶来的一众人,被她的样子吓得停住了脚步。

  “要公平?”秦奶奶痛狠起来“你是谁养大的?那些年我又是怎样为她付出?可她有念过我半点情份吗?”

  秦薇识立在原地,闻言冷笑了一下。

  看似纠缠着家常往事,以至愣在原地的几人,不知道要做何反应。

  “你戴得是什么?”秦奶奶忽然像被烫到一样,盯着她脖子上闪耀的红点。

  一定是刚才奔跑的时候被甩了出来。

  秦薇识回了回神,下意识把它藏到衣服下面。

  “还说没有交男朋友?”她严厉的质问。

  “我已经成年了!”秦薇识平静回了一句。

  “什么样的男人可以送得起珠宝?秦薇识,我警告你,不要做什么不知廉耻的勾当!”老人家用了个很讽刺的词。

  秦薇识急促的呼吸,她忍受着,听她继续骂,“别以为多读了点书,就可以为所欲为,不是所有东西你都配得上。”她丝毫不在意她的感受,越说越残酷。

  “把它给我取下来!”又是威严命令的口吻。

  “我不要!”秦薇识淡漠拒绝。

  “你最好听我的!把它给我取下来!”她怒发冲冠的吼道,声音虽然是苍老,但是很响亮。

  这一次,秦薇识没有被她的威慑力吓到,她很平静。

  平静的样子激出她的偏激,忽然,她冲上前,秦薇识用手护住项链,“我叫你把项链取下来。”秦奶奶固执的提高音量。

  秦薇识咬着嘴唇,一脸倔强。

  感到威严被挑战秦奶奶,伸手就去拉扯,秦薇识防备着,躲闪着。在飞舞的灰烬中,摇摆的火焰前,咄咄逼人的对她纠缠起来。

  秦薇识从来不知反抗,任她对自己拉扯。操控成惯性的秦奶奶下手不轻,坚硬的指甲戳破了她手上细嫩的肌肤。

  “秦奶奶!”江秀吓了一大跳,她赶紧去扶着她,并阻止她继续出手。

  有人帮忙的秦薇识终于挣脱出来,可就在还来不及喘一口气时,“啪”的一声,脸上就重重挨了一耳光,火辣辣的痛感和耳鸣一齐涌来,以前,她也这样打过她,但这次,在这片刻的眩晕里,她坚定了自己的信念。

  “薇薇?”林优旋扶住被重力扇到侧过脸,身体不由得后退的秦薇识。

  秦薇识护着项链的手紧了紧,回头,坚定的说了句“除非,我死了!”

  不管一个人曾经多软弱,一旦她有了自己想保护的东西,那这种欲望是任何力量都无法撼动的。

  

第62章 火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