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64章 家常便饭

  腊月24,南方小年,艳阳高照。

  秦奶奶留纸条,【知道你不愿意去,也就没必要再通知了】秦薇识看罢收起纸条。

  每一年,这一天都是这样,她和他们团圆,自己留在这里。

  早已经习惯了,她简单的吃了早餐,清理左边别院的杂草,打算等下继续修剩下的部分栅栏。;别院房子的左边,之前种一些应季蔬菜,后来秦奶奶年纪大了,现在就只种一些花草观赏。

  此时,林优旋和秋繁带着秦奶奶到达了市区一家幽静偏僻的小茶楼。

  那个气宇轩昂的男子独坐在茶台前,他锁着眉目,直到三人走近。

  他才起身,分别朝秋繁,林优旋点点头,又恭敬礼貌颔首问候,“秦奶奶,您好!”

  秦奶奶疑惑的在他对面落坐,她严谨的审视着淳于谦,见他谦和有礼,周身散发着才貌非凡的气质。

  “很抱歉,第一次与您见面是这样的形式。”淳于谦坐下,“奶奶,我叫淳于谦,是观煌集团创始人,现任董事长,也是秦薇识小姐的男朋友。”他一开口让秦奶奶愣住了。

  “很感恩您对秦薇识的栽培,让我今生有幸遇到这么优秀的她。事实上,到今天,我们已经交往一年多了,那条红钻项链是我送给她的,只要她本人同意,我们可以随时结婚。”淳于谦真诚备至。

  秦奶奶嗫嚅了一下,久久的看着他,望他坐在明媚的着光处,坦坦荡荡,堂堂正正的迎着她的审视。

  她心里有震撼,有犹豫,或许又是想到了什么陈年往事,又有了很多想问的话,衰老的容颜在白发下是无限的沧桑。

  但她最终她都没有发声,许久之后,她缓缓起身,转身后的脚步迈向楼梯。

  “奶奶!”淳于谦站起来上前了两步,在后面叫她。

  秦奶奶回了一下头,只说了句,“薇薇在家!”然后独自走了。

  淳于谦觉的心底在呐喊,他飞快的走出茶楼,林优旋和秋繁奔跑着追上他,上了一辆专车,林优旋指挥着道路。

  约模过了50多分钟,车辆开到林家畔;在就近的泊车点停下。

  三人快速的下了车,“跟我来!”林优旋拉秋繁的手,带着淳于谦奔跑在林家畔的风景里。风从耳畔刮过,他的心炙热的像要跳出来,这种热血的感觉很久都没有了。

  此时,秦薇识正在把最后一根木条敲进土里,然后用铁丝将它和其它木条缠绕住,再用钳子拧紧。小巧的手一只无法掌控住钳子,只得把两只手都用上。屏息,用力,铁丝纠缠这一起,牢牢的固定了栅栏。

  太阳已经升得很高,搭在脖子上的白色毛巾已经沾上了汗水,头发糊在脸颊上,她脱下手套,用手背轻轻将其抚开。

  “薇薇!”林优旋在院前喊她。

  “我在这边!”秦薇识擦了把汗答道。

  三人顺着声音找到蹲在清理了杂草,修好栅栏的整洁别院里的秦薇识。

  “薇薇!”淳于谦喊了她一声。

  秦薇识手停住收拾工具的手,抬起头一看,此时出现她眼前真的是自己朝思暮想的人。

  “少谦!”她眼里的星星一下子就亮起来了。像个小孩,看到远归的大人回来一般。

  淳于谦神情凝重,感叹得说不出话,一把将她搂到怀里,久久不愿意松开。

  他眉心深锁,疼惜的轻抚上她脸侧淡淡的红印。

  “已经不痛了!”秦薇识摇摇头,握着他的手。“你,你怎么来这里了?”她疑惑。

  “得多谢优旋和秋繁帮忙,薇薇,以后我不会再让你一个人回这里了。”淳于谦放开她。

  “我们先回去再说话吧!”秋繁提起栅栏旁的工具箱。

  四人进了院子,进到客厅。分别喝了杯水,站了一会,林优旋就向她告别。“少谦,中午和薇薇来我家吃饭,我们先回去了。”她说完拉着秋繁退了出来。

  秦薇识还是感觉自己像做梦一样,她目光不离的看着淳于谦。

  “少谦!”她唤他的名字,“我很想你!”说完,鼻子一酸,眼泪就溢了出来。

  爱,的确会让人变得柔软,变得依恋。

  淳于谦红着眼,疼惜的吻了吻她的额头,低沉道“我来晚了!”

  秦薇识在他怀里,双手紧紧的回抱他,这一刻的幸福,像拥抱着整个世界。

  ......

  客厅里,老林震惊的看着淳于谦,虽然林优旋回来就跟他禀报过了来客的情况,但眼见为实,老林还是睁了大眼睛“你,你,你好!”他有点紧张的结巴了一下。

  “林叔叔好!”淳于谦也稍微拘谨了一下;在商场上历练出来的强大气场让他自带距离感。

  “好,好,坐,坐!”老林盛情邀请,倒了杯水,又抽出一根烟,双手递上前。

  “谢谢叔叔,我不抽烟!”淳于谦礼貌和煦的婉拒。

  “那,好,请坐吧!”老林愣了愣。

  “林叔叔,您也坐。”淳于谦大方落坐,“叔叔您别太客气!我们都是很要好的朋友。”他手指在几人中比划了一圈。

  “对的,叔叔!”秋繁剥着橘子,塞给林优旋。

  老林还是觉得有点不真实,他用眼神把淳于谦又看了看,看他牵着秦薇识的手安静的坐在对面。

  “都不知道有贵客要来,也没有准备什么菜。”餐桌上,江秀歉意道。

  “阿姨您说哪里话,人间美味不过是家常便饭。”淳于谦文质彬彬。

  【家常便饭】四个字,落在江秀心里,让她一眼一眼看着在坐的几个人,莫名的,她就红了眼眶。

  “妈!”林优旋挽住她的胳膊,将头靠在她身上。和所有这个年纪的女人一样,江秀也已经老了,人生几十年,就在一年一次的聚散里过了。

  她低头揩去眼角的泪水,勉强笑了笑,对淳于谦道“真不好意思,让你见笑了!”

  一时间,大家心头都百感交集。

  桌上的菜式是按年夜饭的标准做的,十个碗,整整齐齐摆在桌上,色彩丰富,香气弥漫。“我们要开动了!”林优旋手合十,故作轻松的喊了一声。

  老林打开圆桌中间的汤碗,蒸汽缓缓升起,窗外,阳光正好。

  人生中的确有很多平淡的幸福,是一些人很难拥有的,就像这平常的家宴。是已经失去或者离开家人的人,内心永久的向往。

  饭后,小坐了一会,淳于谦和秦薇识起身向他们道别“叔叔,晚上我安排了晚宴,请您和阿姨赏光,一同前往!”

  “好,好!”一顿饭拉进了距离,老林熟络的和他握了握手。

  “叔叔,我们先走了,谢谢您的款待!”秦薇识轻轻颔首致意。

  “你这孩子,永远都是这么客气!”江秀留恋的握了一下她的手。

  四人送他们出了院门口,两人走了两步,回头朝他们挥了挥手。又转身走进阳光下,一路上,默默的,都没有说话,但彼此都感到很安心。

  途中,秦薇识买了两个灯笼,淳于谦帮她拿着,小镇民风淳朴,加上羞怯,两人没多做停留直接回家。

  秦薇识收好了行李,还是那个小箱子。书架已经空了,小小的卧室此时也变得空荡起来。

  淳于谦站在窗边,从这里可以眺望到行人过往的石桥和波光粼粼水面,他的薇薇,就是在这里,日复日,年复年的成长。

  “薇薇”他回头喊了她一声,“你有没有特别舍不得的人或事物。”

  秦薇识停下整理桌面的手,“以前没有”她答“但是现在特别舍不得和你分开。”

  淳于谦心酸了一把,曾经他一直以为她是可以对万物都淡漠克制的,而今才发现自己是真的不了解她。

  一个人的成长,注定是要借由一些事情的发生,有的人一直在微风和煦里,而有的人则一直处在风雨中。但是,没有办法,人在幼年的时候,生活根本没有留选择的余地给她。

  

第64章 家常便饭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