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67章 风花雪月

  时至中午,有微光穿透云层,天色亮了一些。林优旋抬头看着这幢三层的别墅,这让她想起那年跟秦薇识挤在她的小卧室里闲聊的对话。

  “薇薇,如果以后有可能,你想要住在一个什么样的地方。”

  “我啊!”少女时期的秦薇识在小床上翻了个身,支起下巴,转着眼珠,飞快在脑海里勾勒一翻说“如果有了那个实力,我就找个旷野烟村,用石头做地基,原木来造型,建个简约的二层半的小楼。我喜欢通透的环境,可能会注重采光和空气流通细节,而且会规划一个院子,种一墙的大游行,嗯,我要住到二楼,最好让花蓬勃的开到我的阳台,院子再种上其它我喜欢的花草。我呢,就当个快乐的花农,在这里欣赏一年四季不同的风景。”

  那是林优旋记忆里和秦薇识少有的一次长篇幅的对话。

  她记得当时秦薇识一脸沉醉,自己还揶揄她“爱丽丝梦游仙境呀!”

  思及此,林优旋眼前看到秦薇识眉眼弯弯,笑容散开出澄净的光环与眼前一院子的花卉重叠在一起。她有些感慨,人生如梦,梦境真的能成为现实。

  秦薇识仰望墙上依附生长的藤本,见它们一直延伸到二楼的阳台边。又环顾了一下整个别墅结实厚重的实木外观,隐约想,这样的景象出现过我梦里。

  这时,慕代云打开大门招呼大家进客厅,温暖的灯光染开一室的欢乐暖意,即使在阴天,采光良好的室内环境也不会使人压抑。客厅面积很大,物品少而精致。目光所及的精致藤编装饰品和原木器皿,让人有返璞归真的错觉。

  玄关的深色木鞋架旁放着一株造型独特繁茂盛放的黄色腊梅,室内暖气充裕,秦薇识脱了鞋子和袜子光脚踩在木地板上走了过去。

  淳于谦拿过米色拖鞋准备追上去,秋繁及时阻止了。他没有解释,而是一边脱外套一边开玩笑“许愿,我们来比赛看谁先抢到卧室?”

  卧室要用抢?闻言,许愿顾不得脱外套冲进客厅顺着楼梯飞快的奔赴二楼,慕代云在后面叮嘱“注意安全!”,摇头笑道,“小孩子就是小孩子!”

  “我先去喝点水!”林优旋把秋繁丢在玄关,自己直径进客厅喝水。

  瀚文一边用脚踢秋繁,对他调戏许愿的行为表示不满。秋繁反击着回踢他,两个人孩童般追到客厅,外套随性的丢在沙发上。

  秦薇识抱着自己的外套,细看枝杆打着花苞,色泽柔和,无叶衬托也依旧姿态蓬勃的梅花,用手触了触蜡质光泽的花瓣,居然是真花。淡淡幽远的清香若有似无的游离在嗅觉里。她就这样光着脚在玄关处站了许久,又见玄关柜上摆放着一幅丰收图,大片的金黄的麦田里,戴着草帽的农人拿着镰刀正在收割。

  秋繁靠在二楼的栏杆上对着楼下的淳于谦喊话“老大,你能不能管管许愿那小子?”

  “别跟小孩子计较!”淳于谦朝他摆了一下手,算是安慰他。

  这时,负责餐厅事仪的小曾礼貌恭敬的走到淳于谦身边“谦少,可以用午餐了!”淳于谦看了看手表,已经快3点了。他低头对秦薇识耳语,两人笑了笑,直径走到餐厅。秦薇识看到一应的深色木餐桌,搭配同款式的餐奇,桌边柜上放了一株盛开的水仙,秦薇识过去摸摸了它,表示喜欢。两人撩起衣袖,洗干净了手一同坐到餐桌旁,丰盛的午餐已经上齐,在琥珀色透明餐盘里冒着蒸蒸热气。

  随后,第一个感觉气氛不对的是瀚文,他踏进餐厅大声不满道“淳于谦,你一点也不像个主人的样子,就把我们丢在客厅自己来吃饭!”

  “我可一点也没把你们当外人”淳于谦大方的笑笑,浅蓝色衬衣衬着意气风发的面庞,他伸手夹了一朵西兰花,凑到秦薇识嘴边。

  秦薇识害羞的表示拒绝,眼神瞄到一旁的瀚文,只见他立马诙谐的把头一低,道“我什么也没看到!”

  随后几人陆陆续续也坐了过来,因为相聚,使这一顿平常的家宴有了主题。

  “来,干一杯!”瀚文端起酒杯提议,秦薇识和林优旋默契的选择了椰汁,清淡酸爽的白葡萄酒,甘甜浓郁的椰香,安抚了舟车劳顿。

  冬季沉沉的天色让夜幕降临得特别早,一顿饭吃到灯火阑珊。

  这栋别墅建的位置比村落要高一些,秦薇识和林优旋并肩站在二楼阳台上,将不远处村桩升起的那片红色华灯尽收眼底。

  “薇薇,可以分享一下此刻的心情吗?”林优旋靠着栏杆,用期盼的眼神问她。

  “幸福!”阳台灯光绰绰,秦薇识站在她旁边,简短肯定的回答。

  那片映在寒夜里的灯火,也映在她明亮的眼眸里,温暖舒心。

  “傻姑娘,我真替你高兴!”林优旋感慨良深,伸手摸了摸她脸庞。

  一入夜,众人都有些疲惫,毕竟经过了车途劳累,况且睡眠不足是件相当消磨意志的事情。大家在客厅聊坐到9点,纷纷嚷着要回去继续补觉,然后起身散开。

  就这么自然而然的,秦薇识的行李箱和淳于谦的放到了一个房间,他们就这样进了同一个卧室。

  依旧是橘色昏暗的暖灯,营造出温馨浪漫的氛围,秦薇识在衣柜前整理物品,淳于谦已经沐浴好,正坐在桌旁,他打开一盏明亮的台灯。

  于是,这小小的空间里有了明暗交错的场景。他在灯下,认真审着一份合同,秦薇识没有打扰他,安静的进了浴室。

  再打开门的时候,没有带足睡衣的她,穿了一件淳于谦的白色纯棉衬衣,长度在膝盖上方。

  她羞涩小心的走了出来,淳于谦早已结束了审阅,文件夹合上放在一旁,此时正翘着二郎腿靠坐在椅子上,台灯的光照范围有限,只照出他修长整洁的十指,正轻扣搭在膝上,面部表情隐在暗处,看不真切。但那灼灼的目光让秦薇识心跳加速,呼吸变得迟缓,她低低的解释“我,我借你的衣服,穿,穿一下。”

  淳于谦起身,直径跨过去,高大的身影压到她面前。她紧张的迈不开步,被他自带的强大气场吓得腿一软。他伸手准确接住她,毫不迟疑的抱起,灯光不知何时,透出暧昧之意。

  他走了几步,轻轻将她放到柔软的床上,贴上去俯身细看她。看她表情不再抗拒,看她眉眼间,柔情似水。

  ...

  成熟的爱情,敬意、忠心并不轻易表现出来,它的声音是低的,它是谦逊的、退让的、潜伏的,等待了又等待。

  窗外,飘落起今年的第一场雪花。

  满天飞舞的雪花,在灯下缠绵,落入花间,落进庭院,落在广袤无垠的土地上。

  ......

  ......

  清晨,柔和的自然光,透过厚重的窗帘将室内的光线提亮。

  习惯早起的淳于谦已经睁开眼睛,此刻,正满怀深情的凝望着睡梦中的秦薇识,昨夜的羞涩还有一丝留在她脸上,秀气温婉的眉,微微上翘的眼线,小巧精致的鼻子,朱唇微闭,瓷白晶莹的肌肤,黑色长发散在身后。

  海底月是天上月,眼前人是心上人;他看她,永远都看不够。

  雪,慢慢有停下来的迹象,窗外已经是粉妆玉砌的冰雪世界。

  秦薇识轻轻挪动了一下身体,又蹙了一下眉。

  那只温暖细腻的手,慢慢抚上她的眉间,脸颊。

  秦薇识在暖暖细细的触感里,缓缓睁开眼睛,羞怯带笑。

  晨曦中,两人只是默默的注视着对方,久久无言。

  那一场风花雪夜的事,是彼此的情不自禁与身不由己。

  

第67章 风花雪月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