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74章 茶醉

  不知是光线太强烈还是情绪的起伏波动过大,秦薇识感到有些心慌,不由得面部严肃起来。她加快了步伐,两人很快入了院子。林优旋的手机在这时响起,她朝她示意了一下,就接听着往客厅里走去。

  秦薇识站在庭院看了看,墙下的双铃草在向她招手,她又独自走了过去,见到花瓣逆着光渡上了一层金色绒光,有几朵显出了枯萎的迹象,但现在,它们看上去有了些暖意。

  那心悸的感觉越来越强烈,她开始感到头晕。下午的庭院很寂静,忙碌的佣人也都各自去休息了。

  秦薇识扶住花凳,低头等这阵眩晕过去。

  过了一会,她感觉好了一点。开始返回到客厅,勉强换了鞋后,走到沙发旁,外套都来不及脱就埋头倒进沙发里。短短的时间内,她什么也来也不及想,越来越严重的心悸让她快无法呼吸,额头上开始大颗粒的冒汗,她努力了翻身使自己平躺着,然后张开嘴急促的呼吸着,想让心脏舒服一些,但是效果甚微。手机被压在外套的口袋里,她伸手去掏,无奈手抖得太厉害。试了两下,她放弃了,秦薇识闭上眼睛,任凭这种痛苦无望将自己淹没。

  时间不知道过了多久。

  大门开了一下,许愿和瀚文悠闲的进到玄关换鞋。然后许愿边着脱外套边问“我在谱一首新的曲子,你有没有兴趣听听”“好呀,去看看!”瀚文回他,两人达成共识,往客厅走去。

  “嗯?大嫂?”许愿看到侧卧在沙发上的秦薇识,听到声音的秦薇识睁了睁眼睛,没办法说出话来。

  许愿直觉有些不对劲,他又走近了一些。只见秦薇识面色惨白,嘴唇成了灰色,发际线已经被汗湿,只有那半睁的眼是有点光亮的。“大嫂”许愿惊慌的蹲到她面前,手足无措的又不敢去碰她。“薇薇!发生什么事了?”瀚文想扶她坐起来,发现情况比想像的要严重。

  淳于谦的手机调成了静音,他还在被簇拥在人群中,好在秋繁的手机在外套里响起了,他拿出来接听。

  听话那头的声音紧急道“赶紧回来,薇薇出事了”他吓得从凳子上跃起来,电话都没挂,就一把拉住淳于谦,人群里,他神色慌张的在他耳边说了说“回家!”

  两人匆匆道别,走到门口时淳于谦疑惑的问他“怎么了?”,“薇薇好像..”他话还没有说话,只见淳于谦快步跑出了茶花小路,到了口路,他停了一下,眼睛看着纵横交错的乡村小道,抄了条离别墅近些的田硬小路,秋繁紧张的跟着他,一脚雨水,一脚泥的狂奔。在过一个引水渠口的时候,他脚下滑了一下,差点跌倒。秋繁飞快的拉了他一把,他酿跄了一下才站稳。

  随后的时间里都用于奔跑,只有风声在耳边呼响。

  淳于谦闯进客厅的时候,秦薇识的意识已经痛苦到有些涣散,“薇薇”他从瀚文手里抱起她,喊她她却无法答应。

  秋繁跌过来,喘着粗气,他快速的用免洗洗手液清洁了一下双手,蹲下来观察了一下秦薇识的瞳孔,又探了一下他的呼吸和心跳。

  末了,他扶着沙发边缘平了一下气息才道“先别慌!”又冷静问““发生了什么事?”

  “我们刚到家,大嫂就在这里了。”许愿语气急切的摊开手。

  “优旋?”秋繁大喊了一声,林优旋关着门还在窗边讲电话。“林优旋?”秋繁站起来,连名带姓的提高声调又喊了一声。

  林优旋挂掉电话,走到阳台上往下看了一眼,“怎,怎么了?”她飞奔下楼。

  许愿和瀚文自动让到一边,“薇薇!”她冲到秦薇识面前,双的扶住她肩膀“你怎么了?”

  秦薇识身体随着她手上的力度幌了愰。

  “你们离开饭局去了哪里?”淳于谦寒着焦急的脸问。

  “去,在,在江奶奶家坐了一会。”林优旋语急得要掉眼泪。

  “有没有吃什么奇怪的东西?”秋繁望着秦薇识额头上重新冒出来的汗珠问。

  林优旋又急又慌,“奇怪的东西?没有啊!”她蹙紧眉苦思道“茶,我想起来了,薇薇喝了很多茶。”

  “什么茶?”

  “橘茶!”

  “是茶醉”秋繁马上断定出来。

  秦薇识在淳于谦的怀里,听到他沉重的呼吸,剧烈的不适感慢慢过去,意识开始重返。

  “怎么了,这是?”慕代云从门口进来,看到围着的一群人,喊了一声。

  “云姨,去泡糖水来,要浓一点。”秋繁嘱咐她。

  “优旋,你去找一些糖果。”

  “大嫂,你怎么样?”许愿见她睁开了眼睛,试探的喊她。

  “薇薇,我说,你听!”秋繁用手背探了一下她的额头,“你刚才喝了浓茶,现在茶碱在体内起了作用,它会让你难受一阵子。你听我的话,喝一点糖水,它会缓解这种状态。”

  秦薇识轻轻点头。

  淳于谦擦去她额头的汗水,扶她坐起来。慕代云快步走上前,淳于谦接过她手里加了厚厚蜜蜂的糖水。秦薇识倾身向前,乖乖的喝了一口,浓甜的水咽了下去,刺激到喉咙,使她剧烈的咳嗽起来。

  “我想起来了,薇薇一吃太甜的食物就会引起咳嗽!”林优旋拿着一把糖果,无所适从道。

  “有没有药物缓解?”瀚文拧着眉问。

  秋繁摇了摇头,“把糖水稀释一下!”

  秦薇识咳到没有力气,泪眼迷离,汗津津的脸上一片通红,她张嘴呼吸,转身面向淳于谦靠在他怀里,搭一只手在他肩膀。

  淳于谦无比疼惜的轻抚她的背部,企图这样减轻她的痛苦。

  “少谦”秦薇识低语,又咳了两声,“少谦”

  “我在,我在”淳于谦低沉的回应她。

  “少谦”她呢喃着他的名字,纵使心里有千言万语,对于惯性沉默寡言的秦薇识来说,她只能这样深情的唤他的名字,尽力去拥抱他。

  勾兑好甜度的糖水再次端到上来,她慢慢喝了下去,片刻之后,她平静下来。

  秋繁见她表情放松了,叮嘱道“薇薇,你有贫血症状,所以不要喝浓茶,特别是新茶,比如普洱。它们会让你产生茶醉,这种感觉可能比酒精更让你难受。”

  刚刚经历过一场痛苦折磨的秦薇识,已十分疲惫,她虚弱的点点头。

  “我抱你上去休息!”淳于谦起身,在这整个过程里,他都表现得冷峻沉默,但所有人都清楚,最的难受的是他。

  那种强烈的不适来的快也去的快,休息一阵子后,秦薇识已经恢复了体力,现在她安静的靠坐在床上,望着窗外,看到夜幕又要降临了。

  淳于谦走到她面前,坐下来,挡住了她的视线,也阻断了她眼里的惆怅。

  他表情严肃,面露温怒之色,头低了一下又抬来问道,“薇薇,你对自己的身体不了解吗?”

  “做什么,吃什么,会给自己带来什么后果,这些,你都没有在意过吗?你都不会好好爱惜自己吗?”他尽量保持着平静的语气,责问道。

  秦薇识被问得哑口无言,她像做错事的小孩低下了头。

  “看着我!”她的沉默让淳于谦很不解,他扶住她的肩膀,叫她与自己对视。

  秦薇识听话的抬头,那双氤氲盈盈的眼睛刺痛了他,“薇薇”淳于谦柔缓下来,“我只是怪你没有好好照顾自己!”

  “对不起!”秦薇识轻轻的靠近他,依偎着贴着他。

  淳于谦轻叹了一声,夜幕在他背后又沉了一点。

  “现在还难受吗?”他抚摸她的脸颊。

  “不难受了!”她刚才一直回想着江奶奶对她说的话,此时,又情不自禁的抬头看了看他,他曾说过,他与别人并无不同,但是,他却独自承受着生命不能承受之重。

  秦薇识好想说点什么,但是好像说什么都似乎不太对,她就只能这样凝望他。

  淳于谦从她的眼里洞察了她的心思,他平静的说道“我在很早之前就明白了一个道理,打不倒你的挫折,终究会成全你。”

  “薇薇,所以你无需替我难过!”在未开灯的模糊光影中,淳于谦反过来安慰她。“现在,对于我而言,只有你最珍贵。我希望你在任何时候,都要好好照顾自己。”

  “如果,我是说如果,我能早一点在你身边,陪你一起渡过那段日子。”秦薇识终于试着将感情表达了出来,她在心里唏嘘不已。

  “你知道吗?打从我见到你的那一刻开始,你一直都在我心里。”淳于谦没有让她有过多自责的机会,他清楚的告诉她,“如果不是那么早遇到你,可能,我很难坚持到现在。”

  窗外好像刮起了大风,竹林摇曳起来,室内的光感也模糊的幌了幌。

  光线交替间,秦薇识长叹了一句“今生,我何德何能啊!”

  淳于谦摸了摸她脸庞,拥力搂搂她,也轻叹了一句“薇薇,谢谢你!我爱你!”他的语气充满了感激和期待。

  

第74章 茶醉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