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85章 抱抱

  每年初一,村里都要举行传统的庆典活动,淳于谦受邀带着一行人前往。

  一路上,无数陌生的面孔喜悦的向他们道着新年好,夹着无数句,恭喜发财。淳于谦应接不暇,他抓住空隙托秋繁说“照看一下我薇薇”,然后他被一众男丁簇拥着进了祠堂,祠堂外锣鼓喧天,是普天同庆之喜,这是一种文化的传承也是对古老习俗的崇高敬意。

  因为是宗祠,有外姓不便入内的陈规,所以祠堂内的细节部分众人无从得知,而村长为了照顾到他们的感受,特意把他们按排到村官家。现在他们坐在二楼的阳台上,这里刚好可以把整个场面看得清楚。

  此时,太阳已高高悬在上空。

  几人分坐着,都有点沉默,秦薇识望着眼前的热闹非凡,看样子整个村里的人似乎都来了,他们聚在祠堂外的场地上以打牌为主的开展娱乐活动,长长的条桌摆成一排,上面丰盛的瓜果,糖类随意可取。老人们则围炉烤火闲聊,小孩子高兴的人群里在窜来窜去。

  和善的女主人在阳台的圆桌上分布上果盘茶水,供几人消遣。

  就这样坐了一会,瀚文站起来,点着头环顾了一圈,对着谈笑生风的人群发出感慨“嗯~~我参加过不计其数的商业聚会,像这种,烟火气息充足的和谐壮观的场面,还是第一次见!”

  仪式结束后,时间接近十一点,从祠堂出来后,淳于谦又被簇拥着喝了不少酒。

  这里的习俗是大年初一都是要在各自家吃饭。好不容易推辞完,一行人就往回走,已经微醺的淳于谦把一小部份的重力压在秦薇识身上,两人走得有一点踉跄。

  “大哥,我来搀你吧!”秋繁走在他后面,见状追了过去。

  回去后,淳于谦连午饭都没有吃,酒精加上昨天透支的睡眠让他直接倒在沙发上睡着了。

  秦薇识细心的给他盖了一张厚厚的毛毯,为了不吵到他睡觉,一行人把午餐地点改到了上次的观景房。

  饭后,要补觉的几人纷纷回了各自的房间。

  客厅留秦薇识和阎娅婷各自刷着手机,秋简看了她俩一眼,又看了下熟睡中的淳于谦,觉得有些无聊,就起身也回房间去了。

  秦薇识想查资料,用手机又不太方便。于是她起身上楼,把淳于谦的笔记本抱了下来。可是,她忘记了密码,在两次输入都错误之后她的表情变得有些纠结。

  “GH1010A”阎娅婷坐在沙发另一端,连头都没有抬,却有如此高超的洞查能力。

  秦薇识愣了愣,然后按指示一一输入进去,果然,很顺利进入了主页。

  “谢谢!”她感激道。

  在随后各自沉默的时光里,她认真的阅读着顾教授发来的资料,整个修复项目总共分了三个地点一个地点做三期,第一个启动的是在A城南区,离市中心有点远,修复对像是一座元代寺庙,由于没有提供图片,能从文件上获取的信息比较有限。

  她看到项目是由顾博士所在的建筑所发起,并在赞助商那一栏,看到了观煌两个字。

  接着,她关掉文件,停了停,又打开考研资料,埋头分析起来,由于在校的时候并没有确定要考研,到现在才准备显得有些仓促,她需要尽快决定学校和准备资料。

  阎娅婷用余光瞥见她沉静在自己思绪里的样子,忽然有点羡慕她,她在她这个年纪的时候,已经跟着淳于谦在历经观煌的风雨。想到这里,她的眼神变得幽深起来,但同时她又点庆幸,庆幸自己才是跟他一路风雨走过来的人啊!而且从一开始,她就是朝着走到他心里的目标去的,所以她不能放弃。

  “薇薇”沙发的淳于谦在梦里呓语的喊了她一声,声音不大,但在这安静的空间里显得响亮。

  秦薇识扭头看了看他,见他没有要苏醒的样子,又顾及到坐在一旁的阎娅婷就没有动作,她继续盯着考研资料例表。

  又过了一会,沙发上的身影动了动,酒精虽然散去了,但是胃里还是有点难受。

  他睁开眼睛,看到正坐在他对面的的秦薇识,脸上的表情顿时舒展开,“薇薇”他清晰的喊了一声,“醒啦!”秦薇识回应他,并把电脑放到一旁。

  “过来!”淳于谦懒懒的招了一下手,“抱抱!”语气带着撒娇。

  轻轻的一句话,让秦薇识的脸一子烧了起来。

  “我~~去厨房给你找点吃的!”她飞快的从沙发上下来,穿好拖鞋就跑,路过他身边的时候,特意躲着一边走。淳于谦马上伸手捞了捞,但是没有抓到,于是笑了起来。

  忽然间,他从余光里瞥到沙发那一端的阎娅婷,脸上的表情立刻收住,略带尴尬的慢慢坐了起来。

  阎娅婷心里涌起一阵心酸,她假装镇定的盯着ipad,她知道,其实在他心里,他对自己的感情也早已远远的多过友情和同事之情了。但是她要的不是这些,过去的日子是沉默也好,是公式化的朝夕相处也好,抑或是同甘共苦,患难与共的感激之情也摆。现在,她心里强烈的想要去争取自己在他心里更进一步的地位,她甚至可以肯定,他的人生,需要的是自己这样的伴侣。

  这样空闲的时光也飞快过到了下午,午睡起床的人又聚到一起,谈笑声又重新在客厅里响起。

  后来,许愿说要活动活动,淳于谦找来一副羽毛球。一行人分做两队,开始你来我往的比试起来。

  “想不到你的爆发力还挺强的啊!”输球后的瀚文如是评价秦薇识。

  “承让!”秦薇识将一直低低的马尾扎了个丸子头,她的发量充沛,额头饱满,发际线流畅工整,细小的绒毛增加了她的稚感,这个发型让她从侧面看上去像漫画少女。

  淳于谦抱着手臂在一旁看她灵巧地发球,接球,感慨自己终于让感到了越来越多的快乐。

  当初决定在这里重建别墅的时候他并没有料想到今天的欢乐,仅仅是为了承接祖辈留下的痕迹。

  是夜,空气中起了一层薄雾,湿气加重,在灯光里隐约可见。

  瀚文独自坐在庭院的椅子上,他看上去沉闷。与喜笑颜开时截然不同,秦薇识端着一杯温水站在走廊上,淳于谦在走廊另一头讲电话。

  她喝了一口水,准备回客厅。“薇薇!”瀚文远远的叫住她。秦薇识顺着声音看过去,见他朝自己招了招手。她看了一眼淳于谦,然后顺着几阶楼梯跟着小石路走了过去。

  “坐呗!”瀚文动了动身体,指了一下对面的座椅,秦薇识听话的坐下。因为起雾的原因,能见度低了下来,“很高兴认识你!”她听见他说。

  “是不是因为明天要走了,所以有点感伤?”秦薇识故作轻松问他。

  “嗯~”瀚文深吸了一口气,拖长音呼出来,“有一点吧!”他点了一下头,指了一下淳于谦“大哥太忙了,有点工作狂。”

  秦薇识看了一眼淳于谦,眼神流露出心疼,收回目光的时候看到瀚文正盯着自己。

  “你”秦薇识谨慎的主动打探他的心思,“好像?”

  “如你所见!”瀚文想让自己看起来轻松一点,他摊开了手,“大家都以为我和娅婷,我们...”他难过的没有把话继续说完。

  “可是你也看到了,她对我并没有感情。”

  “你了解她吗?”对方问。

  薄薄的雾气被风吹得流动了一下。

  瀚文在空气中停顿了一下,才接着说“她太热爱她的工作了,而且似乎不需要感情。”

  “怎么说?”秦薇识把手肘支桌面上,撑着下巴问。

  “娅婷自身家境很好,又是家中最小的孩子,得到很多疼爱和关心。可能,从小到大,什么都不缺。”瀚文如是解释。

  “嗯!”秦薇识点点头。

  “她曾经跟我说,她很享受自己的生活状态,不希望被打破和改变。”

  秦薇识没有回应他,继续等他说下文。

  “以前上学的时候,她就表现得很独立。她,和少谦一样,都是很理智的人。那时候,我们这些朋友都不怎么能帮助少谦什么,只有她可以,我曾经也以为她和少谦...”说到这里,他又看了秦薇识一眼。

  “可是一直都没有,她们是工作上很好的搭档。话说回来,少谦那个家伙藏得太深了,他居然默不作声的在心里喜欢你那么多年!换我肯定做不到,我喜欢娅婷,这是朋友圈公开知道的,可惜她离我好像很远,我朝她走了很久,依然没能走进她心里。”

  “你为她做过最浪漫的事情是什么?”

  “在埃菲尔铁塔向她告白!”

  “那她什么反应?”

  “她,有点尴尬!”

  “那,是什么让你一直喜欢她呢?”

  瀚文好像被这个话题问住了,他蹙起眉,想了想“可能,就是这种若即若离的感觉吧!”

  “我找过一些女人”他很坦诚,

  秦薇识看了他一眼,“别这样看着我,我年纪也不小了,你家少谦是个异类,我没办法像他那样恪守内心,也没有他那么幸运,遇到你这样的人。”说完,他仰起头。

  灯下,那薄雾沸沸扬扬像雨丝轻轻沸腾。

  “薇薇,这一次,我打算要彻底放下了。”由于他仰着头,所以秦薇识没办法看到他的表情,但他的叹息悠悠孤寂,她清楚听到了。

  秦薇识内心很矛盾,因为她算是知情人,但是她又不能说。她知道,阎娅婷不会轻易放手,那既然瀚文已经决定要放下,她只能顺着他的话说。

  “我记得我小时候,有一种集卡游戏曾经风靡一时。”秦薇识想了想,再抬起头,看着他说“但是只有极少数人能够全部集齐,大多数人不管多努力,就是差那么一张,而因为差的那一张,游戏永远无法完成,等有效期一过,只能集体作废!”

  瀚文坐在她对面,薄雾好像越来越厚,他的样子模糊起来。表情难辩的氛围里秦薇识劝慰他的忧伤,“瀚文,人生,有些事情,可能是需要靠一点运气的。”

  许久,那一边都没有回话,随后才沉默的点点头。

  直到淳于谦讲完电话在雾中走了过来,秦薇识起身,他顺手就抱了抱她,皱起眉头道“这里太冷了!”

  “嗯,看来接下来几天可能有寒流呢?”她环顾了一下周遭的雾气。

  

第85章 抱抱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