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86章 运气

  “你们在聊什么呢?”淳于谦看了看瀚文问。

  “薇薇向我打听你的罗曼史!”瀚文随之也站了起来,他伸张了一下手臂调侃他。

  “噢,那你怎么说?”

  “莺歌蝶舞,鲜花簇拥!”他收回手,用力向前跺了两步,发出沉重的声音,笑着拍拍淳于谦肩膀。

  三人开始往回走,淳于谦点点头,笑容满面的夸他“成语有进步!”

  “诶?小绵羊,你不是应该吃醋吗?”他恢复到没心没肺的样子,开涮秦薇识。

  “少谦!”身边的人马上停住脚步,只见她拧起表情,盯着淳于谦,佯怒一声“哼!我再也不理你了!”

  迷朦的霓虹里,两个男人分别愣了一下,随后反应过来大笑,这笑声仿佛使周遭寒冷的空气变得有温度起来。

  秦薇识羞涩的低着头小跑着溜了,她心里有点激动,这段时间太开心了。竟然,无意中又解锁了自己的新技能。

  “嗯!回去给你发奖金!”淳于谦收了收笑意,满意的点点头,丢下这句话,他赶紧追着已入客厅的身影跑了过去。

  瀚文站在原地带着笑,他望着他的背影,隔着明亮的玻璃看到他抓住了秦薇识,紧紧搂在怀里。那幸福样子,是自己羡慕不来的。

  他只好独自惆怅了一下,红灯笼摇曳起来,又起风了!他拢了一下外套,朝着光明处走去。

  大概是都习惯了高强度的工作,这样的闲散倒显得无所事事,一行人三三两两的窝在沙发上。

  “我们来找点娱乐吧!”秋繁摸了摸靠在她怀里的林优旋的头发。

  “要不要玩对角线数独?或者奇偶数独?”淳于谦站在他前面,随口发出邀请。

  “不要!!!”沙发上,几人从手机里抬起头,异口同声回绝。

  “大哥,你为什么那么热爱填数独?”秋繁受不了他对着格子没完没了一填就一天的样子。

  “数学使人严谨!”被拒绝的淳于谦面露窘态。

  “你已经够严谨的了!”瀚文在沙发上动了一下。

  “上九覆一,左三右七!薇薇,你这是找到灵魂伴侣了呀!”林优旋笑眯眯的打趣。真正懂得与自己独处的人都不会让自己太无聊,这一点,她在秦薇识这里深有体会。

  秦薇识无可解释,她看了看淳于谦,轻轻握住了的手,他的手掌,是她温暖力量的来源。

  “我们玩点不费脑子的吧!”许愿丢下手机提议道。

  “石头剪刀布?”林优旋从秋繁怀里坐起。

  “弱智!”瀚文和秋繁一齐对她喊。

  林优旋白了秋繁一眼,打算继续窝回去。

  “反正就是消遣,我觉得玩这个挺合适!”秦薇识清楚知道她在这个游戏里无往而不胜。所以主动帮腔问道“你打算定什么规则?”

  得到认同的林优旋愉快的拍了一下手,坐起来说“输了喝酒!”

  “不,不,不,”秋繁一听就连连摆手“这两天喝太多酒了!”

  林优旋又想了想,然后她起身离开沙发,大家看着她跑到厨房,片刻后就端着一个竹框返了回来。

  “吃这个!”她把小竹框往茶几上一放,几双眼睛的目光聚了过来,头顶的灯光明晃晃的照着那一堆娇艳的朝天椒。

  黑亮的瞳孔里反射出火红的颜色,许愿不自觉地咽了下口水。

  “怎么样?”林优旋拍拍手问。

  “输的话!一次一个,薇薇!你有豁免权。”她指了一下秦薇识,叉着腰,傲视了一圈人。

  “你?单挑我们?”瀚文瞪着眼睛,指了指她,又指了指辣椒筐。

  “嗯哼!”林优旋点点头!

  “亲,你哪来的自信?”秋繁坐不住了,他起身揽住她。

  “怎么样?一局定输赢!”林优旋被秋繁的手臂带着往后退了一步,但这不影响她已燃起的斗志。

  “那如果你输了呢?”

  “双倍罚!”

  “意思是你!单挑我们!我们输了只要吃一个辣椒,你输了一次吃两个?”瀚文指了一下林优旋,又比划了在场的人。

  “谁先来?”林优旋挽起袖子,一副志在必得的架势。

  在场的人,纷纷你看我,我看你,不太敢应战。

  “二哥!你先!”许愿推了一把秋繁。

  秋繁扶了一下眼眶,表情十分无奈,他在心里感慨了一下自己命苦,唉~谁让她是自己家老婆呢?

  他也卷了卷衣袖,然后将右手背到身后。

  “石头,剪刀,布,”

  石头对布,秋繁输。

  “哇哦~”瀚文发出愉快的声音,秋繁皱起眉,他看了眼林优旋一视同仁的表情。纠结的从框里挑了一颗小辣椒,又小心翼翼的拿到鼻子底下嗅了一下,然后才服毒般的放进嘴里。

  盯着他动作的一圈人,脸上的表情是期待,又有点紧张。辣椒一入口腔,秋繁没敢咀嚼,直接囫囵吞了下去。

  “你可以啊!”瀚文给他点了个赞。

  “嗷~~林!优旋,我还是不是你最疼爱的人?”秋繁捂意着肚子,吐词不清的大声质问,然后跑开去找水喝。

  “哈哈~~~”在他身后,追来一片响亮哄笑。

  “你来!”林优旋指了指笑得最欢乐的瀚文。

  他吓得马上收起笑脸,不安的摸了摸鼻尖,然后伸手挽袖子。

  “石头剪刀布!”

  报应来得如此快,都还没有看清对方出的哪只手,就已分胜负。

  “My god!~~~”瀚文不敢面对,他扶住额头做原地逃避样。

  “也可以一次只吃半个的!”林优旋主动拿了颗辣椒递到他眼皮底下,怂勇道“只要咬开就可以了!”

  “愿赌服输!”已经喝完水回来的秋繁同情的安慰他。

  “嗯!”瀚文开始接受这个现实,半个起码比一个容易接受,他天真的接过小辣椒不怕死的咬了半截。

  这半截朝天椒,让他长期被牛排红酒伺候的味蕾一下子劲爆起来,众人清楚看到他痛苦的闭上眼,表情变换了一下。“哇~啊~”他发出强忍的呐喊,扭头抓起果盆里的小贡梨,不顾形像慌忙的咬上一口。

  他就这样很生动的给众人表演了一幕痛苦的喜剧。

  见此状,许愿怯怯的往后躲了一下,“你别动!”林优旋眼尖,喊住他。

  “没,没动!”被发现的许愿索性豁出去了,他豪迈的向前走了一大步。

  “石头剪刀布!”

  剪刀对布,许愿输。

  他有些不死心的看了林优旋一眼,又把心一横,自觉的抓了一个辣椒就往嘴里塞。

  即便是没有咀嚼,朝天椒的火辣感也是很刺激,“啊~~妈呀!”他立马感到舌根传来烈酒般的灼烧感,赶紧回身也夺起一个梨,重重的咬了一口。

  林优旋整理衣袖,站在那里,带点挑衅的意味,继续问“谁来?”

  “我来!”秋简一步上前,她勇者般的喊了一句。

  林优旋似笑非笑的点点头。

  “石头剪刀布!”

  平局

  “石头剪刀布!”

  布包石头,秋简输了。

  她横了林优旋一眼,端起茶几上的水杯,手指在框里拨了几下,选了个最小的辣椒,吃药丸般的将辣椒和水吞了下去。

  可辣椒的体积比药丸大很多,强烈的异物感刺激到喉咙。她勉强的吞咽着,难受的弯下腰,阎娅婷赶紧给她拍背。

  林优旋只是抱着手臂,不吱声音,她看了阎娅婷一眼。

  “我来!”瀚文马上将她的目光拉回。

  “英雄救美!”林优旋欣赏的点点头,“好,给你这个机会!”

  她将手藏到背后,“石头剪刀布!”

  “请吧!”林优旋给他拿了一个。

  “再来!我还不信这个邪了!”瀚文此刻像个赌徒一样。

  “你确定?”

  对方表情坚定。

  “石头剪刀布!”

  “再来!”

  “石头剪刀布!”

  “继续!”

  气氛紧张又热烈,瀚文已经有些失去了理智,他是真的不相信林优旋会一直赢。

  于是,他手里累积了6个辣椒。

  许愿看不下去了,一把拉住他的手臂,打断他“你先,冷静一下!”

  “你打算怎么把它们吃了?”林优旋指了指他的掌心。

  瀚文的理智慢慢回来,脸上浮出片刻的不安,又不方便替自己解围。

  “如果你打算细嚼慢咽那就只吃两个,如果用吞的,就得全部吞了。”林优旋自他手心里捏起一颗辣椒在他眼前晃了晃。

  “二嫂,会不会太狠了?”许愿企图替他求情。

  “愿赌服输!又不是我逼他的!”林优旋将辣椒丢回竹框里。

  “行,我认了!”瀚文飞快丢了两颗辣椒入口,视死如归的咀嚼起来。

  口腔立即像着了熊熊烈火般,逼人的刺激味道冲到了鼻腔,他起先还故做慎定,但很快就憋得脸通红,那眼里分明是逼出了泪花。

  “咳咳~~咳~”他痛苦的捂着嘴巴,咳嗽起来,抓了张纸巾把辣椒从口腔里吐了出来。

  “啊!~~呼~~”他大声呻吟。

  “盐~”秦薇识怯怯的看着他,飞快的给她指了条明路,“去厨房弄点盐!”

  “吃盐?”观战的几人同时问她。

  “还有这种操作?”

  “不,不要吃下去,含在嘴里缓解一下。”秦薇识望急忙解释给他听。

  瀚文一秒都没有犹豫,低着头小跑奔去了厨房。他手忙脚乱的在厨房调料架翻了一通,觉得盒子里的东西都差不多,就随便挑了一勺倒进了嘴里。

  “嗯~~~什么鬼!”谷氨酸钠和辣椒素强烈折磨着他的味蕾,并碰撞出一股让其不堪重负的怪味,他口齿不清的高喊。

  “天呐!这是,这是味精!”秦薇识跑了过去朝打开的调料盒看了看,“你赶紧吐掉,再用水洗漱一下。”

  “啊?”原本神情严肃的一众人,在下一秒哄堂大笑。

  瀚文此时已经懵圈了,他晕头转向的找水龙头。

  “你个草包!”林优旋挤过去,打击他“盐也能分错!”

  又过了一会,

  “呸!~~”瀚文狠狠的吐着嘴里的水,狼狈的扶着洗菜池。他接过秦薇识递给他的纸巾,摸了把脸上的水珠。辣红着嘴巴,眼里是泪目后的晶亮感,在路过秋繁的时候他拍了拍他肩膀,语重心长道“兄弟,你得自求多福!”

  林优旋挑衅的瞥了他一眼,一群人又回到客厅。

  “林小姐!我和你来一局!”目睹她的得意,也燃起了阎娅婷的斗志。

  “5个,并且要嚼碎!”林优旋从她的眼里察出不一样的感觉,她提高了惩罚度。

  “还是不要了!”秦薇识拉开林优旋。

  阎娅婷站在原地,平静的笑望她。

  “没事,薇薇,我的实力你是知道的!”林优旋把手从秦薇识怀里抽出来。

  气氛有些微妙,大家都默认为她是在帮瀚文讨回公道。也不方便劝解,只好观战。

  “石头剪刀布!”藏在背后的拳头飞快出击。

  平局!

  “石头剪刀布!”

  还是石头,平局!

  两人好像较上了劲,接下来两局又打平手。

  局面僵持了一下!

  人群里,阎雅婷不动声色的望着林优旋,“这样!”林优旋笑了一下,“来玩手心手背!一局输赢。”

  “好!”

  “手心手背!”

  在几人惊叹的目光里,大局已定!

  “1、2、3、4、5!”林优旋得意的扒过竹筐,从里数了五个朝天椒,摆到阎娅婷面前。

  “二嫂,你是会读心术么?”许愿难以置信的摇摇头。

  “娅婷姐,我,我帮你一起吃吧!”秋简往茶几方向望了一眼,尽管刚才的难受感还未完全消失,但她还是仗义相助。

  “还有我!”

  “还有我!”

  瀚文和许愿跟着表态。

  这样一来,林优旋仿佛成了众矢之的,她有点尴尬的撇了撇嘴角。

  “这样,优旋,我和你来一局”一直静观其变的淳于谦站了出来“如果我赢了,你收回惩罚,游戏结束!”

  “如果你输了呢?”

  “这5个辣椒我吃了!”

  “薇薇,你同意吗?”林优旋看向秦薇识,秦薇识抬头看了一眼淳于谦,见他眼神坚定,于是点点头。

  “大哥!”许愿目光忡忡的喊了他一声。

  秋繁也不安的推了一下眼镜,大家凝神屏息的望着等着最后的胜负。

  “石头,剪刀,布!”

  剪刀对布!淳于谦优雅的比着剪刀手,嘴角浮出一抹胜利的微笑。

  “这不可能啊!”林优旋万分惊讶,她张着嘴巴,难以置信的望着自己张开的五指。

  “人生有些事,就是靠运气!”火辣感已经退得差不多了,瀚文看着她的表情,扬眉吐气的总结了一句。

  是夜,灯光柔和的卧室里。

  秦薇识盘腿坐在床尾,她目光跟着刚洗好澡,边擦头发边走出浴室的淳于谦。

  “怎么了?”淳于谦见她有心事的样子。

  “想当年,优旋就凭这个游戏,几乎赢走了全班同学的集卡。”他走近了,秦薇识仰起头看他。“而且,从小到大,我就没有赢过她。说吧!你是怎么做到的?”

  “我的小傻瓜!”淳于谦停下擦头发的动作,他弯下腰,两手撑在秦薇识身旁。“我观察了她的惯性动作然后分析出规律。这一点,娅婷也看了出来,为了帮瀚文讨回公道,她才主动出击。但是优旋在第一局,发现了她的心思,于是打破了自己的规律,才有了平局。为了不僵持太久,她打乱次序,然后对方就输了。”他近距离看秦薇识,头发半干半湿的张驰着,衬着他立体的五观显出狂野的性感魅力。

  “那最后一局呢?”秦薇识又问“你是怎么赢的?”

  “靠运气!”淳于谦的鼻尖和她亲昵了一下,“瀚文说得没错,人生有些事情就是靠运气。薇薇,遇见你!我就是攒了那么多年的好运。”

  秦薇识的目光甜蜜起来,她撒娇的双手捧住他的脸颊,又问“你觉得瀚文和娅婷般配吗?”

  “还行,娅婷,是个?”他想了想,“是个性格很严谨的人,瀚文私下会比较轻松,两个人可以综合一下。”

  他的评价很客观,秦薇识停顿了一下,小女人般的姿态又问“你不喜欢严谨的女人吗?”

  淳于谦摇头,“我喜欢温柔的女人,薇薇,你完全符合我对另一半的要求。”

  “嗯!”秦薇识点头,“可是别人都觉得我性格沉闷。”

  “那是因为别人都不了解你!”

  “他们般不般配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们在一起很般配。”淳于谦收回一只手,摸了摸她的脑袋。

  “嗯!小猪,佩奇!我配你!”秦薇识脱口而出,然后在他怀里发出银铃般的的轻笑声。

  “哈哈~~”淳于谦开怀的搂住她,两人倒在被子上,“怎么办?”他止不住笑声音说,“薇薇!我越来越喜欢你了!”

  “少谦!”秦薇识握住他的手,在自己脸旁“谢谢你!”

  窗外是浓浓的夜色,湿气凝结成霜,渐渐裹住了庭院里的那排鸳鸯七。在微弱的暖灯下,风轻轻的将它们摇曳了几下。

  它们都知道,冬季不管有多冷,也不能阻挡春天的步伐。

  

第86章 运气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