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89章 港湾

  毫无预兆的,秦薇识自凌晨醒来,此时,天边刚泛微白。

  那边的床头开头一盏小灯,在一起后,每个夜晚他都会为她留一盏这样的温暖的小夜灯。

  她轻缓的坐了起来,靠了一会,又慢慢掀被下了床。那一点微光渡进这宽大温暖的卧室中,下床后,她步到窗边。

  这里有她爱的人,有温和的暖度,空气中也有淡淡熟悉的气息,一切,都使她觉得安心落意。

  过去,她从来没有奢求过,能这样被人爱着,能有这样一个人,像这个清晨一样,给她可供一生回望的温暖。纤细的手指把窗帘拉开了一点,这含着月色的双眼,浏览起着窗外的光阴。

  她总是把自己置身世外,像只孤独的堂前燕。

  而在那孤寂漫长的过往岁月里,逐渐培养出很多度聊的爱喜好,也成就出她独特的个性。

  好在,命运终究还是眷顾着她,现在她开始慢慢变得开朗,变得勇敢。

  她想起那时,那件事发生后,她和林优旋疏离了一段时间,只能小心翼翼的和她保持距离。

  直到在一个雨后,她冒雨跑到她的住所,毫无预兆的抱着她哭了一场,两人才算和好。

  随后平静到大四实习的时候,有天傍晚,她刚下班,还来不及坐着休息一会。林优旋就神神秘秘的说请她出去吃饭,也是那次,她正式介绍了男朋友秋繁,以及用陪同身份前来的淳于谦。

  那是个港口的露天餐厅,他坐在离灯光稍远的地方。暌违多年,她并没有一眼认出来,只觉他气质非凡,话也不多,这样也正好避免了她的尴尬。

  她还记得那天的海风,夹着初春的温热气息。

  不远的过道旁不断有人来来回回,气氛浪漫又热闹。饭后,林优旋嚷着要去沙滩边放烟花;牵着男朋友的手跑开,她就站在原地,无辜的看着两人渐远。

  “秦小姐”他的声音好像自遥远的记忆里传来,她马上抬了头。

  缤纷的灯光在背后衬得他高大帅气,是她在现实生活中见过的,最好看的异性的样子。

  她不由得多看了两眼,低低答“你好!”

  然后两人沉默起来。

  他沉默是因为千言万语在胸膛,不知从何说起。

  她沉默是因为惯性。

  两人沿着长长的海岸线边安静的散步,后来,他主动打破沉默问得很坦然“秦薇识小姐,你不记得我了吗?”

  海岸线迷离着,朦胧中,秦薇识不太懂,那双他一见就不曾忘的透亮眼眸里是茫然。

  他也不觉得尴尬,原本平静的脸上,带上了笑,把当年的话,又问了一遍“麻烦问一下,735部队怎么走?”

  “是你!”她掩住惊讶的表情,心跳不已。现在想来,那个瞬间,已是爱情的开始。

  他表情笃定,用了肯定词回答“是我,我们又见面了。”

  那时候她不懂,不懂他这句话的含义。现在她懂了,能被一个人默默的喜欢这么多年,已是命运的慷慨。

  是我,我们又见面了,很高兴认识你,我叫淳于谦。

  他伸出手,她轻轻的,也把手伸出去,小心翼翼的和他握了一下。自他手掌心里传来的温暖,让她有种如幻如梦的不真切感。

  后来的事情,是厚积薄发,水到渠成。

  秦小姐,别害怕,这条路我比较熟悉,我会带你走出去的。

  秦小姐,这周末有空吗?科技馆有个沉浸式展览,我想邀请你一起去。

  秦小姐,我在读书馆外面,等下你出来就可以看到我。

  秦小姐,天气变凉了,记得加衣。

  薇薇,听说你感冒了,下班后我带你去看医生。

  薇薇,下周我生日,你能来吗?

  他是如此绅士,如温暖和煦的春风,一点一点吹入她的心绯。

  天空一点点的亮了起来,不知不觉,她竟然把相处的点点滴滴这么详细的回想了起来。

  想着想着,嘴角不经意就露出幸福的笑容。

  她静立着,长长的轻叹了一声,她忽然又有点害怕,害怕自己配不上如此深情。

  “薇薇”淳于谦不知何时也已醒了,已站在她身后,伸手轻轻环住上她。

  秦薇识转身,面向他,温情的靠在他宽广的怀抱中。

  ......

  因为要返程,几人都起得很早。这里就像一个装着欢乐的城堡,你无需费劲思考要打包多少喜悦带走。想着下回还会来,所以并没有那么多不舍。

  现在,一切都已经准备好了,就等秋繁和林优旋下来,吃了早餐就出发。

  可是两人久久不下来,许愿无语的看着时间,拿起手机拨打秋繁的号码。

  “哥,手机关机了!”片刻后,许愿放下手机,坐回到椅子上。

  “我打优旋的看看”秦薇识拿起自己的手机,“也,关机了。”

  “我去叫他们吧!”许愿说着就离开餐厅往楼梯上走。

  客房内拉着厚厚的窗帘,两人在里面正睡得不知天昏地暗。

  敲门声固执的响了一阵,才把秋繁吵醒“二哥,你再不起床我们就得错过航班了”许愿在门口高喊。

  “哦,听到了,马上下来。”昏暗的光线中,她带着睡意回了一句,然后推了推身边的林优旋。

  十分钟后,

  许愿边啃着面包边瞄了一眼,从楼梯上跑下来的秋繁,他喝了口牛奶,将面包咽了下去,才大声问“二哥,你俩昨晚是有多激情啊!”

  “少说点话!”秋繁神清气爽的路过他身边,拍了他一下。

  “欸,二哥,你这是什么?红红的!”许愿眼尖,指着他脖子上像刮痧一样的一块红。

  “你一单身狗,问这么多不嫌虐吗?”秋繁坐到坐位上,拍掉他伸过来的手。

  楼梯上又传来越来越近的脚步声,林优旋心情舒畅的跳着走了过来。

  “二嫂”许愿看了她一眼,随即,又大喊了一声,“你脖子上“草莓”怎么比二哥还红?”

  秦薇识的目光顺着看了过去,那赫然的红色,印在她左侧洁白光滑的脖子上。

  在许愿暧昧的眼神里,她好像懵懵懂懂明白了一点,脸慢慢红了起来。转头看见淳于谦的目光,竟也是带着一丝邪魅。

  “啪~”的一声,虚心慌乱中她把面前的牛奶撞翻了,白花花的一片晕开在桌子上,又飞快的顺流而下,滴落到她的衣摆上。

  “我,我上去换件衣服。”秦薇识没敢抬头的退了席。

  林优旋原地狠狠的白了许愿一眼,挽上秦薇识的手,两人一起上了楼。

  “大惊小怪什么?看你大嫂多难为情!”秋繁撕着手里的面包,看着两人远去的背影,回头也白了他一眼。

  楼上,秦薇识换好了外套,边等林优旋,见她正专心对镜子整理毛衣的衣领。

  “痛吗?”她靠近她,担忧的问。

  林优旋反应了几秒,她本来还想再逗逗她,但没忍住,笑出了声。

  “我的傻姑娘啊!”她边笑边搂着秦薇识,“真是难为你了,跟我混这么久还能够这么单纯。”

  “嗯?啊?”秦薇识矜持不解。想了想,还是不太明白。

  林优旋只好贴耳,悄悄对她科普这种话题。在她的轻笑声里,秦薇识的脸又红到了耳根。

  ......

  终于,大家暂别了这个“世外桃源”,踌躇满地迈向崭新的未来。

  飞机上,秦薇识沉沉的睡了一觉,靠着身边的人,这种踏实的安全感让她不再恐惧会在梦里流浪。

  直到飞机落地前,她才悠悠地醒了过来。

  淳于谦察觉到她的动作,合起手里的书。两人无声的静望彼此,过了一会,秦薇识坐了起来,她好奇他的阅读内容,于是伸手从他手里拿过书。翻了翻,全是英文。又翻到封面看了看。《Three Essays on the Theory of Sexuality》作者是Sigmund Freud。

  秦薇识在心里翻译了一下书封名称,随后默默的把书还到淳于谦手里,可她努力保持淡定矜持模样已入在他眼里。

  他靠近她,用耳语逗她“薇薇,如果我现在和你讨论这个话题,你是不是会恨不得自己可以凭空消失?”

  秦薇识躲了躲,想了想,撑着脸上情不自禁的红晕,勇敢小声回了一句“佛洛伊德说,不要去了解女人,因为女人都疯子!”

  “那你知不知道,佛洛伊德还说过,生命中唯一重要的事情就是爱情和工作!”淳于谦把书放到一边,也调整了一下坐姿,用只有两人能听到的声音告诉她,“薇薇,我好幸运,现在能同时拥有它们,而它们使我对人生充满了期待。”

  胘窗外流云绕过,秦薇识将自己的手放到淳于谦的手掌里,感受他将其温柔的包裹起来。

  A城正下着小雨,滑过长长的跑道,飞机就正式落地。

  几人由工作人员护进VIP通道,到外面的时候发现接机口异常拥挤。

  “真是夸张!”许愿张望了一下,埋怨了一句。

  “不好意思,淳于总”工作人员解释道“今天有粉丝接机,所以有点嘈杂。”

  淳于谦淡淡的点了一下头,照例给秦薇识戴上口罩,然后紧紧揽住她。

  几人加快步伐,朝通道外走。林优旋瞄了一眼堵在栏杆外的人群,发现她们手里举着叶艇的海报和条幅标语。

  秦薇识也看到了,放在口袋里的手不由自主的攥了一下。

  当他们顺利走到车门旁准备上车的时候,惊呼声音一阵阵从大厅里传来,秦薇识回了一下头,透过落地玻璃,她看到叶艇被机场治安人员保护着挤在人群里。

  这个回头,是毫无意识的,连她自己也不知其因。

  “薇薇”林优旋上前挡了一下她的视线,“秋繁明天就上班,我们要先回去休息了。”

  秦薇识的反应总是慢半拍,空气停顿了一下,她才接上这个话题“嗯,如果你觉得无聊的话,随时给我打电话。”

  “啊!~我怎么感觉像做了个梦一样,幸福的日子一下子就结束了。”许愿接过工作人员递过来的吉他。望着不远处,感叹了一句。

  “大哥,大嫂。二哥,二嫂,我们就在这里道别吧!”他分别看了看几人,潇洒的指了一下停在不远处那台酷酷的兰博基尼,“我朋友来接我了”,再冲车上的人挥了下手。

  “行!到了在群里发个消息。”淳于谦拍了一下他的肩膀。

  随后又拍拍秋繁的肩膀,相互用眼神道别。

  他们分成三路,上了三台不同的车。

  车辆在阴沉的雨天里行驶,湿润的路面倒映着城市的景色。

  车内,两人没有交谈,这让秦薇识有点不安。她后知后觉的想起刚刚林优旋的举动,此刻感觉自己像个做错事的小孩,气氛有些压抑。

  她小心的望了眼旁边紧闭薄唇的人,又过了一会,淳于谦动了动,探过身子将她揽在怀里,什么也没说,什么也不问。

  直到车辆进了别墅,门一开,管家和几个工服上点缀红巾的佣人例在两旁齐声贺道“谦少,新年好!我们代表优家服务链的全体成员,恭祝观煌集团虎啸龙吟展宠图,盘马弯弓创新功!祝您和秦小姐情投意合!永结同心!”

  秦薇识抬头,看到淳于谦满意的笑,他点点头道了句“谢谢!”

  她很欣赏他散发出这种绰有余裕的魅力,越相处久,越为之吸引。

  如果说男人对女人的爱,是需要以呵护关爱为基础;那女的对男人的爱,则多少要带一点崇拜和敬仰;这样,双方才会更觉心甘情愿。

  “把秦小姐的物品归到我的卧室,床品全部换成暖色系!”在她情不自禁流露爱意的目光里,他对着众人如是宣布了一句。

  这大众广庭下的,秦薇识只觉得自己脑袋轰了一下。羞怯难当中她丢下淳于谦往客厅跑去,由于走得急,步伐有些磕磕绊绊。

  淳于谦好笑的追着她的背影跟了上去,顺道又嘱咐了一句“记得啊!”

  “是!”负责家政事物的女佣在他背后愉快的答了一句。

  庭院里,那行人都用同一种眼神交流了一下喜悦。

  雨越下越大,秦薇识在客厅休息,另一边,淳于谦一直在对接各种商务电话。

  她站在窗前,望着打扫一新客厅,那盘生机勃勃的铜钱草安静的放在书桌一角。这里没有张灯结张的热烈气氛,显然家政很熟悉主人的脾性。但这样反而显得平常,秦薇识看了眼靠在沙发上的男人,看他感到疲惫的仰头捏了下眉心,忽生出一种隔世的错觉。

  佣人在楼梯上来回走动,看样子正在整理她的房间。秦薇识甜蜜的笑了一下,然后进了书房,她打开电脑,点开桌面文件夹,他真的心细的为她他做了一份对比资料,还详细的例好一应事宜。

  当初放弃学校的保研,是因为自己有点急切的想适应工作环境,但现在想来,也并不觉得后悔;觉得,好像有了他,那些遗憾都可以慢慢被填满。

  过了一会,就到了晚餐的点,淳于谦终于挂掉了电话。他抬头看了眼窗外,发现天已经完全黑了,接着起身走近书房,瞧见秦薇识开着笔记本,正勤勤恳恳的往上面做标记。

  他在门边靠了一会,想起那些年里,他独自去见她。大多是在光线辽远的傍晚,或者幽静的清晨。她或是在返校园的路上,或是坐在校园的晨光里,手上仿佛永远拿着书,永远是这样一副孜孜不倦,学而不厌的样子,她真的是他见过,对学业最认真的人。难得的是她还灵秀聪明,要有成就不难,或多或少,也因为这一点,他对她的好感加得更深。

  他有一段长离内陆的时间,也是在那一年里,没能了解具体发生了什么;回来后,见她相较以往更沉默,和曾经亲密的好友也疏离着,就在他打算弄清楚发生什么事情的时候,两人又和好了。

  那时,他也就没太执着真相。她在明,他在暗,像个沉静的影子,再后来,观煌完全步入正轨。盯着他的人越来越多,他开始有了顾忌。

  其实他知道,能长达那么多年守候一个人,不是没有缘由,是越了解,越觉得心疼,心疼她一个人,以这种情结为基础,爱她之心也更加牢固,更何况,她的确也很优秀。

  后来,机缘巧合下秋繁和林优旋走到了一起,这也更让他不得不相信冥冥之中有老天爷相助。

  所以,时机一到,主动出击。

  他想得太投入,连秦薇识已经走到他身边了都没有察觉。

  “少谦”柔情的声音唤他,他回过神,伊人就在眼前。

  他不由得动情将她揽进自己怀里,“薇薇,我想,你会用温柔为我筑个港湾,且供我此生停留。”

  怀里的人回抱着她,嗯了一声,又低低的笑了起来。

  “嗯?”他双手将她的脸捧起来,鼻尖相触发出疑问“说出来,让我听听?”

  “你忘了我上次同你吵架时,也发脾气吗?”她笑意盈盈,驻在眼底的星星也活泼起来。

  “那是你最生气的样子吗?”

  “嗯!”

  “声音不够大,力量也太弱”他如是评价,“你没看影视剧里女人发脾气都是歇斯底里,咬牙切齿,恨不得一刀泄愤的样子吗?”

  “你,想试一下?”秦薇识抬起下巴,娇嗔问他,然后离开他的怀抱。

  “我们为什么要聊这个话题?”他好像入了自己的圈套,追着她的脚步闻着空气中的饭菜香,进了餐厅。

  

第89章 港湾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