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91章 惜命惜时

  春季多雨,细密绵长着就是几天,这些日子淳于谦都在外应酬,且每天都差不多十点才回来。

  两个各自忙碌,在这几天的时间里秦薇识选定了一所评估结果为A+的高校做为考研目标,其它资料也在整备阶段。

  此时夜幕临近,她披了一件薄毯独自卷坐在庭院的伞下,对自己的决定做着最后的考量。

  天色渐渐沉了下来,因为有雨,天地间光线迷朦。

  她思索到自己的专业课没有问题,政治和数学都不错,唯一的薄弱的环节是英语口语。且因为在校的时候没有想过日后会要考研,所以现在她有点为自己没有未雨绸缪而感到后悔,又担心自己不能专心投入学习,还担心工作中可能会出现的状况。

  于是她蹙起眉,轻叹了一声,密密的细雨,轻轻洒在墨绿色的遮阳伞面上。

  今天,淳于谦终于早回了一些时间,他一下车就看到秦薇识,见她没有看书,只静坐在那里,就猜她有心思。

  他本来想喊她一声,又见她低垂着头;于是接过管家手里的伞,快步走了过去,然后将伞放到一边,在他对面坐下。

  “少谦?”秦薇识有点小惊喜,她还以为他今天也要忙到那么晚才能回来。

  淳于谦倾身抱了她一下,低头寻问到“怎么了?有心事?”

  想太多,容易伤神,秦薇识有点无精打采的点了点头。

  “方便让我知道吗?”淳于谦很绅士的寻问,做出准备仔细倾听的样子。

  秦薇识看了看他,低迷的光线勾勒出他线条清晰,五官刚毅的面部轮廓;他刚从应酬场下来,一身西装革履,还带着些许运筹帷幄的精领商人气质。

  那双深遂的星眸望着自己,里面渐渐聚起万种柔情。

  是那种看到心上人时,独有的目光。

  秦薇识也痴痴的回望她,心下想,夫子不言而信,不比而周,应该就是现在他给自己的这种感觉吧!

  所以她安适的开口,向他发问“少谦,你,都是怎么平衡工作和学习的。”

  她知道他一直也在学习,只不过他们领域不同,年前她看到他带回的常春藤NBA证书,心里早就佩服得五地投地。

  淳于谦偏过头,也蹙起眉认真的想了想。然后他把坐位往她的方向挪了一下,拉近距离后才引导她“首先要学会,让自己的大脑在短时间内快速转换或清空,然后用沉浸式学习法去学习。”

  秦薇识佩服的看了他一眼,又轻叹了一口气,“沉浸式学习倒是容易做到,但我这人有个毛病,最怕在做一件事的时候被人打扰,更别说要快速切换大脑,有时候一个题目我可能算一天,两天。”

  她皱着小脸,淳于谦伸手过去宠溺地揉了揉“嗯!薇薇,在这里,你可以很专心的去做任何自己想做的事,其它闲事就交给我,或者他人。”

  “你还有没有其它方法呢?”她还没有得到满意的答案,继续追问。

  “要不,我聘个专业老师来家里替你辅导?”

  “可我又觉得可以靠自己,我是不是很奇怪?”她纠结道。

  “你平常学习用什么方法?”

  “排表,细化,一科一科来,每次开始新的之前都会去复习前一天的内容”她坦言“可我有时又觉得这样太拖拉了,想提速,但又恐打不好基础。”

  淳于谦踌躇了一下,“我可能跟你不一样,我都是挑重点学习,可能是太忙了。但你那样做的好处是脚踏实地,步步为营。”

  “我习惯把每个知识点吃透,这样就没有难点和常点之分,只是花的时间不同。可也是,我的时间怎么能跟你的时间比。”说完她无奈的看了他一眼。

  “学习本来就没有捷径,薇薇,不要怀疑自己。我是因为情况特殊,你试试看把复习的时间调整一下,改为每周,或者每半个月固定一个时间用来复习,这样看会不会好一些,或许打破陈规,会找到新的突破口。”他细柔着她凉凉的小手,想把自身的温暖过渡给她。

  “行,我试试。”秦薇识点点头,眼神活跃了一下,继续问他,问得有点小心,说“你,是不是很早,就完成了学业?”

  淳于谦点了点头,同她叙说到“薇薇,我17岁就去了Harvard,但学位证书下来前,这边就出事了。”说着停顿了一下。

  “对不起!”她意识到自己触及了他的伤心事,为自己的唐突道歉。

  “没什么,已经过去那么久了。”他大方的笑了一下“刚开始我发现,忙碌是自我麻痹的最好方式,所以那段时间不眠不休的做了很多事情。后来秋繁强迫我休息,甚至用上了安眠针。直到有一天清晨,我站在窗前,远远望到别人在晨跑,那群人用奔跑背影,将生命里充满生机的部份展现给我。让我开始意识到自己不能就此颓废下去。也是那天,我开始筹备后来的一切。薇薇,我希望我经历的苦难,永不会在到你身上出现一点,我想,我希望,我能给你一世安逸。”空气里的风还淡淡有些冷,淳于谦把那段经历说得很隐晦,却给了她很真实的承诺。

  秦薇识低下头来,不敢再望他的眼,她无语凝噎,探过身,靠进他温暖的怀里,隔着衣服,她听见他心跳,又听见他的气息在头顶上方悠悠的舒叹了一声。

  又过了一会,天色更暗了。

  淳于谦用大手掌在背后轻拍她安抚,然后换了语气,宽慰般转了话题“我今天这么早回来,你应该开心呀!”

  “很开心!”秦薇识点了点头,五官慢慢舒展开来,低低应了声。

  ...

  续小长假后,林优旋终于度过了“假期综合症患者”困难的第一天上班时间,此时,她穿着一身知性套装,带着精致的妆容踏上了下班的归途。

  她站在大夏门口,有点疲惫的打了个车,看看距离很近,又张望了一下,找对车牌后她冒着雨坐了上白色丰田,上车后她不停关心路况,并在心里默默祈祷千万不要堵车。

  好在如她所愿,约莫20多分钟她就顺利到达了目的地,再又冒雨进了医院大厅,然后顺着电梯上到二楼,医院里永远都挤满了人,上来后,她随便找了个空位坐等秋繁。

  可巧的是,穿着淡蓝色护士服的秋简正拿着一瓶点滴液从她身边路过,她看到她时,眼神马上敌对起来。

  林优旋心下觉得好笑,却并不跟她计较,只低头从包里拿出纸巾擦拭身上的雨水。

  谁知道过了一会,秋简又折了回来。并刻意站到她面前,趾高气扬对她宣告“你不要等秋繁哥了,他刚上一台手术!没有3个小时是下不来的。”

  晚间的医院大厅内,灯火通明,这里的空气中永远飘着一股淡淡的消毒水味。

  “妹妹”林优旋调了一下坐姿,漫不经心的擦拭发尾,逐句告诉她“你秋繁哥!他五分钟前,给我发消息,让我来这里等他!”

  正说着,秋繁就已经从走廊另一头走了过来。他换了白大褂,边走还边理着军绿色外套的衣领。

  “哥,你不是要上手术吗?”看到他过来,立刻向他走了两步。

  “总要给其他人一些学习的机会!”秋繁路过她身边,直径走到林优旋跟前,看到她还湿着头发,责备道“天天提醒你带雨伞,我的话你听到哪里去了?”

  林优旋无辜回道“早上,落到滴滴车上了。”

  “那就不知道再买一把吗?”边说边从衣袋里掏出手绢,细细给她擦头发。

  “人家这不是赶着过来见你嘛,还有,谁让你早上不送我上班?”林优旋拨开他的手,佯怒的瞪起了眼。

  秋繁被她看得心里立刻没了脾气,责备全成了心疼,哄道“是我不好,旋宝,这阵子我的确有点忙。”

  林优旋还生气,垂下眼帘不理他。

  他只好继续哄道“我带你去你想吃的?”

  “我累!”她靠着椅背撒娇“你抱我!”

  秋繁看了看四周,弯腰吻了吻她额头,贴着她低声暧昧道“乖!回家再抱!”

  林优旋嘟了一下嘴,表示不满,但还是听话的站了起来。

  两人当秋简不存在一般腻了一把,随后朝电梯间走去。

  如果林优旋有后视眼,那她此时一定可以看见,那嫉妒的火焰在秋简眼里熊熊燃烧,放在身体两侧的手紧紧攥拳。

  细密的雨丝还在下,空气中笼罩上了一层雾气。长街上,新年的气氛稍微淡了一点。但车道两旁火红的中国结灯依旧应节的亮着,从驾驶室一眼望去非常壮观迷幻。

  “我们要不要叫上薇薇他俩?”副驾驶上,林优旋无聊的打开收音机。

  “不要了,少谦年后都很忙,说不定都没有时间陪薇薇。”秋繁专心开车,一面回她。

  “嗯”林优旋懒懒的回了一声,手指继续调频,调出了一首《浮生》。

  竟是叶艇翻唱的版本,他声音低低的从音响里传来,扩散出一句【她真的很喜欢你~~像风走了八千里~~~】

  淡淡的旋律,林优旋听了一句,就赶紧关掉。

  秋繁瞥了她一眼,平静道“没什么,他现在是公众人物,不可能不见的。”

  “你为什么从来都不细问当年的事情?”林优旋闷闷问他。

  秋繁沉默了一下,过了一个红绿灯才开口问“那你现在准备好了吗?”

  “嗯!”

  “他喜欢薇薇?”

  “嗯!”

  “那...”

  “开始是我”林优旋主动坦白。

  “薇薇对他是什么态度?”

  “她很被动”

  “over”秋繁结束话题,他想问的只有些。

  路况平稳后,秋繁拉起她的左手在唇边吻了一下,随后飞快的放下。又看了看她沉默的样子,开口聊起旧事,他说“以前我在急症科的时候,有天半夜,送来一个很年轻的女孩子。她是因为和男朋友吵架,随后选择了毁灭的方式去惩罚他人,事前给她男朋友发了消息。但据说那男的在外面和朋友玩,根本没有看到她的留言。所以送来的时候已经不行了。”他想把事件描述得轻松点,于是跳过很多细节,“当医生宣布死亡的时候,那男的才抱头痛哭,一再跪求抢救。旋宝,你知吗?在急诊科的医护人员,每天都和死神在抢夺生命,每天都有无数人在努力的想要活下去,可那个年轻的女孩,就因为一段感情,放弃了自己的生命,这真的令人很痛惜,痛惜的同时,也会怪她太无知。”

  车窗上起了一层雾,夜景若隐若现的佛过,尽管事情已经过去很久了,但现在说起,依旧是惋惜不已,秋繁摇头道,“我到现在都记得那个男人悔恨痛哭的样子,一个生命的代价太沉重了,不知道这辈子,他还能不能再快乐起来。人生有那么多有意义的事等着你去做,有那么多人等着你去遇见。所以真的,每当看到不爱惜生命的人,我都想冲上去好好骂醒他。”

  雨刷器发出轻微来回扫动的声音,在玻璃上扫出一块明净的大扇形,前面路口红灯亮起,秋繁放慢车速,在斑马线前刹住车,扭头看了看林优旋,见她一脸凝重,不免让他有些心疼,他继续告诉她“旋宝,我们从医的人都很惜命,惜时,惜身边的人。因为面对时光流逝,面对生命不断的在倒计时,我们能做的,唯有珍惜!”

  她也看了他一眼,听见他在这小小的二人空间里,认真对自己说“我可能不会说我爱你,比爱我自己还重要这种话。但是我可以很确定的告诉你,我爱你,像爱惜我自己的生命一样。”

  “干嘛突然说这么沉重的话题?”林优旋忽然有点泪目,赶紧将头转向窗外,假装看模糊的风景。

  秋繁的声音又起道“我希望你也好,或者是薇薇也好。能够从心里释怀,而不是还带点自欺欺人。”

  “我没有!”她马上反驳。

  他淡笑了一下,红色数字在倒计时,“旋宝,谢谢你爱我!”

  “你今天怎么了,突然这么肉麻。”林优旋刚收好前面的感动。

  “所以你要好好珍惜,这种话,我不常讲。”

  “你不讲那我讲好了,我一定是这辈子,上辈子,上上辈子,上上上辈子都积了功德。”她可爱的凑到他面前用排比句道。

  “那我这辈子,下辈子,下下辈子,下下下辈子,都会好好的爱惜你。”

  “有没有觉得好无聊啊!”

  “有点!”

  “哈~”

  “噗呲~~”

  两人一同笑出声来“爱你哟!”林优旋扭身调皮的眨眼朝他比了一个爱心。

  “珍惜生命,请不要干扰驾驶员!”秋繁推了下眼镜,脸上的表情怎么也正经不起来。

  

第91章 惜命惜时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