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93章 玉石

  “乾江和亚华依旧是今年的重点项目,此外,年中中标的那块地的前期开发工作也做得差不多了。目前各方都很稳定,所以我打算接下来把目标转向实体经济市场。”早上十点,淳于谦清朗的声音在观煌的董事会上响起。

  那辽阔澄净,惠风和畅的大好春光在他背后的落地窗外;为他周身散发着的架海擎天的气质做了加持。他说完话,放下手里的资料,平静的看着在坐的董事交头接耳讨论。

  “现在观煌在地产业稳稳当当,应该乘胜追击才是。”

  “是啊!”部分人纷纷点头。

  “行业内佼佼者甚多,我倒认为,当下在前期累积的基础上和现在稳定的局势中展开多元化发展,也不失为明智之举。”坐在淳于谦左手边一位年近七旬,头发花白,但面容威严的长者,他用浑厚的声音赞同淳于谦的提议。

  而坐他对面那个已步入中年,事业正春风得意的李董事不太赞同他的话,他道“华董,您老也知道,业内一直盛传,我们观煌的前身是四季呈青,而且现在又背靠季屾集团,如此说来,在业内根基已经很稳固了。”

  听到这里,淳于谦将身体靠到椅子上,然后才漫不经心的开口“李董?看来,对此言论您挺受用?”

  他在工作中表现的不怒自威和与秦薇识在一起的温文尔雅,真的是形同两人。

  马上,这李董自知失言,表情讪讪的,低头推了下自己的眼镜。

  “淳于总,这种议论声对集团并没有什么损失。况且都是过去的私人恩怨,而且乾江这个项目我们还是依靠季屾集团才度过危机的。”那个见他反映没那么大的廖董带着无畏,小心谏言道。

  淳于谦淡淡的挑了一下眉,冷俊的看了眼一旁的罗秘书,放慢语速“罗秘书,你是怎么办事的?廖董进董事会2年了,连集团基本情况都没有搞清楚?”

  闻言,华董马上帮那人迂回话题“廖董,您真是贵人多忘事,乾江项目在你进集团之前就已经启动了,最开始有意争取合作的就是季屾集团,后来让他接手也是迫不得已。”

  “淳于总,我们前期的定位一直很明确;投资也很集中,现在要分散的话,外界可能会对集团动态存质疑声。”

  “廖董,有时候,想一家独大真的不见的得是件好事。”

  “我们观煌在业内还很年轻,未来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也会面临很多选择,有些决策是迟早要做的。”

  淳于谦继续平静的听着众议,他扫视了一下在坐的所有人员,包括自己在内,现在一共22位董事,其中有3位是当年四季呈青的元老,也是他们在那时主动找到了自己,且一直对观煌尽忠职守。

  想到这里,他放松了下来,接过话说道“各位董事,年前,市场部对实体项目做了周详的调研,现在我挑了几个项目,做了可行性分析报告,随后会发放到各位董事手里。接下来,我会去趟纽约,回来的时候再如期举办公益活动。”

  “淳于总,去年年底,我提议的公益对象增加关爱女童项目的文件您还没有审批下来。”

  “我个人很赞同,但相关事项,刘经理已经在着手处理了,这两天会有一个结果。”淳于谦点点头,他气宇轩昂的独坐在董事长的位置上。

  说话间,罗秘书已经一一将分析报告发放到各人手中。

  “淳于总,航海5号风景线很快会竣工,检修期过后,在五月一号准时投入使用。但是席胜来那个老狐狸,就分了一点“残羹”给我们观煌。”

  “他这是公报私仇!”立刻有人点出。

  淳于谦只冷笑了一下,泰然道“巧诈,哪如拙成。这次就放他一马,接下来我们将在旅游业加大投资力度。”

  在名利场上,他总是特别清醒。这份睿智通达有点像与生俱来,像是,基因里最成熟最优秀的那部份都在他身上集中。

  在刚才听到陈董把这观煌与那两个集团并排称的时候并没有触他大怒,是否在他的潜意识里,因为有了那一个人的出现,那块梗在他心里的寒冰也有了要消融的迹象。

  他侧目看了眼窗外,是晴空万里!

  ...

  董事会后,淳于谦单独和华董,陶总,项董这三位开创董事到办公室里言事,公事确认完全,话题带到私事上,说到当年失踪的玉石。

  “那块玉找到了?”华董正在喝茶在他对面马上放下茶杯,神情惊讶,又道“我一直以为是那群人趁火打劫瓜分走了,找到了就好!找到了就好!”他不住点头,感慨的松了口气。

  陶董在三位董事中年纪最大,加上大腹便便,更显老态。他抬手端了茶台上的紫砂茶杯,低头品了一口清雅的绿茶,放茶杯的时候,他看了看淳于谦。若有所思的点点头才开口道“少谦,真是造化弄人。”

  淳于谦自顾抿嘴笑一下,心酸不已。

  项董和华董一样年长,他体型偏瘦,虽然是闲谈微笑的表情,但遮不住久病刚愈的倦怠,声音也明显有点中气不足,他把茶杯端到跟前细细品了一下茶香,然后又将它放回茶几,看了看几人,才用商量的口吻对他道。“少谦,我老项要在这里跟你赔个不事,这几年我身体每况愈下,公司的事情大都交给我大儿子项弘昌在管理了,我打算在这个月内将这边的职位也交由他,不知道你这边有没有什么异议?”

  “项董,您这么说我真是感到惭愧,是我没有考虑周全,这次会议还烦您亲自到场。虽然我和新项董没有频繁联系,但新项董在行业内的口碑也是人尽皆知的,我没有其它异议。”这件事情在淳于谦的意料之中,此刻,心里的感激之情溢于言表,说完又卑躬再道“晚辈从心里很感激和尊敬您一直为观煌尽心竭力。还有陶董和华董,倘若没有您三位鼎力相助,我可能还会多走一些弯路。您老对我的恩情,晚辈一直铭记在心。”

  “少谦!”华董拍拍他肩膀,“人定胜天,以你的才干,观煌有今天是意料之中的事,并且我们一早就看出你前途无量。”

  “是啊,我家那几个孩子,加起来,也不及你一个人。”陶董感慨了一句。

  “成大事者,都经得起沉浮,少谦啊!相较当年你外公的风范你是有过之而无不及。”项董用既欣慰,又是欣赏的表情对淳于谦褒扬道。

  华董跟着赞许“少谦,雏凤清于老凤声!”

  眼前三位德高万重的长辈,不给淳于谦插话的空隙你一言我一语发自肺腑毫无保留的夸奖他。

  陶董悠悠又喝了一口茶“再过个一年半载,我们三个退了休的老头子就要过着晒晒太阳,钓钓鱼的闲散日子了。想想,人生一辈子过得真快!”

  淳于谦提壶慢慢给几个添茶,工作中他极少感情用事,此时伤情的想起了自己的外公,如果他还在,现在也是颐养天年的时候了。

  “少谦,你过年带秦小姐去黎丘岭了?”陶董放下杯子关心问道。

  “是的,陶姥爷!”淳于谦退回到晚辈的身份上,“那边现在发展得很具规模。”

  嗯,几个点头。

  项董顺着话寻问他一向隐蔽的私人情感,“找个机会介绍秦小姐给我们几个姥爷辈的认识?”

  “好,只是,她性格腼腆,得给她一点时间应适。”提起秦薇识,淳于谦嘴角浮上温柔的笑意。

  “哈哈~~”华董指了指他,佯怒责备,“你这小子,总是闷事办大事!”

  淳于谦跟着他们的笑了笑,谦虚的不再做声。

  话题聊到这里,气氛很轻松愉悦,项董也适时的提了个之前大家都避谈的话题,他转着手里的茶杯,说“少谦,季屾集团已经利用乾江的项目和我们有了业务往来,以后...”

  淳于谦沉着了一下,平静道“我现在还没有具体规划好以后要怎么做,可我还是要考虑到其他董事的利益,况且亚华那个大项目那边也间接有参与。”

  他说完抬头,看到三人相互点了点头。

  “看来,那个秦小姐,让你变得柔和了很多。”华董伸手满意的拍拍他手臂,又道“我不规劝你,但我相信你会从秦小姐那里找到答案。”

  “秦小姐现在做什么工作?”陶董随意问起。

  淳于谦也就随口回答“她考研,现在正参加顾叔发起的古建筑修复项目。”

  一提起她,就如同在他心里拂过一阵温柔的春风,淳于谦依旧扬起嘴角,展出舒心的笑。

  陶董露出老顽童的表情,好奇的点点下巴,示意道“诶,起码可以给我们看看秦小姐的照片吧!”

  “就是”

  “就是,让我们几个姥爷也见见。”

  “是呀,也让我看看我们家婉瑜输在哪里了!”项董还惦记着之前自己家孙女追求淳于谦的事。

  “哪里的话,是我配不上婉瑜小姐。”他谦卑颔首道。

  “这话就别说了,快让我们看看吧!”项董不吃他这套,笑得更开心。

  淳于谦顺从的拿出私人手机,点开相册,里面有两张秦薇识的照片,一张是入学时的证件照,一张是在漓丘岭她正从在书桌前看书,他有意叫她她抬头时拍下的瞬间。

  陶董伸手拿过手机,笑眯眯的看他的样子,再把手机凑到眼睛仔细看看,然后再递给探身过来的陶董,“长得钟灵毓秀”他点点头“果然是块好玉,难怪你这小子保护得这么严密。”他笑容满面的把手机凑到毕董面前,毕董掰着他的手躲了一下光,看到照片上神情在怯羞和微笑间的秦薇识,她未着粉黛,即使是照片也灵秀得动人,“这小丫头是个荣辱不惊的人。”他如是评价。

  “你看她的眼,像小孩子一样黑亮又有不符合这个年纪的通透。”毕董伸手放大她的面部。

  “对,对”其他两人凑上来,赞同的点头。

  “年纪轻轻,心里就有江河大海”陶董点评了一句。他拍拍项董的肩膀,开着不伤情宜的玩笑“联姻的时代不会过去,但靠家势毕竟还是会弱一些。老项,要服呀!”

  “差不多的话,就把婚结了吧!我看你这辈子大概也就认定这个秦小姐了。”陶董乐呵呵的,用长辈的身份催婚。

  “我是随时准备着,但不想太快给她压力。”淳于谦耸了耸肩。

  “听你这么一说,我更好奇了?”华董继续看了眼手机,“说这么久,还不知道那位秦小姐具体叫什么名字?”

  淳于谦看了看三人的表情,“姥爷”他决定不让几个长辈扫兴,便回答“秦薇识,采薇的薇,知识的识!”

  “不错,有内涵”陶董若有所思。“秦~薇~识,倒好像在哪里见到过这三个字。

  “《清平调》!”片刻后,他一拍大腿,愰然想起。

  华董赞许道“这小丫头将来也不一般,江山代有人才出,就算家势差了一些,也会有贵人相助。”

  淳于谦的目光落到办公桌上那束恬静洁白的海芋花上,心里生出一种渐入佳境之意。

  海芋花的花语是:纯洁和幸福,还象征清纯单纯的爱。

  一如秦薇识,在他心里,所以,他要不急不缓的给她一世深沉的爱。

  ...

  傍晚,在黄金广场氛围恬静的咖啡厅里,秋简和阎娅婷对坐,她焦虑的搅着面前的蓝山咖啡,皱着眉和对面平静的阎娅婷发牢骚。

  “娅婷姐,我看秋繁哥是不会回头了。”她沮丧着。

  “急什么,他又没有结婚,又没有小孩。”阎娅婷按住她的手,安慰她“时间一长,感情就会淡了。”

  秋简点了点头,又抱怨道“我现在在护士站呆得好烦,每天跟打杂一样,而且见到秋繁哥的机会也不多。”

  阎娅婷抿了点咖啡,淡然的给她出注意“你可以申请到手术科,做他的手术一助呀!”

  “我爸不同意,非得让我在原地呆满1年,我妈还要把我介绍给她一个做美容机构的什么院长的儿子,啊~我真的是烦死了。”她一脸痛苦,抓狂的样子。

  “我记得你上次说秋繁4月份有个培训,在外地。”阎娅婷看了一下她。

  “对!”秋简点头。

  “这是个学习机会,也是个好机会!”阎娅婷点到为止。

  “对呀!”秋简立刻欢喜起来,“我要跟我爸说,让我参加培训。”

  她一派天真的模样,相较林优旋的小迷糊,她是真的天真!无知!

  她想了想,又问“娅婷姐,你呢?怎么办?”

  阎娅婷依旧是很平静,带笑说“我每天跟少谦见面,和相处的时间很”

  “那也是,姐,希望少谦哥不要迷途太久。”秋简终于停下搅动咖啡的勺子,又想了想,一脸痴迷的笑起来。

  

第93章 玉石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