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96章 明月

  秦薇识穿着和林优旋同款袄裙,月白色的上衣,淡蓝色下裙,在衣领和裙带的绣花部分撞了一点粉色。栩栩如生的璎珞绣花随着她轻微的步伐摇曳,仿佛要发出叮当之声。

  造型师将她的长发做成了中分后梳公主头,发顶上的头发直接沿着两边直接梳好,做出发髻,散下来一部分,结成低低的马尾辫,她没有购买推荐的发饰,所以发尾只系了一根红绸。

  她独立在光线隐晦的亭子中,从这里一眼望去,整条街的阑珊光景都收入眼底。

  远处的烟花从她背后升上天空,前方的惊呼声,和远处的轰响声。共鸣出一份繁华外的独特意境,秦薇识莞尔,她惬意的独赏此刻,烟花尽情的在空中绽放,热烈又热闹,似要与月色争辉。

  正怜火树千春妍,忽见清辉映月阑!

  秦薇识望着那轮明月,她藏着这样孤独清喜的秘密,不愿与人分享。

  就这样仰着头,看烟花叠加着绽放,仿佛忘记了身处何处。

  “薇薇!”熟悉的声音至身后喊了她一声。

  淳于谦已经迈过台阶,看到她在如梦如幻的背景中回头,嫣然一笑。这个瞬间,这轻轻一笑,让他心生震撼,他定在原地,眼见她朝自己走来。

  此刻,她像一个美好的梦,像是来人间游玩的仙灵。

  “少谦”秦薇识将昨晚发生的闹剧抛诸脑后,一见他就欣喜向前。

  “少谦”她走近他,见他不动,又唤了一句。

  天际的烟花亮了一下,在短暂交替的光明里,她看到他的目光紧锁自己,便觉得有些含羞。

  淳于谦一把搂住她,用甜蜜的吻回应她,留恋的索取着。

  片刻后,严重缺氧的秦薇识开始双手抗拒的推他。

  “薇薇!”他是如此动情,为她着迷。

  “薇薇!”林优旋收好手机,和秋繁在亭台下朝她挥手。

  一想到刚才的那一幕被人看到,秦薇识在他怀里,难为情的拉起琵琶袖掩面。

  林优旋拉着秋繁跑了过去,也飞快的上了亭子。

  “别害羞了,这没什么的。”林优旋非常了解她,说完后,一把的捧住秋繁的脸,垫起脚尖啄了上去。

  秋繁来不及反应,只觉嘴上一温热,接着有痛麻。紧接着那双用了力的手又放开了,他失重的往后退了一步。

  “你轻点!”他摸着被撞痛的嘴唇,低低的朝她抱怨了一句。

  “行,下次知道啦!”林优旋没心没肺冲他笑答。

  淳于谦和秦薇识暗底面面相窥,被两人的诙谐逗笑。

  四人又停留了一会,才想起都没有吃晚餐,于是决定找个地方吃饭。

  淳于谦望着乌央央的人海蹙眉,他打了个电话;很快,活动负责人赶到这里,几人一脸献媚恭敬,想邀请他们去室内。他淡淡拒绝,于是来人马上安排了一众特警,在人群中用开劈出一条VIP通道。

  四人一齐戴上大大的黑色口罩,只露两只眼晴看路,淳于谦脱了西装外套,取下领带,还把衣领的扣子散了两颗,借用了一下易龙的帽子,易虎的无镜片眼框。伪装出与昔日完全不同的形像。

  四人埋头通过这条特殊的途径上车,

  “这也太夸张了!”上车后,林优旋摘掉口罩惊叹道。

  “你以为呢?少谦已经上过一次热搜了。”秋繁也摘下口罩,“以后这种活动还是不要参加了!”

  白色宝马上,淳于谦微锁着眉,秦薇识误以为自己惹他不高兴了,也跟着不说话。

  “怎么了?”淳于谦重新扣着好衬衣扣子问她。

  “你怎么了?”她伸手过去帮他扣好另一颗。

  “没怎么呀!”

  “噢”

  “到底怎么了?”两人异口同声的问对方,然后噗呲一声都笑了出来。

  就这样莫名其妙笑了一会,气氛恢复正常。

  淳于谦感到手机在口袋里接连震动,于是伸手拿出来,【福临小院】群不停显示出消息,他点了进去。

  林优旋在群里发了两张照片,一张是自己和秦薇识的合影,一张是淳于谦拥吻秦薇识的画面。虽然离得远,画质不是很清楚,但熟悉的人都知道是他俩。

  照片下许愿和瀚文分别表达了惊喜,夸奖,以及吃柠檬的心情。淳于谦边看边笑,他放大了那张林优旋和秦薇识的合照,照片上她很明显的拿手挡了一下镜头。

  由是问她“薇薇,你很不喜欢拍照片吗?”

  秦薇识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自顾的摆弄着裙摆上的系带,答道“做兼职的时候,整整拍了3年照片,把我这辈子的照片都拍完了。”

  “你本人比照片更好看!”淳于谦发自内心的夸了她一句。

  “有吗?”秦薇识纯真的伸过脑袋,他把两张照片滑给她看。

  然后静等她会做何反映,只见她沉默了一下,低头请求道“可不可以打电话给秋繁,让优旋把照片撤回?”

  “好像,已经过了2分钟了!”淳于谦笑她,又马上正义道“等下到了饭店,我替你好好说说她!”

  “嗯!嗯!嗯!”秦薇识猛点头。

  ...

  别致的酒店包间里,渠成和阎娅婷对坐在餐桌前,几道色相俱佳的主菜已经摆好了。

  阎娅婷对着手机翻看,脸上表情渐渐凝结,渠成不由得扫了一眼上面的内容,于是也看到了那张照片。

  他少见的穿了身西服,正想要说点什么。

  阎娅婷将手机锁屏,放到一边,并飞快的找了话题,问他“渠局长已经回来了吗?”

  “上个星期回来了!”渠成只好装做什么也不知道,顺着她的话答。

  “各方面都还好吗?”阎娅婷又问,她还穿着上班时的职业套装。

  渠成给她盛了一碗花胶螺头汤,并回说“还好,正在找时间约少谦见个面,以示一下感谢。”

  阎娅婷谢过他,从他手里接过小碗,又问他“那你这边工作有什么变动没有?”

  “暂时不会有!”渠成的神情颇有些失落。

  阎娅婷安慰他“事情已经查清楚了,你这边也会很快有好消息的。”

  “嗯,我知道你也为这事费了心思,娅婷,谢谢你!”渠成真诚的看着对面的人。

  “我只不过是尽了绵薄之力,别这么客气。”她淡淡笑了笑。

  “你最近看上去状态好像不太好?”渠成在灯下细看下,见她眉目间有忧虑之色,关心道。

  “我想结婚了”阎娅婷很平静。

  但渠成震得停住正准备夹菜的筷子,张了张口想说什么,但又觉得不妥。

  阎娅婷只慢慢喝着碗里的汤,看了他一眼。

  

第96章 明月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