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03章 洛神花

  所谓,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一路走来,叶艇清瘦的面庞上,那薄薄艳红的唇角一直上扬着。

  1个小时前,结束一天工作准备回公寓的他,在车内看到了心心念念想着的人骑着自己行从自己车窗外路过。

  于是跟了过来,再亲眼看着她进了花园。没有出来,于是一直坐在车上,等到游客散得差不多的时候,才戴上帽子不再顾忌其它的走进来。

  他见她依然这样瘦弱单薄,见她在赏那片桃花,而他眼里,桃花再美,也不及她。但凡有她出现的地方,再美的景都只是衬托。

  所以这一生,才能于万万人中一见倾心,至此不移。

  秦薇识翻看了一下相册,发现没有满意的成品,只得全部删除,也是,光线这么暗了,的确不合适取景,她带着遗憾转身。

  一抬头,就见那个身影高高的立在不远处。

  “你好!薇薇”叶艇朝她礼貌打招呼,假装只是旧友偶遇。

  秦薇识张望了一下四周,才发现这里已经没有了其他人,

  “你好”她拘谨也礼貌回他。

  得到回应的叶艇迈了过来,秦薇识本能的轻轻往后退一步。

  叶艇停住脚步,脸上神情凝重起来。

  秦薇识抬头看了他一眼,低头道“我,要回去了,再见!”

  她说着就往前走,路过他身边的时候。

  叶艇一把拉住她,力道之大使她跌进自己怀里。

  她马上挣扎起来,“听我说,薇薇!”叶艇按住她,低声吼了一句“为什么每次见我都要躲,啊?”

  “为什么要强人所难?”越挣扎那双手就越钳制得牢固,秦薇识接着他的话痛苦的回他。

  忽然,叶艇放开了手,目光痛楚起来,自朝道“呵!我真蠢,竟然相信了你的话?”

  秦薇识退了几步,蹙起眉,揉着自己的手腕,冷冷的问他“什么话?”

  “四年前,你跟叶世洪说,你的话我会听,只要我出国,回来后你会考虑跟我在一起!而他也不再对我的事做任何干涉。”凌厉的寒光从叶艇细长的眼底迸出。

  秦薇识原地呆住,否认道“我从来没有说过那样的话!”

  “那你为什么跟叶世洪见面?你们说了什么?”叶艇逼近一步“这简直是太荒唐了!”

  “他”秦薇识说了一个字,便停住。

  “你告诉我,你们说了什么?”叶艇垂眸审视她。

  “我,对,他说只要我让你同意出国。”

  “所以啊,秦薇识,你呢?你每次见我都躲避,是因为心虚吗?我不如成功企业家淳于谦能带给你物质享受?”他眉头深锁,冷峻的脸上笑了一下,低头怒视她,忽然又柔情下来,伸长手去揽她“但是我会努力,我现在是明星了,你想要什么,我同样也可以给你。”

  他的笑,自带戾气,让秦薇识不寒而粟,抽去了她想反抗的勇气,只能木然的被他拥进怀里。

  像电影的慢镜头,静静的,他换了垂目带笑的样子,修长的手掌抚住她的脸庞,欲低头亲吻。

  终于,秦薇识鼓起勇气挣脱到一边,彷徨小声的解释“你,你误会了,那天什么也没有说。”

  “这个世界上还有值得我相信信任的人吗?”叶艇万般失落,难掩心酸,那双眼那样的目光始终不离她,责问她“啊!你告诉我!”

  “我不知道你到底经历了什么”秦薇识抖着胆量,又带着点同情,“但是我可以很肯定的告诉你,我没有骗过你。”

  路灯在身后,一盏接一盏亮起,一点,一点,连成一线。夜空由原先的深蓝,变成黑暗。

  他们站在原本烂漫的花道旁,风吹了一阵,不愿停歇。

  叶艇在昏黄混沌的光下望她,他知道她一向柔和温婉,也知道自己应该相信她,知道时间已经过去了那么久,还知道现在她身边已经有了一个胜过自己的男人。但是,他更知道自己放不下。于是,他消沉的问她“可你知不知道,你就是最大的谎言。”

  也不知道从哪个时刻起,秦薇识不再那么害怕了,她忽然觉得,自己或许可以自信一点,勇敢一点,她开始直视他的目光,问“所以,你究竟想要什么?”

  “我要的是你,一直是你呀!”

  “可我不愿意,我也不想,我一直不愿意面对你,是因为我一直不能原谅我自己。”

  “你没有错!”

  “对,是你让我有了错”

  “那我又做错了什么?”

  “你...”所有没有说出来的话,他都懂。

  “我再说一次,是林优旋,工于心计,我只是着了他的道。”不提还好,一提他就怒从心起。

  “你觉得自己一点错都没有吗?”他的恼怒使秦薇识害怕的攥紧衣摆,她强作镇定的问他。

  这个话题,再说下去,似有诋毁之意,叶艇选择沉默。

  他垂首,听到她说“你知道,我已经心有所属了,所以”

  “他不值得你付出!他差点害死了你!”叶艇终于狂怒,目光灼灼。

  “可我,就是爱他!”手心里已经起了一层汗,秦薇识努力平静着,掷地有声的回答。

  叶艇顿了顿,又露出邪魅的笑,问她“那他有没有告诉你,他是怎么处置那些人的?”

  那双灵动的眼里假装的平静里闪过疑惑,就此出卖了秦薇识。

  叶艇越说越痛快,根本不顾忌她的感受,冷冷犀利道“我猜他不敢说,你以为像他那样的人,所赚的每一分钱都是干净的吗?”

  “可TMD这个世界就是这么不公平,我什么错事都没有做,却要为别人的错误买单。”他被情绪淹没般的吼道,“就连你也是,你当时那么笃定我会听你的话,所以才主动约我,而我像个蠢货一样,被你们玩弄于鼓掌之中。”

  “那我们说清楚好了!”秦薇识抬头将拳头攥到指关节发白,她努力再努力,好让自己看上去不胆怯。

  “有一点,你听好了!我,从来,没有喜欢过你。曾经相处的那些时光,不过因为你是我好友的男友,是你自己,亲手结束那一切。”天已经完全黑透了,在空旷的地域,在他提及那次恶意邦架事件后,她努力保持头脑的清醒,尽量平静,词真意切告诉他,“我是答应你父亲劝你出国,但我不清楚他是怎么跟你说的。”

  “我凭什么相信你?”他飞快反问。

  “你可以不相信我,但请你以后不要再纠缠我。”

  “如果我不呢?”

  “那你跟那些无赖有什么区别?”紧握的手掌内,薄薄的指甲简直要穿过透明层钻到血肉里。

  夜,静悄悄的,只有摆动的树影发出声响。

  叶艇的目光极其复杂,失落,愤怒,伤心,不甘,无奈,他又朝她逼近了一步,一字一句,“那你,也听好了,就算是无赖,也是因为你。”

  “要怎样,你才能不做无赖?”秦薇识没有躲,仰头迎上他的目光,凄凄问他。

  “除非,我死了!”

  “为什么,你可以那么狠心?”热泪从秦薇识的眼角缓缓滑落,她茫然的将目光投向别处。

  “你,才是最残忍的那个人。”叶艇咬牙切齿。

  感情一旦盲目,人就容易失去理智,空余痴心做无用的纠缠。

  他想伸手摸去她脸上的泪水,见她轻轻颤抖着身体,知道她在害怕,于是做罢。

  伸在半空中的手收了回来,他点了一根烟,当着她的面一口接一口的抽,吐出的烟雾逐渐萦绕在两人之间,后来,他沙哑道“你走吧!”

  因为害怕和紧张,秦薇识的四肢有些僵硬,她踯躅了一下,才从他身旁经过,听到他的声音又响起,是叹息又类似承诺“其实你没有必要害怕,我永远都不会做出伤害你的举动。”

  接着,他跟在她身后,护送她出了牌坊,外面是热闹的人行道。

  秦薇识不敢回头,只管一直向前,这份沉甸甸的心事压得她喘不过气来。

  她漫无目的地走入人来人往的街道,慢慢的在心里松了一口气,许久未痛的旧疾却隐隐发作起来。

  不知不觉她走到了一条单行道,一辆鲜红的玛莎拉蒂朝她鸣笛几次,她不由得侧目看了一眼,阎娅婷降下车窗,缓缓停下车子。

  秦薇识停下脚步,余光瞟到后方一直尾随自己的黑色跑车,然后,上了阎娅婷的车。

  一路上,阎娅婷一言不发,她故做镇定,盯着流动的夜景,也不知道她将车开到了哪里,像达成了某种默契,她下车,她随着她进了一座茶楼。

  该来的总会来,还是说,该出手时就出手?

  这幢茶楼装修典雅,看上去高贵,可谁知道背地底进行过多少见不得光的暗事。

  她听着她的高跟鞋发出“哒跶”的声音,跟她上完木制楼梯,又穿过走廊,转身进了一个茶香满溢的雅间,门一关,里面是封闭的两人世界。

  整个过程,静的像出哑剧;这种感觉,不由得让秦薇识觉得有些熟悉。

  阎娅婷平静的像带朋友来叙旧,进来后,她直径坐到了一方茶台前,然后,抬手示意秦薇识也坐。

  等秦薇识坐定后,她拆了一个信封,将里面的几张照片摆到她面前。

  秦薇识扫了一眼,是断章取义了几年前自己和叶艇相处的画面。

  很奇怪,她竟一点都没觉得意外,她忽然意识到,这些照片说不定淳于谦也早已看过了。

  又想起,那日打UNO的时候,淳于谦教了自己一些经验,他说,手上最好留个+2,,因为能说变色就变色。

  所以她不言语,静候她出手。

  “秦小姐,真是个聪明人,看来我以前是小看你了。”阎娅婷预想过她的紧张,也预想过她的平静。

  “你还有什么招,一并使出来。”秦薇识无比淡定,淡淡道。

  “秦小姐即使对敌,也开口就是绵软之音,这一手简直无人能及。牌嘛,要一张一张打,不过,你是想打快的还是想打慢的?”阎娅婷漫不经心的。

  “我从善如流!”胸口的痛深深的刺了一下,秦薇识不禁皱眉。

  阎娅婷脸上始终是笑非笑,眼神清冷凌厉,见照片无法刺激到她,于是换了个残忍的问题“秦小姐知道,席嘉吗?”

  秦薇识忍痛扫了她一眼,表示自己不感兴趣,她猜她一定也看穿了她的故做坚定。

  “看来少谦把你保护得太好了,连差点玷污你的人都不让你知道。”

  果然,秦薇识的表情变了。她从她眼底看到了害怕,退怯。

  见效果已经达到,阎娅婷也不恋战,她开始动手泡茶。又转了个话题问“你知道刚出事那会少谦是什么样子吗?”

  秦薇识感觉自己现在像一条游错方向,远离深水区的鱼,呼吸越来越困难。

  她看到阎娅婷慢条斯理的打开茶桌上的玻璃小茶缸,从里面一一取出洛神花。

  她动作优雅,红唇上扬着自信,缓缓道“那时候,整个集团乱成一团,曾经跟他外公打江山的那群人,纷纷倒戈。他是不得已,戴孝解散家族集团,整整一个月,足不出户。”阎娅婷轻蹙起眉,将暗红色的花干投入透明的花茶壶里,并注入清水。

  秦薇识低下头,抬起左手撑住茶台,背后开始冒汗。

  “少谦是商业奇才,在校的时候就已经创业有成,哪怕不握着家族的资源,他依然会有很好的发展。可是,既然命运给了他一条坎坷的路,也成就了他做到了旁人无法做到的难事。有人生而就不平凡,有人,就该有自知之名。”

  她说的很慢,一边说,一边看她的神色。见她好像并不为所动。索性,直接开诚布公。“秦小姐,你这么聪明,懂我说什么的吧。”

  果然,秦薇识的头快要挨着桌面。

  在她看不到的脸上,煞白一片。

  语言可以组成柔情蜜意的情话,也可以成就借刀杀人的那股力量。

  阎娅婷继续进攻道“秦小姐,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一开始你出现我并没有急着怎么样?因为我知道,越是得不到的,越会让人惦记。而现在,他已经得到你了。”

  玻璃茶壶的水温沸腾起来,翻滚出紫红色的茶汤。

  秦薇识始终没有抬头,她就越得意,

  于是又悠悠道“少谦不可能娶你为妻的,你太平凡了。且一味的生活在自己的世界里,除了所谓的纯爱,你还能给他什么?少谦需要的是商业型伴侣,这么久你也看到了,他成天在外面忙成什么样子,而你自己呢?像株菟丝花,一味依附于他。你应该知道,不对等的感情只会沦为消耗品。”

  秦薇识终于缓过那阵不适,她打断她的话,灰白的脸上勉强冷笑了一下,刻意提高声调“你说这么多,无非是想让我主动离开少谦,你知道他不会离开我。”

  “对!”阎娅婷揭开茶盖,洛神花茶自然的酸香味随着雾气弥散在空中。

  “你太自信了!”秦薇识不愿和她过多纠缠,她很累,于是主动起身结束这一切。

  “你会主动来找我的”阎娅婷的声音从后面赶来,是怒意,还是不甘,

  秦薇识都不在乎,此时,她只想快点回去,好好睡一觉。

  

第103章 洛神花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