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04章 梧桐树

  这究竟是怎样的一天,秦薇识忍着身体的不适,浑浑然回到别墅。

  在这里,扫视着眼前熟悉的一切,她才逐渐感到安心。

  慕代云见她神色不对,伸手扶她在坐到沙发上,谷管家无声音贴心的端了一杯温热的牛奶到她手边。

  “谢谢!”她接过,低声道。

  “秦小姐,您是哪里不舒服吗?”

  “没事,就是有点累!”她抿了抿嘴角,好使自己看上去无事。

  然后仰头,一口气把牛奶喝掉一半,随后将杯子放到茶几上。

  “少谦来电话了”慕代云轻声提醒她。

  她无声的轻叹一声问“什么时候?”

  “5分钟前”

  秦薇识连忙回身从背包里掏出手机,按了按,关机,她无奈的垂下头。

  “您给谦少回个电话吧!免得他担心。”慕代云嘱咐道。

  “嗯!”她点头,随后起身“我回房间了”

  “秦小姐”谷管家唤住她,“您还没有吃晚餐吧!”

  “谢谢,不用麻烦了,我不饿。”她只想快点回房。

  在她们疑惑的目光下,秦薇识几乎是小跑着上了楼。

  门一关,眼泪就再也忍不住流下来,她边抹泪边开了一盏小的床头灯,然后在桌子上找出充电器把手机接上,自己坐到旁边的凳子上。

  ...

  淳于谦坐在行驶中的黑色轿车里,窗外,天气晴好。

  西装革履衬托他越发丰神俊朗,放在膝上的左手戴着一块PATEK PHILIPPE腕表,袖口边上,蓝色指针在光泽温润的精钢表壳内安静的走着,粗矿的同色晕涂鳄鱼皮表带绕在他骨节分别的手腕上,他整个人散发着高贵而严肃的气质。

  “淳于总!”瀚文坐在他身旁,一身商务正装突现出他的精英睿气,他见他有心事的样子,想找点话题调节气氛。

  车窗外是闲散漫步在华尔街头的各国游客,他们神情惬意或三三两两散坐在露天茶座,或正准备往贴着海报的橱窗里走,整体静谧安适。不由的让他想起,她独喜这种氛围。

  “怎么现在签了合同都不能让你高兴呢?”瀚文轻松取笑他,又见他右手食指无意识的摸着表盘旁那颗浮雕着万宝龙六角白星标识的洋葱型表冠。

  就猜出他心事“你是想薇薇了吧!”

  淳于谦抿嘴笑笑不语,正在这时,手机响了起来。

  此时,车辆已慢慢转弯,将栋陈旧的摩天大楼,以及两旁的建筑留在身后。

  视前方,有群觅食的鸽子相聚飞在无垠的上空,一会儿遇到伸手投食的游客时又各自停落了下来。

  铃声响了好一会,瀚文忍不住瞥了一眼来电显示,赶紧催他“接呀!”

  只见他平静的将手机调成静音,安放到一边,嘴角的笑意不觉越来越深。

  瀚文换了种看外星人的眼光看他,努力想说点什么来着。

  “现在去哪?”他终于表情放松,语气略显惬意。

  “Boss,W银行经理已经在等您了,下午您还有要和Stephen团队开会,晚上见您上次交待的Brian分析小组。”瀚文伸头瞄了眼自动挂掉的电话,那个红色的薇字也随之不见。

  “好!”他爽朗答他。

  ...

  桌前,秦薇识望着自动挂掉的电话号码,心情更为复杂。这种纷乱的思绪以及身体的不适,使她的眼里涌出更多的泪水,她在寂静的昏灯下哭到哽咽。

  就这样又过了好一会,她起身去浴室,洗了把脸,平静下来,然后再给浴缸放水。

  再出来时,她披着半湿漉的长发坐到桌前,小巧的手指触亮了桌上的台灯,此刻无比怀念他,想起他在家的时候,每天入睡前,都会在这里坐一会,有时候看书,有时候看文件,有时候只是和自己聊天。

  想着,想着,手指又抚上锁骨间那颗红钻,这么久的接触让它一直渡着自己的体温,柔软和润。

  再后来,她躲进被子里,沉沉的睡去,在梦里,梦见白天发生的事情,梦见自己在找寻,梦见叶艇邪魅的笑脸,梦见阎娅婷倒茶的样子,还有那个记不清样子的声音,他说“只要你劝他了出国,你们的事情我就概不追究,否则,你也好,你那个朋友也罢,能不能顺利从大学毕业将会是个问题。我叶某人,说话算话。”

  梦竟是蹉跎的,梦里,她清清楚楚的感觉到19岁的自己,第一次面临那种胁迫时的害怕,那间室内的冷气,冷得她一下子惊醒。

  宽大的床上,小小隆起的被子动了动。秦薇识撑着身体坐了起来,她摸到手机,打开来看时间是凌晨三点,在心里默算了一下时差,手指伸在屏幕上那个名字前,她想了想还是鼓起勇气,将号码拨打了出去。

  在阔绰华丽的星级酒店内,淳于谦正结束午休刚穿上外套,他撇了一眼手机,扣好袖扣的手停了下来,眉间一蹙。

  “薇薇”他赶紧接起电话“怎么了?”语气充满了不由自主的担忧。

  他的声音,像是从遥远的地方传来,这种不真实的感觉放大了秦薇识压抑的情绪,使她的身体巍巍颤抖。

  “薇薇?”

  “嗯”她终于哽咽的应了一声。

  “发生什么事了?”

  尽管他看不见,但她还是摇了摇头,低低压抑道“我,就是想你了!”

  淳于谦释然一笑,怜惜道“傻瓜,你要好好休息,我在这边大概还有十来天的样子。”

  “嗯,我很想你!”秦薇识不管不顾的复诉了一句,她极少这样动情。

  淳于谦心疼的轻叹了一声,哄道“宝贝,等我回去...”

  话还没说完,就响起门铃声,他抬手看了眼时间,迈过去开门,瀚文带着几个金发碧眼的队团职员已经在门口等候向他问好。

  “薇薇,我要忙了,你先好好睡觉,照顾好自己!”他边叮嘱,边折回房间收拾了一下办公桌上的文件。

  “好”秦薇识理智起来,知道自己不该这么任性的打扰他工作,马上把电话挂掉。

  进电梯间后瀚文见他情心不错,正字腔圆的调侃道“梧桐树,三更雨,不道离情正是苦!大嫂真...”

  淳于谦瞥了他一眼,吓得他赶紧住口。

  他看了一圈没什么反应的同事,给自己解围,放轻松道“没事,反正他们听不懂。”

  几秒钟后...

  “瀚(han)总,您,多说了一个字。”这句统一把汉字发第一声的女声从后方的同事中传出来,带起一阵愉快的笑声。

  瀚文尴尬的瞄到淳于谦正嫌弃的看了自己一眼,于是赶紧低头,摸了摸自己的鼻尖。

  出电梯后他没有跟着淳于谦往前走,而是站一旁等了一下,直到刚才说话的那个女生出来。

  “Lucy,你在学中文吗?”

  “是的,瀚(han)总”Lucy是公司新聘进来的一个漂亮女生,她穿一套职业西装,金黄色的头发在脑后扎成丸子,更衬得肌肤白如牛奶的,苹果脸上有对酒窝,脸颊分布着一点雀斑,更她看上去更亲切可爱,两颗淡蓝宝石般的眼,含笑带羞的和他边走边说话。

  “你是哪里人?”要是有特效的话,此时瀚文眼里肯定是爱心。

  “挺远,在离这里5000多公里的阿拉斯加州。”

  “你下班后要去哪里?”他侧身边走边问

  “汉总”Lucy停住脚步,“大敌当前”示意了一下手里的文件。

  “这个成语不是这么用的”瀚文笑道,半斤八两的跟她解释“我们现在是去谈合同,要说旗开得胜。”

  这个城市也正值春天,结束一天工作的淳于谦坐进车内,眼看沿途的樱花一树树开遍。

  触景生情是牵挂,他仿佛看到秦薇识坐在庭院樱花树下的样子。

  “淳于总,其实这边的的事,下周一就差不多了,您可以早点回国的”瀚文见他沉思,凑了过来。

  “MBA过了,MIF还需努力啊!”淳于谦叹息一声,拢了拢外套。瞟了他一眼,警告道“你,少给我不务正业!”

  “大哥”瀚文立刻辩论道“只准你享受爱情的美好,不许丘比特来找我啊!”

  淳于谦笑了笑,然后才问“你真的放下娅婷了?”

  瀚文眼神黯淡了一下,马上又嬉皮笑脸道“没办法呀,运气不到,我呢,这也叫自救。”

  “前前后后纠缠了那么多年,怎么忽然说放下就放下了?”这才是他好奇的。

  “有高人指点”他挑挑眉,卖了个关子。

  “行,那这次就祝你好运!”淳于谦不着他的道,将手一伸。

  “什么呀?”

  “资料”

  他这角色转换能力太强,前一秒是温和的朋友,下一秒就是吃人的上司。

  瀚文得令转身,飞快在文件包里掏出文件双手递了上去。

  黄昏时,淳于谦阔别团队,推了庆功晏独自走出写字楼。

  此时,天空飘起小雨,他独自站在街头和不同国籍面貌的人擦肩而过。

  他骨子里一向冷僻,但这里的繁华是最能燃起他斗志的地方,他抬头,细雨中仍可见帝国大厦直冲云宵,转身回望,大厦间鳞次栉比,沿街展示的华丽橱窗,和华灯缤纷相应,西装革履的先生和时尚穿着的女士已成为街道头时尚高雅的风景。这些,都使整个第五大道弥漫着气奢华息。

  但同时,大楼上五颜六色的标志旗帜又提醒他这是异国他乡。

  手机响起,他低头看了眼,嘴角泛起笑意,伸手打了一辆车,一路向上东区,他要去见一位老友。

  每次他来,这戒备森严的别墅铁门都是打开的,成排的佣人在个处等侯差遣,绿地上设施奢华,规划有序,早开的樱花堆在枝头,随风雨飘摇。

  屋主杰森明是中美混血人种,肤色和瞳孔偏亚洲人,立体的五观是西方人的特征,他今年57岁,体态保养的很不错,是10年前经人引荐的他的金融大鳄,他在这里的第一个投资还是经由他指点。

  淳于谦放下手里的鲜花,将包装精美的定制芭比送给一个朝他奔来的8岁左右金发碧眼的小女孩,和她说了几句话后看她回身走远。

  他和杰森明站在原地,拥抱后又寒暄了一翻,然后才进入客厅。

  别墅占地面积广阔,客厅东面有张高雅复古的屏风,是当年淳于谦重金购得,飘扬过海送给他作谢礼,屏风后是间茶室,也是由他请国内著名设计师指导装修,此时,纯手工打造的茶台上正升着氤氲雾气,

  “来,这是中国的茶”杰森明说得一口流利的中文,留着小胡子,一张不怒自威的脸对淳于谦虚笑得慈祥,他抬手退掉佣人,将这里的空间留给这难得相聚的时刻。

  “很抱歉”落坐后淳于谦主动说明来意“这几年我去过那个地方很多次,也派人暗中查找,但始终没有进展。”

  “唉~”氤氲中,杰森明叹了一口气“资料太少了,也可能,对方根本不在人世了呢。”

  “我一直想问”淳于谦双手接过他递来的茶,谨慎道“您跟要找的那位先生是什么关系?”

  “我的父亲是个很重情重义的人,他中年创就这数不清的财富,但走的很突然,什么话都没留下。”提及旧事,杰森明到有些伤感,“那时候我们家族正值败落中,我父亲去了中国,在江南地区受过一个人的帮助,可那个年代交通讯息都远不及现在发达,能追踪的信息有限。”他叹息的摇头“要不就,算了吧!”

  淳于谦低头品了口茶,是正宗上好的大红袍。

  私交再好,也有爱莫能助的时候,杰森明伤感了一下,马上将谈话转到正题。

  “来!”他取出一个牛皮信封“少谦,你的眼光不错,这是替你拿下的长岛那边的地,以你的眼光和财能,真的可以考虑定居这边发展,也免得来回奔波。”

  “是您教导有方”淳于谦起身卑躬双手接过文件,露出满意的笑,谦卑道“长岛提供新鲜空气、零污染和海滨,适合打造黄金海岸。”

  “我能教你的已经很少了,几年前你就能独当一面。”在布满禅意的空间里,这位亦师亦友的忘年交问道。“对了,前年你匿名投资的那座公寓前景大好,未来两年在这边有没有什么新动向?”

  已不再是那年容易意气用事的少年,在他面前,淳于谦使终保持谦卑,平和沉稳,他答“国内市场目前形势大好,未来两年还是以那边为主,但也会一直跟进这边的市场情况。”

  “当年我看你就非同小可,可还是小瞧了你的能力。”他笑道,柔和的褐色眼珠盯着他看,呡茶又问“明天的商会你一定要参加”

  “可,我没有收到请柬”

  “我亲自邀请你”他静坐在他对面,在若有若无的茶香里淳于谦听见他说“我也是时候,再助你一臂之力了”

  

第104章 梧桐树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