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06章 想你

  她走的很慢,差不多半个小时才到别墅,而慕代云早已在门口等她“秦小姐,今天工作顺利吗?”一见面,她就伸手取下她的背包。

  “挺好的!”秦薇识微笑一下,答她。

  眼神停留在车库旁的迈巴赫上,桔色的霞光涂满庭院,繁花盛满枝头,可,没有他在,再美的景都只觉得遗憾。

  事实上,这段时间她常常感到,孤独。而这种孤独不似以往自己可以排遣得掉的,反而,越想不在意,就越在意。

  在这种反复的情绪里,她终于承认,他已完全拥有了自己的心。

  她停住脚步,静望了一会。

  “秦小姐,少谦嘱咐明天带您去体检!”慕代云知道她的懂事,也知道她的深情。

  “嗯,对了,等下我去按优旋过来,晚上在这边睡。”

  “那太好了!”慕代云很高兴,她一直觉得她太孤单,要是把林小姐叫过来两个人有伴是最好的不过的,“我让管家去安排”

  秦薇识进客厅,上了楼,洗漱一翻身心舒畅,才坐到车内,车辆天进藏青色的夜里,驶出别墅,又在满院的清风里将其迎回。

  她望着林优旋,此时,她像一块失去光彩的翠玉,她原本想好好安慰她,找点轻松的话题,想了又想,心里竟跟着一点点难过起来。

  遥远的夜空中挂着一弯弦月,两人坐在庭院的椅子上,头顶的遮阳伞已经拿掉,抬头就能望见已经开好的玉兰和樱花,晚风轻轻柔柔,于是,暗香浮动不息。

  “优旋,你吃点这个吧!味道很不错呢?”秦薇识把甜点推到她面前。

  “没胃口!”她怏怏的趴在桌子上。

  秦薇识凑到她跟前,安慰道“嗯,很快的,过两天秋繁就回来了。”

  “唉,别跟我提他!”花下,林优旋蹙起眉。

  秦薇识只好闭嘴,渐渐的,原本明朗的花和月色朦胧起来。

  “其实,我也很想他,我已经有半个月没见他了。”秦薇识赶紧低头,揩去泪水。

  有几瓣樱花悠悠飘落在木桌上,泪水越揩越多揩,那种压抑一旦打开了缺口就覆水难收。

  这是她少有的,在人前流露深情的时刻。即便是亲如闺蜜,林优旋也是第一次见。

  她赶紧起身坐到她过去搂住她肩膀,将头靠过去她。

  揩不完的泪水在轻轻的抽泣声里慢慢止住了,止不住的是如洪的思念。风中,院内的树影摇晃了好一会,秦薇识终于抬起头,双目通红,连带着脸颊也憋得绯红。

  “薇薇”见她平静下来了,林优旋主动讲起自己“唉~最近我也不知道是怎么了,老是做什么都提不起精神,还会莫名其妙觉得很烦。”

  “工作遇到困难了吗?”哑哑的声音问道。

  她摇头

  “是不是怪秋繁和秋简一起出差?”

  两人接着说了一些话,秦薇识慢慢将自己从情非得已的思绪里抽离出来。

  “也不全是,就是我自己也搞不清,算了,你这里有酒吗?要不我们喝一点吧!”虽然光线不是很亮,但秦薇识从她坚定的眼神,判断出她没有在开玩笑。

  想着反正明天自己也休息,于是就点头了。

  两人起身回屋,从酒柜上找了两瓶红酒,接着又找了一圈,没有找到开瓶器。

  “秦小姐,林小姐,你们在找什么?”谷管家好奇的问道。

  “开瓶器!”林优旋停手答她。

  谷管家犹豫。

  “没事,反正我们在家。”秦薇识在她身边如是说,谷管家看了看她纯良的样子,信任道“那您和林小姐去院子里我,等下我把酒醒了给您拿过去。”

  然后看着两人拉着手又出了大门,她在酒架上找了一瓶酒精量最低口感偏甜的红葡萄酒,启开后倒入醒酒器。

  又吩咐厨房奶酪甜点、火腿、各准备了两份,等醒酒的时候一到,就和小曾一起端了过去。

  这样的氛围刚刚好,灯光在旁,不暗不亮,繁花在上,不远不近,还有清风相伴。

  之前的话好像说得差不多了,酒上来后林优旋一下子喝了两杯,有意要将自己灌醉。

  很快,眼睛就变得亮晶晶。

  她拉着秦薇识的手,难过道,“薇薇,你说,秋繁会不会有一天不要我了。”

  “不会的!”秦薇识拍拍她手背。

  “那如果呢?他哪一天真的厌弃我了,我该怎么办?”说完又喝了一大口酒。

  “不会的”秦薇识也闷声呡了一口,词穷到重复。

  “薇薇,你知道吗?其实我好羡慕你,少谦对你这么好,这么爱你!”林优旋眯起眼睛,酒杯叮铃碰了一下。

  “秋繁对你也很好!”

  秦薇识放下酒杯,她不打算让自己醉,伸手拿过甜点吃一小口,奶酪的独特味在口腔化开,她蹙了蹙眉将它放回原位。

  “咚~”林优旋将酒杯重重的放在桌上,杯内残留的一点红色液体被撞击出来,溅到桌面上“秋繁,他就是个大笨蛋,她明明知道秋简对他死性不改,他也明明知道这件事是她故意为之,可他还是去了。”

  “优旋,我们只能控制自己,无法约束他人。我一直觉得秋繁很稳重,你应该相信他会有分寸。”秦薇识看着樱花落了两瓣在她头顶,美的有些迷离。

  她将她面前的点心朝她推了推“你先吃点东西再喝酒吧!”

  林优旋摇头,那花瓣在身后落了下去。

  “优旋,叔叔,阿姨都还好吗?”她转移她的情绪。

  “挺好!”林优旋拨开那盘精致的火腿,又倒了一杯酒“其实我觉得自己挺不孝的,父母为我付出那么多,供我远走高飞,可现在她们老了,我却连陪伴她们的时间都没有。”

  人生实苦,所以有人会贪恋红酒的甘甜味,也流连这种微醺飘渺的感觉。

  “如果你和秋繁结婚了,可以考虑让父母住在这边来,相互照顾。”秦薇识将分酒器拿到远一些的地方。

  “薇薇,人老了,是不愿意背井离乡的。”林优旋意识很清醒。

  她认真的给提议“不是背井离乡,是在这边扎根。”

  “你想得太简单了,她们在那里生活了一辈子,所有熟悉的人和事都在那里,现在到老了再来重新适应新的环境,对他们来说,多残忍。”林优旋连连摇头。

  秦薇识默然,她忽然意识到,原来,一直想要努力离开林家畔的是自己。

  隔着玻璃,和一片温暖的光亮,谷管家和慕代云在客厅前远远模糊的望着对谈的两人。

  ...

  此时,结束了一天的交流会的秋繁回到房间,他疲惫的躺到沙发上,眼神放空的盯着天花板。片刻后掏出手,又看了一遍秦薇识发来的文字消息。

  他的微信聊天背景是林优旋的照片,照片上她扎着高高的丸子头,露出光洁的额头,洁白的瓜子脸上,那双大眼调皮的一眼一闭。

  不由自主的,他又拨打出她的号码,响了很久,才终于接听“秋繁”他听到她哽咽道“我好想你!”

  他眼眶一热,连日来的思念在这一刻全部涌上心头,低哑的哄她“旋宝,我后天晚上就回去了。”

  “对不起!”在他一如既往的温和里她的泪水夺眶而出,抽泣的道歉“对不起!是我太任性了。”

  秋繁躺着,左手遮目,克制住自己的情绪,身旁一片寂静,他无比怀念有她在身边时候的热闹,“旋宝,在我这里,你有任性的资格。只是不论怎样,都要接电话,好让我放心,知道吗?”

  林优旋猛点头,连忙答应。

  秋繁抹了把脸,无声的叹息了一声音“明天和薇薇出去玩,让自己开心一点。这段时间的忙碌快结束了,我们可以恢复以前相处的日子了。”

  “好,我等你回来。”林优旋拉过秦薇识递来的纸巾。

  “嗯,早点休息。”

  “你也一样!”

  电话拽在手里,再多的话,隔着距离得不到完整的表达,两人都静默了一会,林优旋恋恋不舍的挂掉电话。

  这杯红酒秦薇识喝得很慢,可脸上还是一片嫣红,晚风里,她凝视着林优旋,像看着另一个自己,一个现在做不出哭闹,纠缠的自己,这种感觉,是羡慕。

  有粉白的花瓣从她眼前飘下,她展开掌心,温柔的将它们接住,这是一棵花叶同放的重瓣樱花树,她没有细究品种,只每天早上都站在树下静看一会,看到它每支三五朵,花序是伞状,每瓣的尖端都有缺口,缺成美丽的遗憾。

  通话后,林优旋的情绪明显要好多了,她开始吃着优雅卷在盘内的火腿。

  “谢谢你!”她忽然说。

  “谢什么?”林优旋有点醉,秋繁的声音抚慰了她的心情。

  “谢谢你,从小到大,帮过我那么多...点点滴滴,我都记得。”

  可不可以把它,解释成生命的相辅相成,她的热情开朗,与自己的淡漠沉郁,在成长的时光时里互惠出一段深刻的友情。

  “你怎么这么傻呢?”林优旋伸手揉她有些发烫的脸。

  那挨着樱花树的花坛旁,粉色望春玉兰也已经打开了花苞,盛在密密交织的枝桠上,远远的望去,像一盏盏停在空中的椭圆形粉灯。

  佛说因果,但又说不明是劫是缘,也辩不清究竟是谁先负了谁?

  秋简独坐在酒店浪漫幽雅的西餐厅里,今晚,她穿着一条艳丽的玫红色斜肩晚晏短裙,染成典雅棕色的波浪长发优雅的放在两侧,胸前别着那枚闪光的水晶天鹅别针。她点了两份牛排,两瓶红酒,可发给秋繁的消息一条也没有被回复。

  他不来,一切都索然无味。她只好惆怅的一杯接一杯的蹙眉喝酒。

  很快,酒杯又空了,点缀在桌上的粉玫瑰竟像是在嘲笑一般。

  她停了下来,精致脸上是起想越不平的气愤,在华丽的水晶灯下纠结着,眼里的瞳孔越收越紧。

  接着,她注意到隔壁桌的三个男人切切私语,嬉笑着对自己评头论足,时不时发出笑声。

  忽然的,酒杯就砸了过去,那三人惊叫的四散躲开,酒杯击到桌面发出清脆的破碎声,原本安静的环境也因这边的吵闹而喧哗起来。

  “你这女人是有病吧!”余惊未定的三人中,被打翻的牛排汁溅到衬衣的矮瘦男人破口大骂起来。

  正好,一不做二不休。

  秋简离开坐位,站到面朝三人的餐桌一方,双手抓住桌沿,冷着眼,脸上闪过一抹怪异的笑。

  然后脸色一变,屏尽全力,她抓起洁白的餐桌布猛的一掀,食物,鲜花,红酒,桌盘,刀叉...汤汤水水,颜色不一的一堆,全布朝他们扑过去,稀里哗啦,叮叮哐哐的砸落一地。

  “啊~~”

  “哇哦~~”

  围观的人群发出惊叹!

  “哪里来的神精病,我看你是被男人抛弃了,跑这里来发疯。”那个躲避不及又被溅一身红酒的矮瘦男人,在狼藉的地面上跳着脚,暴怒,大骂着要上前。

  声音把走廊上路过的行人都引得驻足观望。

  “严哥,严哥,”后面的两人赶紧拉住他“咱别犯不着生气,别跟一个女人计较”

  “服务员?服务员?叫你们经理来!”矮瘦男大嚷。

  “你才有病,也不照照自己那副猥琐样!看着都恶心!”秋简丢掉擦手的纸巾,嚣张大骂回怼。

  “行了,你别说话了,也就看你有几份样子,才多看了你几眼,你至于吗?穿这么漂亮,没想到脾气这么坏!”矮瘦男同行一号

  “难怪没男人要,非在这灌酒。”二号。

  酒店门口,秋繁买了两支自己习惯喝的矿泉水往回走,他穿过大堂,上了观光电梯,升到三楼的时候,目光瞥见了对面餐厅的状况,猛然就想起秋简约自已见面的信息。

  他心头一惊,眉毛一皱,手指赶紧数字下3A楼,门刚一开,马上飞奔上手扶梯不顾安全的跑了下去。

  果然,跟他担忧的一样,秋简独站在人群里,另一边的服务员带着经理和他同时赶到。

  “怎么回事?”在对方开口前,他上前一把把秋简护到身边。

  “秋繁哥!”秋简回身,抬头,委屈的眼泪流了出来。

  “唉~说你,你别哭啊,我们可没欺负你呀!”

  “这位先生,您好!您女朋友在餐厅当众闹事!”服务员朝他鞠了一躬,白痴的说道。

  秋繁锁起眉,“你说这话负责吗?她一个小姑娘,对方站着几个大男人,你说她闹事?”

  “不意思,先生,新来的服务生不会说话。”高个子微福的经理马上打圆场,顺便低头白了那个服务员一眼“还不赶紧道歉!”

  “对不起,先生,我,我嘴笨”

  趁这个时间,秋繁将现场情况看了一遍,他熟悉她的脾气,所以心下大概了然。

  经理是个人精,看着他的脸色,他马上伸手向右邀请“您看,方便移步,我们到会客厅说话,这里毕竟是众从场合,这么多人在,对这位小姐的情绪也有影响。”

  “真是倒霉!”余怒未消的矮瘦男人捞起搭在椅子上的外套,跟着一起进了会客厅。

  

第106章 想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