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07章 太傻

  会议室里秋简一言不发,在矮胖男人喋喋不休的指责和餐厅经理的协调下,秋繁付了两桌的餐费,结束了这场闹剧。

  他护着她,一直到回了自己的房间。

  对于她的任性秋繁很头痛,门一关,立刻责问她“小简,你怎么回事?一个女孩子,出门在外,不知道好好保护自己,还主动滋事?”

  “为什么?”秋简平静的坐在沙发止,抬头问。

  “什么为什么?”踱步的秋繁在她面前停住脚。

  “为什么你不赴约?”她伤心追问。

  秋繁无奈叹息道“要怎样你才明白?人与人之间的感情是有界限的,为什么你一定想要越界呢?”

  “哥,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喜欢你这件事,就成越界了呢?”跟刚才的尖锐不同,此刻,她的声音充满忧伤。

  “唉~~”秋繁扶额,叹息。

  片刻后,他放下手,抬头。直白,严肃认真的告诉她“从我有了优旋的那一刻起,因为我笃定,我要娶的人是她。”

  听到【娶】这个字,秋简反应很大,她猛的站起来,一把抱住他的腰,颤抖道“我不同意!”

  客厅里,秋繁挣奋力挣扎,但她越箍越紧,他只得朝身体两侧展手,冷漠道“我秋繁做什么事,还需要你同意吗?”

  停顿一下,继续说“我是不是对你太好了!秋简,你不是小孩子了,为什么就不能放过自己,也放过我呢?”

  如此冷漠的话,激起秋简的悲痛,她松手,泪流满面,质问“我究竟哪里不如她林优旋,不管是事业还是生活,我才是对你最有益的那个人。你可以迷途知返,因为我依然爱你。”

  “呵!”秋繁嗤笑,面向她,认真问“我怎么知返?秋简,你就是大自信了,你不明我,但我知自己。”

  说完,他迈步打开房门,示意她离开。

  “澎”的一声,那扇刚打开的门被秋简奋力关上,她决绝的用背抵着,挣扎道“秋繁哥,我懂你的。你说你学医是为了救死扶伤,治病救人。你的梦想,是要为社会弱势群体做出贡献。这些,我都可以轻而易举的帮助你。我只想和你在一起,我对你肯定比她对你好。”

  灯下,秋繁目光炯炯盯着她,掷地有声道“小简,这是两码事!我的梦想,我自己会去实现;我不要什么更好的人,我只要我选择的那个人。”

  “可你最开始选择的是我”她一脸固执。

  秋繁摇摇头,平静下来,直视她发问“你从哪里得知,我选择过你?”

  止不住的泪水不划过她的脸庞,这里灯光很温馨,他还是那个他,但自己却暖不了他的心。

  思及此,秋简越来越心酸,在模糊的泪光中,她慢慢平静,哽咽道“你对我和对别人不一样!”

  深锁的眉是他的无奈,秋繁无比心累,原来,不爱一个人也会这么累。“小简,早在之前,我就很明确的跟你表过态了,但是时至今日,你还要纠缠,你知不知道,你这样,会让人讨厌。”

  这时,他严肃的脸,在秋简看起来是他对自己的厌倦,和不屑。

  从小到大,她都没有受过这样的委屈。好像是,她捧着自己热忱的真心在他面前,却遭他冷面无情的碾碎。

  越想,就越痛,越痛就越不甘,越不甘,就越恨。

  在弧形的投影灯下,秋简的样子慢慢变得狰狞,甚至有点咬牙切齿。

  话说到这个份上,意思已经很明,她不傻。

  她出生富贵,享受荣华;受过高等教育,只是那一切现在都发挥不了用作。现在,是情不知道所起,一往而深的执迷。

  这尘世间的情爱,形态万千,可幻化成薄薄微风,幻化成绵绵细雨,幻化成镜春花,秋水月,幻化成有情人心中清浅的怀念,也幻化成痴迷人不甘中灼燃的火焰。

  秋繁不会知道她在想什么,他觉得此刻,应该把话说重一些,哪怕伤人,也好过做这种累人的纠缠,

  他很清楚明白,在感情里,自己只想,一心一意一双人。

  两人对立很久后,秋简起身。

  “哥,但愿你不会后悔。”现在她满眼心碎,一脸受伤,浑身疲惫。

  她打开门,转身“小简,你要相信,人无完人,我未必你真的是你心中你认为的合适的人。”像是安慰,秋繁最后如是对她说道。

  门,轻轻关上了,那个原本固执喧嚣的人,化成一个身影,一声不吭的飘走了。

  秋繁站在原地,微颦的眉间里有些惆怅,更多的是释然。

  他反锁门,脚步往回走,一边扯开衣领的扣子,略微颓废的倒到床上。

  盯着天花板发呆,静静的,林优旋温怒的样子又慢慢浮现在眼前,他带着有些气有些疼的复杂心情睡了过去。

  意识变得越来越轻,慢慢把他带到儿时的场景。

  “妈妈,这个小妹妹是谁?”梦中是一场华丽的周岁派对中,穿着杏色小西装六岁的秋繁望着妈妈蒋沁抱到自己面前还站不稳,身着粉色公主群,细绒的头发扎成两个小辫子,绑着蝴蝶结,软软糯糯的小娃娃问。

  “这是妹妹”浅紫色群子的蒋沁把小人儿抱在怀里爱不释手,说着蹲下来,“你看,是不是很可爱。”

  “嗯!”小秋繁点头,礼貌又天真的问“妈妈,你没有骗我,真的给我带了个妹妹。”

  蒋沁将脸贴到小家伙脸上蹭了蹭,不远处,一袭浅色红裙神情温柔的李虹琴告别了一个朋友,走向他们,她握着小娃娃粉嫩的小手朝他打了打照呼“小繁以后要保护妹妹好不好?”

  “李阿姨好!我是大哥哥了,肯定会保护好妹妹的。”小秋繁郑重点头,又问“阿姨,妹妹叫什么名字?”

  “叫小简,你叫秋繁,妹妹叫秋简,你说好不好?”她亲昵的摸摸小秋繁的脸。

  “删繁就简三秋树,领异标新二月花。”刚从自己父亲那里学了幅对联的小秋繁顺口念了出来。

  “傻孩子”蒋沁宠爱的摸摸儿子的头,笑着解释“秋,是收获的季节,爸妈是希望你的人生能果实累累,富饶繁盛。”

  “那妹妹呢?”小秋繁点点头,将目光转向笑意深深的李虹琴。

  “简简单单”她抚弄着张着小手的女儿“叔叔阿姨希望她简单,开心,快乐!”

  梦里是一片粉白色气球堆起来的时光,往后的两岁,三岁,...每个粉色的生日他都到场。

  他真的做到如一个大哥哥一样在她身边,他参与了她的成长,分享她成长中的秘密和烦恼。

  昏暗静谧的空间里,或许是梦到了愉快的往事,秋繁的眉头慢慢放松下来。

  但现实生活中,这种亲密关系随着年龄的增长,只持续到长成婷婷少女十七岁的秋简借口向他表白的那年。

  而那时,已经目确自己职业方向的秋繁也由成为了副院长的秋简之父秋炎招揽到医院实习。

  所以一心扑在工作上的秋繁只当她是玩笑,调笑几句拒绝。

  可那种不能一下子斩草除根的情感在秋简心里越长越茂盛,她也选择从医,又为了以更好的面貌继续靠近他而选择留学。

  这些年来,半真半假的玩笑话,秋繁从来没当过真。她也就不冒进,心甘情愿的徘徊在自己的位置上,直到林优旋的出现,扰乱了她的矜持平静。

  她意识到自己不能再被动等待,于是匆匆回国,屈居在他身边。

  抱着那点不灭的幻想,任自己在纠结中浮沉。直到他终于连曾经的呵护之意都不在的说出那些话,摆出那样严肃的表情。

  秋简失魂落魄的回到灯火通亮的房间,脚步游离到了浴室,镜子中,她看到自己无比狼狈。

  第一次,她哽咽痛哭。越想越委屈,最后,憋着满腔愤懑,冲动的收了自己的行礼箱,不顾安危的打车,连夜回去A城。

  别墅内,惊醒的李虹琴披衣接女儿回房,在她憔悴的神色中明白个大概。

  其实她们夫妇是看好秋繁的,所以也一直默许女儿的举动。

  但没想到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她在自己女儿情不自禁的眼泪里开始后悔。

  就像月亮,缺掉的那块是世间无数人的遗憾。

  遗憾的事再凄美,也不必过多纠缠,否则不伤自,便是伤人。

  直到过了很久,秋简才平复心情。她窝在自己母亲怀里,在她轻柔的安抚里沉沉睡去。

  窗外无繁星,这里的人一夜无梦。

  ...

  在没有备灯的客房黑暗处,沉睡中的秦薇识被胸口的疼痛唤醒,她难耐的辗转了一下。伸手摸到睡在身旁的林优旋,掌心传来反常的灼热感。

  她闷哼一声,捂了捂胸口,撑起身体稍微坐起来一点,慢慢挨了过去,仔细又摸了一下,确认她体温度高得惊人。

  “优旋?”秦薇识一惊,顾不上身体不适,赶紧摸索着打开大灯。

  只见林优旋蹙了蹙眉,整个人卷在被子里,满头大汗,双颊潮红,嘴唇更是红得发紫。

  “优旋,优旋,”她慌忙扑过去喊她,摇她,见她只是不适的皱皱眉,无其它反应。

  秦薇识焦急的四下看了一眼,夺起手机,飞快的拨打出内线,看看时间已是清晨5点。

  “云姨,我,们,我需要马上去医院。”她紧张到语无论次。

  她的慌张把慕代云吓得连衣服都来不及换,随手披起外套从别墅另一个门跑进客厅,亮着灯的客厅内,谷管家带着佣人已经起来。

  “快!叫老马备车!”她形色匆匆的吩咐一句,用最快的速度冲上楼。

  “秦小姐”还未跑到门口,慕代云就喊起来,卧室门一下开了,秦薇识光着脚,仓促简明的说了情况,交代她给林优旋穿上外套。

  自己奔到去洗漱间,赤着脚因为惯性滑了一下,好在反应够快,她抓住了门扶手。可还是撞到了膝盖,她低低的痛呼出声。

  “秦小姐,你怎么了?”听到声音的慕代云探过身问。

  “没事,没事,我们快点准备好。”她撑着扶手,用力站起来,感觉好一些后,慢慢移到洗漱池旁,快速刷了牙,抹了把脸,来不及梳的头发用手拢在脑后,胡乱用一根橡皮筋绑好。

  几人顾不上越礼,请了谷师司上来将林优旋抱到车上。

  很快,白色奔弛在初春灰白色的晨暮中飞奔,不自觉的,秦薇识的手有些抖,她不停拨打秋繁的号码,却一直被告知关机。

  到医院后,推来了移动病床,几人着着急救人员将林优旋抱到上面,跟着涌进了灯火通明的急诊室,这里,独有的消毒水味刺激着秦薇识的嗅觉。

  林优旋无知觉的躺着,身体随着奔跑的力道轻微晃动,一直到有人拦住她,蓝色帘子一拉,里面的情况她再无从所知。

  无助和害怕以及紧张,加剧了胸口的疼痛。使坐在等候区的秦薇识整个人看上去像是要缩起来的蜗牛,她头脑一片茫然。

  等过了十来分钟后,蓝色帘子“哗”一声拉开,医生从里走出来,秦薇识急忙起身凑上前。

  见医生拿着文件夹正在书写,又边往诊室走去,秦薇识不安的紧跟过去。

  一直到坐下写完后,他才抬头看了焦着的她一眼,安慰道“没什么事,就是高热发烧。先打点滴,做观察。我给你开个单,你去缴费,然后取血样去化验科等结果。”

  这话像是给秦薇识吃了定心丸,她慢慢放松下来。

  “那,请问要等多久?”她问

  “大概二十分钟!”

  “秦小姐,让我去吧!”谷管家伸手接过单子。

  在这漫长的二十分钟里,秦薇识一声不吭的坐在病床的椅子上,目光不离林优旋。

  她害怕生病,害怕吃药打针,害怕进医院,但好像害怕并没什么用。

  小时候,她害怕天黑,因为天一黑,奶奶的声音和面孔就更冷。

  后来,她害怕车站,害怕在那里看见一出出离别,因为离别的人中有自己。

  之前,她害怕叶艇的纠缠,也害怕阎娅婷的挑衅。

  现在,她害怕自己没有照顾好林优旋。

  她两手交在一起,紧握,希望时间快点过去。

  ...

  谷管家回来了,秦薇识接过检验单,马上交到医生手上,他看着她一脸期盼,解释说“病人怀孕了”

  秦薇识脑袋一懵,她怀疑自己是否有听错,医生指了指检查结果给她看。

  “那”她张了张嘴,又不知道要问什么。

  “病人知道自己怀孕了吗?”

  秦薇识摇头,她怀疑她本人都不知道。

  “那就等病人醒来再确定做进一步检查。”

  

第107章 太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