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09章 默悲

  此时,被秋院长逼着来上班的秋简刚戴好燕尾帽,穿上粉色长袖护士服走出换衣间。

  正走着,迎面碰到两个小声议论话题的护士从她身边经过。

  声音不大,但她敏感的听到“李主任...怀孕,秋主任!”这几个关键字。

  于是更专心的听到了一句“是啊,好像快两个月了!”

  “小将”秋简叫了一声,原本走过去的两人一齐停坐脚步,她转身上前搂住两人的肩膀,笑问“你们在说什么新鲜事?”

  旁边的人给这个小将使了个眼色,“没,没说什么事呢!”

  “哼,小将,小刘,不管在护士站还是在输液厅,我对你们都不错吧!你们这也太不够意思了,有趣的事都不告诉我。”她假意板起脸。

  “哎呀,也没什么事,就我们在妇产科李主任那里,听到秋主任女朋友怀孕的事。”小将纠结了一下下,马上全盘脱出。

  “这是好事啊!有什么不能说的。”秋简放开两人,神情轻松自然道。

  “就是啊,那我们先去忙了。”小将挽着旁边的人走开。

  一转身,秋简的表情就变了,开始是幽怨,然后是愤怒,她脚底生风,飞快到电梯旁,看了眼电梯停在最上层,马上转身跑到扶手梯,直径下了楼,奔向对面的办公大楼。

  严谨的院长办公室内,秋院长刚送走一个同事,门还没有完全关上,就见自己女儿怒气冲冲的站到自己眼前。

  “爸,我要你把秋繁从升职人员名单中划掉。”她昂扬着脖子,情绪激动。

  “你说什么胡话,看看你现在这像什么样子,进来也不敲个门。”秋院长背起手,十分不满。

  “爸,我从小到大都没有求过什么,这次,当我求你!”突然,原本高亢的声音,有些哽咽。

  “小简,别的事情可以商量,但这件事不行,秋繁现在是我们院骨干医生中的重点培养对像,他的专业实力是院里所有高层有目共睹的,不是我个人想怎样就怎样!”

  闻言,秋简气焰弱了下来,红着眼,接着哽咽喊道,“爸!”

  秋院长听见她声音不对,回头又见她的表情,本能的关心道“你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然后他想了想,好像明白了一点,

  “爸爸以前不管你个人感情的问题,但是现在我想说说你,该放手时就放手,不要折磨自己。”他很惜才,秋繁也是他心中满意的女婿人选,可他也知道秋繁是个自主能力很强的人。

  得不到共情的秋简失望的转身出了门,不顾秋院长在后面追着叫了她两声。

  她出了走廊,杀气腾腾的下着楼梯。短暂的头脑空白后,又心烦意乱的狂想着,自己不能就此罢休,要怎么做才能挽回局面,要先从哪里下手,想着,她已经穿过整个平院,朝住院大楼走了去,然后有一丝理智又想会不会太莽撞。

  她越走越快,胸脯的起伏越来越明显,内心不停翻滚着悲烈汹涌的波涛,显然,她也在努力克制。但这种克制在下了电梯,转角遇到到林优旋的时候土崩瓦解。

  林优旋穿了件及膝的杏色风衣,化了精致的妆,卷发散在脑后,整个人看上去容光焕发。缠着住院腕带的手搭在秦薇识胳膊上,两人正笑说着什么,在对上自己时,笑容马上僵住。

  狭路相逢,知难而退。

  两人就见秋简眼神异常,脸色不对,有意默契的避开她,转身往回走。

  “你站住!”秋简大声呵斥,赶上来伸手扯了把林优旋袖子。

  “小心!”秦薇识猛得心惊肉跳,快速扶稳她。

  林优旋趔趄了一下,虽有些生气,但还是有所顾及的不愿和她纠缠。

  “你最好不要乱来!”她站在护着她的秦薇识身后,淡淡警告了一句。

  而秦薇识则盯着秋简,忌惮她的一举一动。

  气氛变得有些紧张,三人对峙了一会。

  “无聊,我们走吧!”林优旋鄙视道,说完拉秦薇识再次转身。

  “要不是你,秋繁哥才不会那样对我!”她的鄙视,秋繁的决绝,使秋简失控朝前面的人冲了过去。

  秦薇识敏锐的反映过来,一把拖住她,因为拼力,使她几乎是咬着牙劝她“你别冲动!”

  “都怪你!就是你!~~”秋简伸长手要抓她,爆发出满腔怒意,歇斯底里的喊着,秦薇识死死的拖拽,企图唤醒她的理智“冷静点!”她被她的力量拖着前进了两步。

  “你给我放手!”抓不到林优旋的秋简怒目咆哮,颠覆往日精致的模样,她用力想挣脱令她恼怒的羁绊。

  秦薇识的力量原不及她,但她记得秋繁的嘱咐,所以无论如何都不能放开自己的手。

  “薇薇~薇薇~”林优旋全身紧张,她没有料道秋简会对自己起这么大的敌心,心里不由恐慌起来。

  走栏上,两人原地拉扯,隔着宽阔的视野,对面楼层的走廊上,开始有人注意到这一幕。

  她挣,她囚,就这样激烈的纠缠了一会,两人都损耗力气。

  “放开我”秋简怒红着眼,命令道。

  秦薇识不敢放松一下,她面色潮红,用力呼吸着,额头开始冒汗,眼神期盼的盯着她,语速急促的请求道“答应我,不伤害优旋。”

  “嗬,你呀!你不过是少谦哥的玩物!”秋简也喘息着,怒视的眸,冷笑的唇角。

  “你TM嘴巴放干净一点!”林优旋上前怒诉,在她转头时,又飞快的退了回去。

  “还有你!”见她有动作,秋简更怒火中烧,再次发力要冲过去。

  “不要~~”还未调节好气息的秦薇识惊呼,被她这一用力,带得几乎扑到地面。

  新仇旧恨叠在一起,促成一股巨大的怒火,秋简目露凶光和这双使了全身力气阻挡她的手,再次纠缠在一起。

  秦薇识咬紧牙关,完全凭意志。现在,她只觉得秋简占据了她的整个视线,和听觉,她近距离的看着她狰狞的样子,听她在自己耳边用力急促呼吸。

  她柔弱的双手努力幻成一把老虎钳,企图钳制住心有滔天怒火的秋简。

  “薇薇!”林优旋害怕得想上前帮助,又顾及自身情况,一时间急得竟不知去助求。

  在这疯狂的扭缠里,和她戮力要挣脱的动作中,秦薇识知道了,她这是起了必殊之心。

  这是生平第一次,秦薇识与人发生肢体冲突。以往的害怕,示弱统统化为力量。双手的衣袖在过程中扭了上去,白皙的肌肤摩擦泛红,挂了几道刮痧般的指痕。感觉也由开始的火辣疼痛,变得麻林。

  “快走!”她得空对呆立着的林优旋喊了一声。

  “你~放手!”秋简低吼。

  她完全被恨意蒙蔽了双眼。

  “走啊!~~”秦薇识冲吓呆了的林优旋吼了一声。

  这有力的一声唤醒了呆立在原地的林优旋,她颤抖着,转身下了扶手梯。

  围观的人群开始曾多,探身观看,议论潮起。

  只是,她的逃离彻底颠覆了秋简理智,她将所有愤怒怨恨发泄到这双怎么也脱不开的手上,撕扯中她找到机会,毫不留情,张开嘴一口咬住了秦薇识的手腕。

  “啊~~”秦薇识痛呼出来,这一喊,意志就弱了。感到手上的力量放松,秋简才松开牙齿,白深深的齿印里瞬间涌出鲜血。

  她趁机挣脱她的手,秦薇识疼得喘不过气;眼眶涌出热泪,秋简愣了一下,飞身欲走。秦薇识再次伸手,急切顽固的拉住她的衣摆,她很快挣脱了。只一瞬间,扭曲着脸猛的上前,用尽全力狠狠推了一把。

  “啊~~”

  “天呐!”

  对面楼上,围观驻足人群发出惊恐的呼声。

  只听见“咚”的沉闷一声,他们看到,要不是有玻璃护栏挡着,那个女生肯定就从这四楼飞了出去。

  后脑先着物体,重重磕了一下。再是背部,全力撞击在玻璃前的木栏上;反弹后又再次跌下去。这个瞬间,让秦薇识头晕眼花,感觉自己的五脏六府都碎了一般。

  混沌中,她听到了人群的惊呼声音。

  秋简也停了一下来,不是理智。眩晕中,秦薇识看到了她的目光,是杀戮之气。

  林优旋抓着扶手快速往下跑,在半路上听到了秦薇识的惨叫声,心里惊恐交加。好不容易惶恐的下完电梯,理智告诉她不能丢下她一个人,于是准备绕到另一边再上去,忽然抬头,见秋简魔孽般神色,正狂奔而来。

  “救命啊~”她赶紧往反方向跑,边奔跑边呼救,围观的人群此时已达到上线,听到呼救的两个保安才赶紧从两边跑出过来。

  秦薇识也听到了呼救声,她靠坐在玻璃护栏上,仰面看到了对面走廊上密密麻麻的人群,这感觉很痛苦。她快速调整呼吸,奋力抓住木栏站了起来,手上已是模糊一片,鲜血不知不觉流到了地上,她身上,外套敞开,头发乱了,楚楚的惊恐眼神中带有无助,她心中牵挂着林优旋,跌跌撞撞的,从扶手上夺路而下。

  “优旋!”她终于以自己最快的速度到达她身边。

  届时,保安已经将两人分开,秋简还扭曲着脸,不甘的欲再上前。

  而林优旋整个人处在惶恐状态,她甚至有点分不清现在谁是谁了“优旋,优旋”秦薇识一声声叫她。

  围观的群众指指点点,议论纷纷,大量的安保人员到达现场。

  事件乘风,在整个医院传开,把秋院长惊的瞠目结舌,震惊之余,他飞快恢复理智,马上采取应急方案,首当其冲是压制事态的宣扬,

  然后忍痛让警察将秋简带走。

  在包扎室,秦薇识后知后觉的害怕起来,她竟然没有感到多痛,只有麻木感。

  原本泛红的手臂,恢复白皙,青一条,红一条的指痕还留在上面,白色的纱布包住了深可见骨的伤口。

  “小姐,你还有哪里不舒服吗?”护士望着眼前神情木然到不呼痛,任自己处理伤口的女生有些担心的问道。

  “我朋友呢?”她抬头轻声问。

  “在隔壁做检查”

  “我可以走了吗?”

  “可以,如果有哪里不舒服,要马上来检查!”护士叮嘱道。

  “好,谢谢!”

  秦薇识来到隔壁,但被告知病人已送回病房。

  她加快步伐,乘电梯上楼,在走廊上遇到了着急忙慌的慕代云。

  “秦小姐!...”秦薇识手上缠着纱布,清晰的几道划痕,散乱的长发和看上去狼狈又憔悴的神情,使她自责心疼不已。

  “优旋呢?”一见面,她赶紧问。

  “在里面”

  “薇薇,你怎么样?”林优旋已经换回病服,坐在椅子上,见她进来,马上起身。

  “我没事,你呢?”秦薇识上下看她,确定她安好。

  “没什么事,那个疯子,我要告她!”林优旋拉过她的手,眼泪模糊了视线。

  “别哭!”秦薇识赶紧抹去她脸上的泪水,柔声安慰她“你们没事,比什么都重要,这件事,自会有人处理的。”

  “要不是秋繁惹得骚,怎么会发生这种事情。”林优旋恨恨道。

  秦薇识怕她又钻进情绪的陷阱,马上开导她“秋繁跟我们一样,也是受害者。优旋,我相信秋繁肯定恨不得自己有双翅膀,马上飞回来。”

  她神情轻松,看到阳台上放着保温盒,借此转移注意力,她指了指,说“你去那坐好等我,我去洗个手马上过来。”

  说音刚落,就被胸口剧痛袭击了一下,她不自主的倾身皱眉。

  “薇薇”

  “秦小姐”

  秦薇识低着头,撑着桌沿坐下。过了一会,剧痛感慢慢淡了,才抬起头,脸色苍白。

  她拉着林优旋的手,低声说,“优旋,我有点累,等吃了饭,我们都休息一下吧!”

  林优旋忍住眼里的泪水,赶紧点头。

  秦薇识进洗手间洗了把脸,整理好头发和衣服,才走到阳台。

  抬头,但见天空,白云悠悠,轻风习习,明亮的阳光白晃到刺眼。

  窗沿上的盆栽在风里招了招,两人对坐,沉默无声,索然无味的吃了点饭。

  林优旋情绪很底,放下筷子,回病房后就侧躺到床上。

  病床前的椅子上,秦薇识坐了一会。

  “秦小姐,你也去睡会吧!我在这里看着。”慕代云轻声提议。

  秦薇识一脸疲惫,看了看时间,已经是三点了,再过一个小时,秋繁就该到了。

  她点点头,躺到了陪护床上,很快,就睡着了。

  ...

  拘留所里,渠成无奈的看着坐在凳子上垂头丧气的秋简。

  “你这已构成恶意伤人罪了你知道吗?”他用笔撮了撮档案夹“如果优旋和薇薇起诉你,你是要受刑法处置的。”

  “怎么回事?”阎娅婷从门口闻声进来。

  “姐”秋简抬起头,一见她眼泪就流了出来。

  渠成看了他俩一眼,收起档案夹走了出去。

  “怎么会这样?”

  “姐,她怀孕了,她怀了秋繁哥的孩子。”

  ...

  

第109章 默悲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