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章 你隐藏了什么秘密?

  血落在牌子中心,忽然鲜红的血液分散看来,不消片刻血液瞬间被吸收。

  与此同时她脑海里猛地一阵抽痛。

  似有一些破碎的画面不断侵蚀着脑海。

  她使劲摇头,想要努力看清一些画面。

  但那些画面犹如破碎的玻璃混乱不堪。

  忽然一条清晰的画面袭进脑海。

  一个男子抱着头蹲在角落,一群衣着华贵的男女对着他拳打脚踢。

  嘴里辱骂着废物,克星,蠢货。

  其中一个男子拿起一根木棒,朝蹲着的男子头上猛地一敲。

  那男子抱着头的双手骤然落下,整个人倒在地上,露出一张无比熟悉的脸。

  池小兮浑身一震,他竟然是就是这副身体的原主!

  脑海里的画面骤然破碎,紧跟着脑海里一片空白。

  她再次将血地在上面,却无济于事。

  她怔愣了半晌,看着手里的杏色牌子,脑海里不断重复闪烁着那个清晰的画面。

  如果没猜错,这记忆是原主在池家所遭受的待遇!

  看着和自己相同的脸遭受侮辱和殴打,更何况她现在还占据了这个人的身体。

  池小兮现在心里非常的怄火!

  这笔帐她会一笔一笔的讨回来,权当是为占据这副身体的主人做点事情。

  趁着漆黑的夜色,她悄悄溜出去,顺着今天开车回来的记忆一路找到池家。

  看着眼前立着的桩柱,上面刻着金灿灿的两个大字——池宅。

  池家的宅子并不是民国楼宅,而是古代那种宅子。

  她顺着后墙翻上去,站在高处,发现整个池宅竟然布了一个阵。

  凡是夜内闯入者进了此阵,必死无疑。

  这种阵只在夜里启动,专门对付夜里闯入之人,这池家的谨慎力到是强。

  池小兮讥讽冷笑,这种阵对旁人来说无法跨越,对她来说小菜一碟。

  她灵活踏着步伐转动着,一路毫无阻碍的闯进池家花园松柏林旁。

  “有人闯进来了,有刺客!”忽然清丽的声音响彻身后,带着一丝恐慌。

  一个女人从松柏林里跑了出来,看见眼前的池小兮时,脸色有些震惊,“你……!”

  还未等她说,池小兮快速上前一掌劈晕了她。

  她冷冷蹙眉,真是大意了,只顾着破阵,竟忘了注意周围的动静。

  女人的声音引来了池家许多人,为首的人大喊着,“老爷,声音是从松柏林里传来的。”

  池小兮扫了眼,目光定格在远处的一个中年男人脸上,顿时浑身僵硬。

  那人,那脸,竟和她父亲的模样一样!

  看着四周不断跑来的护卫,池小兮敛去眸底的情绪。

  趁着人还没赶来之际,沿着原路快速跑了出去。

  池老爷看着晕倒在地的女人,满脸担忧。

  伸手在她鼻息处触摸,紧绷的神色松懈下来,“把八小姐抱进房。”

  他脸色沉重,目光凝着远处,冷声吩咐道,“给老夫查,究竟是谁有本事闯进布满杀阵的宅子!”

  管家脸色凝重,“是,老爷。”

  池小兮离开池家,回到楚宅,站在窗前,目光空洞的望着窗外。

  “她不是我池家的人,从她出生我就将她逐出族谱,不准再让她踏进池家大门,让她滚!”

  父亲绝情冰冷的话一直响彻在她脑海里挥之不去。

  她闭上眼眸,敛去眸底的湿意。

  她不明白这个池老爷怎么会和父亲长相一样。

  难道这个池家和她前世的池家有什么关联?

  *

  粟余恒站在一侧,为楚暮铺好宣纸,“爷,此次凉城一行,那个小子似乎与黎墨凉并无瓜葛。”

  男人执笔在宣纸上写着字,褪去风衣的他穿着白色衬衣,更显儒雅清冷。

  薄利的短发微微遮住剑眉,漆黑如墨的眼眸泛着深沉。

  他问,“池家六少的尸体运回去了?”

  凉薄的嗓音在夜里愈发的清冷淡漠。

  粟余恒蹙眉,“运回去了,但池老爷对您似乎颇有微词,毕竟六少是跟着我们出去的。”

  “无妨。”男人似是想起什么,眉宇微蹙,语气寡淡,“去查查那个小子的底细。”

  “是。”粟余恒应了一声,转身关上房门离开。

  翌日,池小兮被粟余恒传话,说楚暮要见她。

  池小兮在房间快速缠着胸前的白布,对外面的粟余恒冷厉一声,“再砸门,小爷让你断子绝孙!”

  外面顿时恢复平静,她穿戴好佣人送来的衣服,打开房门冷冷瞥了眼站在一旁满脸怨气的粟余恒,啧啧摇了摇头,“智障。”

  粟余恒气的眼皮一跳,正要教训下她,谁知池小兮忽然转身,目光在他脸上定格。

  他顿住脚步,怔愣的摸了摸自己的脸,“看什么?”

  池小兮未语,迅速抓住粟余恒的手腕。

  在他未反应过来之际,用袖腕内藏的小刀划破他的指尖,沾染他的血在他手掌中划了一道血符。

  做好这一切,她松手,粟余恒脸色冰冷后退几步,瞧了眼掌心奇怪的符号,就想要擦掉。

  “看在我和你老大合作的份上,好心救你一命,你非要死就擦了它。”

  池小兮讥讽丢下一句,转身离开。

  粟余恒一愣,急忙上前,疑惑的盯着手里的血符,“你什么意思?”

  池小兮笑的凉飕飕,“你今天气运不好,出门轻则受伤,重则死,今天尽量走东北方向,东西方位克你。”

  她的话让粟余恒愣在原地。

  的确他今天要去为爷办件事,而去的方位正好是东西方位。

  他若有所思的看着池小兮离开的身影,低头扫了眼掌心的血符。

  莫非这小子能看出他会遇到什么危险?

  佣人将池小兮带到二楼房间外,她敲了敲门,里面传来楚暮低沉清冽的嗓音,“进来。”

  她推门而入,见男人面容冷峻,白皙如玉的手执笔,利落的批着文件。

  她站在他的对面,等了好半晌。

  直到男人忙完,扔掉笔,指尖揉着眉心,薄唇紧抿成一条直线。

  房间沉默的氛围让她有些不太习惯,她看向楚暮,“你找我什么事?”

  男人神色沉冷,他站起身,拿起桌旁的手枪,缓缓上膛。

  漆黑的眸子含着杀意凝着池小兮,薄唇发出一声冷嗤,“你究竟隐藏着什么秘密?”

  池小兮心神一震,面上平静如水,她冷笑,“没秘密你信吗?”

  她不懂楚暮为何忽然转变如此之快。

  还是他察觉了什么?

  “没秘密?”楚暮勾起薄唇,却无一丝笑意。

  他渡步而来,靴子踩在地上,在寂静的房间异常清晰。

  整个房间瞬时充斥着一股强烈的压力!

第九章 你隐藏了什么秘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