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七章 四哥,你真厉害

  她每说一下,鞭子就狠狠的在池安泰身上抽几下,抽得他在地上疼的打滚。

  池丰禾想反驳,偏偏池小兮说得每句话都字字在理。

  看着眼前这个和一年前判若两人的池小兮,所有人脸色震惊。

  看了眼奄奄一息的池安泰,池丰禾怒火中烧,大喝一声,“够了,还不住手!”

  池小兮再次狠戾的甩了一下鞭子,池安泰最终承受不了晕了过去。

  她扔掉鞭子,走到池丰禾跟前,冰冷出声,“我今日问一次,日后是否允许我尊称你为父亲?若是不许,这池家谁再说我一句,我便抽烂谁的嘴!”

  她就那样站在那里,神情傲然的看着池老爷,池家任何人都不敢直视顶撞的人。

  池丰禾怒瞪着眼前判若两人的儿子,冷哼一声转身离开。

  守卫将晕倒的池安泰抬走,其他子女亦是速速离去,他们发现眼前这个池小兮大变样,这次回来完全不像之前那般懦弱任人欺辱的模样。

  池安嫣冷哼一声,嫌弃的瞥了眼池小兮扭着腰肢离开。

  池安辰阴冷的扫了眼池小兮离开,双手紧紧攥着衣袖,克制自己心底滔天的仇恨。

  院落回归平静,仿佛方才的一切未曾发生。

  一抹讥嘲滑落眉间,池小兮弹了弹长衫的尘土,悠哉的往她的院落而去。

  忽然一道清丽悦耳的嗓音响彻在她耳畔,随即一个十三四岁的小丫头蹦跳的跑到她眼前.

  扎着利落的马尾,修身怡人的民国校服裙,一张俏丽调皮的脸蛋水嫩光滑,水灵灵的大眼泛着喜悦的讶异,“四哥,真的是你回来了呀,那晚我没看错,真的是你,没想到四哥这次回来这般厉害。”

  她说着双手负后,对着池小兮倒着走,一蹦一跳,扬起小脸傲娇道,“哼,四哥现在这般厉害,我看五哥他们还敢再欺负你!”

  看眼前突然冒出来的小女孩,池小兮眸色微凝,脑海里略过那晚她闯入池家,似乎被这个小丫头撞见了,之后她貌似还打晕了她……

  昨晚牌子里的画面,那些人殴打她时,也是这个小丫头在一旁阻止他们。

  她浅笑勾唇,眉眼处都泛着丝丝暖意,“是,以后没人再敢欺负四哥了。”

  看她这幅模样,池安澜“嗯哼”一声,跑到她身边,双手抱住她的右手臂。

  陌生人的接触让池小兮下意识避开,她怕自己的女儿身份被察觉。

  看着躲避开的池小兮,池安澜眸底划过一丝失落。

  而后她无谓一笑,清丽的嗓音淡喜悦道,“四哥,我下午要去参加考试了,晚上回来我给你带件礼物,迎接你回家。”

  并未忽略掉池安澜眸底的一抹失落,池小兮浅笑勾唇,抬手摸了摸她的秀发,温润的嗓音透着一丝发自内心的笑意,“好,四哥等你的礼物。”

  池安澜点头,转身离开,娇小的身影一蹦一跳的离开她的视线。

  掌心残留着她秀发的温度,池小兮垂眸看着手掌,唇畔勾勒着一抹嘲讽冰冷的弧度。

  估计真心欢迎她回池家的只有这丫头一人。

  *

  池小兮下午去去了舞厅,里面已经按照她的意思装扮成功。

  里面的装修结合了现代和古风的元素,更添加一种耐人的寻味。

  她将一些上年龄的舞女发了银元遣散回家,不愿回的便在后堂寻了一份差事。

  做完这一切,她便整理了一份奇特的舞技和一些稀奇的玩意交给红姐,让她按照上面的一切传授下去。

  三天后,临凤祥街道的牧画舞厅改为天上红尘,里面原本各种生意都做的现在一律停止。

  街面上发宣传表的小贩都在吆喝,“临凤祥的天下红尘明日开业,内有新奇舞艺,魔术,还有说书先生讲解大千民国从未听过的神奇之事。”

  第二日,多半人闻言都冲着新奇舞蹈和所谓的神奇之事而去,一时间天下红尘人头攒动,生意爆满。

  天下红尘公布了一条规矩,日后本店只卖艺不卖身,若是有谁强迫欺辱店内舞女,一律暴打一顿扔出去,此后不准再踏入本店一步!

  池小兮站在二楼窗户处,窗户开了一条小缝,看着下面繁华热闹的景象。

  说书先生讲的故事绘声绘色,配着调整气氛的音调和舞女的舞姿,整个氛围透着浓浓的奇幻感。

  来者们皆是眼眸一眨不眨的盯着台上,耳朵仔细听着,生怕落下说书先生的每一个精彩的词句。

  她慵懒的靠在墙壁上,唇畔微挑,她将现代的舞艺和古典的舞艺融汇在一起,将许多稀奇的故事传授给说书先生,目前这个效果倒是不错。

  她转身走向桌旁,执笔在纸上写了几行字,声音温润低沉,“红姐,进来下。”

  似乎习惯了以男人的腔调发声,一张口便是自然而然的男色音调。

  红姐开门进来,看到一身青衫褂子的池小兮优雅的坐在软椅上,眉开眼笑,“公子,你找我何事?”

  池小兮将纸张递给红姐,浅淡出声,“将这个贴出去,日后我便不再来店里了,会有我的友人代我来这里,纸上之事是她托付与我,日后她便是这里的二东家。”

  红姐看着上面的内容,微微蹙眉,虽不解纸上意思,但也明白不可窥探主子们心思,便应了一声走了出去。

  月上枝头,天下红尘更是热闹非凡,五彩的灯光照射在轻纱和琉璃灯上,映射在大厅中给人一种朦胧梦幻的视觉效应。

  池小兮回到池宅,关上房门,褪去青衫褂子,垂眸间看到腰间垂挂的杏色牌子。

  她将牌子拿在手中摸索,疑惑怎样才能更多的获取原主的记忆。

  收起牌子,她想起了萧楠。

  为了落个清静,她让萧楠为她寻找一块羊脂暖玉故意刁难他,只怕他这会还在寻找的路上。

  秋风带着凉意吹进房间,荡起窗边的轻纱。

  池小兮上前关窗,却在看到窗外枫树下几个人影,脸色骤然冰冷。

  那几个人穿着白色褂子,步伐僵硬的朝她房间走来。

  走得近了,她发现这些人脸色煞白,双眼无神,浑身散泛着一丝血腥气息。

第十七章 四哥,你真厉害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