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九章 有娘生没娘养

  池小兮心神一震,只是一瞬她压抑住内心所有的异样,语气冰冷,“一年前的池小兮早死了,我现在是一年后的池小兮!”

  她转身看向身后的池秋寒,对着这张儒雅俊逸,熟悉到骨子里的面容,心中深吸一口气,冷笑勾唇,“你觉得我不是我?”

  池秋寒微微蹙眉,抿唇后退两步,双手插兜,眉眼深深凝着她。

  “呵!我身上留着池家的骨血,自小我便会术法,但母亲让我隐瞒世人,就因为这层关系,我从小大到遭受着池家骨血亲人的辱骂殴打,父亲的冷落,甚至一年前父亲将我赶出池家!”

  她讥讽勾唇,双眸泛着久违的湿意,却又倔强的用手臂狠狠擦拭眼角的水雾。

  “同为池家人,我却过得这般狼狈苟且,如今我恢复自己的术法本领,回到池家,我发誓这一次我决不让任何人欺辱我半分!”

  最后一句她大声嘶吼,似乎将前世今生埋藏心底的痛苦一并发泄出来。

  她走到桌子旁,端起茶壶狠狠灌了一口茶水,茶水混合着眼泪滑落,流淌在唇边,苦涩无边。

  “我的确不再是以往的池小兮了,三哥可满意我这个答复?”

  她抬手擦去脸上的湿意,转身神色冷漠的看着他。

  池秋寒紧抿着薄唇,张了张嘴,却未曾说话。

  他走上前,想要伸手拭去她眸底的水雾,手掌却僵硬在那里,无法动弹。

  “四弟,对不起。”最后,他终是轻叹,转身离开。

  房中只剩她一人,她双手撑在桌沿处,滚烫的泪滴滴在桌面上,晕染出一层水渍,倒映着她略微苍白,布满泪水的容颜。

  为什么两世的她都要遭遇这种被亲人摒弃的下场!

  她究竟做错了什么!

  不,她错了!

  错在不该生在池家,不该生在这个毫无血性的家族!

  夜色朦胧,暗淡的月光透过窗棂洒在房间的地板上,凭添了一丝孤寂之意。

  今晚只怕又是一个不眠之夜……

  *

  秋色昏凉,落日的余昏洒在二楼的咖啡厅桌上,透着丝丝的唯美之意。

  梁雨盼兴奋的再次喝了一口咖啡,止不住的喜悦道,“表哥,你真让我去潮州找暮哥哥吗?”

  “嗯”慵懒魅惑的嗓音透着一丝无奈。黎墨凉双腿交叠,斜靠在椅背上,薄唇微挑,“不过,你这次去帮我监督一个人。”

  梁雨盼疑惑蹙眉,“谁呀?”

  他唇角微挑,笑的魅惑撩人,“池家四少,池小兮。”

  池家四少?

  她似乎没怎么听过这号人物。

  池家名号威震四方的也是池秋寒,表哥让她监视那个四少做什么?

  她心里喜悦一笑,不管了,表哥愿意让她去潮州找暮哥哥,已是最大让步,他什么条件她都会答应。

  黎墨凉端起杯子抿了口咖啡,忽而一笑,“这次让杜淮风跟着你,有个人保护你我更放心些。”

  闻言梁雨盼吃着糕点不停的点头,只要她能见到暮哥哥,其它无惧。

  *

  松柏林里秋风微凉,时不时的从里面飘荡出银铃般的笑声和温和的男声。

  里面的人漫步走了出来,池安澜一身校服群清爽怡人,她摆了摆手,“四哥,澜儿先去上学了,我回来找你玩。”

  池小兮勾唇巧笑,挥了挥手。白色毛衣配着卡其色裤子,脖颈处围了一条红色围巾,白皙清俊的容颜在阳光下温和伴着一种淡然的气息。

  “哟,我当是谁呢,原来是那个克死亲娘的废物回来了。”远处一道刺耳的声音荡然响起。

  她侧眸,目光看向远处的一个女人,穿着玫红色旗袍,披了一件白色裘衣外套,波浪的发梢精致的盘起,倒是充斥着浓浓的民国风情。

  那女人走近,见池小兮双手插兜,一副漠然的神色看着她。

  眼前的少年褪去了一年前的懦弱,倒是多了许多淡然和矜贵的气息。

  相比之下,他的儿子池安辰竟然也略逊几分。

  她脸色倏地一变,“怎么,看见三姨娘也不知问候,果真是有娘生没娘养的东西!”

  娘?

  呵,前世今生的确她都与这个娘字无缘!

  自她出生,就从不没见过她的母亲!

  池小兮抬手微挑眼前稍有碍事的碎发,唇角勾勒着轻蔑的弧度。

  她拾步上前,迎着云十娘讥讽高傲的神情,头微微前倾,唇畔附在她耳畔轻身呢喃,“三姨娘,你怕还不知道自己家的香火已经断了吧。”

  云十娘脸色一变,心里划过一丝不好的念头。

  她冷声反问,“你这话什么意思?”

  “池家掌门是炙手之物,池家男儿都想要继承此位,但若是其中一人没了延续香火的能力,三姨娘你说他还有机会吗?”

  云十娘身躯一僵,还未回神,池小兮便直起身,淡然的后退两步,头微微一弯浅笑,“空有一身术法本领,却是个太监命,你说池老头还会留他吗?”

  “你把我儿怎么了!”云十娘心底一沉,惊觉不好。

  “只是他作茧自缚而已。”

  温润清冷的嗓音荡然四周,池小兮收起笑容,冷漠离开。

  云十娘震惊在原地,脑海一片空白,她的一切希望都在安辰身上,若是他……

  她脸色瞬间煞白,顾不得微微凌乱的衣裳,快步朝回走去。

  走出池家,微暖的阳光洒落在身上,池小兮手掌撑在眼前,透过指缝望着那刺眼的光芒。

  昨日她从池安澜嘴里套路了整个池家的人物关系,大致了解了池家情况。

  她母亲和池秋寒的母亲都在十年前,而且是同一天死了……

  许是都失去了母亲,池秋寒对她只是同情罢了。

  她不再想其他,独自上街置办她需要的一些东西。

  走到前面巷子时,她脚步骤然一顿,双眸冷厉的扫了眼四周。

  前后方出现七八个人,手里拿着枪,冷漠的对着她。

  她背靠着墙壁,神色冰冷。

  其中有个领头的人走出来,拿枪对着她,“你是头要杀的人,怪只怪你惹了不该惹的人。”

  “不该惹的人?”冰冷的声音透着凉凉的杀意。

第十九章 有娘生没娘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