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七章 光脚不怕穿鞋的

  他低沉着嗓音,语气里含着耐心的劝慰,“小兮,冷静点,别做傻事。”

  池小兮冰冷着双眸,嘲讽冷嗤,“劝我冷静不如劝劝你所谓的父亲和大娘,若非他们想要我性命,我怎么会做到如此地步!”

  她轻蔑扫了眼晕倒的杨氏,忽然一脚踢向她的膝盖,痛意瞬间袭遍全身,硬生生的让杨氏痛醒。

  “日后你再寻我麻烦,今日便只是一个开始!”池小兮丢下木棒,扫了眼在场的所有人,冷嘲道,“光脚的不怕穿鞋的,我池小兮一身轻,毫无牵挂,而不像你们羁绊在身,若日后谁再找我不痛快,我便让谁入地狱!”

  她取出口袋的铜钱手串,掌心用力,瞬间绳子变成灰烬,她摊开掌心朝下,五枚铜钱洒落在地,发出轻碎的声音。

  迎着池秋寒诧异纠结的眼眸,她搀扶着萧楠转身离开。

  杨氏顿时跑过去拉住池丰禾的手臂,控诉池小兮的行为,求他将池小兮赶出去。

  池丰禾脸色黑沉,望着毫无踪影的大厅外,默不作声。

  池秋寒走上前,弯身捡起地上的五枚铜钱握在手中,神色不明。

  耳边一直响彻着杨氏聒噪的声音,他起身,双手负后握着铜钱,语气冰冷再无往日的儒雅,“大姨娘,若是没人招惹小兮,她不会如此对你们,若想日后这个家安然无恙,我劝你们不要找小兮的麻烦。”

  他轻敛眸光,敛去眸底的一抹冷冽,“做人留一线,也为自己留条后路,你们别忘了小兮还有一个身份,楚家二少。”

  言罢他转身离开,屋内的人脸色皆是一变。

  他们比谁都清楚,楚家在潮州城一手遮天,几乎没人敢明面招惹他们。

  他们差点忘了池小兮还是楚家二少的身份。

  再者池秋寒是池丰禾和池家长老们最看中的掌门继承人,池家千年难遇的一位奇才,在池家的地位更是举足轻重。

  他方才的话语和态度挑明了是在偏袒池小兮,若是这样,日后他们再找池小兮的麻烦,就是与楚爷和池三少过不去。

  杨晓梅阴狠着双眸,手里的手绢已揉捏的不成样子。

  她一定要杀了池小兮,一定要为今日的屈辱一解痛快!

  云十娘看向外面空无一人的大厅外,端着茶水的手止不住颤抖,这抖是仇恨的!

  那日她回去询问了安辰,这才得知原来池小兮说的都是真的,是她害的她唯一的儿子没了传承后代的能力,是她灭了她云家的根!

  她一定要想办法,想办法让池小兮来承受她云家绝后的痛苦!

  *

  今日的天阴沉无云,整个天空灰蒙蒙,亦如她的心,蒙上了一层抹不开的浓雾。

  池小兮将萧楠带到房间,想要撕开他的衣服,却被他惊得阻止,“兮爷,你要干嘛?”

  “给你看伤,抹点药,别乱动,不然伤的会更重。”她训了萧楠几句,强硬将他按在床上。

  撕开他的衣服,看着他后背的伤口,鲜血淋漓,后背几个细小的眼往外冒着鲜血,触目惊心。

  池小兮拿出藏着的药箱,为他处理伤口,眸底渐渐闪烁一抹湿润的水雾。

  似是感应到什么,萧楠忽然转头对上那双有些水雾的双眸,有一瞬的怔愣,“兮爷,你怎么了?”

  池小兮动作不停,为他抹药,动作很轻。

  做好一切,她站在他身侧,低沉的问了一句,“值得吗?”

  萧楠疼的无力趴在床上,喘着粗气,“没有所谓的值不值得,只有还该不该做,当初你饶我一命还收留了我,做这些根本微不足道。”

  他的语气真诚,让池小兮听不出半分假意。

  她转身,冷冰冰的丢下一句,“以后别干傻事了,你先待着我出去一趟。”

  言罢她走了出去,不顾萧楠委屈控诉,关上房门离开池宅。

  走在街上,她望着永安街,心里始终融入不进去。

  走进天下红尘,红姐迎来,笑意怏然,“大东家。”

  池小兮淡淡“嗯”了一声,却被红姐的下一句惊得回神,“你说什么?”

  红姐重复道,“池家三少爷找你,在二楼的烟雨棠。”

  之前才在池家分开,这会又来找她,他想做什么?

  是又要给她上政治课?

  还是另有原因?

  “知道了,我现在过去。”

  池小兮走上二楼,推开烟雨棠的门。

  房内清香烟雾缭绕,池秋寒穿着白色衬衣,坐在软椅上望着窗外,儒雅俊逸。

  听见开门声,他放下手中的茶杯,侧眸看向她浅笑,“过来坐。”

  池小兮走过去坐在他对面,脸色冰冷疏离,“找我什么事?”

  池秋寒站起身走到她身旁,忽然抓起她的右手臂,惊得池小兮戒备的瞪着他,“你要做什么?为你父亲打抱不平?还是为你大娘来打我?”

  看着她浑身戒备,像是炸毛的小猫儿,那种自我保护的强劲意识让池秋寒轻叹摇头。

  他从口袋拿出重新穿好的铜钱手串带在她手上,“这个不要再轻易取下来了,对你有利无弊。”

  他松开她,却见她脸色冷厉,作势要取下铜钱手串,顿时双手握住她的手臂,眉宇轻蹙泛着不悦,“听三哥的话,带上它。”

  “我凭什么听你的?”池小兮讽笑的看着他,“要不是你阻拦,我早就将那杨氏打得半身不遂了!池家人和我过不去我凭什么要忍让?”

  池秋寒将她想要取下手串的手按住,低喃了一句,“拦着你自有我的用意,总之这手串不要摘下来了。”

  “池秋寒,不要总是以一种长辈的姿态来命令我!”池小兮挣脱他的禁锢,“我做什么你以后别插手,一年前在我最需要你的时候你不在,你一年后我谁也不需要了,更不需要你再来‘好心’劝我任何事!”

  她转身离开,却被池秋寒抓住手臂。

  转身的力道较大,惯性下,身后的拉力让她整个人朝后倒去。

  池秋寒快速抱住她的腰肢,以防她摔倒在地。

  房门忽然从外打开,楚暮站在房外,看向里面,俊美的容颜上泛着一抹看不透的深沉幽冷。

第二十七章 光脚不怕穿鞋的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