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八章

  池小兮抬眸,对上门外那双泛着凉薄的眸子,内心深处下意识的紧缩。

  她挣脱开池秋寒的拥抱,后退两步冷漠的看着他,“池秋寒,别让我也恨你!”

  池秋寒紧抿着薄唇,眸光扫了眼已然空着的怀抱,收回双手,温润的嗓音亦如往常,“我宁愿你恨我也不愿你做傻事。”

  言罢越过她离开,走到房外,他抬手捏着眉宇间,略微疲惫的说了一句,“我先走了。”

  楚暮走了进来,红姐识相的关上了房门,一时间封闭的房间内寂静无声。

  这种互不相言,沉默无声的气氛就像一把悬在空中的利剑,让她时刻胆颤心惊。

  “楚爷坐着,今日您的单免了,我还有事先走一步。”

  池小兮想要落荒而逃,她现在繁杂的心态根本无法去试探楚暮什么,她只想一个人待在一处僻静之地好好静静。

  “第一次来你的地方,不该你亲自来倒茶伺候吗?”清冷寡淡的嗓音听不出情绪,却莫名让池小兮有种脊背寒凉的错觉。

  她顿住脚步,僵硬转身,“楚爷说的是,我这就叫人奉茶上来。”

  僵硬的笑了两声,她吩咐红姐端了几叠点心和茶水过来。

  池小兮端起茶壶给杯盏里缓缓倒着茶水,双眸时不时的看向正襟危坐,缄默不语的男人。

  男人寡淡的瞥了眼已经溢出的茶水,“看够了?”

  滴水的声音响彻整个房间,池小兮猛地回神,这才看到自己竟然干了件蠢事!

  她的脸有些晕红,重新倒了一杯递给楚暮,仔细关注他的神情,问了一句,“楚爷,你说……”

  话戛然而止,她不知该如何询问。

  楚暮轻蹙眉宇,接过茶水,盈香润色的茶水在白皙圆润的指尖下显得黯淡无光。

  杯盏附在薄唇处轻抿,他轻敛眸光,“有话就说,不必吞吐。”

  池小兮神色有些纠结,想试探他又不知用哪种办法比较妥当。

  这个男人心思深沉到她根本无法摸透。

  踌躇了半晌,她半弯着身子,与楚暮俊美的容颜平视。

  迎着男人寒凉寡淡的眸子,她直接开门见山,“楚爷,在你眼里我是男人还是女人?”

  噗——

  温热的茶水扑面而来,鼻翼间充斥着茶水的殷香和男人身上清浅好闻的气息。

  池小兮紧闭着双眸,心里咬牙切齿,脸上的湿润提示着她刚刚发生了什么!

  这个死男人竟然将茶水喷到了她脸上!

  她抹了把脸上的茶水,睁开眼眸瞪着他。

  清冽的声线泛着一丝调侃而来,“你是在怀疑自己的性别?”

  男人的目光好整以暇的扫了眼她的下身,“还是说想告诉我你是个太监?”

  池小兮气的心里跳脚,她眸光微眯,而后直起腰,神情复杂纠结,“楚爷,我怎么感觉你好像喜欢上我了,所以让我有点怀疑自己的性别了,还是说楚爷真的是——好男风?”

  话落的同时,男人微凉的目光顿时寒冰乍起,双眸卷着碎冰般的利刃像是要凌迟她。

  她赶忙后退,迎着楚暮充满凛冽厌恶的眸子,心里悬着的石头顿时落下。

  这反应,应该是还不知道她的女儿身。

  她陪着笑脸,“楚爷,开个玩笑,别介意。”

  楚暮放下杯盏,起身优雅的整理了下风衣,走到池小兮身前,修长挺拔的身子笼罩在阳光之下,遮住了窗外照射而进的亮光。

  背着亮光,男人俊逸非凡的容颜笼罩在朦胧的暗影下,“那就为你的玩笑做出补偿,在我身边做一月的下手,明日来楚宅报道。”

  言罢男人擦过她的衣角离开,沁凉的风衣料子拂过她的脸颊,卷着秋季的凉意和他身上好闻如青竹般的气息。

  待开门声传来时,池小兮猛然回神,想要追过去却奈何早已没了楚暮的身影!

  这个男人,腹黑,狂妄,压榨别人,可恨!

  可是她怂萌的萎靡着双肩,只能认栽认命。

  谁叫这潮州城他是老大。

  谁让她还要靠着他的名头在池家混下去。

  *

  夜色浓郁,晕染的云雾笼罩着月光,挥散不去。

  池小兮回到池宅,在经过水榭凉亭时,见到一抹熟悉的身影消失在夜色里。

  她眸色一深,跟了上去。

  看着那抹身影消失在城外的一处破庙里,池小兮紧随其后,悄无声息的附在一旁听着里面的动静。

  破庙内,一个衣衫褴褛的中年男人满脸脏污,他跪在池安辰面前乞求,“五少爷,五少爷,求你救救我,我们卓家不能就这么败了。”

  池安辰阴冷的看着他,语气嫌弃轻蔑,“我来看你是念在往日我们喝过酒的情份上,我们交易的事情你办砸了,让楚暮得知你要杀池小兮,他害的你家破人亡,也是你咎由自取。”

  卓明沪震惊的看着这个阴狠,彻底变了态度的池五少,愤急道,“池安辰,你别过河拆桥,我是因为你才落得如此下场,为了保住你,我一直没告诉楚爷是你让我做的,你若是不管我,我现在就去告诉楚爷是你让我杀池小兮的,我就算死也会拉上你在黄泉路上做个伴!”

  “那就看你有没有这个机会了!”池安辰忽然抽出一把匕首狠狠刺入卓明沪的胸口,利刃刺进心脏。

  卓明沪震惊的瞪着灰死的双眼,双手紧紧攥着池安辰的衣领,用尽了全身力气。

  他想要说话,奈何一个字也发不出来。

  血溅到了池安辰胸前的衣服上,他拔出匕首,冷漠的看着卓明沪身体滑在地上,一双浑浊的双眼变得灰白,死不瞑目。

  池小兮凛神屏息,他没想到卓家竟然在一夜之间从潮州城消失,而这一切竟是楚暮做的。

  想起那晚去卓家,她用术法套出了幕后之人是池安辰,但楚暮却不知道。

  原来她说得保她安然无恙,真的做到了,杀了威胁到她生命的人。

  心底深处莫名升起一股暖流,她压下那股情绪。

  这么说,那晚是意外碰见楚暮的,而并非他派人监视她吗?

  远处陡然传来细微的声音,不到片刻,前方出现几个黑衣布衫的男人,蒙着面,手里拿着枪对着池小兮。

  看这拨人的装扮,和那天在卓家门外杀她的是同一拨人!

  为首的人开枪,子弹急速而来,卷着火焰打在她的身侧。

  池小兮脸色冷厉,她瞥了眼破庙内想要逃走的池安辰,瞬时冲进去趁他不注意将他踹出去,大喊一声,“五弟,帮四哥挡住他们,四哥会很感激你的。”

第二十八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