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章:洗个澡怎么就这么难?

  “怂怎么了?总比某些人见到人家都要绕路走的好。”

  “绕路走?”黄雪皱眉,“我们部门有这么一号厉害的人物吗?我怎么不知道。”

  余悦琪一脸淡淡,道:“我们部门是没有这么一号凶残的人物,可保安队有。”

  “保安队?难道是……”黄雪想到某个可能性后,倒吸了一口凉气。

  “嘘!不可说不可说。”

  “他怎么会搬到我们这里来?”

  “你问我我问谁去,反正从上周开始人就搬过来了。”

  “上周?!”黄雪狠狠瞪了余悦琪一眼。

  自知理亏,余悦琪摸了摸鼻子,不敢看黄雪的眼睛。

  “那什么,我们就不做坏事,再说了遇到他的机会也不多,所以……”

  “所以,你就忘记了。”黄雪接过话茬,“可这是可以随便忘记的吗?我们这里可是女生宿舍!”

  “我们这不是女生宿舍啊,顶楼不是还有一家三口嘛。”

  黄雪本想反驳,但事实如此,话到嘴边就变成了,“那有饲养员的男的,和没有饲养员的能一样吗?”

  饲养员……

  余悦琪满头黑线,老婆是饲养员,那老公是啥?

  牲口?

  动物?

  呃,她为什么莫名有种认同感。

  完惹,不敢直视老公这两字了。

  “咦,悦琪你眉毛怎么打结了?看上去好像毛毛虫。”

  余悦琪本来在神游,听到这话,秒回归现实。

  一把拍开了黄雪的手,“你的眉毛才像是毛毛虫呢,还是相思毛毛虫。”

  “你才是那种长毛的小东西呢!”

  余悦琪:“……”居然连相思毛毛虫的梗都不知道?

  ヽ( ̄д ̄;)ノ,幅员辽阔连小零食都有差异,这个锅,她背了。

  “好好好,你不是,你不是,是我错了,小女子在此给您赔罪了。”

  “这还差不多。”黄雪傲娇的抬起头,“看在你认错态度良好的份上,本小姐就大人不计小人过了……”

  正说着,突然想起哗啦啦,水膨出的声音,余悦琪这才反应过来,忘记了什么事情。

  匆匆说了句:“我还接着水呢,有什么事,等我洗好澡再说。”

  说完,抓起放在床边的一套衣服就三步并两步的往浴室跑。

  一到浴室就看见,她之前接的那桶水早就澎了出来,一想到五块钱一方的水费,余悦琪第一反应是关水。

  然后肉流满面。

  小钱钱啊,你怎么舍得离开我?

  555……

  都不要拦着她,她要为那些无故浪费的水费,默哀三分钟。

  默哀结束,余悦琪准备洗澡,可就在这时,电话响了。

  余悦琪嘴角疯狂的抽搐着,洗个澡怎么就这么难啊,还让不让人安生了。

  这个电话,她是打心底不想接啊。

  可电话哪里是她不想接,就能不接的啊。

  要是家里人打的还好说,可要是领导打的,还不接,那就等着凉凉吧。

  可还没等她走出去,铃声就断了。

  一时间警铃大作,不是吧,谁这么没有耐心啊,就这么一会,就挂了?

  该不会,真的是没有耐心的领导打来的吧?

  冲出来一看,果真是主任打来的,平缓了一下心情,连忙打回去,可不论打多少次,永远都是通话中。

  作为一个资深的网文爱好者,余悦琪脑海中自行冒出了一篇又一篇的办公室斗争文。

  嘴上急得直冒泡,她该不会真的要被开除了吧?

  不要啊,最后几天了,她可不想功败垂成啊。

  实际上,余悦琪纯属想多了,领导之所以不接电话又一直处于通话中,并不是因为生气,而是因为雨太大了,造成了滑坡,首当其冲被破坏的就是信号塔。

  信号塔都塌了,电话打得通才有鬼呢。

  一时间,两边都急得不行,可急有什么用,天气都这样了,剩下的全凭心灵感应。

  至于员工和领导直接有没有心灵感应,那就不好说了。

  万幸余悦琪不是那种究极乖乖员工,一个口令一个动作的大木头,不然这会就该冲动的去厂里报道了。

  即便如此,余悦琪还是去包里翻了一下东西,见实习评语都到手了,余悦琪这才放心去洗澡。

  可没等她进去,电话又响了,这一次打来的是母上大人,余悦琪的脸彻底黑了。

  洗个澡怎么就这么难呢?

  一接通,余母就噼里啪啦的开口了。

  “宝贝,听说你那边下大暴雨了?你有没有事啊?这种天就不要出门上班了,大不了延长实习期呗,相信你们领导可以理解的,对了,吃的够不够啊?要是不够,记得抓紧买啊,宿舍小卖部贵点不要紧的,这种天气……”

  平时听着很烦的絮叨,这个时候听在耳朵里却觉得格外的暖心。

  余母本来就喜欢絮叨,遇到事了,更是絮叨的厉害,一件小事都能颠来倒去的说上好久。

  搁平时,余悦琪早就不难烦了,可现在,她却好脾气的照单全收,半点脾气都没有。

  过了好一会,说够的余母这才放心打量余悦琪,好家伙,不打量不知道,一打量吓一跳。

  “天啊!宝贝,你这是怎么了?怎么浑身都湿透了?淋湿了,怎么不知道换衣服?”

  “妈,要不是你打电话来,我早就洗澡了。”

  余母:“……”

  自己不换衣服,怎么都变成她的错了?这是要她低头么?

  出去几年这丫头,难不成连家规都忘记了?

  余家的家规就两条,第一,余母说的都是对的,第二,要是余母说错了请参照第一条。

  所以,低头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的。

  回想一下之前的对话,看看有没有话茬可以找……嗯,有了!

  “谁说我打电话了?我明明是和你wx视频好不好?自己手机打不通,心里都没点数吗?”

  余悦琪:“……”

  她就知道,不管说什么做什么,只要和老妈打擂台,从来都是不可能赢的,就连小拇指那么一丢丢的可能,都木有。

  心中默默翻了个巨大的白眼,但嘴上还得当个乖乖女。

  “知道了,知道了,都是我不对,那亲爱的母上大人,您还有事吗?要是没有,可以批准小的去洗澡了吗?”

  

芙祯说
同款老妈,有木有?

第十章:洗个澡怎么就这么难?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