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33章:运

  开玩笑?

  如果可以,她也希望这只是一个玩笑,但很可惜,这并不是一个玩笑。

  也没有人会那这种事情来开玩笑,更何况给她消息的那个人,原本是打着让她拿腊味换座位的打算的。

  在这种情况下,要是还拿这种轻而易举就能戳破的谎言来骗人,未免也太过愚蠢。

  比起一个劲发脾气的黄雪,唐石的反应就镇定的多,在渡过了最初的诧异后,很快就冷静下来。

  很是平静的说道:“别误会,我们不是不相信你,实在是你给出消息太过匪夷所思了,这才失态的。”

  “没事,我理解,但我希望你们能够尽快地把情绪调整过来,时间可是不等人的。”

  余悦琪很是平淡的说着,然后坐下来拿过小火锅开吃。

  至于某两只精神错乱的,自己调节去,管她屁事。

  想当初,刚得到康宁给的消息时,她不也是这么过来的嘛。

  她都过来了,没道理还有人帮忙分担的接受不了。

  要真接受不了,大不了打一顿呗。

  反正大家都是好友,没什么是一顿打解决不了的,如果有,那就两顿。

  说来也奇怪,平时黄雪要是闹腾起来,没几个小时,那是停不了的,可今天也不知道是怎么了,没人去哄,闹腾一会,累了也就不再闹了。

  见黄雪不再闹腾,屋里瞬间安静下来,过了好一会,才被唐石打破了这一片宁静。

  他很是平静的看着余悦琪:“好了,都缓过来了,现在可以说一下当时是怎么回事了吧?”

  余悦琪没有说话,只是走到一边拿出一个已经起了毛边的文件袋,取出一叠边边角角已经有破损的纸张。

  唐石接了过来,看了好一会,眼中的光芒陡然亮起然后又迅速暗淡。

  过了好一会,才整理好自己的情绪,看着手里的资料,言语间有些急促。

  “这资料是不是那天来的两个人给你的?你为什么现在才拿出来?”

  “不对!”唐石像是想到了什么,扬声道:“既然知道了,那你为什么没有离开,不要说是因为黄雪,她对你应该没有那么重要。”

  余悦琪拧眉,露出几分不快,“我没必要和你交代吧。”

  唐石笑笑,“说的也是,你怎么想怎么做与我无关,但我想知道的是,你会不会偷偷离开,这点对我而言很重要。”

  余悦琪嗤笑一声:“说到底还不是怕我中途离开,分走一大半的物资,唐石你要不要这么物质?”

  “做人还是物质一点好,不物质的人要的可就是你的心,那玩意太珍贵了,我舍不得给你,你也承受不起。”

  余悦琪拍拍手:“你说的很对,真心这玩意儿确实太昂贵,我受不起,既然如此,那我们就说些有营养的。”

  一听这话,唐石脸色一变,不由谨慎起来。

  好好谈是吧,那就摆下道来,他不怕正经,怕的就是别人不正经。

  一道充满疑惑的声音响起,

  “你们俩打什么哑迷呢?我怎么一句话都听不懂?”

  “你不用听懂,我们两能听懂就可以了,你只是附加品,跟在谁身边都一个样。”

  一听这话,黄雪脸色陡然一黑。

  会不会说话啊,她是个活生生有思想的人,好不好?什么附加品啊,这不是看不起人嘛。

  “行了,先谈正事,等谈完,你们俩想怎么闹都可以,我绝对不会拦着。”

  说完,拿出一个写的满满当当的笔记本,在小桌子上挤出一片空地,放了上去。

  “我的想法其实很简单,用最少的钱换回最实在的物资,至于什么是现在最实在的东西,我想不用我说,你们心里也有数了。”

  黄雪下意识说道:“水,当然是水,可现在市面上的水大多是工业水,只能用不能喝啊,我们去哪弄?”

  余悦琪伸出两根手指头轻轻摇晃,“水确实很重要,但我的目标可不是水,而是另外一种近在咫尺,目前由没人注意到的东西。”

  “还有比水更重要的东西?”黄雪很是疑惑的问道。

  反倒是唐石,像是想到了什么,赫然一笑,“小狐狸啊小狐狸,居然把主意打到了那个东西身上,我是该说你贼呢,还是该说你傻?”

  余悦琪摊手:“你喜欢怎么说就怎么说吧,随你高兴,只要你帮我把东西拿回来,你就是把我推到尘埃里,我都无所谓。”

  尽管唐石不是很喜欢那个东西,但不得不承认,那个玩意是目前最容易弄到的代水食品了。

  勉强点了点头,叹了口气道:

  “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就去作罢,至于什么时候去,全都由你做主,到时候通知我一声,我给你当船夫就行,不过……”

  “不过什么,都这个时候了,还有什么不能说的。”

  唐石沉默了一会,才开口道:“我知道我这么说不地道,但我实在不想掺和到这件事里。”

  余悦琪微微一笑。

  唐石愣住。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总感觉这丫头在嘲讽他。

  就在唐石愣怔的时候,余悦琪抬手在他胸口锤了一下。

  “你干嘛打我?”唐石往后一退,心情很是复杂。

  被个女孩子打什么的,实在有点说不出的难受,倒也不是觉得丢面子,就是觉得有些奇怪,无法用言语形容的奇怪。

  总之就是很复杂。

  余悦琪这突如其来的一下,除了当事人外,就连黄雪的心神也跟着被吸引过去。

  就在这时,余悦琪微微一笑,化拳为拍,拍去了唐石衣服上的浮尘。

  “把你的心放到肚子里吧,我不会让你掺和到这种娘里娘气的事情上的。”

  说完,穿上雨衣和长靴就要往外走。

  “余悦琪,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唐石皱眉,有些看不懂余悦琪骨子里卖的什么药。

  从外面买东西不得帮忙运回来嘛,居然说不让他帮忙,难不成她自己去运?

  不会吧?就她那三脚猫的功夫,到时候别东西没运回来,先把人给交代在外面了。

  就在这时,外面突然响起一个女声,“准备好了吗?我们该走了。”

  

第33章:运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