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49章:求你了

  刚出房门没多久,余悦琪就如愿的与人撞上,只是,遇上的这个人很不凑巧的是她最不愿见到的。

  出了名嘴碎的游容游客姐弟以及最爱打架闹事的任佳人。

  游家姐弟倒也还好,可这任佳人就是个癞皮狗,谁粘上谁倒霉。

  余悦琪不想和这三人有过多的纠缠,点了个头算是打招呼后,就想越过三人下楼。

  身后传来一声很是不屑的嘲讽:“喲,我当是谁呢?原来是死皮赖脸告状精啊。告了别人黑状还能这么淡定,我也真是长见识了。”

  余悦琪脚下一顿,想了想,转过身,隔着几阶楼梯很是平淡的问道:“任佳人,你说的是我吗?”

  游佳人哼了一声,“说的是谁,谁心里不开清楚吗?出来混的,连这点自知之明都没有,也太不应该了吧。”

  游容扯了一下她的衣角,“佳人,不要惹事,现在正是多事之秋,冤家宜解不宜结。”说完,抬头对余悦琪道:

  “佳人在屋子里闷的有些久了,心情不太好,希望悦琪你不要在意。”

  在游容看来,反正余悦琪是做品控的,平日里做夹心饼干都做习惯了,这点气算得了什么。

  忍忍也就过去了。

  余悦琪静静的看了游容一眼,然后很是平静的吐出一句话,“我还就在意了,怎么样?”

  游容完全没有想到余悦琪会这么呛一句,顿时愣在当场。

  任佳人顿时火气上涌,张口就是一句,“余悦琪你算什么东西,游容对你客气几句,你还真把自己当个人物了?简直就是笑话。”

  厂里当时招工的人一定是眼瞎了,不然怎么会把这个不着四六的人弄进来。

  不会看脸色不说,就连自己的定位都找不准。

  余悦琪看向任佳人,眼神里透着满满的凉意,“我可没有认不清自己的定位,先说我把自己当成人物的不是你任大线长吗?游线长替你赔不是,被扫了面子,你难道都不觉得羞愧吗?居然还这么张牙舞爪的在我面前叫嚣,是谁给你的底气?”

  “你!”任佳人气的满脸通红,立刻回嘴,“说我张牙舞爪,难道你的所作所为就不是张牙舞爪了吗?我还没见过别人赔了礼还死活不愿意接受的奇葩,当真是活久见。”

  余悦琪突然大笑起来,只是这笑里没有半点温度。

  “你笑什么笑?”

  “当然是像你没有自知之明。”余悦琪淡淡道。

  “余悦琪,你这是想找死吗?”任佳人气的浑身颤抖。

  余悦琪很是平静的握住那根指着自己的手指头。

  “有话好好说,难道小时候家里人没有教过你,用手指指着别人是很不礼貌的行为吗?”

  “还是说,别人伤害了你,只要道歉了事情就可以一了百了吗?假如对方不接受道歉,难道就是在找死吗?你这是哪门子的神仙逻辑?我真好奇是谁给你的底气,和你私交很好的那位经理吗?”

  有这种想法的人很多,大部分人听着或许会被绕进去,然后忘记了到底谁才是做错的那个人?

  之后就顺理成章的变成站着说话不腰疼的那个人的帮凶。

  然而她却不会。

  只因为她对绿茶和白莲恨的深沉。

  其中的代表人物便是她那个上位不成功的老爹前女友。

  任佳人被堵的哑口无言。

  尽快心中不快,但她不得不承认,余悦琪的话还是有几分道理的。

  然而就这么低头实在不符合她的风格,沉默了一会,找回了自己的逻辑,这才冷笑道:

  “大学生就是大学生这嘴啊,还真是厉害,差点就被你给忽悠过去,可你也说过了,这一切的前提都是建立在别人伤害了你的基础上,可谁伤害你了,你这不还活蹦乱跳的在这待着嘛,我可没见有哪里擦破皮。”

  “身体上的伤害才算伤害吗?”余悦琪转头看向一直沉默的游容。

  “那我怎么记得,上个月有人为了几句闲话差点没和饮料部的人开撕呢?我如果没记错的话,那件事应该是说,某某某不小心弄大了某某的肚子。”

  说着目光微转落到了游客的身上。

  游客目光闪烁,流露出几分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祈求,“余悦琪,这大庭广众的,我们还是不要说别人的隐私了吧,再说了,还是未经证实的闲话。”

  几个人的争执,很快就引起了一堆人的注意,不经意间周围就多了好些好奇的目光。

  余悦琪嘴边的笑意更冷,

  “说或者不说,决定权并不在我手上,至于在谁手上,我想你应该比我更清楚,不是吗?”

  “够了!”游客突然发出一声怒喝,“任佳人你少说几句,人家不过是说了几句实话,怎么就变成告状精了,再说了当初之所以会发生那件事情,还不是因为你故意刁难在先,要不是你自己做错事情,也不会被罚。”

  余悦琪拍了拍手:“看来,还是有明事理的人在的,既然事情都解决了,那我是不是可以先走了呢?我的伙伴还在等我呢。”

  “当然当然。”游客做了个请的手势,然后一把向后拽任佳人。

  任佳人气的回头在游客手上咬了一口,然后大骂:“游客,你有什么好怕的,她又没有证据,爱说就让她说去吧,反正又没有实锤,咱们身正不怕影子斜。”

  闻言,已经下到下一层的余悦琪扬声道:

  “看来你没有对你两位姐姐说明实情啊,不知道需不需要我充当一把小助手呢?”

  “不必!”游客要紧下唇,很是艰难的吐出一句话,“我记得家务事自己会解决,就不需要你多费心了,你还是去找黄雪吧,这要是晚了,怕是就找不到人了。”

  余悦琪很是遗憾的叹了口气,“既然如此,那好吧!看在你这么识抬举的份上,如果说不出口,可以随时来找我,我分文不取,帮你解释哦。”

  “余悦琪,余大小姐。”游客急得连声喊道,“你就是我的亲姐,算是弟弟求你了行吗?嘴下留德。”

  

芙祯说
昨天是我的错,三鞠躬道歉,我真不是有意的,手误而已,表打偶。

第49章:求你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