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77章:不在乎

  看着已经暗下去的屏幕,啊正陷入深深的怀疑中。

  他真的是亲生的吗?

  为毛钱比他还重要啊?

  这到底是人最原始的追求,还是他不重要啊?

  如果可以,他希望能够得到第三种回复,例如:你的健康胜过一切。

  拉起余悦琪的手,一脸苦大仇深,“妹啊,家里太可怕,我们还是不要回去了,以后就兄妹两相依为命吧。”

  余悦琪恶寒的抖开他的手,

  “不想回家的是你,没有得到关怀的是你,一直被嫌弃的那个还是你,所以,不想回去是你的事,与我无关。”

  啊正脸上的表情一下子皲裂成了渣渣,他到底是有多失败啊,才会落到这种地步?

  啊正:“???”

  这个节奏不对啊!说好的兄妹情呢?难不成都飞到爪哇国去了?

  不行,这种思想非常之危险,必须拉回来。

  啊正第一时间掏出自己的手机打开了名为家族的相册,打算重温一下照顾小妹长大的心酸史。

  余悦琪见状,颇有几分哭笑不得,无奈道:“不就是说了几句大实话,至于把这玩意翻出来吗?”

  啊正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架,点点头,“相当的有必要。”

  余悦琪嘴角不自觉地抽搐几下,“梁正,你都多大的人了,还玩这种小孩子的把戏,不脸红啊?”

  啊正眯了眯眼,说道:“我酒量好得很,脸红不存在的,最起码在你面前是不存在的。”

  “哟呵,在我面前不存在,那在谁面前存在啊?难不成是我那个还不知道在哪个丈母娘肚子里窝着的嫂子?”余悦琪坏笑的揶揄着。

  啊正很是郑重的点点头,然后给了一个你很上道的眼神。

  余悦琪:“……”

  突然有一种想要胸口碎大石的冲动。

  动不动就隔空秀恩爱的日子,真是够够的了。

  老天爷,求求你发发慈悲来个唐僧收了这货吧,不然日子真是没法过了。

  余悦琪动动嘴刚想说些什么,就听到很是奇怪的声音,还没等她发问,啊正就惊呼一声,“该死的!”

  当真是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

  先是接连两个月的暴雨,紧接着就迎来了特别炎热的天气,这下子居然连蝗虫这种凶猛的存在都出现了。

  这玩意和马蜂一样,单一的个体出现并不可怕,可一旦形成了一定的规模,带来的将会是毁天灭地的灾难。

  “表哥,发生什么了?你怎么这么紧张?我们是遇上动物迁徙了吗?”

  “说实话,我也不能确定。”啊正犹豫了一会,才继续说道,“只是曾经听老人说过,在极度干旱的情况下,蝗虫的卵会孵化,从而带来大面积的蝗虫灾害,我虽然没有亲身经历过,但按照周围的环境来看有很大的可能会发生蝗灾。”

  “蝗……蝗灾?表哥,我胆子小,你可别吓我啊!可不能拿这种东西来开玩笑的。”

  啊正苦笑道:“我怎么可能拿这种事情来开玩笑?”

  “难不成你说的都是真的?那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才好?”余悦琪惊慌失措的看了看周围,“要不我们赶快跑吧,出了这个地方,没准没准就遇不上了。”

  越说,越觉得这么可能性很高,激动的拉起啊正的手,“我们快走吧。”

  闻言,啊正苦笑,“走?我们又能走到哪里去?还记得我们学过的《新唐书·五行志》吗?里面就描写过蝗灾时的情形,群飞蔽天,旬日不息,所至草木叶及畜毛,靡有孑遗。”

  “我记得,可和现在的情况有什么关系呢?隋唐时期人们并不注意维护生态平衡又缺乏有用的驱虫手段才会变成那样的,我们现在科学这么发达,怎么可能还和那个时候一样!”

  “冷静一点。”啊正低吼一声,“没错,我们现在的科技的确比那个时候要发达,可对于环境的伤害确实有过之而无不及,蝗虫的天敌早就被人们吃的差不多了,蝗灾的出现,不过是早晚的问题。”

  “我们的当务之急是要躲过这次的灾害,将这次灾害带来的伤害降到最低,而不是在这里自欺欺人。”

  渡过了最初茫然失措后,余悦琪的心情也平复下来,“那你说我们该怎么办?总不能坐以待毙吧?”

  “坐以待毙当然是不可能的,我要是没记错,你对于植物是有一定研究的吧?”

  闻言,余悦琪心中咯噔一下,总觉得啊正在憋着什么坏呢。

  下一刻,就听到。

  “在《旧五代史·五行志》中曾经记载过,在淮河流域人们找到过一种具有杀蝗作用的草本植物,我需要你找到那个东西,拿回来点一把大火。”

  “梁正,你这不是纯粹为难人嘛!”一听完,余悦琪就气的跳了起来。

  没错,她确实对草药很感兴趣,有一段时间还拿了相对的书籍来背。

  可那只是兴趣,兴趣!

  拿来忽悠一下不懂行的外行人还行,可真要用来找东西那是万万不可能的。

  啊正见她的反应这么激烈,皱眉道:“余悦琪,你该不告诉我,你不行吧?那你这几年书都读到哪里去了?”

  “如果你所谓的行,指的是能够找到古籍上说的东西,那么我承认我不行,我学的都是常用的,像是这些偏门的东西,我还真不懂。”

  看着余悦琪气愤的脸庞,啊正有些讪讪的开口道:“不懂就不懂呗,发什么脾气啊,我又没做什么。”

  余悦琪抬头,看向啊正那张略带抱怨的脸,一时间,心情很是复杂。

  她真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方式来解释,行业之间的误解还真是要命,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一些根本就不涉及的东西都被打上了必须懂的标签。

  你如果不懂,那就是你上课没有好好听讲,去学校念书,纯粹是浪费国家给的教育资源。

  她本以为自己不会遇上这种来自认知的拷问。

  没成想,这种拷问,只可能迟到永远都不会缺席。

  叹了口气,余悦琪什么都不想说,误会就误会吧,反正她一点都不在乎。

  

第77章:不在乎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