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章 心怀叵测

  赵涛清楚,面前这两位,在自己到任前,是做着加官进爵的春秋大梦,他们一定替自己精心设计过上海站的发展,甚至包括人员的重建,不然,副站长不会批准这么多人离开。

  赵涛不能是上海站的光杆司令,不能把上海站的工作停滞不前,更不能没有工作业绩。所以,无所适从的他,想要知道副站长到底替自己考虑了什么,他想怎么做?顺便也看看他的能力。若能力出众,暗中扶持一把,帮他就是帮自己。

  赵涛清了清嗓子,懒得兜圈子,直接了当的说道:“现在上海站到了关键时刻,我需要你们两个配合我,完成上海站的高层人员选拔。当然,你们也可以选择拒绝,现在就可以走人,反正我现在也算是个光杆司令,大不了从零做起嘛。

  赤裸裸的威胁,让陈泽飞和王龙默不吭声,赵涛微微一笑说道:“那好,二位既然不答,我便认为是默认,陈副站长,那你就把你深思熟虑过的东西讲讲吧?”

  陈泽飞明知道赵涛在套话,可他不能不说,不说,只能证明自己没有能力。他更不敢撂挑子,上海站的重建多少人都在盯着,就连郑局长都亲自打电话询问过,党国的利益和个人的利益孰重孰轻,陈泽飞还是能掂量出来的。

  陈泽飞站起身,走到会议室黑板前,他用粉笔流利的在黑板上写了这么几个字:“后勤处、电讯处、情报处、行动处”,然后,又把后勤处画了一个问号,把行动处画了一个圈。

  “站长,我们上海站,中层八大处处长目前全部离职,其中四个职位由郑局长亲自从南京委派。

  剩余四个,也就是我在黑板上写的这四个,是关乎上海站工作成败的重要岗位,也是军统上海站的核心组织。

  所以,这四个处长必须要具备几点:背景干净、忠诚、业务能力强。至于处以下的室、组就由重建后的处长和人事处分别在黄埔学员选拔、局本部抽调和我们军统自己的特训营挑选。”

  “嗯!”

  对于这个回答,赵涛还是比较满意的,他应了一声,说道:“这是对的,没有队伍如何打仗嘛!没有优秀的队伍又如何能打胜仗嘛!可是泽飞啊,这四个精英该怎么招?”赵涛成功的撬开了陈泽飞的嘴巴,说话的语气也温柔多了。

  陈泽飞拿粉笔,指着画圈的行动处说道:“我是这么想的站长,现在行动处的干部只有行动一科的科长王龙还在职,这名同志对军统上海站的情况非常熟悉,工作能力也十分突出,还屡次立功受奖,得到过戴局长的亲口表扬。

  可您也知道,军统的关系错综复杂,王龙也没什么背景,就这样一直在行动科被埋没。所以,我建议,先任命王龙为我站的行动处副处长,代理处长工作。”

  陈泽飞说完,偷偷的瞟了一眼赵涛,他心想:“不能让赵涛白白的一上任,就捡了自己考虑许久的计划,所以他提出王龙正式任命为行动处的副处长、代处长,这样以来,既当着王龙的面做个顺水推舟的人情,又巩固自己的势力,增加对抗赵涛的砝码。

  赵涛扫了紧张的王龙一眼,他暗暗骂道:“上来就要官?还是把一个科长直接提副处,还兼处长工作,跨度有点太大了吧?”

  赵涛皱了皱眉头,王龙却焦急的望着这位新来的站长,他知道上头是下过令的,如今上海站的提拔和任免可是赵涛一手说了算的。

  “罢了,虽然我现在对你们还不是很了解,可上海站正在用人之际,就凭着他能留下来,为党国效忠的这份心也该任命,不过行动处的代处长嘛……。”

  赵涛停顿了一下,喝了一口咖啡,又看了看心都提到嗓子眼儿的王龙,说道:“王龙的资料我了解过,在天津站也听到过有关他的立功通报,我看,就凭他的能力,也别什么代了,直接任命为行动处的处长,不过,暂时只能享受副处级待遇。”

  陈泽飞听完,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好大的魄力。王龙则特别兴奋,原以为能坐副处长的位置就烧高香了,没想到,居然跳了两级做了处长。

  “谢谢站长,属下定当尽心尽力,为党国、为您,鞠躬尽瘁,白首不渝。”王龙激动的站起身,对赵涛深深的鞠上了一躬。

  “坐下吧,以后都是自家兄弟,不用拘礼。”

  陈泽飞原以为赵涛不会同意,谁知,他这种爽快的感觉好像一下子就把王龙给收买了似的。这是个老谋深算的高手啊,看来自己要小心了。

  陈泽飞拿粉笔又指着画问号的地方继续说道:“再下一步就是后勤了,后勤牵扯整个上海站的物资保障、吃喝拉撒、出入账等,这个岗位的重要性……我想站长您是知道的,所以这个岗位只能由您亲自选择。”

  其实,陈泽飞对后勤处长的人选早有安排,可他明白,目前自己变成了副站长,这个人选他已经不能再染指了。

  赵涛点了点头,他当然不会将这个权利让出去,他知道这个处长就是自己的钱箱,没了钱这个站长什么都不是了。

  “继续!”

  陈泽飞又指着黑板,一脸严肃的讲道:“情报处长要在整个军统内部选拔,要求一、上海本地人;二、黄埔军校情报专业出身;三、背景干净、忠诚;四、孤儿。”

  “孤儿?”

  赵涛打断了他的话,问道:孤儿是怎么回事?”

  陈泽飞果断的说出几个字:“无依无靠,不被要挟,随时可以化于无形。”

  赵涛拿手指了指陈泽飞,点头说道:“嗯,副站长想的挺周到,继续讲下去。”

  陈泽飞继续说道:“电讯处长专业性就比较强了,我们要请示郑局长,准许我们从军统局电讯特训营里挑选,不过我们只挑选教官,不挑选学员。”

  赵涛同意,说道:“这个不难,我亲自向郑局长打报告申请。可是泽飞啊,你选择人的渠道没错,可你怎么考核他们?”

  陈泽飞神秘的说道:“站长,您知道上海最近有一个选美大赛吗?”

  赵涛一愣,问道:“选美大赛?现在时局如此紧张,江淮又发大水,人们饭都吃不饱了还搞什么选美?净没事找事。再说,这和考核有什么关系啊?难不成副站长对长相也有要求吗?”

  陈泽飞解释道:“是这样的站长,选美大赛是上海的名流杜月笙先生搞的,目的就是为了筹善款20亿赈济江淮的灾民。”

  是他?何清清的叔叔,赵涛对于杜月笙可真不陌生。

  赵涛装装糊涂的问道:“20亿?能筹到吗?杜月笙的能耐在上海就这么大?”

  陈泽飞想笑,这个赵涛,连杜月笙这个上海土皇帝都不认识,还怎么在上海混?但他可不能明说,只能继续解释道:“先不说20亿能不能筹到,就是杜先生这种魄力在上海也是无人能及的,听说杜先生和戴局长、委员长,那都是有交情的,所以我们军统也是要参加的。”

  “说重点!”

  赵涛显得不耐烦。

  陈泽飞接着道:“我想,既然这次选美大赛搞得这么大,我们何不把这个作为考题?”

  “哦?如何考核?”

  陈泽飞道:“站长,有一件事情您可能不清楚,我们上海站有一个“猎鹰计划”,原站长曾秘密训练出一批特工,这批特工一共82人,他们已经被分别安排,打入到了共党的各个部门潜伏,这82人王站长还没来得及启用。”

  “什么?”

  赵涛激动的站起身,仿佛自言自语似的说道:“猎鹰计划?好,好,好,这王站长可真是个人才,不过这么好的计划现在可要便宜我喽。”

  陈泽飞看出赵涛的心思,泼了一盆冷水上去。

  “不过这件事情已经泄密,根据我们抓到的共党供述,接头人会在8月20号左右,也就是选美大会这两天,出现在新仙林舞厅选美现场,交接情报。

  “泄密?上海站有内奸?内奸查清楚没有?”赵涛意识到这件事情的严重性。

  “还没有,内奸是通过我们站里的电台发报给上海站的交通员,我们逮捕的这个共党由于级别低,并没有见过他,连代号都不清楚。”

  赵涛擦了擦头上的汗,说道:“危险啊泽飞!泄密向来都是我们军统工作的大忌,一定要彻查。还有此事一定要保密,只能我们三个知道。”

  “是,站长”

  陈泽飞一个立正,又接着说道:“其实我们也可以借助这一次抓共党的机会,好好的考核一下我们的人。”

  “说说你的计划!”

  “我们把情报处长、电讯处长的候选人放到这次任务中,配合我们行动处的王龙处长来完成这次任务,谁的贡献大,谁抓捕了共党,谁就是处长的人选。”

  “你的意思是说,能抓到共党的业务水平就高,同时也测试出了忠诚度?”

  “是的站长,上海站坚决不能再出现泄密的问题,尤其是高层,所以我们必须慎重。”

  

第七章 心怀叵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