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六章 大有学问

  军统大楼内,行动一科办公室,里三层外三层的挤着一屋子的人。

  这是梅姑第三次,在五分钟之内,优先拆除掉这个房间的三个窃听器。

  而就在这个房间,梅姑此时,却被行动科三个科室的人当成了“偶像”团团围住。候时新也是这个时候回来的,他不动声色地站在了人群的末尾。

  “梅姐,这窃听器什么原理?”

  “梅老师,你是怎么这么快速发现的?”

  “梅姐……”

  行动科的人是最关心这件事情的,因为他们知道,在这栋大楼里,每天都会有你查我、我查你这种事情发生。

  而窃听器,就是最常见的监视手段,可装窃听器的,一般都是电讯处和情报处的人,他们行动科当然不想被监视,毕竟无论是谁都不想让自己的隐私暴露在众目睽睽之下。

  梅姑被很多人围着,但她却很坦然的讲道:“拆个窃听器根本不算本事,我相信,我们在场的四个教官,都有这个能力,拆掉彼此的窃听器。

  毕竟,这个东西是有迹可查的,无非我比他们稍微快了一点而已。”

  赵涛点点头,讲道:“梅姑,作为一个优秀的军统特训营教官,你就别矜持着了,讲讲原理,给大家普及普及这方面的知识。”

  梅姑大方的走到办公室中央,认真讲道:“世界上最早的窃听器来自战国时代,《墨子》一书就记载了一种“听瓮”的窃听装置。

  这种“听瓮”是用陶制成的,大肚小口,把它埋在地下,并在瓮口蒙上一层薄薄的皮革,人伏在上面就可以倾听到城外方圆数十里的动静。

  后来,唐代出现了一种“地听”,它是用精瓷烧制的,人们主要用来监听30里外的马蹄声。

  再到北宋,就有了“竹管连接”这种短程的监听设备。

  事实上,窃听器早期的工作原理就是搭一条专线,连接着彼此两个点,就变成了一种传递声音的媒介。

  而我们,想要找到现在房间内的窃听装置,只要了解窃听器的基本原理,就很容易找到。

  虽然,现在国内国外窃听器种类繁多,但我们常用的就是有线窃听器和无线窃听器这两种。

  当然,无线窃听器因为需要电池工作,所以只能用作短时间内对某一时段谈话内容的监视。

  若想长期监听,还是必须使用有线窃听装置才能实现24小时监听,那么我就重点讲一讲有线监听设备的原理。

  我们特训营的教官都知道,目前有线窃听器一般分为两种,一种是连接在电话线路上的窃听器,一种是连接在电源开关处的窃听器。

  通常情况下,我们只要拿起电话,根据电话信号的强度、声音质量、有无干扰、爆音,以及其它特殊奇怪的声音,就能断定,窃听器是否安装在电话线路上。

  如果有,我们顺着电话线寻找接口处,通常是很容易发现的,当然最常见的就是电话听筒处。

  那么第二种,就相对的难一些,我们知道小型窃听器的蓄电能力很差,那么,一个需要长时间工作的窃听器,自然不可能带着一个几千毫安的电池。

  所以,这种小型窃听器必然安装在电源附近,因为电源这个位置非常容易被打开,并且,有足够的空间安装窃听器,同时还有源源不断的电力供应。

  除了电源以外,电灯或者吊扇等,都是安装窃听器的好地方,这些电器基本上常年通电,内部空间宽敞。

  综上所述,一个人若想在一个房间找到一个窃听器不难,只要排查过所有的电话线路,所有和电相关的地方,基本上,窃听器就无所遁形了。”

  梅姑说完,讨论声四起,赵涛咳嗽了一声说道:“梅老师真的是给全站好好的上了一课啊!就连我,都受益匪浅呐!”

  梅姑嗤之以鼻地说道:“站长,这些窃听器安装拆卸,都是我们军统特训营的基本常识,对于我们这些教官来说,太小儿科喽。”

  “是啊,密码破译才是你们的特长啊!……梅老师,剩下那个房间的窃听器打算让谁拆除啊?”

  梅姑想了想,说道:“哦,既然咱们行动科的人那么多,那就由行动处的王处长先试试怎么样?”

  “嚯,梅老师,你这是想要从万马丛中先斩敌将首级啊!”

  梅姑无所谓地讲道:“只是玩玩,毕竟王处长也是军统老资格的工作者了,这方面他应该并不陌生,所以,王处长请吧?”

  王龙也不推辞,说道:“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王龙来到自己的办公室,这间处长办公室,是他留给梅姑的考试房间,当然,这里也有三处窃听器被梅姑悄悄的隐藏了起来。

  无数双眼睛盯着王龙,王龙可不想在这么多人面前丢人。

  他按照梅姑刚才介绍的最优方法,第一个目标就盯在电话线路上。

  “喂,帮我接站长办公室,哦……不用了,谢谢!”王龙试了试音,嘴角露出了微笑。

  他用手拉着电话线,顺着电话线路仔细盘查,尤其是在电话线有回路和接口的地方是他重点检查的对象,从头走到尾,没有发现一处可疑。

  一分钟后他举着电话听筒笑着说:“就剩它了。”

  王龙拿出一把工具,轻轻的撬开话筒的盖子,“咣当”一声,一个银色的亮闪闪的窃听器掉落在桌子上。

  办公室内所有的人包括其中三名特训营教官都觉得不可思议,梅姑这道题出的也太简单了吧?这种伎俩就是普通的特工都能发现。

  办公室只有梅姑一个人在鼓掌,其他人都不知所措的呆立当场。

  王龙轻蔑地说道:“梅老师,这是有意的放水吗?可不要以为行动处的都是吃干饭的。”

  “王处长继续。”梅姑伸手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好!我就看看你玩的什么花样。”

  王龙第二个目标是屋内的电路。

  他顺着墙角、屋顶、家具背后一直到电扇开关处,都没有发现任何问题,于是他拿过工具撬开了电扇的开关盒,又是一个银色闪亮的窃听器掉了出来。

  “啊!这也太简单了。”

  “梅老师在干什么?”

  “这也太戏剧性了吧?”

  “哎,期待变成了失望!”

  屋内很多人都不理解,不少人都发出了抱怨。

  梅姑还是在鼓掌:“不错,王处长,继续。”

  王龙拍了拍手上的灰尘,不屑一顾地说道:“前两处简单,也是你讲过的,虽然我知道第三处应该不会那么简单,不过你也太小看我了,我在行动处呆了这么多年,我亲手装过的窃听器都不下一千个。

  这第三处,如果我猜的不错的话,应该是在一些小的电器内。”

  “没错,王处长高见,请继续。”

  王龙拿着工具笑着走到沙发旁的台灯前,顺着电线向上找,又不停的用手里的工具撬开台灯所有能撬开的地方,可是没有。

  王龙又把目光落在了头顶的灯泡上,找来一把梯子,矫捷的爬了上去拆开灯泡的底座,还是没有。

  “呵呵,我这屋里能通电的可就这三个玩意儿了,如果前两项没有,那就只剩下它了。”

  王龙用手指了指头上的吊扇,依然颇有风度的保持着笑容。

  “王处长请!”

  这一个不慌不忙的请字让王龙内心有点紧张,他渐渐的收敛了笑容,挪动了梯子,又一次爬了上去,东撬西撬忙活了半天,依然没有。

  王龙的头上开始渗出汗水,他四处张望,实在找不到还有什么地方能够藏匿窃听器的。

  “这……不应该啊,我们的要求是窃听器的电量要正常工作12个小时以上,并且只能用我们提供的有线窃听器,可为什么所有线路全部查找过后,还是没有?”

  “三位军统特训营的教官,可否帮兄弟找一找?”王龙向另外三位求救。

  “我们刚刚看了你的寻找过程,我们也推测、探讨了另外几个藏匿位置,可是……抱歉,我们在你上梯子的时候就偷偷查看过,没有。”

  梅姑抱着膀子,看着刚刚还得意洋洋的王龙说道:“王处长还要找吗?”

  “这……”

  王龙若说找,他确实不知往下再往哪里找,若说不找确实有点下不来台。

  “呵呵,好啊!你们可都自称是党国的精英,却连个窃听器都找不到吗?王处长,怎么你刚刚的豪言壮语呢?不屑一顾呢?”

  “恕属下无能,属下已经把整间屋子翻了个遍,凡是涉及到可能安装窃听设备的位置全查过,都没有。”

  赵涛又用手指着另外三个教官道:“你们三个安装的窃听器,怎么梅姑就像找自家东西一样,几分钟就给你们翻了个底儿掉?

  可你们找她安装的窃听器,怎么就这么难呢?你们可是代表着军统最高水平的特训营教官,这不是丢人嘛!”

  赵涛的一席话说的另外三个教官的脸色通红。

  “我看你们也不用找了,纯粹浪费时间!梅姑,公布答案吧!

  “等等,我想试试!”

  “哦,候时新,你小子什么时候来的?难道你发现了第三处窃听器?”

  

第二十六章 大有学问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