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八章 二女联合

  回到家中的赵涛,才感觉是最舒坦的,没有那么多的文件和乱七八糟的琐事打扰,惬意地坐在沙发上,吃着何清清递给他的水果,偶尔,何清清还会亲手喂他吃上一两颗,洗的极其干净的葡萄。

  侧座的阮佩云,白皙的皮肤,高高的个子,苗条的曲线,一头乌黑的长发烫着大大的波浪,再看她雪白的瓜子脸,柳叶弯眉,樱桃小口,正穿着粉红色的丝质过膝睡衣,蜷着腿,窝在沙发上,自顾自的在那儿化着妆。

  “欧呦,佩云啊,虽然说脸是女人的大半条命,可这是大晚上呀,马上就要睡觉了你也不闲着,你看你每天捯饬来捯饬去的,也没捯饬出个男朋友来呀。”

  阮佩云还没来得及说话,赵涛倒先接口说道:“你懂个屁啊,人家阮佩云是眼光高,试问有谁能进了她的法眼?

  你就说原来我们在天津的时候,天津卫八大家,有哪家的少爷,不是每天变着法的想追佩云呢?可最后呢?还不是都让佩云毫不留情的给婉拒了嘛!”

  何清清撇撇嘴说道:“少爷?呸,天津卫的少爷算个屁呀,和我们上海的贵族少爷比起来那真的是一个天上一个要到地底下喽。

  老赵,你听没听过,有人评价说,如果天津的少爷们都沉默不语的话,天津的报纸都要停刊了,为什么啊?当然是没了新闻呐!

  所以说嘛,这些少爷爱讲大话、爱露脸、脾气还差死掉了,他们就像那种暴发户似的,总喜欢造点声势弄出点大事情来,这可是跟我们上海男人那种低调啊、斯文啊、绅士啊、风度翩翩啊一点也不搭噶的呀!

  所以说佩云呐,这次你来了,干脆就不要走了好啦,我在上海给你找个婆家嫁掉算了,反正你要是嫁不出去我们也是不缺你这口饭吃的呀!”

  阮佩云闻听,放下手中的镜子说道:“清清你说的真对,天津的富贵人家,都是把重点放在了少爷身上,这些少爷子承父业,代代相传的,没有一个是靠自己的真本事打的江山。

  我看啊,让你们家老赵给我在上海军统站随便介绍一个都比这些少爷靠谱点。”

  “你说谁呀佩云?赵涛呀?他哪里有保媒拉纤这个本事的呦,他的能耐顶多也就是在办公室勾搭勾搭未结婚的小秘书也就不错啦!”

  赵涛一听不乐意了,说道:“胡扯,说着说着你就往我身上泼脏水,你这话还好是在家里说说,你要是在外面让人家候处长听到了,我看你还怎么和人家来往。

  还有,前两天就你那么一闹,要不是人家候处长四处替我“擦屁股”,我在这站里的名声早就一落千丈了,哼,我要是回家种了田,我看你还不是要跟着我喝西北风去啊!”

  何清清自知没理,也不敢再接话,反倒是阮佩云替她辩解道:“老赵,你看你,这种事情也不好只怪清清的啊,女人嘛,天生就是这个样子的,谁看到自己老公在外面有个风吹草动的能不吃醋啊?换成是我我也不干啊。

  其实老赵啊,你也知道清清对你怎么样,你就不能让她在家少担心一点儿?”

  “欧呦,你看看老赵,还是我好姐妹心疼我,句句话说的都是扎心窝子的呀。”

  赵涛无奈地说道:“行啊,我算是看出来了,你们两个,这是设计好的,要拿我开刀啊!

  我这屋里,如今是又多了一位“王母娘娘”,这下可算称你的心如你得意啦?

  得了,你有这么个得力的“神仙”帮忙,我也甭和你们这两个娘们儿打这嘴官司了,缠不起,我躲得起。”

  赵涛说完就要起身离开,被何清清一把拽住道:“哎,哎,哎,老赵你别走啊,话还没说完那!那个候处长什么时候办喜事呀?

  我都等不及,着急要喝她们的喜酒了,你赶快催一催呀,他们结婚你可一定要带我一起去的呀,小候那个人我还是蛮看好的,特别礼貌、机灵、懂事、长的还很帅。

  唉!你那个秘书可算是有福气喽,让他们抓紧,到时候,我们可是要包个大红包的哦!”

  何清清说完,冲着阮佩云眨了眨眼睛。

  赵涛这种老江湖,早就明白,这是何清清和阮佩云使的计,她们两个是想让候时新赶紧把这个张秘书娶走,那么张秘书在自己身边工作她们也算是放心了!

  “对了清清,我忘了告诉你了,明天晚上候时新要来咱们家吃饭,你和佩云好好准备准备。”

  “小候要来呀,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吗?”

  “哦,他不是前两天过生日嘛,工作一忙起来就给忘了,我不是想着咱们帮他补一个嘛。

  明天白天,你和佩云出去逛逛,买个大点的蛋糕,再看看给人家买个生日礼物,别怕花钱,不管怎么说人家可是帮过我们大忙的。”

  “小候过生日呀,这怎么还能忘掉的呀,你说你这一个大站长,天天就让人家忙来忙去的,生日都忙忘掉啦,该补,该补!

  刚好,明天也让佩云见见,交个朋友嘛,小候那个人真的挺好的!”

  “清清啊,是不是就是你提到过的那个候处长啊?他明天要来吗?来的话你可要大方的邀请人家那个未婚妻一起的,

  刚好,你这做嫂子的也好缓解缓解你们之间的关系,一来嘛关心关心人家的婚事,二来嘛替老赵关心下属,三来嘛,也算解决你的一个心病,一举三得,何乐而不为呢?”

  “好的呀,好的呀,清清还是你想的周到啊!老赵你听到佩云说什么了没有?佩云说让小候明天把他的未婚妻一起带来!”

  “毛病真多,我看你们这两个人就不能呆在一起,鬼点子一个接着一个,净给我找麻烦,我尽量吧!

  不过我可有言在先,管好你们的嘴,千万别让我下不来台。”

  ……

  次日,赵涛刚打开自己办公室的门,突然想到何清清交代自己的任务还没有完成,便退了出来,直奔候时新办公室。

  “嗬,时新啊,我是不是该先敲敲门啊?打扰了你们小两口的聚餐,别说这早餐的味道闻起来还挺香的嘛!”

  张秘书红着脸不好意思的站在旁边,候时新赶紧站起身说道:“站长,您怎么来了?快请坐。

  您也知道我这人不会做饭,以前早上就没吃过早餐,可张秘书非说什么早上饭多么的重要,这不,慢慢的就习惯了吃这门口的混沌呢。

  “候时新啊候时新,你这是得了便宜还卖乖,人家张秘书怎么没给我送点早餐那?再说你这馄饨有你说的那么邪乎吗?不过这个醋的味道确实挺特别的。”

  张秘书羞涩的道:“挺好吃的,站长改天我买一份也给您尝尝。”

  “尝尝就不必了,我欣赏不了,不过这个醋可是共区产的,卖混沌的人查了吗?”

  “查了站长,人家的醋是跟那种走街串巷的老伯买的,这种东西从共区进入咱们这里多的是,商品嘛又不是共产党专属的,只要有人喜欢这个味道,那就一定会有市场的。”

  “还是慎重啊时新,我们现在可是被很多人盯着,毛局长暂时也没什么太大的话语权,这件事情要传出去恐怕还是影响不好的。”

  “您说的对站长,不过不提毛局长,不提这个醋也就算了,您这一提,我就想起来那天为这个,和副站长吵架的事情。

  您说,当时这混沌是张秘书第一次给我买的,我怎么能知道她在哪里给我买的?

  更不可能知道这醋是哪里产的,您说对吧站长?可你说那会儿他非逼着我问,我总不能当着全站的面,说是张秘书给我买的吧?

  那样不是证明我俩那什么了吗?这让人家张秘书的脸往哪儿放啊?”

  “呵呵,我就说你情商高,一点没错,这个事情过去就过去了,就不要再提了,对了,我来的目的是提醒你晚上去我家吃饭你可千万别忘了!”

  “放心吧站长,我和张秘书为嫂子挑的礼物都准备好了。”

  赵涛假装斥责道:“那都不重要,是给你过生日,又不是给她过生日。

  好了,我先走了,晚上记住,带着张秘书早点去。”

  赵涛丢下这句话,匆匆地退出房间。

  好半天,候时新突然反应过来,结结巴巴地冲门口喊道:“嗯,……啊!不是……站长,不是……”

  张莹听到这里可高兴坏了,脸上却装作很生气的样子说道:“你不是什么不是?是不是耳朵又痒了?”

  “别,别,疼!”

  ……

  张莹在这段日子是幸福的,可是候时却是痛苦的,自从他和张秘书一起挽着胳膊上街被问筠撞到后,就没有睡过一个安稳觉。

  他不知道该怎么跟问筠解释,也不知道怎么才能得到问筠的谅解。

  所以,这种煎熬已经突破了他的忍耐极限,他决定,今天晚上晚宴过后,无论如何都要和问筠见上一面,哪怕是冒着暴露身份的风险,他也心甘情愿。

  

第二十八章 二女联合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