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九章 登门拜访

  七点整,候时新双手提溜着满满七大袋子的礼物,张莹则右手挽着候时新的胳膊,左手轻轻的按响了站长家的门铃。

  “来了!”

  开门的是阮佩云,阮佩云稍微一愣,上下打量着门口的两个陌生人。

  两个人今天打扮的都很精致,尤其是张莹,白色薄纱长裙轻轻随风摆动,显得身材是那么修长,而她黑色长发流动着亮眼光泽,像是乌黑墨汁形成的瀑布,顺着头顶倾泻而下。

  她娇小的脸型和精致的五官,更像是一个混血儿一样,显得那么美丽。

  同样是美女,候时新眼睛看着阮佩云,竟然会有那么一丝迷离。

  眼前这个女人太漂亮了,她秀雅脱俗,自带一种优雅和高贵气质,让人不敢亵渎。

  虽然看上去有点冷傲,但那冷傲之中透出的“勾魂摄魄”之姿,又让人不由自主的魂牵梦绕。

  “我说,你们都愣在那里干什么呀?佩云,赶紧让客人进来呀!”何清清正忙着朝桌子上端菜,顾不上亲自迎接。

  “哦,您就是候处长和张莹小姐吧?我是清清的闺蜜阮佩云,您看咱们这第一次见面,有点失礼了,快请进!”

  候时新朝着阮佩云笑了笑,张莹轻声说了句:“不碍的!”

  进了门,候时新和张莹换了鞋子,又把手中的东西放在了沙发上,候时新这才迟迟的对着阮佩云说道:

  “阮小姐,难怪听站长说起,您是从天津来参加选美大赛的。

  我刚刚看到您,还以为是进错了门,进了哪个大明星的家里那!”

  “候处长您真会讲话,我觉得您身边的女士才是倾国倾城美的令人发指,而且,再被您这个美男子一搭,更是显得璀璨夺目,熠熠生辉啊!”

  张莹接道:“阮小姐,论起美貌来,我在您和站长太太面前可真是自惭形秽,您两个那才叫沉鱼落雁之容,闭月羞花之貌呀!”

  三个人正热火朝天的聊着,赵涛从侧面的房间走出来道:“好嘛,一屋子俊男美女,倒衬的我这个半百的糟老头子格格不入了啊!”

  候时新赶忙恭维道:“站长,男人靠脸蛋吃饭的都是戏子,您可靠的是才华,您的事业、修养、学识无论哪一样都只能让我们这一帮年轻人望其项背啊!”

  “呵呵,你这个候时新啊,就是嘴甜,来,抽烟!”

  “欧呦,抽什么烟那老赵,呛死掉了,还有我说你们几个站在那里互捧互赞的,搞得我自己端来端去的跟个老妈子似的,佩云快过来搭把手的呀,还有老赵啊,你赶紧招呼时新和小张坐下来呀,一会饭菜都该凉掉了。”

  阮佩云和张莹一同去帮何清清忙活,不多一会酒菜齐备,五个人围坐在餐桌上,赵涛首先举起红酒杯说道:

  “时新呐,这第一杯酒作为惩罚,你可是要先干了的,过生日这么大的事,你都不跟我说一声,你这是不把我当自己人啊!”

  “就是嘛时新,上海以后就是你的新家了,有什么事情可以跟我们讲的嘛,你就当我们是你的哥哥嫂嫂,要经常走动的呀!”

  候时新站起身,端起酒杯,一口喝掉杯中的酒说道:“感谢站长和嫂子对我的厚爱,我也不知道上辈子怎么修来的福气让你们对我如此眷顾,以后但凡有需要我候时新出力的地方,你们尽管开口。”

  “哎呀,你们怎么搞的这么正式啊?今天是人家候处长的生日,咱们应该先祝人家生日快乐的!来,候处长,小妹敬你一个,就祝你升官发财!”

  “还有早日成婚、早生贵子!”何清清在阮佩云的话后又补了一枪。

  张莹羞臊着脸跟着举起了酒杯。

  “来,生日快乐!”

  “生日快乐!”

  ……

  这一顿酒都喝了很多,唯独张莹不胜酒力,她像个小女孩一样两腮绯红趴在候时新的怀里甜蜜的睡着了。

  “时新呐,嫂子问你一句,你到底喜欢她吗?”

  “呃……嫂子!”

  “你别跟嫂子啰哩八索的,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但嫂子是看出来了呀,这个张秘书可是喜欢你的紧呐!你什么想法跟嫂子说说。”

  “嫂子,我这么跟你说吧,我18岁考入军校,20多岁在军统局从事机关工作,多亏您表姐和站长的赏识,我才有今天这个处长的位置。

  我非常珍惜现在的工作,我暂时不想因为这些儿女情长耽误了我自己的前程。

  阮佩云接口道:“矛盾吗候处长?你看看你都34岁了,难道等40岁才结婚?

  婚姻和事业不矛盾的,反而你有了婚姻,你们党国的高层才觉得你是一个稳定的,有担当的人,只有这样,你才能承担更大的职责。

  你看老赵和清清不是挺好吗?我看啊,你刚才说的暂时不考虑只有一种可能,就是你根本不喜欢她。”

  阮佩云说到这里,几个人的目光同时盯着他,想从他嘴里得到答案。

  候时新脑子一转,说道:不是说我不喜欢她,而是我觉得我真不配她,你说我什么条件啊?

  我家祖上,就是一个种地农民,早年家里吃不饱,父母便死的早。

  流浪的我,被一个地主给收养,当童工。

  地主家天天打我骂我,后来,实在打急了,没办法,我就偷跑了出去,一口气跑到云南。

  还算幸运,一个军统的阿姨把我给收留了,为了让我上云南讲武堂,费了半天劲,帮我改了档案生日。

  哦,您看我档案里的生日,和我自己的实际生日就不同,我也是觉得自卑,才在办公室里自己过了个生日,没想到……

  所以您说,就我这条件,怎么和这么一个年轻貌美的人结婚啊?我不是毁了人家的下半辈子嘛!”

  赵涛摆了摆手说道:“时新,你不要太悲观了,那都是你以前的过往,你看你现在可不差啊!怎么说都是军统的一个处长,配她一个秘书还是绰绰有余的嘛!”

  “就是候处长,我觉得你挺优秀的,长的又不差,你要真不喜欢她,你看我怎么样啊?”

  “呃!……阮小姐说笑了……”

  “欧呦,佩云,你怎么也犯花痴了!还好人家张秘书醉掉了,叫人家听见可不得了的呀!”

  “呵呵,你看看你个候时新,刚刚还自卑来着,转眼间就变成抢手货了,就连我们未来的“选美皇后”都开始迷恋你喽!”

  “呵呵,佩云小姐那是恭维我的话,不得当真的。”

  “哎,我可是认真的,没开玩笑呀,怎么候处长也觉得我配不上你?”

  “得,咱们这天聊不下去了,你们再挤兑我我可要钻桌子底下去了。

  站长、太太、阮小姐,您看今天也喝的差不多了,我看咱们就到这里吧,我还要送张秘书回家,就不多坐了。”

  “好吧,时新啊,你可要保证张秘书的安全,出了问题我可是要找你问罪的。”

  “放心吧站长!!”

  候时新帮醉醺醺的张秘书换上了鞋子,前脚刚出门,后脚何清清就大骂了起来:

  “哎呦,你这个阮佩云呀,好歹你也是参加上海选美大赛的人呀,怎么说起话来没羞没臊的呀,直挺挺的就想往人家小候身上扑,我的人都让你丢尽了呀!”

  “别激动,别激动,清清啊,我就是替你试试他,看他到底对他那个女朋友怎么样。你想啊,就凭妹妹我的姿色,有几个男人不动心的啊。”

  “试出来什么了?”赵涛好奇的问道。

  “别说,这个男人还挺正直,有事业心,有上进心,不喜欢拈花惹草,总归来说比起天津那些少爷强多了。”

  “欧呦,你这不还是花痴嘛!没救了你。”

  ……

  候时新搀扶着张秘书出了门,可是他并不知道张秘书的家在哪里,他只能不断的询问:“张莹,醒醒,你家在哪里?”

  张莹低着头,人事不醒的回答道:“时新,你家在哪里我家就在哪里。”

  候时新无奈地摇了摇头,原本他打算,今天晚宴过后,无论如何,都要去找问筠。

  他已经准备了无数种解释的理由,让问筠相信自己。

  可现在怀里这个女人怎么办?自己不知道她的住所,也不能丢下她,更不能把她带到自己家的那个狭小的“库房”。

  看来,只能找一个旅馆暂时住下了。

  宏昌旅馆,柜台的伙计用鄙夷的目光把他们送上楼。

  候时新用一只手打开房门,一只手搀扶着她走进屋内。

  屋内还算整洁,他把张莹抱到床上,帮她脱了鞋子、盖了被子,又从卫生间烫了一条热毛巾,将她透着红韵的脸清洗了一遍。

  所有一切收拾完毕,候时新正要给她泡一杯茶,却被张莹抓住了手臂。

  “时新,不要走!不要走!”说完,又昏昏的睡了过去。

  “呵呵,你这个丫头,不能喝酒就别逞能,这下可好,起不来了吧?还好我不是个坏人,要不然就你这种美貌的女子很容易让别人图谋不轨的。”

  候时新望着这个睡梦中叫着自己名字的小丫头,心里涌出很多愧疚感。

  他觉得自己一直是在利用她,甚至包括今天晚上的晚宴,也是为了告诉站长自己的生日,并不是档案上写的那样。

  可这些,和这个善良的小姑娘又有什么关系那?自己利用她达到了目的,反而是她却为了自己喝的烂醉如泥。

  

第二十九章 登门拜访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