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四章 瓮中之瓮

  “山雨欲来风满楼!”

  距离陈泽飞的“黄雀”行动开始时间还有一个小时,军统大楼内一部分骨干在他的办公室里继续开会研究,一部分参与行动的人员排在后勤处等着领取配发的军用物资。

  上了锁的站长办公室,内坐三人,表情凝重的看着桌子正中摊着的一张地图。站长赵涛沉着冷静的靠在椅背上讲道:“时新,先和我俩讲讲你的想法。”

  魏三毛一脸懵的坐在旁边的椅子上喝着茶,他此时还只是了解到站长要他配合候时新行动,可具体怎么完成却是一概不知。

  候时新也不废话,直接介绍道:“新仙林舞厅对外开放的时间是傍晚七点,而选美大赛正式开始的时间是晚上八点,这中间的一个小时是游园大会,也是大量观众陆续进场的时间,当然,此时王处长带领的A组并不会出现,他们要给“小草”和接头的共党造成毫无危险的假象,让这两名共党随着等待的人群顺利的混进新仙林舞厅内。

  新仙林舞厅内唯一的一条通道上有一块牌子,牌子内容为“花开亦有花谢,良辰美景奈何不能共赏。”

  这是王处长策反的共党交通员通过暗语传达给“小草”的内容。无论任何人只要进入这个区域是一眼就能看到的。

  牌子上的暗语内容翻译后为“有危险,情报传递取消,请速速撤离。”

  不过牌子上的暗语也有一定弊端,因为这个提示语是上海地下党组织的专属撤离暗号,另一名外省赶过来的接头人应该是看不懂的。

  所以,相信看到牌子的女共党应该会第一时间根据暗号提示选择独自撤离,她的撤离第一个是为了自己的安全,第二个也是对另一名共党的保护,因为只要情报还在她的手中,她只要不接头,我们是一定没有办法当场同时抓到他们二人,更没有直接证据从三千名观众当中找到那名外省来的共党。

  而此时门外王处长的A组已经将天网张开,他们只要筛选人流当中反其道而行,花了两万法币刚刚购票入场却提前退场的女人就能轻易的抓住“小草”。”

  赵涛点了点头道:“时间紧迫,时新,具体说一说我们应该怎么做才能提前抓到这个女共党。”

  候时新拿起一支笔,指向地图正中的位置说道:“站长、魏兄请看,这里是临时搭建的舞台,舞台左边是参赛选手待定的房间,舞台右侧和后方是选手的服装间和用来存放乐器的小仓库。

  然后,舞台前方是一大片草坪,到时草坪上会有一些点心、食品、洋酒等供游客品尝。

  我们想要抓捕女共党就要提前做五件事,第一,请站长批准我进入新仙林舞厅内;

  第二,请魏兄的行动C组在这片开阔地围起长长的警戒线,安排手下的弟兄在警戒线外把守,任何人不许绕过警戒线出入;

  第三,七点整入场前,我先进入会场,悄悄的将王处长设置的暗号提醒牌撤除掉;

  第四,选美大赛八点整正式开始后,三千观众全部汇聚在此地,我们将这个暗号牌放在舞台一侧显眼位置,而后我和魏兄两人伪装成观众站在警戒线出口处等着女共党提前退场。

  第五,此事为避免以后不必要的误会,我们只能偷偷进行,要支走张智诚和白一鸣,并在抓获女共党的同时把暗号牌放回原处。”

  魏三毛已经基本明白了候时新的计划,他是想要在新仙林舞厅内布置一个更小的抓捕圈来截胡副站长的“黄雀”行动。

  可他又疑惑的问道:“你怎么知道他们不会利用七点到八点这一个小时的游园会,在你设置的包围圈外提前交接情报,速速退场呢?”

  候时新喝了一口茶道:“我计算过,从七点新仙林舞厅开放,门外应该早就聚集了几千购票和围观的人群,共党选择这个时间进入舞厅内是最不容易被发现的。

  既然有这么多人,持昂贵门票的权贵、名伶、富商是会有修养的依次排队从狭小的检票口进入,况且,共党是一名女性,她不可能那么高调的、不注意影响的挤到队伍的最前头,那么她检票入内这个时间最少需要用到二十分钟。

  我实地考察过,从检票口处走到比赛的草坪处,不拥堵的情况下需要走十二分钟,拥堵的情况下保守估计也要二十分钟。

  那么离比赛开始就只剩下了二十分钟,你们想,这么重要的接头,共党的作风通常是会先去四周观察是否有危险的存在,设计好逃跑路线等等,这样又要用掉最后的二十分钟。

  所以我认定他们最后接头地点只能在选美大赛开始后这段时间。”

  魏三毛不得不佩服候时新的推理能力,不过他还是疑惑的又问了一句:“你怎么能保证选美大赛开始后,他们接头的位置是在我们设计好的包围圈内?而不是警戒线外其它人少的地方?”

  候时新回答道:“这也是我推算的,共党不可能将接头的地方设置在无人区,因为这样很容易被别人发现异常。

  不过为了保险起见,魏兄刚好可以支开张智诚和白一鸣,让他们带着手下弟兄重点盯着这些无人区,发现与“小草”特征相符的可以立即抓捕。

  无论警戒线内还是警戒线外,只要是被你们行动C组抓获的,这些功劳你们谁都跑不掉的。”

  赵涛兴奋着说道:“时新,你这是瓮中瓮啊!你要把他们在外面等着立功的行动A组给急死。”

  “呵呵,站长,我们撤掉王处长的牌子,目的就是不让女共党提前出去被王处长抓到,而是把女共党引入我们自己设置好的包围圈内,最后由我们先将“小草”逮捕。”

  “那另一个共党呢?”赵涛又问道。

  “站长,说一句我不该说的话,我们根本不知道共党用什么手段进行情报传递的,或许是通过服装相认,或许是通过某个位置和暗号,或许更简单点是两个人直接认识塞个小纸条就行。

  假如,我是说假如他们快速的在场内进行了情报的传递,最后这份“猎鹰计划”真的泄密传递了出去,我看……我看也未必是一件坏事。

  “哦?泄密还不是坏事?你这句话怎么讲啊时新!”

  候时新看了一眼魏三毛,支支吾吾半天没有开口。

  “没事的时新,魏三毛你们两个可都是我的心腹,都是自己人,有什么你就直说。”

  “哦!”

  候时新不好意思的笑着朝魏三毛点了点头才说道:“站长,别说是我们,就是副站长都没有办法抓到另一个共产党,既然这样,我们干嘛揪着另一个共党不放?

  再说,毕竟这“猎鹰计划”是您前任的功劳,而名单又掌握在副站长手中,目前只有他知道和这些人联系的秘密途径,所以这份“猎鹰计划”其实对于您来说就是一个鸡肋,甚至是副站长崛起的资本,您说这个炸弹您还着急的留着干什么?”

  赵涛意味深长的再次点了点头说道:“是啊,分析的很有道理,该舍弃的还是要舍弃,毕竟陈泽飞不是省油的灯,再加上我身后还有个郑介民在盯着,的确不能再给自己身上捆炸弹了。”

  赵涛站起身,郑重其事的说道:好吧,那就按照你这个计划执行,这件事情就我们三个人知道,一定要保密,也要注意安全,如果真的抓到这个女共党,回头我向上级申请重重的奖赏你们二位!”

  “是!”

  “哦,我再次重申一遍,一定要注意安全,千万别以为是个女共党你们就放松警惕,安全第一,我可不想在第一次行动上就折损了我身边的两员大将。好了,时间不多了,你们两个赶紧去准备吧!”

  “是!”

  走出门外,刚想下楼的候时新却被魏三毛给一把拽住,魏三毛将自己腋下站长送的一条骆驼香烟扔了过去说道:“候处长,谢谢你这次拉着兄弟我一起立功,事成之后我请你吃饭,另外小弟不抽烟,这个还是送你吧!”

  候时新手里拿着两条骆驼牌香烟,和魏三毛寒暄了一阵,下了楼,他关上自己办公室的大门又认真的思索起来。

  他计划自己提前进入新仙林舞厅内部,在道路旁留下只有问筠他们二人才能看的懂的暗语,告诉问筠不要去管别人提示的什么危险,一定要等到选美大赛结束后再和观众一起退场。

  其次,他支走行动C组的人就是想到最后实在不行,自己就打死魏三毛,掩护未婚妻杨问筠逃跑。

  当然,如果问筠昨天晚上顺利收到自己提示的危险信号,她没有出现在新仙林舞厅的会场,那么自己今天所做的全部准备也就白白浪费了,可是他多么希望自己设计的这些东西都化成泡影。

  深爱着问筠的男人,日思夜想的候时新,他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那么不想看见她的爱人。

  

第三十四章 瓮中之瓮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