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七章 真正黄雀

  陈泽飞的愤怒就像是火药桶般在他胸口炸开,他牙齿咬的“咯咯”作响,两眼像闪电一样冒着红光。当着众人的面,他怒不可赦的把行动处长王龙吼的脸色是青一阵白一阵。

  陈泽飞是听取了王龙的抓捕意见,这才用几个月的时间,精心策划了这个代号为“黄雀”的行动。他原以为这只“黄雀”可以帮助他飞黄腾达、一飞冲天,却始终没有想到,他很有可能因为这次劳师动众,却没能抓到这个或许根本就不存在的“小草”,而受到上峰的严厉惩罚。

  陈泽飞百思不得其解,他认为这个女共产党根本就不可能不出现,毕竟,这次接头牵扯到“猎鹰计划”这么重要的情报,况且,接头人是远赴上海,既然选择在八月二十日在选美大赛现场进行接头,就说明他们之间曾经是没有交集的陌生人。

  既然是陌生人,为什么女共党会突然放弃情报传递“爽约”了呢?那只有一种可能,就是女共党一定是接到了密报,所以直接扔下另一名不知情的共党藏匿了起来。

  而另一名共党见不到接头人,会一直等到选美大赛结束,再混入人群消失,最后他们再设法联系重新寻找接头地点。如果按照这么推理,那就是有内部有人泄露了机密。

  泄密的事情已经在上海站出现过一次,目前,女共党要传递的这个“猎鹰计划”正是被当时的潜伏者通过电台给传播了出去,但他又摇了摇头,心想,如今,军统上海站该走的都走了,剩下的老弱病残根本接触不到“黄雀”行动这么高级别的机密。

  难道是上海站的高层?这也不可能,这个计划直到昨天才公布,公布后他们直接被“软禁”在了戒备森严的办公室里,自己还亲自掐断了所有的电话线,还组织了便衣队守卫大门。

  那就只有站长、王处长和自己这三个人提前知道这次行动,难道是王龙?陈泽飞用眼睛瞪着面前这个自己一手提拔起来的人,看的王龙心里直发毛。

  他最不可能吧,他手上粘满了多少共产党人的鲜血,而且这次“黄雀”行动就是他主导设计的,他有什么理由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呢?

  王龙此时也被陈泽飞瞪急眼了,他掏出手枪,一把拽过老姚的脖领子说道:“妈了个巴子,你敢耍我?信不信我一枪崩了你?”

  老姚不动声色,平心静气的说道:“或许激动的副站长应该去问问站长为什么到这会儿还不关心此事?”

  老姚的一句话点醒了梦中人,他一直觉得站长非常奇怪,在“黄雀”这件事情上根本就没有怎么过问过,即便这件事情他没有太大的功劳,可是上海站如果出了丑他也是要共担责任的。

  难道他是为了不让自己立功?看出了自己想先升军衔后替代位置的目的?可就这点事,他就要铤而走险?冒着枪毙的风险故意放跑共党?这代价是不是有点太大了?

  那或者说他就是共产党的卧底?陈泽飞被自己最后这个疑问吓了一身冷汗,如果赵涛是共产党,那么整个军统上海站可就真的成了他们的天下。

  “哎!”

  陈泽飞想了许久,重重的叹了一口气,他觉得自己像霜打的茄子一样毫无办法。

  “老陈,你有没有想过我们忽略了一个问题?”性格刚毅的行动处长王龙总能在最困难的时候站出来替陈泽飞排忧解难。

  “什么问题啊?”陈泽飞不抱希望,病怏怏的问着。

  “你有没有想过我们是什么时候才公布的“黄雀”行动?”

  “在昨天,王龙,我刚刚认真想过了,这个消息封锁的非常死,不可能出现泄密的情况。”

  “那你重点盯着的抓捕地点在哪里?”

  “肯定是你们行动A组啊,这种立功的机会我怎么能给别人?”

  “可是你一直盯着这里,似乎忽略了行动B组和C组,哦,还有那个后勤处长候时新,他们会不会泄密哪?”

  “你是说……?妈的!”陈泽飞一拳击在了铁门上。心想:“是啊,自己千算万算,忘记了“黄雀”行动开始后,对这些人的盯防。”

  “现在怎么办?我们还要守下去吗?”王龙问道。

  “等一下王龙,我们来梳理一下这整个行动过程,我们是四点到达的新仙林舞厅,首先排除掉你的行动A组泄密的可能,那么如果行动B组泄密,他们就可以通过架设电话线、无线电通讯设备等机会来传送情报,如果这样,共党分子“小草”就有可能收到泄密信息,那么今天这个新仙林舞厅就给我们唱了一出空城计。

  可是,如果是C组泄密,六点半前他们一直和我们在一起,之后他们才混入人群,他们如果想泄密的话,第一不会在门外我们的视线范围内,第二,半个小时的时间在这看热闹和购票的上万人中很难找到那个他们想要找的人。如果是这样,女共党“小草”和她的接头人就应该还在新仙林舞厅内。

  还有后勤处长候时新,他是六点半后直接提前进入的,如果他泄密,那他也只能在进入新仙林舞厅之后。所以……”

  王龙接着陈泽飞的话说道:”所以,既然我们没有可能抓到女共党“小草”,那么我们下一步就把任务重点从“黄雀”行动转变成查找我们军统内部的泄密者?”

  “没错,这才是真正的螳螂捕蝉黄雀在后,都是共产党,恐怕这个打入军统内部的潜伏者才是最值得邀功的吧?”

  “可是如何查起哪?”王龙又问道。

  “排除法!”

  王龙思索了一阵说道:“老陈,你的意思是说我们可以先查电话和无线电的通讯记录,首先确定有没有人在四点到七点这个时间段内单独打过电话,或者是发布任何不明电台讯号?然后再进入场内对这些人进行秘密监视?”

  “是的!”

  王龙又道:“如果说没有电话记录、电台使用痕迹的话,那么就证明这个泄密的共党就是在新仙林舞厅的内部!”

  陈泽飞点了点头,说道:“没错,那样的话我们就可以确定有泄密危险的人就只有候时新、魏三毛、张智诚和白一鸣这四个人了。”

  “时间来得及吗?”王龙问道。

  “应该来得及,现在是晚上八点三十五分,预计选美大赛最早也要到十点以后结束。如果“小草”是在舞厅内部收到了风声,那她一定会等选美大赛结束后才会混进退场人群一起出来,所以我们还有最少一个半小时的时间。

  你现在马上去一趟附近的电话局,给他们十五分钟的时间调出通话清单,若电话局要手续,你就说这是军统在执行秘密任务,若还是不配合……你懂的。

  拿到清单,你重点筛查这个时间段除了我们内部通话外,还有没有其他通往外部的电话。

  我现在马上去通讯电台的密室,检查电台使用情况,三十分钟后我们在这里集合,通报情况。

  哦,还有,门口绝对不能放松警惕,万一是我们错误估判,共党提前离场的话立即逮捕,老姚暂时在这里负责。”

  一切安排妥当,陈泽飞这才风风火火的赶到通讯电台的密室,这一去不打紧,站长赵涛正在屋内坐着和梅姑聊天。

  “站长,我有事找您!”

  “哦?看你火急火燎的样子,难道是共党抓到了?”

  “这个……还没有!”

  “没有你来干什么?还不赶紧回你的岗位上去?”

  “站长,是这样的……”陈泽飞把自己的推测一五一十的告诉了赵涛。

  赵涛当然知道是怎么回事,他笑着说道:“泽飞,你也太杞人忧天了吧,这选美大赛才刚刚过了半个小时,什么事情都说不准那嘛!你可不能这么武断的怀疑咱们的高层,再耐心等等吧。”

  陈泽飞被赵涛给回拒,心里骂道:“饭桶,时间紧迫,若这次没抓到共党,上头处分了我,你看我怎么检举你。”

  赵涛其实心里也紧张,自己设计的瓮中瓮计划,按照这个时间段也应该有捷报传来了,可这都离选美大赛开始过去了半个时辰,还是什么动静也没有。

  赵涛看着赖着不走的陈泽飞说道:“副站长,要不这样吧,你看梅姑这里我是检查过的,没有任何电台的使用记录,对于她的忠诚度你应该是放心了吧?”

  “那是自然!”陈泽飞不可否认的说道。

  赵涛听他说完,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备用票说道:“咱们不是还有这么多备用票嘛,不过一下也不能全都用了,咱们就让梅姑一个人先进去和魏三毛他们汇合,了解一下目前是什么情况,等她出来后咱们再做决定,你看行吗?”

  赵涛把话都说的这么客气了,陈泽飞也不敢再要求什么,不过他却对梅姑讲道:“梅老师,你进去的目的不但是要了解情况,更重要的任务是监视他们几个看看有没有什么异常行为。”

  

第三十七章 真正黄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